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不止一面】何云昌:戏梦天下

雅昌艺术网专稿 任硕 著 王飞 编辑 2016.07.08

  艺术家 何云昌

  1967年出生的何云昌已经可以算大叔级艺术家,就是这位中国最具代表性的行为艺术家、每天六包烟的何大叔,除创作和展览外,最大的乐趣却在虚拟的游戏世界。何云昌说:“我最多的时候有八名助手,其中两个是帮我照顾游戏的”“玩游戏也可能会关乎天下,看你心有多大”,是现实错了,还是虚拟才是他不空寂的现实?

  何云昌和他的虚拟世界

  从1994年第一件行为作品《破产的计划》开始,到1998年的《预约明天》、2000年的《上海水记》进入创作旺盛期,再到2003年之后的《抱柱之信》《石头英国漫游记》与《一根肋骨》,何云昌的作品形成了独立而又完整的个人体系。这些作品一方面呈现了中国当代艺术切入现实的种种例证,植根于本土问题出发的雄心;另一方面,许多作品也成为中国行为艺术历史转型的标志。

  《预约明天》实施于1998年,是何云昌对外公开的第一件行为艺术作品。他全身涂满泥巴,不断通过断线电话拨打错误的号码,全过程历时75分钟。

  《上海水记》实施于2000年11月3日的上海苏州河。何云昌在苏州河下游取10吨水运往上游5公里处,再把10吨水倒回河里,这样让10吨水重新流淌5公里。

  《枪手》实施于2001年3月31日,何云昌在昆明与高压水枪对峙30分钟。

  “我最最怕疼了……”

  何云昌说:“玩了十几年游戏,都静脉曲张了,有时候要两只手按鼠标,扎了针没用,说要扎十次,诶呦我一听头都大了,我最最怕疼……”

  何云昌的行为艺术创作以身体的行动,演绎了这两个世界的交隔。其中,肉身受难的形象,形成了极端又永生的美学,它象征着我们自身生命的历史和正在为信仰做出的付出与不付出。正如艺术家艾未未所说:“何云昌的行为具有了近似于一种宗教的含义——信仰为之付出,或不信仰为之付出。”事实上,这种种迹象是何云昌有意识的创造,继而通过他的身体抵达。因此,观者在展厅中看到了那些种种看似不可思议的行为,艰难的过程,见所未见的美学,对生命意义近似荒谬的挑战。

  《抱柱之信》实施于2003年的丽江,何云昌将自己的左手浇铸在水泥里24小时,再现《庄子》中的情景。

  《涅槃·肉身》实施于2013年4月13日16:45-14日16:45的比利时布鲁塞尔国家美术馆,何云昌将身上的所有衣服一点点地烧尽,历时24个小时。

  在何云昌的眼里,有些作品即使有相当的强度,但和现实的残酷相比算不了什么,如其近些年的作品越来越忠实于生活,贴近社会,较早年作品更加残酷与凄凉。2008年8月8日,何云昌以手术的方式取出自己身体左侧的第8根肋骨,这不仅代表了此行为艺术的终结,也标志着其它关联作品的起始。之后,何云昌用这根肋骨制成项圈,分别与五位和他有着非常亲密关系的女性合影,其中包括他的母亲、夫人和前妻。而何云昌的这个行为创作“并非在挑战极限,而是通过看似极端的行为来表达对现实世界世俗层面的立场和内心感受。

  《一根肋骨》作品影像截图

  2009年,何云昌将这根肋骨与400多克黄金组合制成一根项链,取名“夜光”。

  《一根肋骨》实施于2008年8月8日,何云昌以手术方式取出身体左侧的第8根肋骨,制成项圈后分别与5位与他有亲密关系的女性合影。

  另一件同样“残酷”的作品是2010年10月10日实施的《一米民主》(《与虎谋皮》),表达了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在此之前,何云昌组织了一场非正式的“民主表决”,以确定行为最终是否实施。结果,在参与无记名投票的25人中,12票赞成、10票反对、3票弃权。《一米民主》实施的当天,何云昌在不进行麻醉的前提下,由医生协助从锁骨直至膝盖下方切开0.5至1厘米深、1米长的伤口,而作品的完成则源于弱势群体的精神激励。对他来说肉体是可以被毁灭的,而人的精神却可以超越一切。

  《一米民主》的计划书

  《一米民主》行为作品现场

  何云昌说自己有一个很好的无疤痕体质,除了《一米民主》等个别作品伤口太深留下痕迹以外,其它的都很难发现了。

  做了与不做有区别吗?

  在很多人看来,有些行为做与不做没什么区别,但艺术家要表达的却恰恰是这种无效性,看似荒诞,但其中却蕴含了无限的张力。

  创作于2006年9月24日至2007年1月14日的《石头英国漫游记》是何云昌最满意的作品之一。当时,他在英国东海岸一个叫布姆的地方拿起一块石头,沿着英国海岸边徒步行走1圈,历时112天,行程大致3500公里,再把那块石头放回原处。作品呈现出的低效或无效性,与当今东西方主流社会价值观形成了参照。

  与《石头英国漫游记》同样表达无效性价值观的作品,还有早年创作的《移山》《金色阳光》等。

  《石头英国漫游记》实施于2006年9月24日-2007年1月14日,何云昌在英国东海岸拿起1块石头,沿英国海岸边行走1圈,回到开始的地方,把那块石头放回原处。

  《金色阳光》实施于1999年10月3日,何云昌在云南安宁监狱外企图移动阳光,历时127分钟。

  《移山》实施于1999年,何云昌在云南梁河试图用30分钟将1座山自西向东移动835公里。

  “啊昌” 20年的梳理与新作的呈现

  2016年7月8日,“啊昌”何云昌个展将在今日美术馆开幕,这是其第一次全面文献性的学术大展,呈现近20件作品,涉及行为艺术、摄影、装置等多种方式,横跨何云昌长达20年的创作历程。除了陈列创作背后的实物、文献档案、视频资料外,何云昌还将带来一件全新的现场行为作品。

  展览海报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何云昌 不止一面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