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同学会】唐荀:恰同学少年

雅昌艺术网专稿 洪镁 著 2017.05.07

唐荀

唐荀 ,1967出生于河南, 1991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获文学学士学位。2009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获艺术硕士学位。1991年进入湖北艺术职业学院担任教学岗位,现为湖北艺术职业学院教授、湖北省高职称评委。

1985年冬初,河南大学教师李若画唐荀

  87年报考大学的时候,幼时就开始学习国画的唐荀想都没想就报了湖北美术学院,“小时候背了很多古诗,那些关于长江的诗句都印在我脑海里,长江就像是心中的故乡一样,冥冥之中我觉得我始终会来到这里。后来,我竟然就真的在这里渡过了大半的人生”。

唐荀《静物》 水粉、4开纸 1986年

  尽管特别顺利地第一年就考进了湖北美院,但是刚进油画班的时候,唐荀还是特别不适应,“那时候才进学校,发现班上除了我和马六明之外,黄汉成、罗实、彭玉忠、王朝斌、曾梵志、周俊茂都是武汉本地人,他们7个男孩子总是讲着一口武汉话交流。其中一个人讲话的时候其他同学都在笑,大家开心得不得了我却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只能跟着笑;一年以后,我能听懂武汉话了,但他们也不在我面前讲武汉话了,特别调皮”。

1987 年,唐荀参加湖北美术学院考试准考证上面的照片

  而刚进班没多久,主要任课老师之一的魏光庆带着这班学生去铁路上做行为艺术更是让唐荀惊讶“这位老师好开放!”魏光庆做他的重要作品《关于‘一’的自杀计划》时,也是87级油画班入学第一年。唐荀还记得那时候他们在铁路上涂涂画画,把马六明用布整个缠起来躺在铁路上,“马上火车就要来了,我心里特别慌会不会出问题,魏老师赶紧把马六明弄过来了”。这一场特别的行为艺术现在想起来,唐荀还是会觉得特别又紧张,也会隐隐猜测马六明后来做行为艺术的种子是不是在这条铁轨上就开始种下了。

  后来慢慢熟悉了,偶尔有晚会或者其他活动,7个男孩子都会把瓜子、糖塞给唐荀,武汉的同学周末回家带些咸菜、小吃回学校,也都会记着给班上这个唯一的女生留一些。“那时候我和马六明吃遍了其他6个同学家里的菜,甚至到现在我还记得他们每个人家在哪里”。在87级油画班,唐荀不是最小的,但是却因为是唯一的女生,被全班同学当作妹妹一样照顾着。

1988年湖北美术学院化妆舞会,左四为唐荀

1988年湖北美术学院化妆舞会,左为唐荀

  而油画班当时的系主任尚扬,主要负责代课的方少华、魏光庆、肖成章、田挥几位老师与班上同学的相处更是如父如兄。“尚扬老师是那种很直接的性格,那时候我们就经常把自己画的稿子拿给尚老师看,他会一针见血地给出意见,一直到现在,有一些创作上的想法、画了一些小画,我还会发给尚老师看。方老师整个人是比较放松的,由着我们画,不管你怎么弄我都顺着你的方向给你引导。魏老师的年龄和班上同学差距不大,经常带着我们一起群魔乱舞,几位老师都特别包容,在艺术创作上也都有自己很鲜明的方式和风格,这也是到现在我们班每个人的创作面貌都特别不一样的原因”。

唐荀《寝室女生--1988》 195cm×114cm 布面油画1988年

  时任系主任的尚扬,对87级油画班寄予厚望,甚至后来的传说中描述“尚老师在组建这个班的时候就希望是‘八仙过海’”。在主要教师结构上,方少华师承尚扬,来自湖北美术学院;魏光庆则是从身负盛名的85届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在尚扬邀请下回到湖美任教;田挥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年纪较长的肖成章则受苏联绘画影响较深,精心组织的教学团队也显示出尚扬对87级油画班的重视。

唐荀 《女人体3》 全开纸 1989年

唐荀 《女人体4》 全开纸 1989年

  相比教师结构,唐荀更切身的感受是在课程安排上。比起其他班,87级油画班很早就开始画人体了。“我们班同学画画都特别勤奋,每次都会积极去抢位置。最开始画女人体的时候,我马上就冲到前面去抢到最好的位置,这次他们几个男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像平时一样挤在最前面了;等到画男人体的时候,他们又全部都抢到前面去,然后扭过头来看看我,我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画”,时隔多年,说起这一段,唐荀还是觉得青涩又好笑。

  因为住在宿舍的原因,唐荀在课后与班上同学的往来并不是太多。到了快毕业的时候,因为当时特殊的社会背景,那一年大学生的毕业分配变得尤其困难,“其实本来留在学校做老师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但是91年毕业的时候几乎没有单位要我们。老师和同学们照顾我是个女孩,刚好碰到湖北省艺术学校成立美术系,就把我分到那边去了,班上其他同学都还没有找到工作”,唐荀率先进入稳定的工作状态,而她的同学们,在毕业几年的摸索后各奔前程。

唐荀《俺家的》116cm×89cm1994年

唐荀《远方的歌》73cm×62cm 1996年

唐荀《艺术行为1987--大学同班》 2017年120cm×100cm

  1987年留下的记忆太多,唐荀专门画了作品《1987:大学同学》纪念那段岁月。“有一天我刚回画室,他们立马把我拽过来戴上大红布站在7个男孩子前面,我都搞不清楚是在做什么。后来就留下了几张照片,你看照片里曾梵志是站在旁边,因为相机是梵志的,他调好拍摄角度之后还有几秒钟迅速地跑过来站在旁边,可能也没来得及像我们一样戴着大红布”。无论多么不乐意,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唐荀越来越怀念那个瞬间的单纯和美好。尽管被几位兄长吐槽说“你把自己画得很好看,把我们画那么丑”,唐荀还是很执着,“反正我用心画就行了,丑也没办法”。

1989在湖美

  再回首懵懂的87年,已经是30年后。偶尔间听说有位同学做了心脏搭桥,唐荀突然意识到这群特殊的家人的相聚可能要越来越少、越来越不完整了,“我想趁着大家都还能聚齐的时候再像少年时候一样闹一次,再留下一次8个人完整的美好。我们一起成长,看着大家走向各自的人生方向,再慢慢老去,这一辈子再也没有人对我们来说有这样的意义了”。

  【雅昌带你看展览】那年月,恰同学少年:“三官殿一号艺术展”在湖北美术馆开幕

唐荀《疾风》 1997年140cm×120cm

唐荀《生命之舟》 72cm×176cm 1998年

唐荀《昭陵--青雅,白蹄乌》160cm×120cm 2011年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湖北美术学院 87级油画系 唐荀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