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季涛:波士顿美术馆馆藏的中国国宝都是怎么得来的?

季涛 著 2017.07.07

  美国东部的波士顿美术馆是美国最大的博物馆之一,拥有藏品数量约50万件。其也以丰富的东方艺术品收藏闻名于世,尤其该美术馆收藏的宋、元绘画数量在全美排第一,一共有213幅。

波士顿美术馆

  1876年,波士顿美术馆正式开放民众参观。当年恰逢美国独立一百周年,费城举办了一个万国博览会,博览会有中国馆,也有日本馆。波士顿美术馆的创办者们都参观了这个博览会,当时就买了一些中国陶瓷。

  在博览会上,大家对日本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决定去一趟日本,了解那里的文物状况。其中的几个人后来就在日本定居了,其中包括一位叫费诺罗萨的教授。他留在日本教西洋美术史,还在当地成立了艺术学院。在那里,费诺罗萨开始研究日本艺术,并进行收藏。当时日本人非常迷恋西方,不太关心本国的历史与艺术,所以费诺罗萨买到了很多古董艺术品。后来,费诺罗萨带回了美国一大批藏品。

  费诺罗萨还引荐他的日本学生冈仓天心到波士顿美术馆工作。冈仓天心不但对日本艺术有研究,对中国艺术也很感兴趣。他很早就去过中国,研究过中国艺术史,所以他也协助波士顿美术馆收藏中国艺术品。冈仓天心为波士顿美术馆购买的中国艺术品中,有不少来自于日本。就绘画而言,波士顿美术馆早期收藏的中国画就反映了日本人的品位。当时美术馆与中国没有太多的联系,可以说是通过日本来了解中国的。

  冈仓天心后来成为了波士顿美术馆的亚洲部部长,正是在他主管的1911年到1930年代,波士顿美术馆收入了大量唐、宋、元的绘画。

  辛亥革命时,许多中国藏家大量抛售藏品。当时,冈仓天心几乎每年都去中国,他的学生早崎幸吉在当地帮他张罗艺术品买卖网络与渠道,为波士顿美术馆收入了一大批珍贵文物。波士顿美术馆馆藏的南宋陈容的《九龙图》据说就是早崎所经手的。

南宋 陈容的《九龙图》(局部)

  那时收进波士顿美术馆的还有据传为宋徽宗所作的《摹张萱捣练图》和《五色鹦鹉图》也都被波士顿美术馆所收藏。在《摹张萱捣练图》中,宋徽宗临摹了他所收藏的唐代《捣练图》,所以画中的女人都看起来像胖胖的唐朝仕女。

北宋 宋徽宗《摹张萱捣练图》

北宋 宋徽宗《摹张萱捣练图》(局部)

北宋 宋徽宗《五色鹦鹉图》

北宋 宋徽宗《五色鹦鹉图》(局部)

  有一座隋代金铜佛群像,是十九世纪后期在河北赵州桥附近出土的,后来被端方收藏。端方是满人,当过两江总督。1911年,他在四川被起义新军杀死。辛亥革命后,端家需要钱,决定出售端方的藏品。这座金铜佛群像先被卖到日本,后来被转手卖给了波士顿美术馆。佛像的表情非常动人,安详又怜悯。

隋 “金铜佛群像”

  波士顿美术馆中国艺术品的最大捐赠者是邓曼•罗斯,他曾捐赠了一批中国书画,其中最为珍贵的,是5张描绘罗汉的南宋早期绘画。有可能是1178-1188年间周季常和林庭珪的作品。南宋时期,宁波郊区的一座庙请一些画家画一百幅画,每幅画中必须有五位罗汉,所以总共五百位。作品画得非常精细写实。这些画在庙里陈放了约一百年。13世纪时,宁波和日本贸易往来密切,也有不少日本人到宁波研究佛学。这五百罗汉图恰好被日本人看到,将它们买下,带回了日本,留在京都的大德寺中。1894年,当这批画中的44件赴美国参展时,被邓曼购到其中的5幅。波士顿美术馆馆藏的中国国宝都是怎么得来的?

南宋 周季常《五百罗汉图轴:应身观音》

  1853年,邓曼•沃尔多•罗斯出生于美国辛辛那提市。邓曼的父亲是精明的企业家,与自己的兄弟一起在波士顿北部开办企业挣了很多的钱。1871年,邓曼进入哈佛大学学习历史。邓曼最后跟随历史学家约翰•亚当斯拿到了美术史的博士学位。1884年,邓曼的父亲去世,给他留下了很大的遗产,使他可以一生都周游世界,对艺术、绘画研究和收藏。邓曼后来被任命为波士顿美术馆的董事,在他一生中,他向波士顿美术馆赠送了11000件藏品。

  1886年,邓曼开始去欧洲旅行,去欣赏欧洲的古典杰作。后来,他们又前往墨西哥、和亚洲旅行。一路上,他频繁与古董商见面,大量收购东方文物。

  1913年,邓曼向波士顿美术馆捐赠了一尊东魏石质菩萨像,它出土于洛阳白马寺,是邓曼在巴黎古董商保罗•马龙的店铺中买到的。

东魏 石质“菩萨像”

  邓曼捐赠的另一幅著名绘画据传是初唐时期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这成为了波士顿美术馆的镇馆之宝。1928年,日本裕仁天皇登基时,东京曾展出过这幅画,之前,它属于中国福建省的一个林姓家族。1931年,邓曼•罗斯通过日本古董商山中定次郎买到了《历代帝王图》。

唐 阎立本《历代帝王图》(局部)

  《历代帝王图》,设色绢本,纵51.3厘米,横 531厘米。共画了十三位帝王形象:前汉昭帝刘弗陵,汉光武帝刘秀,魏文帝曹丕,吴主孙权,蜀主刘备,晋武帝司马炎,陈废帝陈伯宗,陈宣帝陈顼,陈后主陈叔宝,北周武帝宇文邕,隋文帝杨坚,隋炀帝杨广,加上侍从等共四十六人。画家力图通过对各个帝王不同相貌表情的刻画,揭示出他们不同的内心世界、性格特征。那些开朝建代之君,在画家笔下都体现了“王者气度”和“伟丽仪范”;而那些昏庸或亡国之君,则呈现委琐庸腐之态。画家用画笔评判历史,褒贬人物,扬善抑恶的态度十分鲜明。人物造型准确,用笔舒展,色彩凝重。《历代帝王图》的艺术成就代表了初唐人物画的最高水平,在古代绘画史上有着重要地位。

  《历代帝王图》,曾经宋代富弼、杨褒、吴升、周必大等人收藏,南宋时入内府,清代辗转于李吉安、蔡友石、孙星衍、李佐贤等之手。曾经参展于民国18年(1929年)在日本东京举办的《唐宋元明名画大观》,最后的中国收藏家为大连的梁鸿志,据记载是从此人手中流落海外的。

  波士顿美术馆还有一件北宋汝窑的青瓷盘。全世界只有六七十件汝窑器存世。美国一共有四件,其他三件分别在克利夫兰博物馆、圣路易美术馆和费城博物馆。

北宋 “汝窑青瓷盘”

  宋代“水月观音”是波士顿美术馆向山中商会买的。这是一家日本人经营的古董店。他们趁中国比较乱的时候在中国收购艺术品,然后向欧美出售。观音的背后有很多字,说明它来自山西稷山县。大约在明代,稷山县有位官员出钱帮助修复了观音,为这尊观音上过漆。

宋代 金铜 “水月观音”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雅昌

艺术号作者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