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我们80后】王恩来:你能你就上 看谁长得壮

雅昌艺术网 任硕 王飞 著 王飞 编辑 2017.07.19

  

  艺术家 王恩来

  王恩来,1989 生于辽宁大连,2013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获学士学位,2015年获艺术8中国青年艺术家奖。

  

  艺术家 王恩来

  “我爸可能这方面比较有天赋,没人教、没人培养,但是他会自己画一些素描什么的,木匠活也做的很好,小时候很多玩具什么的,都是我爸给我做的,这方面应该是有一些影响的,从小就喜欢画。老一辈一直穷,我也一直挺穷的。生活压力目前来看也还好,反正我对物质要求也不是那么高,什么状态都得满意,要不然怎么活啊。”

  

  风塔,不锈钢,2015

  “现在这个工作室可以用,暂时可能也没有什么问题,毕业那阵时间也比较紧张,也没有着急说找一个工作室呆着,我觉得要稍微慢慢来一点,因为就是突然进到村里,工作室条件又差,整个人在村里呆着的那种状态可能是会挺不好的,整个人的状态不好,怎么干其他的事呢?我有一些艺术家的朋友可能他不需要工作室,他即使做装置或者做一些什么东西,他把这一部分功能转嫁到工厂,但是我还是需要一个工作的地方,我还是习惯于先动起手来再看的那种,不是只出方案实施就行了。”

  

  浪潮,2015塑料袋 排风扇 控制器,尺寸可变

  “对于展览我比较习惯于根据展览空间去重新琢磨琢磨,考虑一下作品何以在这个物理空间包括不同文化身份的空间里会有什么新的可能性,这个比较有意思。所以就是可能你虽然都是垃圾袋这一系列作品,在不同的空间里展示,他们从形态、从组织方式,包括颜色上都会有一些不一样。”

  

  瀑布的演进,肥皂、钢管、木板、水泵等,2016

  “《肥皂》这个作品就是今日美术馆那一次那个装置展,因为之前一直在工作室里进行不是目前这个形态的一些别的实验这样做,总觉得好像少点儿劲,缺点儿什么一样,后来是布展前一周跟策展人沟通了这个方案,一拍即合就开始准备,然后也比较顺利地实施,这种感觉比较好。他不是一个在工作室里做完一个东西就是按步就班地做完之后挪到展厅里,这个展厅挪完了挪来挪去的这样一个方式,这些是《瀑布的演进》那个作品,撤回来剩下没冲洗干净的肥皂,等于那个展览时还是有限,但是我先撤回来我不知道拿它们要干什么,可以再琢磨琢磨。材料便宜点儿不算太贵就直接扔掉,再有机会如果涉及到收藏或者是什么的话,而且收藏现在我觉得对于装置也不一定是实体化的收藏,可以方案、装置、影像什么的都可以,然后要有地方、有钱当然可以去租仓库就放着呗,先。”

  

  撤展回来的肥皂

  “就是现在很多人觉得本来画画的我最近也想做一些装置,画画没有意思,装置才时髦这个东西,我觉得好像不是这样。他有一个时髦的东西吗?对于艺术家来讲创作可能不是一个求新的一个过程吧。艺术史家或者是批评家需要推崇一些新的艺术现象,他可以所谓的创新为标准去选择,但如果是一个艺术家你创作是为了求新求异去工作的话,我觉得会带入到一个不是特别良性的一个路数里去,首先是这个东西要自然,他要带着你的所有的你的所思所想,你学过的东西,甚至喝的每一杯水,你吃过的每一盘菜都会在你的作品里有所体现,所以他是一个自然挤出来的一个过程,我们总是对之前的一些东西是存有想象”

  

  Sanya浪潮,电风扇、垃圾袋、控制器等,2015

  “艺术创作其实他肯定是生活的一个反映,但未必是某一个问题的就是那种直接的这么一个揭露。如果你真的想做这件事情的话可能先把艺术放下,看看有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能把这件事情给他做好,按你的意图给他做得最大化,不一定就是我们总是什么东西都要在把他做成艺术,都要在艺术的范畴里去考虑,以前他是一个什么情况呢?就是一个水泥地上冒出几根草,肯定你会注意到它,但是我觉得一个良性的环境就应该是一个大草原,看谁长得最茁壮或者是谁能长成一棵树才有意思,你能你就上,每个人可能都会担心是不是会持续保证作品的品质或者是什么的。但是这个东西想多了反而会影响的,索性就不要想那么多,先把这个事当做一个很个人化的一个事去做,先满足自己的一个精神上的或者是一个东西,就是先让他靠得住再想别的,其实这个问题再往深里追溯一点就是怎么处理自己和艺术的关系。就是当艺术家是为什么?学校里没人教,就是你还想做这件事很重要,就是你的情趣、你的动力还在这个事上,那就去做。”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青年艺术家 王恩来 80后

评论

  • 由之d

    好年轻的艺术家!
    03月前
  • 光膀子的鸟

    大连人啊,不过长得确实不像艺术家
    03月前 1
  • 风信子99

    你能你就上
    03月前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