微信分享图

【不止一面】许仲敏:心醉歌影

雅昌艺术网专稿 任硕 著 王飞 编辑 2016.07.15

  艺术家 许仲敏

  走进许仲敏的工作室,整个房间都被古典音乐充斥着,我问他:“许老师喜欢古典音乐?”,他说:“现在听的多一些,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摇滚和电子乐,比如甲壳虫乐队、大卫·鲍伊等等这类的。”房间被各种音乐和电影的碟片占据了很大的位置,许仲敏说,在英国的时候喜欢和朋友们一起看歌剧,现在的爱好就是撑开幕布,安静的看看电影,当然还要配上他的——酒。

  许仲敏喜欢安静的看电影,顺便喝点酒

  1961年出生在四川绵阳的许仲敏小时候就生活在影剧院的大院里,电影和戏剧是他经常接触的东西,1983年考入川美版画系,版画的学习培养了他对不同材料的体会,掌握了铜板、石板、木板等不同材料特性,也为他之后创作机械装置这种更复杂的跨媒介作品打下了基础。80年代中期,还是学生的许仲敏和张晓刚在川美组织了一次新具象展览。

  1992年移居伦敦之前,许仲敏基本上都是用木板创作黑白作品,并试图在黑白关系中找到一种光影穿梭的视觉体验。到了英国之后他强烈感受到一些原本模糊的东西变得清晰了,对母体文化有了一种新认识。就像藏传佛教一开始也许仅仅是震撼到了青少年时期的艺术家,但身处英国,在这种距离下去梳理出生地的过去,才发现体内的一些东西和当时的经历发生了关系,对生命、轮回、时间这类关键词的思考也变得成熟。

  艺术家 许仲敏

  2004年回国后,许仲敏作品《桥》寓意着人类的生活实际上就是一个无休止循环和周而复始的过程。机器中那些雕塑小人物没有任何故事,而只有重复运动的节奏,间隔的闪光,惊悸的声响,人物反复行走、消失,不断轮回。

  《桥》

  2005年的作品《隧道》是三根相接的管道,当观众走进,管道就变得透明,中间的小人儿规矩地往管道交汇的方向走,却永远错开,碰不到一起,机器自身的动作总结了现代人被规范后的模式,我们离开最初的地方将到达哪里?

  《隧道》

  2006年的作品《转山》,从题目来看是藏传佛教对生命的把握,而许仲敏翻新了传统宗教的认知,将其呈现得有一点未来主义和科幻的味道,这个巨大的钢铁装置是未来城市的象征,上边“西西弗”式的小人儿使作品具备了强烈的仪式感,仿佛在麻木地追问生命在当下的意义,而存在于当下的我们,其实也在为了未来的某个东西而“转山”。

  《转山》

  2011年,许仲敏今日美术馆的个展呈现了其创作的新作《梯》和《罂粟》系列。层层叠叠的树脂人物模型,奇特炫丽的激光效果,为观众带来了一场灯光、运动和色彩的视觉盛宴。

  《梯》

  《罂粟》

  2016年4月,许仲敏将白盒子布置成了废墟现场,将作品置于废墟之上,旋转的机械装置,光纤组成的教堂,很怪诞的玻璃器皿,所有一切组成了一个非常魔幻的空间,在这里可以看到艺术家许仲敏运用了过去的一些经验和手法,同时又加入很多场景的东西和中国现实的东西,还有一些精神性的呈现。

  “废墟”上的作品

  “废墟”上的玻璃作品

  许仲敏和大多数艺术家不同,这些结合了雕塑、装置、建筑、影像和机器的作品,从具体而过分纠缠的个人生活经验中、眼前的义务中抽离,拨开现实细节的迷障,进入更加普遍的、哲学的、终极的人文关怀,这种关怀在转基因食品和信息爆炸的语境里,在人类一边孜孜不倦探索外太空,一边在地球上找不到价值的当下,对未来、对艺术的方法都是一种启示。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不止一面 许仲敏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