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AAC专稿】何云昌: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绝不苟且

雅昌艺术网专稿 裴刚 著 2017.05.18

  【编者按】2017年5月8日,由郑胜天担任轮值主席,以及汪悦进 (Eugene Y.Wang)、杜柏贞(Jane DeBevoise)、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华睿思(Keith Wallace)、大卫•乔斯利特(L David Joselit III)、朱青生、鲁明军、王璜生等9位国内外专家学者组成的评审团,通过线上投票评选出第十一届AAC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家”、“年度青年艺术家”、“年度艺术出版物”提名奖。

  其中,第十一届AAC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家提名奖,由耿建翌、何云昌、宋冬、杨福东、余友涵等五位艺术家获得,将于5月23日在故宫进行提名奖颁奖。三项大奖将在北京终评会进行现场讨论投票评出,最终“年度艺术家”、“年度青年艺术家”、“年度艺术出版物”三项大奖也将在5月23日故宫巅峰之夜揭晓。

  艺术家何云昌作为此次“年度艺术家提名奖”获得者之一,在2016年7月8日,今日美术馆举办了“啊昌”何云昌个展,这是何云昌第一次全面文献性的学术大展,呈现近25件作品,涉及行为艺术、摄影、装置等多种方式,横跨何云昌长达20年的创作历程。除了陈列创作背后的实物、文献档案、视频资料外,何云昌还将带来一件全新的现场行为作品《长生果》,持续时间长达72小时,72小时中间,何云昌禁食禁水,以他多年辟谷的经验,这并不算是一种体能上太大的挑战,而更偏向于一种平和空阔的境界。作品结合“长生果”这一意象,传达的是一种低消耗循环的生存方式,这种方式借由打坐、吐纳、入静等智性活动来提升人类从身体到精神层面的存在体验

艺术家 何云昌(图片由何云昌提供)

  对话者:艺术家 何云昌

  雅昌艺术网:裴刚

  创作的动力来自艺术带来的乐趣

  雅昌艺术网:你的作品总是以种种极端的体验方式呈现。那么,能让你在二十多年间持久的如此创作,是什么驱使你不停地做作品?或者这个动力是什么?

  何云昌:还是有乐趣,在我身上反证了——艺术本身是很有魅力的。沉浸其中是很有乐趣的,艺术能让我觉得比较high,比较愉悦,很有快感,有时候也不完全是一种坚持,还是因为很有乐趣。“愤怒出诗人”对我来说,做作品是一个比较简单、比较情绪化的事情,总是有一种言说的欲望,总是想去表达。就像一个爱说话的人

伴随《啊昌》个展开幕,何云昌同时实施了名为《长生果》的行为作品,通过72小时在馆内的辟谷,见证被水泡过的花生发芽的过程。

  艺术家与时代密切关联

  雅昌艺术网:你把体验到的环境变化表达出来,和这个环境产生一种对话?

  何云昌:我觉得还是一种自然的呈现,因为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骄傲和不完整的缺憾。我们不管出身什么时代,你必然是和那个时代的环境有密切关联,你是当中很微小的一个尘埃,你必然身在其中。一个人,他活得够清醒,够自信,他必然和他所处的那个时代是密切关联的,几乎是一体的。各个领域的人,必然受时代的激发和影响,他在不停地变化,文化艺术这个领域当然是不会例外的。

  雅昌艺术网:你的大部分代表性作品都是行为,为什么你会以行为作为最重要的手段呢?因为这种方式本身足够吸引眼球,还是因为什么?

  何云昌:两点:第一,行为本来是一个非常棒的艺术表现形式;其次,是个人喜好。比如,你可能能写诗歌,能写散文,能写长篇小说,但是你可能偏重侦探小说,这是你个人的一种偏好和你个人的特质,你对某种形式偏好一些,我们在饮食当中都是说你可能喜欢吃辣的,他可能喜欢吃酸的,但是每一个菜肴可能都是绝品,都是有特质的,都很好,都出色,但是你可能会有自己的偏好,那就是第一,我觉得行为本来是很强悍,比较精彩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这就是我个人比较偏好原因

《天山外》2002年7月20日。新疆。何云昌用身体抵挡1.25公斤炸药轰然一击。

何云昌《抱柱之信》行为 2003 年,丽江。何云昌将自己的左手浇铸在水泥里 24 小时。

何云昌《视力检测》 行为作品,2003年11月27日,北京。 何云昌注视1万瓦灯光1小时使自己视力下降。

  艺术不断的变化是一个铁律

  雅昌艺术网:《金色阳光》、《视力检测》、《铸》、《抱柱之信》、《英国石头漫游记》、《一米民主》、《一根肋骨》等等,大都是挑战身体极限的作品,对于一般人来讲是很难以承受的,这些作品和去年最新的“长生果”不太一样,“长生果”更安静和冥思的一种印象。

  何云昌:《长生果》的层次更丰富一些。我有一些作品做的是很直白,我很多时候也是很率性的人。我的表达形式有时候是很坦荡的。这种变化是必然的,不然我自己都讨厌自己了,更别说别人。特别是在文化艺术领域当中,我觉得追求变化可以说是这个行业最基本的诉求。今年的工作和明年的工作总是希望能找出一点新的东西来。

  一个是自己特别有兴趣实施的作品;另外内心希望这个事情是关乎他者的。艺术家都希望能传达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所以说我觉得这个变化是一个铁律。如果做一个作品不错,就不停的重复,到处去混场子,我觉得这个是浪费自己的青春,浪费别人的时间和生命,这是非常没有职业道德,等于是谋财害命。如果我从2007年到现在没有变化,我自己肯定会撞墙去,我会对自己特别不满意的。我觉得一个好的艺术家他可以尝试着新的作品,而不回避这个作品的成败。虽然不像以前那么受到其他人的喜欢或者是关注,但能有一些新的可能性在里面,肯定要毫不犹豫地去实施它

《石头英国漫游记》实施于2006年9月24日-2007年1月14日,何云昌在英国东海岸拿起1块石头,沿英国海岸边行走1圈,回到开始的地方,把那块石头放回原处。

《黑域》实施于 2013年,何云昌将北京黑桥村的一间小屋子里外全部涂黑,在房顶插了一面黑色旗帜。

《出入》从 2007年11月23日在北京草场地开始实施的劈柴行为,何云昌在空闲时间把从木材市场买回来的木头劈成长短一致的小木块,并在上面写上日期,摆放在工作室墙壁前的铁架上。

《一根肋骨》实施于2008年8月8日,何云昌以手术方式取出身体左侧的第8根肋骨,制成项圈后分别与5位与他有亲密关系的女性合影。

2009年,何云昌将这根肋骨与400多克黄金组合制成一根项链,取名“夜光”。

  雅昌艺术网:那是什么激发了你作品的变化?

  何云昌:变化是每个人对自己的基本要求也罢,工作习性也罢,求变是艺术创作最基本的理念。我认为我们处在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因为这个时代的发展,在非常剧烈的动荡,基于这样的社会现实状况的之下,有太多可以触发你有新感想、新的理念的因素。每天有那么多的信息;那么多真实的故事在产生;发生新的剧烈的变化,那些都可以触发你。你可以有很多的推理、设想,当然也附带给你一种很焦灼的状态。所以原因有两种:一个是自我的求变,还有对环境的挚爱。

  艺术家应该与主流的状况持有应有的距离

  雅昌艺术网:你怎么看现在的环境?

  何云昌:糟糕透顶。从现实层面来看是不好的,但是你让我活在50年以后我肯定还是非常不满意的,一个现代的人必须要对现实,对主流社会,对他所处这个时代的主流的状况,持有应有的距离。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到最好、更好,我们不能因为说某些方面发展的挺好的,就蒙了,失去理性的思辨了。

  任何时代巨大的缺失,都是一种人为的失误,特别是主流社会人群。因为他们掌握的很多的资源,很多的财富、权力,他们可以促使这个社会变得更好。我觉得是各个领域都应该有人对主流持有应有的距离和批判的态度。

  雅昌艺术网:从你这二十多年的工作经验看,你在做这些作品时的方法,其核心作用是什么?是质疑还是介入对话?

何云昌:不仅仅是质疑和介入。第一是呈现,我处于这个时代之中,我和大家都有共同的着眼点,我们都关心空气和水,我们是有同感的,有共同的出发点,基于这一点,可以做真切的呈现。质疑和介入对话涵概在里边。我觉得当代艺术或者是中国现当代艺术起的作用不像政治、经济这些年当中起的作用那么直接和明显,更像是好的空气未必可以改变你生存的处境,但是对你的身心是有意义的。当然中国当代艺术、当代文化也有很多自身的缺陷和问题

何云昌 《同名同姓-李刚》 摄影 120cm×173cm 2017年

《涅槃•肉身》实施于2013年4月13日16:45-14日16:45的比利时布鲁塞尔国家美术馆,何云昌将身上的所有衣服一点点地烧尽,历时24个小时。

  影像和摄影、影像和行为之间的关系

  雅昌艺术网:过去的行为作品,最后在美术馆里呈现的时候是制作非常精良的摄影作品或者是影像作品,你认为行为或者摄影与影像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何云昌:影像和摄影两者可以说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最近我参加“第二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参展作品是一个纯粹的摄影作品,不是行为。

  这么多年,在我的工作过程当中,我行为作品的分量比较大,摄影比重在我工作当中占的比重可能也就10%多一点。我觉得摄影就是一种表现形式,摄影很精确、便捷,很多特质可以说是非常锐利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

  就我而言,只有适合用摄影来表达的想法,我才会去选择摄影。我不会说为了摄影而去摄影。“第二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还是把摄影、观念摄影、当代艺术、行为艺术、装置摄影的数字化很多因素综合在一起的方式,而且庞大,品质还挺高调的。

  把这么多的可能性并置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一个多宝塔,摄影和观念摄影,传统的摄影和当代摄影,本质上还是一种观念上的差异。方法上和语言上也会因此而有所差异。

  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绝不苟且

  雅昌艺术网:从这个角度看你这么多年的工作,在推崇什么?

  何云昌:我觉得我还是在推崇我的个人喜好。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绝不苟且。如果我碰到,我不开心的事情我也可以呈现出来。

  雅昌艺术网:你还是很坦率地呈现你的想法。

  何云昌:这个可能是艺术家一个最重要的特质,应该是真诚的。每个时代话语权或者是资源,都是掌握在上层社会和主流阶层的,他们的言说代表了他们的宗旨和理念,但是还有普罗大众,还有很多的他者,也有各自的诉求和愿望。

我觉得再过五百年还是有自身的问题的,我觉得没必要站在一个强势的那一面,可以站在弱势这一面。我觉得这样还是很开心的,人就活几十年而已,自己活得坦坦荡荡的这个很重要

  今年的作品计划

  雅昌艺术网:你今年还有什么作品计划吗?

  何云昌:我今年的作品都安排在下半年,最近是华东师范大学美术馆的展览,展出行为的图片和影像,正在做后期。现在工作还都安排下半年,其他就是整理去年作品资料的大量工作。

  雅昌艺术网:这也是你工作方法的一部分。

  何云昌:工作习惯。以我而言,去年工作的饱和度高了一点。

  《长生果》是行为,《长生果》这件作品差不多有72小时将近300个小时影像的素材,然后有一万多张摄影图片。之后,还是要花一些时间整理。

  结语

  何云昌的每件行为作品完成之后都有大量的整理现场影像资料的工作。如他所说:“我不能把所有的细枝末节的东西拿给别人看,这样会占用别人的时间。”这些繁琐的工作里有一部分制作时需要工作时的助手和他一起配合的,何云昌被人们看到的那部分“作品”,也许只是他大量艺术实践的冰山一角,但都是他体验现实的一部分,都是砸断骨头连着筋的。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摄影 何云昌 AAC 行为艺术

评论

  • qzz23

    感觉长生果似乎有点前段时间法国那哥们孵蛋有的相似之处……
    02月前 1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