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潮流玩具与“玩偶”雕塑的距离有多远?玩家说了算!

雅昌艺术网专稿 杨晓萌 著 2017.09.13

“首届全国雕塑艺术大展”现场

  近日,一场规模巨大、规格极高的雕塑大展——“首届全国雕塑艺术大展”在中国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开幕了,面对如此盛会,热爱艺术的小编却被诱惑着去了另一个“雕塑”大展——“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对,你没看错,这就是一个玩具展,但在小编眼里,这也是一个巨萌、巨好玩的“雕塑”展。

  也许有人会问,艺术玩具怎么可能是雕塑?

  艺术玩具真的是雕塑艺术吗?

  在讨论这个问题前,我们先讨论下什么是艺术玩具?艺术玩具与艺术品的关系。

  “艺术玩具,或者说玩具公仔、潮流玩具、设计师玩具、‘Art Toy’……其实指的都是一种东西:一些由设计师、艺术家设计制作,尺寸由几厘米到几十厘米不等,由搪胶制成(偶尔也会出现木制和金属材质)的公仔玩具。”

  由此可见,艺术玩具是由艺术家参与设计和制作(有些艺术玩具由于数量较多,艺术家只参与了部分制作流程)的玩偶人像,在一定程度上这与雕像有点类似,虽然两者在材质有所不同,但最终的形式类似。

  另外,在艺术玩具的设计大军中,有美国涂鸦天王KAWS、老顽童Gary Baseman,日本新一代年轻人偶像村上隆、著名现代艺术家奈良美智,英国知名艺术家James Jarvis,中国香港figure教父、著名艺术家刘建文(Michael Lau)、铁人兄弟,当然还有中现当代艺术家岳敏君、周春芽、刘野等,你能说他们的作品不是艺术或雕塑?

Eric So设计的24 个时装版李小龙

  1999年,香港艺术家Michael Lau将画作中一个街头风格的人物形象制作成了一个6 英寸的搪胶玩具,同年,香港设计师Eric So也发布了24 个时装版李小龙的活动人偶,这些作品一经亮相就引起社会和艺术圈的强大反响,就连西方人也惊叹它们为“异类雕塑”,并在全球开启了一场搪胶人偶的狂欢盛宴。而Michael Lau和Eric So也成为世界潮流玩具界的开山祖师爷。

美国老顽童Gary Baseman的作品

  2005年,美国老顽童Gary Baseman将他1990年代未发表的一本童书中的形象,制作成了填充玩具,从而引发了一股收藏设计师玩具的托比热潮。

  2006年,日本艺术家村上隆与一家玩具公司合作,推出了一系列名为“Superflat Museum”的口香糖食玩。这一系列作品既有村上隆早年雕塑作品的复刻版本,又有根据他新画作里的卡通形象制作而成。

奈良美智“SleeplessNight”

  2007年奈良美智与一家日本公司合作,根据他早期的一幅插画作品,推出了一款高30 厘米、名为“SleeplessNight”的玩具公仔,限量300 个,附有奈良的亲笔签名和认证证书,售价1000美元。2016年,这件玩具出现在巴黎苏富比的拍卖会上,并以37.5万港元卖出,成交价翻了20倍。

岳敏君的天价公仔“囚徒”

  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家岳敏君与Be@rbrick 合作,推出了一款由他手绘创作的“1000%Be@rbrick”玩具熊公仔“囚徒”,在拍卖会上拍出了120 万元人民币的高价。

岳敏君xKAWS、周春芽、刘野、周铁海、金钕 2008 为大众的艺术

  同年,岳敏君、周春芽、刘野、周铁海、金钕五个艺术家将自己画布中的形象变身成了立体的玩具公仔,以每套(5 个)11 万元人民币的价格限量100 套公开发售。

  ……

  对于这些玩偶的界定,潮流玩具界开山祖师爷之一Eric So对雅昌艺术网说:“无论是设计师还是艺术家,大家都在用不同的表达方式来展示作品,用不同的idea传达不同的讯息,在我眼中大家都可以是艺术家,区别在于制作艺术的过程和心态。”

  Fluffy House的设计师SAM LAU则认为一件玩偶是不是艺术品,完全取决于玩家,“艺术这个词是一个非常广泛的定义,所以我们的创作不需要这样的定义,我们做潮流玩具只是为了追求它在你心里是不是艺术,如果是,我们就非常开心。”

  Molly爸爸Kenny Wong(王信明)的观点也类似,他说“我从来不会对自己进行定义,我只是用自己能够懂的手段,做一些让人快乐的事情而已,至于它是不是艺术,是不是雕塑,是也可以,不是也没关系。虽然潮流玩具和雕塑的功能不一样,表达和展示的方式不一样,客户人群不一样,但就艺术品而言,本质上是一样的。”

  正如台湾主持人、玩具达人黄子佼在《玩•玩具》里所描述的:艺术家的公仔,其实是一尊尊的当代艺术品,或是,异术品,它就像毕加索或梵高的画,或者当代一时之间没人感觉它们的重要与经典,但百年之后,它的价值一定水涨船高。

村上隆 2016年作 MURAKAMI X COMPLEXCON MR. DOB (两件作品)

  这些由艺术家亲自创作的公仔玩偶不仅仅是一件艺术品,在对其进行门类划分时,我们常常将其归类于雕塑。例如村上隆根据米老鼠与日本漫画创作的“DOB先生(Mr.DOB)”,就是他非常有代表性的系列雕塑作品。这些作品但凡出现在展览现场或拍场,它们都被归类于雕塑。2017年苏富比秋拍即将拍卖的“MURAKAMI X COMPLEXCON MR. DOB”,就是村上隆于2016年创作的雕塑作品。

美国艺术家Gary Baseman个展《欢迎来我家》现场(Toby)

德国艺术家Mark Landwehr和Sven Waschk在“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中的雕塑作品

  2014年于上海chi K11美术馆举办的美国艺术家Gary Baseman个展《欢迎来我家》,其玩偶Toby就被认为是一系列雕塑。而今年年初余德耀美术馆举办的美国艺术家KAWS中国首展“始于终点”,KAWS创作的系列Companion 公仔均被标注为雕塑。另外,此次“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中,两位德国艺术家Mark Landwehr和Sven Waschk展示了一系列以玩具姿态演绎的当代雕塑。

  由此可见,艺术玩具有时也可以称之为雕塑。毕竟,几百年前古人制作的泥人等玩具,在今天看来也是雕塑的一种,未来谁又能说今天艺术家们制作的玩偶不是雕塑艺术呢?

  从制作方式看,艺术玩具更偏向于设计

  但我们不能否认的是,艺术玩具与雕塑还是有所不同的。首先是创作流程,一般情况下,雕塑的创作先是用钢筋造型骨架,然后在骨架上缠绕十字型木条托泥装置,随后用泥覆盖雕塑造型,然后雕塑师在泥塑上雕刻直至完成,最后再根据所需的材质进行翻制。

Fluffy House的七个主角

  与雕塑更倾向于创作不同,艺术类玩具的制作更看重的是设计,“我们先通过平面设计将形象做出来,然后再用电脑建模,最后通过手工或机器制作将其变成一个玩具,这应该是艺术玩具和雕塑最简单的区别。”Fluffy House的设计师SAM LAU对雅昌艺术网说。

  岳敏君、周春芽、刘野、周铁海、金钕5位艺术家的作品从2D转化到3D,第一步就是先在电脑上设计玩具的三维模型,但这个过程并不简单,“为了要让公仔生动有趣、线条流畅,并有一条线索贯穿,我们反反复复地对设计稿进行修改,推敲细节,用了几个月的时间”,项目负责人吕彬彬说到。这也导致最终的玩具公仔外观和原作并不完全相同,甚至出入很大,比如周春芽笔触狂野的油画就转化成了一只端正的植绒绿狗,而周铁海的“骆驼”则比原作中的更加纤细。

龙家升(Kasing Lung)的Labubu

  奈良美智、龙家升(Kasing Lung)的创作由平面走向立体也都与香港How2work有关,2007年How2work与日本神级艺术家奈良美智合作,推出了“SleeplessNight” 人偶雕塑,随后又与香港艺术家龙家升(Kasing Lung)合作推出了Labubu 这个角色,其实这些经典角色最初都是由How2work的设计师根据艺术家创作的形象设计而成。

  只有玩转经典 IP,艺术玩具才能得到大众认同?

  另外雕塑的原创性更强,而艺术玩具与经典IP的联系更为紧密。

  纵观各种艺术玩具,我们总能发现经典IP的影子,如日本艺术家村上隆的“DOB先生”,“它综合了米老鼠与日本漫画的形象特点,两只大耳朵上面分别写着字母D与B,脑袋正好是一个O。它有各种各样的笑容,有时看上去非常可爱,有时又面目狰狞,在它刻意天真的外表下,维持着典型日本卡通角色的大眼睛风格。”

Eric So就特别喜欢以名星造型为灵感来源进行创作

Eric So2017年新作《百洁布布》

  Eric So就特别喜欢以名星造型为灵感来源进行创作,他最先以李小龙为原型创作了24 个时装版李小龙人偶,为大家所熟知;随后他又创作了《满城尽带黄金甲》中周润发饰演的大王造型人偶;以周杰伦、周迅为原型的商业人偶等。此次“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中展示了他2017年新作《百洁布布》,这一作品明显是根据“海绵宝宝”这一经典造型进行创作的。

KAWS创作的系列Companion 公仔

Mr . Xue公仔

  另外,KAWS创作的系列Companion 公仔其身体造型的灵感来自于米奇老鼠;当红辣子鸡薛之谦也联合了设计师Seta Wang,打破一般明星纪念品的惯例,设计推出了Mr . Xue公仔。

  从这些例子中我们发现,这些广为人知的艺术玩具或多或少都与经典IP有关,它们或是经典名著的代表人物,或是影视明星,或是具有国家号召力的经典形象。这是否说明只要用对方法,玩转经典 IP,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得到大众的认同?

  从 Andy Warhol 到 KAWS,从村上隆到奈良美智,这些成功的艺术家无一不是从碰瓷IP开始,直到把自己也变成了IP。

  艺术如何在渗入大众生活的同时保持“酷”?

  但是笔者认为,玩转IP应该只是艺术玩具走向成功最迅捷的道路之一,真正吸引玩家除了玩具的设计理念,它的制作是否精良也是重要的考量标准。

Hummel洋娃娃

  例如“全球最贵”的Hummel洋娃娃,它的形象都来自德国一位名为Hummel的修女的遗作,后被Goebel公司制成了瓷偶。一尊Hummel瓷偶从平面稿变成立体瓷偶,需要整整3年;瓷娃娃的100多道工序全部是手工制作,产量极少;每尊瓷偶都是人工手绘,据说要花上一整天才能完成一尊喜姆瓷偶的着色;瓷偶模子用过20次后,便会销毁,从此不再有同一款式的瓷偶。

  由此可见,艺术玩具想要吸引玩家还应考虑它的手工制作、产量控制、年份限制等因素,因为只有这样它才能像艺术品那样具有收藏价值。与“独一无二”的雕塑艺术相比,艺术玩具作为一种面向青少年和成人消费者限量发售的“商品”,它往往会有多件“复制品”。

  艺术玩具如何在走向大众的同时保持自身的“独一无二”也成了玩具设计师考量的重点。毕竟,艺术家不难,但要以最大程度渗入大众生活而保持“酷”,是七星级难度。

  Eric So采取的是“品质控制”法,“与艺术玩具相比,艺术品的价格相对比较高,无法满足更多观众的需求,所以某些时候就会需要一些高质的复制品,这样才出现了艺术玩具。但艺术玩具也不是无限量的复制,许多艺术类玩具的制作都由艺术家本人亲自完成,或参与部分流程的制作,这样才能保证作品的质量,这就是我所提倡的‘品质控制’。”

  结语:艺术玩具这个概念从诞生伊始,所走的道路就是要让艺术从高高的庙堂里出走,来到普罗大众的民间。它“不一定要在画廊里才有,它也不一定要价值连城,甚至不一定优秀。但它要有娱乐性,要触手可及。”这就导致走下“神坛”的艺术玩具被人质疑是否是艺术。为了正名,玩具又不得不通过艺术家和艺术画上等号,成了一种“奢侈品”。艺术玩具到底能走多远?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雕塑 潮流玩具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