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池社的“上海夏天”:当代艺术与电影音乐的解构重建

雅昌艺术网专稿 2017.07.10

Dominique Gonzalez-Foerster, Untitled, 1985/2015

Two telephones, 20.5 x 25 x 11 cm each

Photo: © Pat Kilgore

  由新世纪艺术基金会主办,“上海夏天”于2017年7月6日在上海池社开幕。展览以薛冰先生的收藏为线索,展出来自国际知名艺术家多米尼克·冈萨雷斯·弗尔斯特、菲利普·帕雷诺以及安利·萨拉在过去三十年间创作的重要作品,展览持续至2017年9月6日。

  在“上海夏天”中,三位艺术家的作品既是当代艺术对电影和音乐的致敬、解构和重建,同时也是关于时间、语言、图像、叙事、记忆和空间等一系列问题的探讨与思考。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各式各样的电影语言被转换于当代艺术创作中。帕雷诺在1995年提到:“时间性很天然地是电影中的重要元素,而现在它也成为当代艺术的重要维度。展览就是一个个可以被再现重播的时间片段与场景。……一次展览是否可以是一场没有拍摄的电影?”

  帕雷诺的《言语泡泡》(Speech Bubbles)系列首次展出于1997年,将漫画中的对话框形式从原来的文本语境中剥离,成为一种抽象的存在。上世纪初期欧美电影院或剧院的入口处上方流行一种灯光闪烁的遮檐(marquee),既有显示电影片名和演员等信息的功能,同时也是特定场所的象征。再一次,当文字和内容被抽离,帕雷诺的《Marquee》系列与《言语泡泡》一样,成为没有指向性的符号,从而依赖展览的语境和观众的想象获得不同的意义。

  用艺术家冈萨雷斯-弗尔斯特本人的话说,她的作品是“重返二十世纪的时光机”。《无题1985/2015》和《无题1987/2015》均是艺术家在2015年复制其学生时期的作品,呈现于同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个人回顾展上,这些作品一直影响着她之后三十年的创作。塑料水桶与台灯的奇怪搭配却营造出神秘的发光体。正如互相连接的两台电话机,这些作品出现在不同的时空中,演绎着一场过去与现在之间的对话。

  “上海夏天”让人仿佛进入昏暗的电影剧场:帕雷诺的《Marquee》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仿佛在诱惑着观众,头顶上紫色的《言语泡泡》镜面反射着周围的光线,地面的水桶则透出橘色的光晕,不同色彩的光的跳跃营造出一幅梦幻般的图景。

  在展厅的尽处,安利·萨拉的影像作品《杂散发射》(Spurious Emission)更加强了展览的舞台感。影片中,一些歌手和演奏家们共处一室,在画面的一侧,一个用白线手绘勾勒的鬼魅般的形象正在敲打架子鼓,与整个乐队和谐演奏。不同风格的音乐互相干扰打断,这来源于艺术家的日常生活体验:高速公路休息处大货车的经过会干扰汽车中的广播信号,导致不同频道互相切换。一群专业的音乐家们一本正经地模仿日常生活中失控的场景,模糊了生活与表演的界限。萨拉的作品聚焦于音乐和叙事、建筑和电影之间的关系,2006年他曾谈道:“我感兴趣的是通过图像而非语言所讲述的事物……用图像讲故事的时候永远带有一种模糊性。我对音乐如何叙事同样好奇,与使用语言不同,音乐可以无关意义。”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上海池社 上海夏天 安利·萨拉 菲利普·帕雷诺 多米尼克·冈萨雷斯·弗尔斯特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