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艺术播报】明代吴门书画家的手札 藏着古人的小资生活

雅昌艺术网 蔡春伟 著 蔡春伟 编辑 2017.08.07

盘点一周艺闻,短评艺术事件,大家好,欢迎收看本周雅昌为您带来的艺术播报,我是樊玮。在节目的开始,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一周艺闻,看看本周的热点事件和精彩展览。

  【雅昌带你看展览】上博这49通明代书札 藏着吴门强大的朋友圈

  

  ▲“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

  “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于8月2日下午起在上海博物馆正式展出,展览遴选出其馆藏明代吴门著名书画家书札精品49通,其中许多是首次面世,既富有史料价值,又是精彩的书法作品,更全面地还原当时吴门书画家的生活与艺术。

  

  

  ▲“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展览现场

  书法史源头的曦光

  在中国古代,书信被比喻为“锦鲤”、“飞鸿”、“青鸟”、“彩云”。书札,就是亲笔写的信札,它是人们互通消息的工具,也是承载一切美好感情的使者。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饮马长城窟行》

  汉乐府中这首《饮马长城窟行》,用独特的素朴风调,言辞浪漫却非常写实,写出了一位妻子思念丈夫的浪漫情谊。其中 “客从远方来,遗(wei,第四声,表示赠与)我双鲤鱼”就是著名的“鱼传尺素”。

  “双鲤鱼”当然并不是两条真的活鱼,而是古代装书信的木函套常被雕刻成鲤鱼的样子,一底一盖,打开即成双鲤鱼,因而得名。自然,“烹鲤鱼”也并非宰杀,而只是打开函套,取出书信之意。

  书札大多随意写就,是作者在最自然的状态下的作品,它体现了作者最原始而不假修饰的书写习惯与书法面貌,能使人们从另一个侧面了解这些书画家的艺术风格,它们短小而精美,是中国书法史长河源头最美妙珍贵的曦光。

  从艺术价值来看,早期的书法史几乎都是以书信写的,西晋陆机的《平复帖》是中国最早的法帖墨迹,被称为“法帖之祖”,它是陆机写给朋友的一封信;而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留下的书迹,不论是墨迹还是刻帖,几乎都是信手所写的书札。

  揭秘明代吴门朋友圈

  上海博物馆收藏有大量明代名人信札,尤其是明代吴门地区书画家的信札,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异常精美。以史料价值而论,这些信札的内容上至朝政民生,下至家事儿女,或文章酬唱,或艺苑交游,几乎无所不包。本次展览就将焦点积聚于这个文人畅游往来、自由疏放的时代,特展主要分为“现实生活”与“艺术世界”两个部分。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透露说,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展览,同时上海博物馆东馆将书画定位重头戏,本次特展从特定的一个角度进行挖掘,这对东馆的建设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

  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研究员、本次展览负责人孙丹妍表示,书札正好具有历史和作品的双重价值,真实反映他们普通人的一面:“书札东西虽小,但可以小中见大。它可看的角度很多,从历史的角度看,是历史的史料;从艺术的角度看,是一件艺术作品。”

  

  ▲吴门强大的朋友圈的一角

  以沈周、文徵明及其好友、儿子与及门弟子构成了吴门延续数代的庞大的交友圈子,展览正是从另一个侧面,展示出吴门强大的朋友圈。

  苏州文人历来有提携后辈、爱才惜才的风气,这也是吴门得以聚集人才,形成一个影响广大的艺术流派的原因之一。

  

  【雅昌快讯】破局和转折 2017年度”青年艺术100”北京展启动

  

  2017年8月5日下午三点,由”青年艺术100”和今日美术馆联合主办的破折号——2017年度”青年艺术100”北京启动展在今日美术馆盛大开幕。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关宇、著名策展人&青年艺术100终身评委冯博一、今日美术馆副馆长晏燕、2017年参展青年艺术家代表&2017年莱俪青年艺术奖获得者蔡雅玲、往届青年艺术100参展艺术家代表冯一尘、青年艺术100创始人赵力、青年艺术100总监彭玮等出席开幕,并对“青年艺术100”给予很高的评价。

  2017年”青年艺术100”启动展展出了来全球不同国家的120余位青年艺术家的400余件艺术品,参展作品涵盖了油画、国画、版画、雕塑、装置、影像、行为等不同的艺术形式,全面立体地呈现青年艺术最鲜活的生态。

  

  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关宇致辞

  启动展开幕式上,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关宇,表示“青年艺术100是一个对这个行业专业知识丰富,有很多社会理想的艺术机构。通过这个平台,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青年艺术家,同时也为大众提供了更多更好的文化场所。最重要的是推动了国内外艺术作品的交流,把很多国内艺术家推向到国际,让中国青年艺术家在国际上更有影响力。”

  

  今日美术馆副馆长晏燕发言

  今日美术馆副馆长晏燕表示,“今日美术馆也一直关注青年艺术家,支持他们的发展,这次与“青年艺术100”的合作也象征中国当代艺术里面对年轻艺术家的支持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我们希望可以给青年艺术家一个更多元的环境和平台。”

  

  青年艺术100终身评委冯博一致辞

  著名策展人&青年艺术100终身评委冯博一首先肯定了“青年艺术100”七年来对年轻艺术家的支持和推动,“不断地为青年艺术家提供更好的展示平台”。对“青年艺术100”祝福的同时,也表达了对青年艺术家发展的建议,希望他们不只是昙花一现,而是能走得更远、更稳。

  2017年参展青年艺术家代表&2017年莱俪青年艺术奖获得者蔡雅玲,说“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大家能坚持着自⼰心中的坚持真的很不容易,特别感谢“青年艺术100”对我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七年来青年艺术100和艺术家共同成长,让我们一起期待他的十年、二十年。”

  往届青年艺术100参展艺术家代表冯一尘表示,几年来与“青年艺术100”共同成长,有挫折也有转折。最后冯一尘一一句看到的话结尾:“人类的时间不是循环反复的,而是一直向前的,所以人类很难获得幸福,因为幸福是对重复的渴望”。

  

  青年艺术100创始人赵力致辞

  青年艺术100创始人赵力,表示我们总想为青年艺术家做点什么,今年将会从3个方面着手,第一,全球艺术漂流计划,给艺术家们更多的创作机会,到世界各地去;第二,让更多的专业人士,馆长,策展人,知名艺术家,国际相关专业人士面对面和青年艺术家进行交流(face to face);第三,国际美术馆的观察员,关心年轻艺术家的重要美术馆的观察员来参与这个项目。让大家听到更多的建议,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个项目,关注青年艺术家。

  

  青年艺术100总监彭玮发言

  青年艺术100总监彭玮,说:“这是我们第七个年头,很多人也说七年之痒,对于我们来说确实到了要破局和转折的时间,今年来到了今日美术馆,是这样变化的一个体现之一。七年前我们理想的种子刚刚萌芽,一点点慢慢成长到今天。感谢艺委会老师们、媒体朋友们、合作方们,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对我们的支持,希望有更多的七年让我们携手温馨的走下去。”

  2017年是“青年艺术100”发展的第七年,今年的北京启动展是基于过去六年的积累和对全球青年艺术家当下生态及未来发展的实时跟踪研究和分析,第一次在美术馆大规模的呈现,针对外部环境,内部发展而言,这些举措都是重要的转折变化。所以特以“破折号”为2017年度“青年艺术100“主题,寓意“破局”与“转折”,青年艺术需要以更大的魄力突破当下,转向未来,迎接新貌。而“青年艺术100“则想更纯粹的回归到艺术本身,展览本身,内观自身,挖掘新意。

  

  今日美术馆二号馆展出2017年度”青年艺术100”新入围的100位青年艺术家,在展览展陈和内容上有新的突破和变化,对应主题“破局”。本届“青年艺术100”启动展与往年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在美术馆呈现,回归到展览本身,更关注作品与空间,以及作品之间的关系,主题非常明确,甚至在每一个小空间中都能看出来自不同地区的艺术家对城市变迁的思考、对社会现象的观察、对自身成长的反思等等。另一个方面是今年有更多的青年艺术家在材料、媒介、技术等方面进行新的尝试,装置、新媒体创作是本次展览中的亮点。

  

  现场嘉宾合影

  在今日美术馆三号馆呈现的“转折——名泰青年艺术展”,集中展示了名泰文化深度合作的青年艺术家的最新力作,呈现青年艺术家在近年持续的艺术实践中新的思考与蜕变,对应主题“转折”。名泰青年艺术展从历届“青年艺术100”参展艺术家中选优出最具未来潜力的青年艺术家,涵盖了油画、国画、雕塑、版画、影像、装置、行为等各个艺术门类。名泰青年艺术展每年会在北京举办启动展,展出最具未来潜力的青年艺术家的优秀作品。同时,名泰青年艺术展每年会在国内和国外的美术馆、艺术中心进行巡回展览。

  2017年度”青年艺术100”同期推出两个平行展:艺术官舍与艺术尚8,以及一个艺术项目:“一个美术馆“。其中艺术官舍由”青年艺术100”和會空间联合主办,于2017年8月5日至24日在北京官舍公共空间展出,展出30余位艺术家的百余件艺术品。艺术尚8由”青年艺术100”和尚8文化集团联合主办,于2017年7月25日至8月16日在尚8美术馆展出,共展出10余位艺术家的40余件艺术品。2017年8月6日将由”青年艺术100”联合艺术介入在方家胡同46号院发起第二期的“一个美术馆”项目,此专项公益计划主张艺术走出美术馆进入更广泛城市空间,与公众发生关系。

  

  

  【雅昌快讯】赵半狄《中国Party》巨幅油画破墙而出

  

  2017年7月29日15:00至16:30举办的“破墙而出——赵半狄全新绘画《中国Party》开启仪式”为8月5日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开启的大型展览“赵半狄的中国Party”揭开了一道序幕。

  展览“赵半狄的中国Party”唯一一幅全新画作《中国Party》,尺幅约四米乘三米。画作《中国Party》便基于一场发生于2016年9月12 日黄昏的派对构思而成。当天,在成都郊外山泉镇,一袭黑衣的女性演奏者,步入湖中,用三角古钢琴弹奏起肖邦的钢琴曲,细腻、伤感、优美,却似乎在不断下沉。在活动中,赵半狄发表了“远离主流意识”的讲话。风度翩翩的宾客们沉醉在音乐和美酒间,一切都很美妙,却令人不安。

  

  

  

  艺术家创作过程中抒情和隐喻性的手法,亦在“破墙而出”开启仪式中有所呈现——赵半狄正准备突破重重的阻碍,开启一场“Party”——开启仪式即从赵半狄工作室的一场艺术界的派对开始。在派对进行中,嘉宾们缓缓移步到为了运输绘画的而拆卸的废墟之中——由于《中国Party》尺幅巨大,需拆卸赵半狄工作室墙面才得以运输。著名收藏家张锐提到《中国Party》时表示:“这幅画对艺术家赵半狄而言永远是一幅未完成的作品,他希望每一位观众都能成为这幅画延续的创造者——艺术的重要价值之一便是分享”。随后,九个彩色彩带礼炮齐鸣,标志着这幅绘画创作过程的完成,最终即将于观众面前展示她的面貌。

  UCCA一众工作人员身着正式,在美术馆迎接这幅绘画的到来。UCCA副馆长尤洋表示:“赵半狄老师的艺术贯穿了中国近三十年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发展。此次,他以强烈社会介入和富有诗意的方式将巨幅绘画《中国Party》交付给我们展览团队,这也是与他一贯的实践高度一致。这让我们对他一周之后开幕的展览充满了期待。”展览“赵半狄的中国Party”呈现艺术家1987年以来创作的十余组/件作品,媒介横跨时装、影像、电影、行为与绘画等,是赵半狄迄今以来规模最大的展览,亦为其在中国的首个机构个展。

  在职业生涯中,赵半狄考察、反思周遭环境近三十年的剧烈变迁,凸显了某种根植于社会现实主义悠久传统的实践,反映艺术家消解现实与虚构之界限的独创性才能。1980年代至1990年代早期,赵半狄先以现实主义画家而闻名,随后暂时放弃了绘画,转而运用作为流行文化形式的广告摄影与作为国家象征符号的可爱熊猫,幽默而深刻地介入彼时方兴未艾的社会状况。2000年代初期,伴随2003年的“非典”事件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成功申请,赵半狄实现了一系列电影与行为表演项目,将官方与商业修辞挪用至某种荒诞而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语境。对于赵半狄,社会的发展是不断混杂的过程,一场酸甜苦辣融为一炉的“奇异Party”。而绘画《中国Party》,便是这一创作思路的最新延伸。

  

  【雅昌快讯】余德耀先生荣获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

  

  余德耀美术馆及余德耀基金会创办人余德耀先生

  8月13日,法国政府将为著名慈善家、收藏家、美术馆和基金会创办人余德耀先生举行“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授勋仪式,以表彰他在中法合作、以及推动社会进步和人类福祉方面所作出的的杰出贡献。据悉,余德耀先生授勋仪式将于8月13日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举行。

  自1802年设立以来,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军团勋章是法国政府颁授的最高荣誉,也是世上最为著名的勋章之一。据悉,获此殊荣的国际人士需要从事公共服务20年或专业工作25年以上,对推动法国文化,促进社会创造力和推动人类进步方面作出杰出贡献。该勋章由法国总统签署命令,主要颁发给法籍人士。在中国,贝聿铭、金庸、巴金等文化名人,以及何鸿燊、孔祥勉、马云等商界名流曾获此殊荣。

  法国驻上海总领事柯瑞宇先生在获勋通知中写道:“我尤其欣慰地看到,在您非凡的经历中,您对弘扬法国文化所作出的贡献。通过您对文化事业资助、创办余德耀美术馆及基金会,您积极参与法国文化的推广,成为贾科梅蒂基金会、国立毕加索美术馆等法国机构的重要对话伙伴。”

  余德耀先生在得知获此殊荣后表示:“非常感谢法国政府授予我这一份殊荣。我一直认为,艺术是一种无国界的语言,能够使用这一语言促进中法文化之间的交流是我的荣幸。同时作为一名爱国华侨,我也希望尽一份绵薄之力,通过美术馆的平台能让中西当代艺术互动、交流!”

  据悉,授勋仪式当日,余德耀美术馆亦将同时举行倍受公众欢迎的“KAWS:始于终点”大展闭幕活动。

  余德耀的艺术生涯

  作为爱国华侨、慈善家与收藏家,余先生创办了余德耀美术馆和余德耀基金会,以传播文化理念、推动当代艺术发展。

  2011年,余德耀基金会就开始积极介入中法文化的交流中,将中国当代艺术家张洹的《佛手》借展于法国迪纳尔艺术宫举办的“老大哥”一展。2012年借展藏品《有其母必有其子》助力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的阿德尔·阿贝德赛梅个展“我是无辜的(Je Suis Innocent)”。2013年,基金会赞助了法国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的曾梵志个展,并于2015年5月向蓬皮杜艺术中心捐赠了中国当代艺术家丁乙的油画作品。2016 年3 月,余德耀基金会与巴黎贾科梅蒂基金会合作,举办已故雕塑大师、画家阿尔贝托·贾柯梅蒂有史以来全球最大个人回顾展,该项目也成为“中法高级别人文对话机制”第二次会议中唯一一个签约展览项目。“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回顾展”因其精良的策划和布展,被海内外多家媒体评为年度最佳展览。

  此外,余德耀基金会还向诸多世界各地的美术馆捐赠和出借重要作品,并赞助和支持相关艺术项目。

  在过去数年间,余德耀基金会曾赞助了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览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瑞士洛桑爱丽舍博物馆、纽约布鲁克林美术馆、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威尼斯双年展(2013、2015年印尼馆)、美国萨凡纳艺术中心(2015年徐冰个展)等在内的诸多国际机构和艺术项目;并曾为多次国际大展借展黄永砯、徐冰、张洹、丁乙等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基金会通过持续不断地与世界顶级艺术机构进行深入对话,将亚洲文化和艺术带上世界舞台,并有效地促进了中西方文化交流。

  2014年5月,余德耀美术馆正式开馆。该馆秉承“收而不藏,与众乐乐”的理念,先后成功举办了“天人之际”系列展览、“南辕北辙:杨福东作品展”、“雨屋”、“阿尔贝托 · 贾科梅蒂回顾展”、“安迪·沃霍尔:影子”、“波普之上”、“孙逊:谶语实验室”、“KAWS:始于终点”、“周力:白影”等一场场脍炙人口的艺术大展;致力于让中国观众了解国际当代艺术,更通过横跨中西的展览使世界关注中国,聚焦上海。

  

  田中功起于明斯特雕塑展展览作品遭窃

  8月1日明斯特雕塑展(Skulptur Projekte Münster)工作人员对外公布了又一起发生在雕塑展期间的作品损毁失窃事件:日本艺术家田中功起(Koki Tanaka)的声影装置作品部件在夜间被盗。这已经是本届明斯特雕塑展开幕以来第三件被恶意损毁的展品。展览主办方正在紧急处理该突发事件,展览场地将在缺失部件被替换后重新开放。

  【逝者】傅抱石之子傅二石先生去世 享年81岁

  (雅昌艺术网讯)2017年7月31日下午2点,傅抱石之子傅二石先生因病于南京去世,享年81岁。

  

  傅二石先生

  傅二石,出生于1936年,中国现代著名山水画大师傅抱石先生之子。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江苏省国画院山水画创作室主任、傅抱石纪念馆馆长。他擅长山水画和人物画,作品风格雄浑博大、刚健清新。具有传奇色彩的画家,作为国画大师傅抱石之子,傅二石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秉承了父亲那种自然放达的性情,他天性直率,诙谐幽默,在顺境中谦和温良,在困境中不怨天,不尤人,笑面人生。正是缘於这种性情,傅二石才能在“文革”十年历尽风雨而赤子之心不泯。

  傅二石擅长山水画外,亦擅长画人物。作品有《峡江烟云》、《 待把江山图画》、《风雨澜沧江》等。出版有《傅二石山水画选》等多种画册。曾多次在海内外举办个人画展,深受海内外人士欢迎,众多作品为博物馆、美术馆及收藏界人士所收藏,2006年傅二石七十寿辰时,在江苏省美术馆与北京中国美术馆相继举办了《傅二石山水画展》,引起了美术界强烈的反响。

  继承和长期研究国画大师傅抱石的艺术成就,著有《一半山川带雨痕——谈傅抱石画雨》、《醉笔写出画中情》等系列文章在海内外发表。出版有《傅二石画集 》、《傅二石作品选》等。发表有《傅抱石的诗意画》、《傅抱石的速写》等。

  

  60年代初傅家全家福,摄于傅厚岗6号家中

  前排左起:夫人罗时慧、小女傅益玉、傅抱石、长女傅益珊;后排左起:次女傅益璇、长子傅小石、次子傅二石、三女傅益瑶

  他所写《金刚坡的回忆》一文,深情记录了其父在抗战阶段携全家避难于重庆金刚坡,八年艰苦岁月,蜗居斗室坚持中国画创作并取得最初辉煌业绩的史实。种种难忘的情景使他耳濡目染、受用终生。抱石先生的那种解衣盘礡的大笔挥洒,那种全神贯注的小心收拾,那种拥抱中国画的热忱和诚挚,都化为一种遗传基因,而渗入二石的骨髓。有必要强调的是,二石之于家学,重在学养和精神的坚守,并非皮相的承续和复制。他的画作,难见“抱石皴”的影迹而另成体系。即令在其作品此幅与彼幅之间比较,也往往皴法异样,形神不同,景境各富特色。

  

  《漫将一砚梨花雨 泼湿黄山几多云》 2001年

  

  《奇峰迎马骇衰翁》 2004年

  

  《暮云图》2006年

  傅二石认为“山水画追求的是独特之美和新鲜之感。今天花的松树要与昨天画的松树有所不同,姿态结构的不同,笔力的不同和松树所处环境的不同。”这种追求美、发现美、倡导独特性和新鲜感的创作定力,导向了如石涛所指出的那种作画境地:“用无不神而法无不贯也,理无不入而态无不尽也。”“取形用势,写生揣意,运情摹景,显露隐含,人不见其画自成,画不违其心之用。”

  

  接下来让我们一同进入本周的艺术短评时间

  

  【雅昌专稿】成都2016,当代艺术第三城的平淡和危机?

  当2000年《新周刊》以一篇题为《成都——中国第四城》的文章将成都定义为“第四城”时,这座城市便与“第X城”这个标签紧密的绑定在了一起。成都,究竟是不是文化艺术第三城,这里的文化艺术都在继续发生发展。

  “普通、平淡、常态”,谈及近年成都当代艺术生态,身处其中的艺术从业者们在受访时都谈及了这几个高频出现的词。

  讨论这样一个话题的目的在于回顾历史,发现当下问题,梳理出可以发展的思路和道路。这里有过很好的艺术氛围和土壤,有着非常大量且足够优秀的艺术家们,以及热爱文化艺术行业并坚持于各自领域的艺术从业者。对于成都之所以会有诸多的讨论,也是基于大家的更高期待。

  “普通、平淡、常态”,谈及近年成都当代艺术生态,身处其中的艺术从业者们在受访时都谈及了这几个高频出现的词。

  文轩美术馆创始人、艺术投资人、当代艺术收藏家张达星作为艺术圈资深人士,把成都2016年的当代艺术生态概括为“不好玩”这三个字。给出的理由有二:这一年既没有影响力的大展,在商业上也谈不上成功。而在成都双年展这样标志性的大展中止后,成都当代艺术进入一种扁平化的状态。2016年的平淡中,虽然不乏变现优秀的艺术家和艺术机构,但依然有人从这种平淡中看到了城市艺术生态的危机。“而这种危机的背后,或许正在滋生另一类更“野生”的艺术薪火,这可能会成为新的希望。”张达星认为。

  后成都双年展时代

  “成都的当代艺术生态经过了几次变迁,特别是在成都双年展时期,大家觉得是对成都当代艺术的整体展示。双年展慢慢沉寂之后,没有形成一个整体的形象。”据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吴永强观察,成都各个机构推动艺术的主体并未停止,展览还是延续了往年的势态,一个接一个的在做。虽然如此,还是显得没有以往的声势,特别是在当代这块,去年的确显得比较沉寂。“这背后,可能也暗含了大家对于市场的焦虑。”

  

  “欢乐颂——杨丙亮油画作品展”现场

  “成都双年展没有再继续后,基本成都的当代艺术属于各自为政的状态,加之大环境不好,很多机构考虑到收支问题都不太愿意再进美术馆做展览。政府能够作为主心骨,将其他的机构凝聚在一起推动成都的当代艺术发展,这才是最为理想的。”天成在经营上有着其他的产业在为其造血,因此机构对当代艺术的付出与收入暂时没有去衡量。“有实力也舍得花钱,把展览放到湖北美术馆、西安美术馆这些国家级的或在当代艺术具有很大影响力的场馆里来做。我们天成的理念是‘展览进入有影响力的美术馆,打破平淡普通!打破常态!’因此我们也希望政府来扶持当代艺术,拿出更多的场地来让优秀的艺术家得以展示。”天成当代艺术机构董事长张婧说。

  过去一年,天成当代艺术机构在成都当代美术馆主办了青年艺术家杨丙亮的个展“欢乐颂”。这也是继2015年在西安美术馆的“墟境——邱光平作品展”、2015-2016年“好枝”——廉学洺作品四川美术馆、西安美术馆、湖北美术馆巡展之后,机构对于合作艺术家的持续性动作。张婧本身就是一名藏家。从2003年开始,她从收藏者变成收藏痴迷狂热的爱好者再到机构的负责人,身边的一些藏家都是这十余年被自己所影响到的周遭的朋友们。在欧洲参观美术馆时,看到小朋友们从小就接触、了解那些艺术品后,张婧知道经营艺术机构是一件长远的事情,需要坚持,但会影响一代人甚至更多。

  “四川的优势在于艺术家的凝聚力,老一辈的艺术家愿意提携年轻人,‘以老带新’,像何多苓、程丛林等老师周围的很多学生,在当代艺术领域都有一定的发展,这对建构好的艺术生态起到了良性作用。专业的美术学院高等学府与其他地区相比处于劣势。因此,政府不在后面做一些支持,光靠机构自己推动,力量是非常有限的。”张婧说出了自己的期望。

  讨论今天成都当代艺术的处境时,成都当代美术馆执行馆长蓝庆伟重复了此前的观点:“今年成都退出了十大拥堵城市的排名,并不是成都不堵了,而是其他城市比成都更堵了。”成都之前靠“原地踏步”便享有的优势丧失殆尽,这也与其他不断前进的城市形成了越来越大的差距。那么,是什么让成都跌出这场拥堵大战的呢?

  蓝庆伟表示,“首先以成都双年展、大型学术展览等为支点或者高点、亮点的点没有了,以点带面的仗就没法打了,成都当代艺术也相继扁平化了。此外,我们经常说政府没有支持,实际上在成都,政府的支持是很大的,只是和这个城市所著名的当代艺术、实验艺术、现场艺术等没什么关系,跟区域生态营造也没什么关系,而是用在了其他方面,并由此不断扣分。”

  盘点一周艺闻,短评艺术事件,这一期的雅昌艺术播报就是这么多,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艺术播报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