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阿拉里奥创始人金昌一:会考虑在上海开美术馆

雅昌艺术网专稿 彭菲 著 2017.07.03

阿拉里奥画廊、美术馆创始人金昌一

  韩国人金昌一有多重身份。他是蜚声国际的收藏家,曾多次入选美国《Art News》杂志“百大藏家”名单;他是真正的“多面手”,其事业覆盖百货、餐厅、高速、电影院;他是画廊和美术馆的创始人:1989年,他在老家——韩国天安开设第一家画廊,命名阿拉里奥,25年后,建立了第一个同名美术馆;他还是艺术家,最近在天安举办了个展。

  金昌一是行动派。信奉“重要的事要立刻做”。

  坊间有个说法:2004年,阿拉里奥画廊一口气签下十多位韩国艺术家,这是画廊名声鹊起的原因。

  金昌一做事“都趁早”。

  2005年,他在北京开设同名空间,2年后,在纽约新增一座,这使阿拉里奥成为最早迈向国际的韩国画廊。即便上述两个空间已成历史,金昌一却“没死心”。重返中国市场不到三年,他将画廊迁址至上海最活跃的当代艺术区——西岸,阿拉里奥又抢了“第一”,成了第一家进驻西岸的国外画廊。

  收藏方面,他也喜欢“早人一步”。他从上世纪90年代起开始收藏美国波普艺术,是第一位收藏德国“不那么知名”的艺术家的按国人,有评价指出,他的YBA(英国年轻艺术家)藏品数量和YBA最大藏家查尔斯·萨奇不相上下。2000年,他开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张晓刚、岳敏君、王广义、方力钧……不怎么说中文的金昌一能标准地叫出这几个名字,念准四声。

阿拉里奥西岸新空间外景图

  金昌一说,所有的收藏经历,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画廊和美术馆。7月1日,阿拉里奥西岸空间开幕,距离他创办画廊已近30年。

  开幕展“亚洲之声”,预示着画廊的目标:在上海,全力推广亚洲艺术。

  当天,金昌一一次次在画廊的两个主空间里穿越。“现在空间大了,还有一个公共走道,可以做更实验的展览,介绍更丰富的公共艺术作品。”在整场对话里,金昌一不止5次提到展览品质的重要性。“画廊不只具备商业性能,我们要给艺术家办高品质的展览。”他认为,对展览的追求,是阿拉里奥的竞争力。这份执着,让他在2014年创办了第一座阿拉里奥美术馆。

  这是他的梦想——1989年,他就想开一个。

  “想了解我是怎样的人,就来我的美术馆。”他说。他给我一张名片,正面是他的工作室“CI KIM”,反面写着“阿拉里奥美术馆”。

  和金昌一对话的过程很有趣。或是因语言不通——他很少说英文,通常用韩语接受采访——他的语速很慢,但正因如此,你有更多的“时间”观察他的眼神变化,那些兴奋的、坚定的、思考中的……他不仅不回避对方的眼神,还会试图用眼神和肢体动作打破语言的隔阂:当问及“欣赏怎样的作品”时,他抓住了我的手臂,用韩语说:“有力量的”。除此之外,他也不把自己摆在“被访问者”的角色里,他会向媒体提问:“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说到老虎,你喜欢野生的,还是动物园里的?”

  他深知“掌握节奏”的重要性。因此,事无巨细,亲历亲为。

  “现在很多藏家有了足够的藏品以后就开一个美术馆,然后交给其他人去管理和运营。我不一样。”他说,空间设计、策展、调灯,一切都“自己来”。

  这样的金昌一,总知道自己的方向。

  “我非常喜欢上海,我会考虑在上海开美术馆。时机成熟后,画廊还要去纽约。”他说。

阿拉里奥西岸新空间 图中的走道链接着左右两个空间(A1和A2)

  对话金昌一

  雅昌艺术网:阿拉里奥画廊搬至西岸,首展聚焦22位亚洲艺术家的作品,这是否意味着画廊将在上海致力于推广亚洲艺术家的决心?

  金昌一:我可以先讲个故事。2007年,我把阿拉里奥带到纽约切尔西艺术区,当时推出过美国、欧洲乃至来自全世界艺术家的群展——阿拉里奥刚进驻北京时也是如此,当时我们推出过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家伊门道夫的个展,这意味着我们始终把坐标定位为一个国际画廊。不过,在纽约期间,我开始思考自己的身份:我是亚洲人,我最能理解的文化和历史是来自亚洲的,我应该花更多精力推广亚洲的艺术和艺术家,所以我又来到中国,因为它是亚洲文化的原点,这次我选择上海西岸,作为阿拉里奥推广亚洲艺术家的据点,实际上,我们已经开始准备今年9月的展览,一个关于中国当代抽象艺术的群展。

  雅昌艺术网:阿拉里奥曾在2005年进驻北京酒厂艺术区,2014年来到上海衡山坊,在短短三年里选择西岸的原因是什么?

  金昌一:全球一流的艺术都市都在发展水岸艺术区,如巴黎左岸、伦敦南岸、纽约滨水区、旧金山湾区等。上海西岸(徐汇滨江)也是如此,它和政府对整座城市的规划方案紧密相关。我相信,在未来,上海西岸的艺术规模和品质会更大,代表亚洲水岸艺术群的发展。

  雅昌艺术网:从北京到上海,阿拉里奥试水中国市场的过程中,获取了哪些经验?

  金昌一:我们2005年来到北京,2007年去往纽约。当时我们认为,北京和纽约是亚洲和西方最核心的当代艺术都市。不过,画廊和当时酒厂艺术区的规划和发展不太匹配,并且我们也遇到一些人事的变动,因此我们关闭了北京的空间。纽约方面,切尔西区租金连连增长,最厉害时每一年涨4-5倍,这给画廊带来不小的压力,因此我们也暂别纽约。

  我认为,开画廊是长期投入的过程,要做大事,就要考虑未来。比如,我们之前虽然离开北京,但还持续关注中国艺术市场,当时我到上海见了一些朋友,他们建议我来上海试一试。其实,我们在衡山坊的空间很不错,但它不够大,我们需要有更大的空间来实现更实验性、更丰富的展览,因此我们搬来西岸。同时,我们希望慢慢地发展,若有机会,画廊还要去纽约。

阿拉里奥上海西岸新空间“亚洲之声” 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目前,阿拉里奥画廊选择艺术家的方向和标准是什么?

  金昌一:第一,我们非常关注作品的原创性。第二,我不看艺术家的名气,只看作品的力量和灵魂。

  雅昌艺术网:我们怎么理解“力量与灵魂”?

  金昌一:我最早接触和收藏艺术时,会看展签上艺术家的名字,他有名吗?我会这么问自己。但从1990年开始,我只看作品本身。我第一次看到梁曼琪的作品时还不认识她,只是觉得作品有意思,就去她的工作室,因为很喜欢,就一下子收藏了她给我看的所有作品。后来,我问她,要不要和我们合作,她说好。还有一次,我在上海K11举办的群展里发现韩家泉,于是就马上去了他的工作室。

  雅昌艺术网:如果您发现一位喜欢的艺术家,就会马上联系,马上看作品是吗?

  金昌一:艺术家对画廊而言很重要,重要的事要立刻做。

  雅昌艺术网:现在越来越多国际画廊进驻上海,阿拉里奥要如何面对同业竞争?

  金昌一:画廊进北京的时候,也有媒体问过我一样的问题。阿拉里奥画廊的竞争力举办真诚的展览,这是我一直努力的目标。

  另外,我是画廊老板,但我从来没有通过画廊卖出任何作品。销售的事我不过问,让画廊销售来处理;如果我收藏了我们画廊代理的艺术家的作品,我不会再转手。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

  金昌一:因为我有理想。画廊不是单纯为卖作品为生的,画廊要为艺术家提供高质量的展览。我后来还开5了美术馆,就是这个原因。

  雅昌艺术网:对您来说,运营画廊和美术馆的区别是?

  金昌一:我最早的梦想就是开一个美术馆,但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做,所以先从画廊开始。开设画廊让我接触了更多艺术家,懂得如何和他们打交道,也了解了整个艺术系统。

  雅昌艺术网:从开画廊到开美术馆,您花了25年的时间,为了实现开美术馆梦想,您做的最重要的准备是什么?

  金昌一:现在很多藏家有了足够的藏品以后就开一个美术馆,然后交给其他人去管理和运营。我不一样。我会设计和规划建筑空间,会策展,会调灯,一切都自己来。这是我运营画廊的经验。开画廊是我实现梦想的起点。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雅昌艺术网:您说。

  金昌一:你喜欢动物园的老虎还是在非洲野生环境里的老虎?

  雅昌艺术网:野生老虎。

  金昌一:我也是(握手)。因为我们都喜欢艺术吧。

  如果野生环境是画廊的话,动物园的环境就是美术馆。画廊竞争力大,直面各种艺术市场的挑战,而美术馆为作品提供了“安全”的空间。不过,从运营角度,开一个画廊和开一个美术馆没有本质区别,因为我不管画廊销售的部分。

阿拉里奥上海西岸新空间“亚洲之声” 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阿拉里奥美术馆开幕时曾展示了200件作品,包括芭芭拉·克鲁格、辛蒂·舍曼、皮埃尔·于热、白南准、翠西·艾敏等。您的个人收藏对阿拉里奥画廊和美术馆带来哪些方向性的改变?

  金昌一:谈到收藏,我最早收藏的是一件韩国艺术家的风景画,是在首尔逛街时看到的。我从1990年开始收藏美国波普艺术家的作品,90年代中叶开始收藏德国“新表现”和英国年轻艺术家(YBA,Young British Artists),2000年后开始收藏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张晓刚、岳敏君、王广义、方力钧等,和中国艺术家们的交流,让我对中国当代艺术和中国文化有了新的理解。这些收藏经历的确对画廊和美术馆带来影响。要了解我是怎样的人,就来看看我美术馆。

  雅昌艺术网:有计划在上海开一个美术馆吗?

  金昌一:我特别喜欢上海。我会考虑在上海开美术馆,但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雅昌艺术网:谢谢。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阿拉里奥画廊 阿拉里奥美术馆 金昌一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