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不止一面】曾健勇 张天幕:笑傲江湖

雅昌艺术网 王飞 任硕 著 王飞 编辑 2017.10.12

  

  艺术家曾健勇和张天幕

  艺术圈的夫妻档有很多,说道会玩、敢玩,还能玩到一起的,我很是佩服曾健勇和张天幕这对伉俪,在和两位老师见面前我就问他们,平时有哪些爱好,得到的答案太丰富了,我又问,那刺激点的呢,他们说那就开四驱车吧,拍完我才知道这事多刺激。

  

  

  

  过程真的很“疯”

  曾健勇和张天幕的家和工作室是一体的,各个功能区块的划分明晰,也很有设计感,两个人的工作区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互不干扰。出生在吉林的张天幕会给你一种广东人小巧、细致的感觉,而生在广东的曾健勇也会给你一种东北人的豪迈和豁达,(PS:据说曾老师有功夫,以前“战斗”的时候都是天幕帮他拿衣服),也许这就是两位从学生时代冲破重重阻挠走到今天的融合吧。

  

  

  先干为敬 相敬如宾

  他们很喜欢自己孩子小时候说的一句话:“让我们浪迹天涯无芳草,小河沟里翻船去”,两位艺术家也正用自己的行动笑傲在他们的江湖。

  

  艺术家 曾健勇

  曾健勇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在创作中也是不断尝试,之前的绘画就在探索水墨和纸张、制作流程的多种结合并进行了技术上的发明。之后尝试三维作品,用发泡胶做出基本造型,然后在上面附着宣纸纸浆,在纸浆表面以水墨绘画。如此,曾健勇创造了一种介于雕塑与绘画之间的暧昧之物,打开了水墨在空间中展开的可能性。

  

 曾健勇 《彼岸》 180x575x150cm 纸浆 聚氨酯 松木 水墨上色 2017

  

  曾健勇《踯躅》 44x85x30cm 纸浆 铸铜 水墨上色 2017

  从早期的“大队长”等少年肖像系列开始,到对宗教和寓言的关注,在到近年来他操作的一系列项目和计划,曾健勇从思考平面、色彩、构图的画家转变成一个在观念、空间、媒介上进行自我挑战的艺术家。

  

  曾健勇 《有滴泪在千里之外徘徊》 49x33x17cm 纸浆 聚氨酯 松木 水墨上色 2017

  

  曾健勇 《欲言》 80x70cm 纸浆 铝塑板 水墨上色 2017

  

  艺术家 张天幕

  张天幕是一个很容易对一件事感兴趣的人,一旦感兴趣还会去花大量时间去研究,比如她最近喜欢上了占星,所以家里便多了大量的占星学的书籍;她还有一双巧手,这点从她的很多实验性的手工缝制作品中也能看出一二。

  

  

  各种元素的拼接 手工缝制

  盛葳曾经写道:对于艺术家而言,不提前设定任何规则是她的艺术“规则”。在一个系列开始之前,她会天马行空地制定很多符号选项,然后随机进行选择。就像超现实主义者通过随机书写创作诗歌和小说,其自身构筑了一个相对封闭和完整的有机系统,它并非可预知的,但也绝非无限制的。天幕自喻为西西弗斯,希腊神话中那位被惩罚在毫无意义的重复劳作中枉费一生的柯林斯国王。正是在这样的逻辑中,我将天幕的画看作一种炼金术:对现实的自我印证,在心理上的自我修复,在精神上的自我满足。

  

  张天幕《江枫渔火》52x31.5cm X3 坦培拉 2015

  

  张天幕《构想》 66x106cm 坦培拉 2013

  

  张天幕《不回忆》106x138cm 坦培拉 2014

  

  张天幕《当然》 107x69cm 坦培拉 2012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不止一面 曾健勇 当代水墨 张天幕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