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圆桌】2017“巴塞尔现象”对中国的借鉴意义(上)

雅昌艺术网专稿 张凯 著 雷斌 编辑 2017.07.25

  【雅昌圆桌】2017“巴塞尔现象”对中国的借鉴意义(下)

  

  主持人:雅昌网友大家好!很高兴今天我们来到了博而励画廊,现在这个画廊正在展出的是“朋友之间”群展,我们也很高兴地在这儿举办一场雅昌圆桌,就全球顶尖的Basel博览会邀请几位嘉宾来共同探讨,这几位嘉宾都是大家彼此熟识的朋友和这次的这个展览也相互契合。大家都在今年或者是往届都有去到过Basel博览会,彼此之间也都比较熟识。现在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本次雅昌圆桌的几位嘉宾:

  在我旁边的是博而励画廊的合伙人贾伟女士;这位是Art021的艺术总监周颖女士;以及这位旁边的是广东时代美术馆的董事、收藏家杜杰先生;大家分别都从画廊、博览会以及收藏的角度来就今天主题Basel博览会进行一个讨论。

  因为这次大家都有去到博览会,也在博览会上面有互相见到,Basel作为全球最大的一个卖场,很多人都有去到这个现场,首先我们很想请各位嘉宾来分享一下他们去到这个博览会一个大概的感受和看法。

  

  贾伟:因为我是等于是VIP那一天去的,但是我呆的不久,不长,我那天去了,我正好看到了杜杰,那一天给我的感觉就是人气、买气特别旺,特别足,然后据说好像是在那一天高古轩差不多有48位销售同时出现,他们应该是这一次的博览会当中卖的最好的画廊。那么对于我来说,因为我是去年加入到博而励的,然后我今年第一次才去瑞士,就是之前是一直在香港参加巴塞尔,那么这一次去瑞士的感觉真的是跟亚洲、跟香港不太一样,因为他的藏家群体不太一样,还有呢,就是你会发现大家带的作品可能在香港,在亚洲带的还是有区别的,有的画廊他可能展位很小,但是他可能会带100多件的作品,基本上额度也非常大,但是整体我感觉好像因为我没有比较,但是今年我就觉得它整体的这个博览会的这个组织、服务,整体感觉还是非常非常棒的,包括他对藏家的安排,我觉得这个也是很棒的。

  

  杜杰:因为今年我是第一次去瑞士Basel,之前去过几次香港Basel,今年这个情况我觉得对于瑞士巴塞尔是比较特殊的,因为它从5月份开始就有了展场这样一个预热,从威尼斯双年展开始,很多的藏家是从威尼斯又去了卡塞尔,又去了明斯特,最后才去了Basel,到了Basel基本上所有的藏家去了之后都是踌躇满志,然后准备好了,很多的是经历过威尼斯这些文献展之后,再次确立了自己想要去购买的目标,这个时候从外围气氛的渲染上,从瑞士Basel的组织和他的服务上来讲,我觉得这应该是最好的,因为他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销售的展场,我也看到和贾伟同样的,我觉得画廊拿出了最好的作品。

  对,拿出了最好的作品,然后比香港Basel针对亚洲藏家的作品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我觉得很多的,因为很多艺术家我在香港Basel是没有看过作品的,但是在那儿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东西。我知道有一些数据,像豪瑟沃斯当天就卖到了菲利普·加斯顿1500万,这以后也比较正常,也可能很多的藏家在去威尼斯看了菲利普加斯顿的个展“诗意”(“菲利普·加斯顿与诗人们”)之后,这种决心就会更加足了,当然在欧洲各大美术馆我们都可以看到菲利普加斯顿的声音,这是我比较大的感受,我觉得他们为瑞士Basel在周围整个欧洲都做的艺术氛围的铺垫,铺垫的特别好,不像香港有可能会比较直接,就是3月份又空降这样一个大展。从瑞士Basel的服务上,我觉得明显的是比香港Basel好很多,虽然特别大,然后又特别多,又有Unlimited还有List这样外围的展,但是我们还能很清晰地能一下切入到这叫什么艺廊荟萃,就是主战场一楼和二楼的地方,这是贾伟刚才概括的也非常清晰,服务、氛围,艺术品的品质,我觉得超一流。

  

  周颖:对,我今年是没去Basel,但是我往年包括从BaselBasel,包括从迈阿密的Basel,包括香港的Basel我都是有亲身去过的。我觉得两位说的其实挺对的,就是Basel它实际上针对不同的区域,它在做了不同的取舍,就比如说BaselBasel他可能更多的还是顶尖的,包括你说那个画廊他没有很大空间的那种画廊,他准备作品的量,他整个作品的品质都是很高的,包括价格,那么他在香港很明显你就会觉得到他还是要对亚洲的藏家有一个他想要一个目标,这个目标是循序渐进的,包括一些非常重要的画廊在香港可能都会带一些亚洲的藏家比较熟悉的不管是名字还是中国的艺术家,或者是亚洲的艺术家的作品。那么在迈阿密的Basel因为它针对的整个是北美的市场,包括南美的市场,那你就从展商的结构上也能看得出来,比如说展商的结构他南美的展商会多一点,他北美的展商包括整个他要卖作品的,就是他卖给作品的这个客户群也会不一样,所以在这个上面他其实作品也会有很多取舍。包括他可能画廊上面就会带的比如说包括巴西的艺术家,包括南美洲的艺术家会多一点,就是因为这个是藏家比较熟悉的。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上面就是巴塞尔还是有自己的一个特色,他知道他在不同的区域,他要设立一个什么样的客户群,在这个上面包括他们其实做了很多针对不同区域的这些VIP的服务,那么他现在对中国在中国的大陆包括他们在中国内地的VIP的服务的人其实都是有区域划分的,这个是非常确定的。比如说您如果是在广州的艺术家、收藏家,那么您的客户群是要归到,您的VIP是要归到谁那儿去,他这个是非常明确的,所以我觉得他们整个的组织结构和系统。当然他们巴塞尔的这个可能时间也是一个问题,他是经过时间锤炼的,他40几年了。48届,所以他是经过时间锤炼的,他不是说一天就会变成这样的,包括在巴塞尔上面他有Unlimited,包括在迈阿密他有雕塑公园,这个都是他很有特色的,这个也是他的地理环境所能允许的,比如说他在香港他就只能借助一些高楼大厦来做一些比如说声光电的项目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那么他其他的区域能用上的可能性就不是特别的像Basel或者是像迈阿密这样的,我觉得他还是用尽了天时地利。

  雅昌艺术网:刚刚杜杰老师其实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一点,包括周颖老师您刚刚也有提到就是在Basel或者是整个欧洲就是和这一个博览会他们相关的一些展览或者是活动,比如说今年很有代表性的是几个大的展会都在同一年开,然后刚刚杜杰老师提到菲利普·加斯顿这位艺术家,可能国内对这位艺术家并不是很熟,但是这次欧洲比如说在威尼斯他的个展,还有紧接着豪瑟沃斯在博览会带去他的作品,而且很高价的来销售了。这可能就有提示出就是比如说做这个博览会他可以和周围的这些相关的比如展览也好,来配套,就是可能会对这个博览会上面的大家认识一位艺术家或者是一个画廊就有很好的一个辅助的作用,所以就是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就是可能整个的氛围是不是说这个博览会也是对我们来说做博览会可以是一个去借鉴,包括从画廊的角度就是比如说要去参加某个博览会的时候也可以考虑在周边做一些相关的展览。

  

  周颖如果从参展的画廊来说,我觉得可能我们并没有想的太多,就是因为你在,因为我们参加不管是Basel香港还是Frieze纽约或者是Frieze伦敦,我们都会集中精力的在那一时刻尽量地去把我们带来的作品产生销售。那么可能对藏家来说如果是你一站式的去几个地方,那可能就会比较有意思,也有可能比如说像很多人说现在的威尼斯双年展大家去看平行展,去看很多其他的展览,但是我觉得对老练的这个收藏家来说其实他对他自己的收藏还是知道要买什么的,所以他未必去看,他可能未必去现场,他可能在巴塞尔要出list的时候他可能就已经锁定了自己要买什么东西。但是我想补充的一点就是今年我从巴塞尔去了威尼斯,正好参加了一个古根海姆的一个晚宴是一组从San Francisco来了收藏家,因为本身博而励参加Frieze纽约,然后我就问他,我就说你们因为你们是从美国来,你们会不会去Frieze纽约,然后他们给我的回答就是让我非常吃惊,他们就说我们不会去,从来也没有去过,因为他觉得去纽约可能就是one time show。然后就没有其他看的,他说他们每一年都来看Basel,来瑞士看完了以后就可以直接去其他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回到你的那个话题上来说,可能站在藏家的角度他可能需要得到更多的这种信息吧。

  其实我接着贾伟说的这个我想补充一下,除了豪瑟沃斯你们一直在提的加斯顿的这次展览,我觉得其实西方的画廊在这种商业策略上是我不是批评我们自己的画廊,但是确实因为我们我自己做博览会我明白在博览会上我们要学什么,那么我觉得在做画廊上面其实他们的plan是早很多的,包括你看今年的英国馆的这个艺术家其实也是豪瑟沃斯的,上面全部都写着,他在这个上面,他其实早就铺垫好了,而且他很明白,两年一届,每两年的时候他如何借助威尼斯双年展,他如何借助如果能跑得到明斯特,如果能跑得到卡塞尔,正好今年就是一个大融合,他很明白他这个Plan其实不是今天这几个月之前做好的,而是已经两年、三年之前就把这件事已经就做了,其实不光是豪瑟沃斯一家,包括GALLERIA CONTINUA常青,他们代理的埃及的这个艺术家,整个埃及馆就是这个艺术家的一个多屏的一个Video的作品,那么他们在这个上面他们之后在巴塞尔会推这个艺术家,也就是等于推波助澜了嘛,那我觉得他们在商业的操作上,他们在商业模式上是有很多要值得我们学习的。虽然大家都觉得说现在在威尼斯变得越来越商业,变得越来越像一个大卖场,我就想为什么别人可以用这个卖场,我们中国的画廊不能用这个卖场,同样应该可以能用这个卖场来推中国的艺术家。

  

  杜杰:谈到从藏家的角度去看,因为收藏除了要循序渐进地建立自己的体系以外,很多的时候还有自己性情的一面,可能会去展场,看到自己喜欢的作品,然后倒推再去寻找他的脉络,然后再去找到机会确认,这次因为我感受比较深,我是先去的Basel,然后再去的威尼斯,而且去Basel很重要的回头去威尼斯很重要的原因因为在Basel看到了很多好的作品要去威尼斯去确认,其实要去看到他的performance,就是他的在一个特定环境下表现的氛围,比如说德国馆的伊门·霍夫,还有另外一个年轻的艺术家也是在Unlimited做封面的Donna Huanca(都娜·欢察),也是一个performance。我觉得从这样来看其实真的像周颖老师说的一样她其实是规划了好多年的,而她这种规划的整个策略非常的strong,她几乎是沿着一个脉络让藏家去从你自己感兴趣到确认,到最后去购买的这样一个过程,我觉得科学性是比较强的,特别是当我们去看了德国馆的那个伊门·霍夫之后更加坚定了她的作品应该是值得去收藏,因为她整个表现的内容,还有和她想表现的思想非常清晰,而且很锐利。

  雅昌艺术网:仅就欧洲这次这么多场展览所呈现的一个面貌来看的话,他们所关注的东西可能和我们当下所关注的还是会有点儿不一样,然后就各位老师所观看的当下欧洲的这些集合的这些展览觉得有没有显现出一种西方现当代艺术现在的一个特点,或者说你们觉得和国内的中国的当代艺术是不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或者说差距存在呢。

  贾伟:你看刚才你们俩都在说中国的艺术家需要在博览会上要有计划,画廊是需要计划,我认同这点,但是在国外可能会有一些局限性,但是回归到本土上来说呢,我认为每一个画廊现在面临最大的挑战不是说把作品放到一个展览空间,而是你要不断地去programing,就是你要不断地去运营,策略性地让他不断地去发生,博而励从五年前开始其实就一直在做另一块,就是学术、遗产,老的艺术家的作品。而且每一年我们也会有计划的不断地去推,比如说我们几年前在巴塞尔做的是张伟的个展,还有呢?张培力今年在芝加哥美术馆的个展,很多事情我想回归来去说一点就是说你是不是要画廊是不是要有一个长期的一个规划,我觉得画廊的长期的规划稳定是非常重要的,那么回归你说的那个菲利普加斯顿这个价格的事情,其实他不是你现在看到的一下子就这样一个价格。

  去年豪斯沃尔斯在他本部纽约的时候就做了一个他的回顾展,但是以抽象为主,在这个展览当中,因为恰巧我跟Waling都在,每一次去纽约的时候我们俩也都去看了,因为我们特别喜欢豪瑟沃斯从画廊布展的形式,到他们做艺术家,发现他的这种学术价值、文献价值,包括一步一步地在各个地方去进行展览、推广、背书、拍卖,最终产生销售,我觉得这一个链条其实是非常有节奏,稳定的在持续进行的,我们当时看到的这个展览全部的作品不是他现在早期的更具象、更政治意义的这个作品,而是完全是抽象的,价格其实并不是特别贵,当时我问了一下应该并不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个价格。

  今年我去了威尼斯的Accademia(威尼斯学院美术馆),因为很多人跟我说你一定要去看学院的这个展览,我去看了,我觉得特别棒,因为他把尼克松,他有一点点政治的意义,然后整个做了一个完全的呈现。但是在此之前也就是在去年的冬天的时候,豪瑟沃斯的新馆他也做了这一批具有政治意义的素描,也是非常棒的,所以你可以看到他在个展的时候会看到他好多画册,所以我觉得可能对我们来说,对画廊来说我看到的一个最大的一个就是刺激,不是说这个作品的价格是有多高,而是通过画廊的去努力的去运营也好,我们不要用运作这两个字,就是运营也好,而且是坚持的长期的在不断地去做的这个过程当中把艺术家的价值大大地挖掘提高了,所以对我来说,我回来可能最大的反思就是说博而励的定位是什么,我们有很好的中国的出生在50年代、60年代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其实是没有被现在的这个藏家认知。

  那么对我来说,我去了Basel其实就无非两类作品是追捧的,一类是他具有学术价值,刚才你说过就是威尼斯双年展他的主题馆里面那个罗马尼亚馆是一个80多岁的一个女性艺术家,那个展览也是非常棒,因为它是00:25:15他从一开始早期的(Joing),到它的performance,到他晚期的作品,让我回头我再看一下还是豪瑟沃斯他赞助的,所以我是觉得大的画廊,不是说大的画廊就是具有严肃性和价值的,他是在不断地去竞争这一块的,具有学术价值,然后他的遗产,他的所有的这个代理,然后慢慢的一点点来推,这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就是你看在Basel卖的很火的,西方就叫做blue chip,blue chip就是蓝筹股,可是你上网查一下蓝筹股的定义是什么?蓝筹股的定义是持续、稳定、发挥很好的股票,他不是说一般具有潜力的股票,蓝筹股他区别于我们现在的中国的一些藏家抱有的一种幻想,年轻艺术家只要一出现那就是蓝筹,其实是不对的,那么在Basel你明显地看到不管是像豪瑟沃斯,像高古轩,像佩斯,你可以看到他们拿到无非就是这几类艺术家:一是他具有学术价值;二是他现在市场是特别特别的火热,很少会拿年轻艺术家,因为他不确定因素特别大。那么我觉得还是换位去思考,现在呢,和五年前不太一样,因为五年前中国的藏家,包括喜欢艺术的这些收藏家,他可能还没有这么多见识,现在他们出去参加双年展,不同的展览,然后真的是可以打开他们的这个思考,可以去打开他们的眼睛的,对他们来说选择性也越来越多,但其实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我们必须要把首先展览的质量要提高,还有合作的艺术家的这个品质确实真的是要有,这样的话可能藏家他才会去关注,否则的话他很容易就像你说的去关注其他艺术家。

  周颖就是我特别同意贾伟刚才说的这个观点,不是这个艺术家一出来,然后他很便宜,大家都已经觉得哇,只要五万块钱,只要两万块钱,问题是这个是不对的,为什么,我觉得一个艺术家的市场价值他是在不断印证的一个过程,不是今天他卖了5万,明天就可以卖10万,后天就可以卖15万的,他是在这个5万的基础上他是被不断地证实的,他的证实的过程是收藏家的收藏,是美术馆的收藏,是他做了什么样的展览,是他做了什么样的这种群展在一个重要的群展里他什么样的位置,这个是在不断为印证的,他不是说今天是5万块钱,明天就变成8万块钱了,这个不是一个蓝筹股的一个概念,那么贾伟刚才在提的就是西方的艺术家就是我们觉得至少是健康的,很循序渐进发展的,而且他是有他的目标发展的这些画廊,实际上他们在做的很多的事是在艺术家的背后他们做了很多成功的规划,那么他们在规划的这个过程中实际上都是有线路图的,包括对于去世的这些艺术家,他们的线路图是非常非常明确的。

  杜杰:我先谈一个画廊和西方大画廊的对比,你刚才讲了之后我这个想法也是比较那个。就是从豪瑟沃斯、高古轩,包括这些世界一流画廊的过去的这样悠久的历史来看,我觉得博而励画廊是我能看到为数不多的在逐渐做学术建立的这样逐渐踏实的走学术路线的这样一个画廊,我记得很清晰,去年Frieze master张培力老师只有张培力老师的作品,其实我也知道Waling和你再去,包括今年在纽约的张老师的这样一个个展,我觉得张培力老师在中国的艺术史上是不可以被绕走的这样一个位置。他同样也存在着价值其实没有被完全发掘出来的问题。

  中国的画廊在这样一个中国的当代艺术背景前提下能做成这样,我觉得已经很了不起,因为他需要很多年沉淀的过程,因为去年我是在英国咱们去,对,我是在英国的皇家艺术学院看到了抽象表现主义这样一个大的展览,我看到了菲利普加斯顿从他具象到抽象,又从抽象回到具象这样一个展现的过程,那就会让一个藏家非常清晰地能够看出来这位艺术家他的创作的脉络和他过去的这样一个过程。这样不断地累计真的像贾伟说的那样豪斯沃尔斯又在美国做这样的大的个展,威尼斯双年展又是这样,其实我觉得通过也就是两三年的时间,在过去我就不太了解了,我的脑海里作为藏家不断地被捶击这样的印象就是菲利普加斯顿他的学术价值和他的市场价值是应该在迅速被崛起和挖掘出来的。你可以注意包括在中国的021,包括在西岸一定会有豪瑟沃斯参加,一定会有菲利普·加斯顿,而且一定是放到最显著的位置。

  因为对于菲利普加斯顿这样的艺术家在中国他的价值走向其实代表着藏家对西方艺术市场和中国艺术市场的认知,其实我作为中国的画家我还是更关注中国的艺术家特别是像张培力老师这样的艺术家,因为我的成长和我的收藏体系的建立是在不断地否定、肯定和重新再梳理的,特别是通过今年的瑞士Basel和Basel之前我走了德国的很多美术馆,还有一些私藏的美术馆,我看到了很多已经被确立的艺术家的这样的作品之后更加坚定了我要回到国内来去收藏中国的已经被确定的艺术家的作品,这个是我的精力一直在不断地被确立的,我可能要建立自己收藏的这样一个比例,可能要更加加重这一部分来减少很多年轻艺术家的份额。但是反之对于中国年轻艺术家就更加的残忍,除非他特别的努力,而且作品尤其出色,可能才会去赢得藏家的青睐。

点击查看全文

评论

  • 光膀子的鸟

    04月前 0 0
    终于看到广告了……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