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去艺术门画廊 看十多位艺术家如何“不可思议”

雅昌艺术网专稿 2017.06.26

“不可思议”艺术群展 展览现场

  近日,“不可思议”艺术群展亮相上海艺术门。本次展览跨界多元纬度,包括中国传统与现代化的碰撞,科幻题材,文学叙事与社会批评。展名“不可思议”不仅指出展出作品天马行空的型态,更是反映了一段无法解释的经验,而迷惘是必然的结果。

蔡泽滨 失宠 150x120cm 布面丙烯 2016

  黑色幽默贯穿了蔡泽滨(生于1988年),梁半(生于1985年),潘剑锋(生于1973年)与刘梦醒(生于1990年)的作品。不论是用拟人、拟物或是把人类的情感加诸于物体的生命本身,都有一种玩世的意味,用幽默的语境去审视人类在消费时代的状态。我们不得不赞赏艺术家超乎想像的创意手法,像是把人体挤压成塑料肉包装,或是把人体雕塑挂在墙上如同待宰割的鱼肉。这样的人与物错置手法嘲讽着我们的处境。刘梦醒的作品像是开了一个小玩笑,用拼贴绘画呈现生命中容易被忽视的物件,放大了他们微小的存在。

雎安奇,2016 草体NO.16090 布面丙烯 200 x 150 cm

陶轶,尼罗河的日出 12, 2016-2017 布面丙烯 54 x 40 cm

  雎安奇(生于1975年),陶轶(生于1978年)和王楫(生于1988年)以抽象的语言述说文化中的传统意象。抽象符号提炼其精华,像是雎安奇的《草体》代表中国书法中的草书,也是中国人的屹立不摇的草根精神。陶轶的《尼罗河的日出》系列用菱形去追溯其在古老文明所代表的太阳—光明的象征,而且这12幅联画如同日出日落的轨迹,升起又落下。有趣的是,当菱形被抽象化之后同时也失去了历史的象征,转变成了建筑上的装饰性符号。王楫的缤纷色彩绘画带领观众一同游离于梦境和现实的边界,像是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一切真实的世界将随同崩解。

  文学和电影一直都赋予艺术丰富的题材,尤其年轻艺术家能把经典小说电影转变成现代场景,给当代观众更深刻的视觉体验。戴陈连(生于1982年)以皮影戏的手法制作成微电影,重述了唐朝的鬼怪小说《酉阳杂俎》。史怡然(生于1983年)的《孔雀镇》系列作品融合了她对乡村形态的考察以及艺术家的儿时回忆,从文学性的角度出发,借由虚构的故事场景去剖析中国当代社会的发展。

闫珩, 镜止, 2011, 100 x 200 cm,布面油画

  生长在这个视觉信息爆炸的时代,吴笛(生于1979年)与闫珩(生于1982年)各自以混合媒介来挑战绘画表面,重新观看和解读了图像。对吴笛来说,在绘画上拼贴摄影与纸上作品,又或者混搭古典主题及流行文化,不只为原有的视觉表现创造出新的意义,更将作品的解释权赋予给观众。闫珩具象的画布挪用电影或是时事议题中的瞬间场景,在添加装置零件后,更为作品在科技迅速发展的当下指出了另项的解读方向。

汤柏华, 夏虫国, 2013, Animation Film, 彩色影像, 16’30’’, 16分30秒

  许多年轻艺术家在创作中以新媒体为出发点,不过也有艺术家反从传统的根源来思考,发展出不受年代或文化限制的视觉语言。受到道家经典《庄子·秋水》中经句的影响,汤柏华(生于1986年)的动画短片探讨了人类对苍茫世界的迷惑与好奇。动画中的每一帧皆是汤柏华与团队以唐代壁画技法一笔一画在手绘石膏版上所描绘的,将中华传统一点一滴地融入当代文化中。

夏青勇, 波浪, 2017, 矿物质颜料、宣纸托裱于画布,50x120cm

郑路 ,汀, 2017, 不锈钢, 150 x 150 x 160 cm

  从夏青勇(生于1988年)以宣纸为媒介的作品中,也体现出艺术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眷恋。中国传统书画借由宣纸而世代流传,而宣纸本身的湿染性和柔韧性并未被充分发掘。在中国传统书画中被忽视的宣纸物本体,因作品中用宣纸搓揉而成的线条之起伏而显现,“有”“无”之间相互转化。郑路(生于1978年)为对立的自然元素产生兴趣,将不锈钢的镂空书法一个个焊接成水在空中静止的刹那。郑路将平面的文字转换成三维的视觉雕塑,以充满现代感的材质物化了文化历史,间接表达道家中“无为”的思想。

徐大卫,有佛头的房间, 180X250cm 布面丙烯

  人类与自然神秘的关系是艺术家无法抗拒的题材,象征了一种人类无法到达或触碰到的神圣感,因为雄伟而令人却步。这样的能量释放引领我们进入徐大卫(生于1980年)和徐新武(生于1984年)的作品,从人、物、自然、时间不断转变的关系中,去揭示人类与自然既冲突又融合的微妙关系。如同科幻小说一般,我们进入了宇宙的超现实空间,在过去与未来,现实与虚幻中徘徊。虽然画面中没有人类的踪迹,但画面的视角是从艺术家以及观者出发,开启一场浸入式的感官仪式。

宋陈,化, 2017,树枝、泥土、钓鱼线380 x 580 x 290 cm

  展览中两位装置艺术家,宋陈(生于1979年)和钟云舒(生于1990年)特别利用展出空间制作出独一无二的装置。宋陈代表性的标志—泥土,配上了树枝组成的装置,艺术家犹如变身成为了女娲:用泥土赋予生命,树枝装置更幻化成充满生命力的森林。心思敏锐的钟云舒利用媒材独特的性质,让材料与材料之间微妙的关系组成独立的奇妙装置,似乎艺术家只是在一旁协助,而真正的创造者是媒材自身的“张力”和“地心引力”,到底谁才是艺术家这一个有趣的问题,观众只能细细玩味。

  据悉,展览持续至8月27日。

(本文图片由艺术门提供)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艺术门画廊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