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瓷屋与池社“点亮”西岸: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开启新空间

雅昌艺术网专稿 谢媛 著 2017.03.18

池社

  瓷屋和池社,是两栋各具风格的建筑,也是由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的两位联合创始人——王兵先生和薛冰先生在西岸分别创建的艺术空间。

  2017年3月18日下午,瓷屋推出 “新世纪·瓷屋年度艺术家”计划,艺术家梁硕带来他为空间特别定制的新作《来虩虩》;池社展出薛冰先生收藏的摄影艺术家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的作品。据悉,从今年开始,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将在这两个空间开启全新的艺术计划。

瓷屋

  瓷屋是一座瓷片包围的圆形建筑,犹如一枚小巧精致的棋子坐落于上海西岸的黄浦江边。本次展览邀请艺术家梁硕参与首个“瓷屋”年度艺术家计划。

  梁硕擅长将材料、空间、文化观念和叙事性等不同因素结合,他同时痴迷于粗陋中蕴含生动的民间文化以及精神性至上的传统文化,加上他对材料和空间极强的行动力和改造力,那些在既有框架中身处两极的事物被融汇进层次丰富的“大观园”,固有的视觉和观念被打破,事物诞生全新的意志和活力。

  艺术家此次计划的直接灵感源于游玩秦岭翠华山的经历。翠华山因其罕见的山崩地貌奇观和隐士传统而闻名。因灾难形成的无穷洞天在历史长河中不断被自然和人文重塑,充满了“造化”的意味。

▲瓷屋梁硕“来虩虩”现场

  展览题目“来虩虩”取自《周易》震卦:“震来虩虩、笑言哑哑”,虩虩释为“恐惧”,全句意为君子以恐惧修省,面对反复无常的自然和人生抱有敬畏之心,同时坦然无惧。艺术家故意将严谨的古文结构打散,断章取词,重生新义,颇具“渣”味。

▲瓷屋梁硕“来虩虩”现场

  艺术家从上海的二手家具市场收购几百件风格不一的家具,它们散发着时代审美和社会记忆的讯息,充满了人为“造化”的意味。这些人工“砾石”在艺术家手中洒落、碰撞、垒叠,最终构成一种怎样的同时具备时间和空间意味的地貌,这是一次关于壮观的空间结构和丰富的细节构思的无法预判的尝试。

  与瓷屋遥相呼应的是位于西岸龙腾大道另一侧的“池社”,它由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联合创始人薛冰先生创办。“池社”源自张培力、耿建翌等艺术家在1986年创办的艺术团体的名称,薛冰先生借此向艺术家致敬,希望池社成为促进艺术交流互动的平台。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 池社展出现场

  在当代摄影领域,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无疑是最重要的名字之一。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今的创作生涯中,提尔曼斯重新定义了摄影,他对摄影的实践与观念深刻影响了全世界范围的后继者。提尔曼斯是迄今获得过泰特美术馆“特纳奖”(Turner Price,2000年)的唯一一位摄影艺术家。目前艺术家正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举办回顾展(2017年2月15日-7月11日)。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日落夜驾》(A Sunset Night Drive a),2014,铝塑板上喷墨打印,145.1 x 212.7 cm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派蒂·史密斯》(Patti Smith),格拉斯顿伯里艺术节, 2015,纸上喷墨打印,30.5 x 40.6 cm

  同时,在池社的设计项目中,设计团队(上海创盟国际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借助了一造科技(Fab-Union)专项研发的机器臂砌筑的工艺,实现了先进数字化施工技术在现场完成真实建造的首次尝试。作为复合的艺术空间,紧凑的建筑内同时具备展示收藏、创作讨论、休息交流等多重艺术活动空间。池社项目入围Archdaily2017年度建筑大奖文化建筑类前五名。

▲池社

  借由上海两个全新空间新展开幕之际,我们同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理事长楠楠聊了聊,一起来看看未来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在上海有哪些计划?

  雅昌艺术网:此次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在上海西岸新开两个空间,首展呈现方式上有何不同?

  楠楠:在池社空间,2017年我们将结合薛冰先生的收藏,展出一系列国际知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推动国内外艺术文化的交流。年度首推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作品,希望带动国内对提尔曼斯及摄影艺术更多的关注和讨论。而在瓷屋空间中,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在此启动年度艺术家计划,每年邀请一位艺术家结合空间特点量身打造全新创作。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选择艺术家梁硕参与首个瓷屋年度艺术家计划?

  楠楠:可能在上海真正看到梁硕作品的机会并不多。所以我们特别选择一个北方艺术家的作品,想呈现出不太一样的展览气质。梁硕很少来上海,所以上海对他来说是一座陌生的城市,如何从他的角度去认识与理解,在中国大的社会背景下,是蛮有意思的事情。

  雅昌艺术网:瓷屋池社两个空间在运营上如何定位?

  楠楠:这次在上海我们两个艺术空间的同时开启,也是我们新的艺术计划,我们希望两个空间能够关注国内艺术家的发展,同时也介绍一些国外艺术家,形成国内与国外,互相交流与沟通的关系。

  雅昌艺术网:这次两个空间都选择在西岸,如何看待西岸的发展?

  楠楠:首先是西岸政府对我们的支持,他们希望在整个西岸文化区域里,有不同形态的艺术的机构出现,目前西岸有不少画廊、美术馆、收藏家、艺术家工作室,他们希望有基金会入驻对生态的平衡。目前我们在空间里,会呈现以基金会研究为基础生发的项目。

  雅昌艺术网:目前基金会的运营成本从哪里来?

  楠楠:目前主要由两位联合创始人王兵和薛冰先生的支持,也有一部分资金是来自于国际企业的支持。

  雅昌艺术网:基金会选择资助艺术家、艺术项目都有哪些考量?

  楠楠:基金会选择艺术家的标准有两种:一种是面对艺术家的个体,比如我们特邀舒可文老师总策划的一项对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个案研究工作,我们会和作者一起讨论,到底去研究哪些艺术家?我们也支持一些小型非营利机构,对于这一层面的艺术家,我们实际上不针对个体,我们面对的是小型机构,我们相信他们的判断标准;同时我们也在资助美术馆,美术馆也有它的标准跟系统,我们选择的美术馆,都是相信美术馆的判断标准。

  雅昌艺术网:基金会是否有自己的馆藏?

  楠楠:基金会目前收藏大部分还都是薛冰跟王兵先生的个人收藏,基金会主要现在还是在做项目性的工作。

  雅昌艺术网:基金会2017年在上海会有哪些项目?

  楠楠:2017年在上海主要还是以两个空间的展览为主,池社未来一年大概会有三次展览,瓷屋会有两次展览,围绕展览我们会开展一些工作坊、讲座等工作。

  雅昌艺术网:基金会主要在北京,如何运营上海的空间?

  楠楠:通讯已经很发达,不论你在上海和北京,项目策划都一样可以完成。上海是一个非常有城市文化特点的城市,上海的艺术展览呈现出来的专业度、精细度非常高,也有很多达到国际的标准,北方也有北方的特点,两地之间还是应该增进更多的了解,比如说我在北京艺术圈里面已经将近小二十年的时间,但我依然对上海艺术家有很多不熟悉,当然肯定是对于住在北京的艺术家更为熟悉,但实际上我们是希望看到更多的、更丰富的、更完整的中国整个艺术界的状态。

  雅昌艺术网:上海目前的整体艺术氛围,是否有利于基金会的发展?

  楠楠:基金会与美术馆最大的差别是“轻资产运行”,它其实相对比较灵活,我们更多的是看项目的重要性,来去判断我们是否要去资助或者合作,我们是平台性运作,希望能够做到大家资源共享,对整个的艺术界起补充性作用。

  雅昌艺术网:在你看来,基金会运营的难点是什么?

  楠楠:基金会碰到的最大的难题其实不是运营的问题,碰到最大难题是项目如何创新的问题,基金会就是要不停地创新,因为事物都是不停地在发展,你如果总是沉浸在以前的模式里面,就会出现问题,就很难能够抓得住最主要的东西。我们要时刻关注艺术发展的动态和方向。

  雅昌艺术网:谢谢!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 瓷屋 池社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