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艺术播报】去大理古城体会如何被艺术唤醒的一座城

雅昌艺术网 蔡春伟 著 王飞 编辑 2017.08.21

盘点一周艺闻,短评艺术事件,大家好,欢迎收看本周雅昌为您带来的艺术播报,我是樊玮。在节目的开始,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一周艺闻,看看本周的热点事件和精彩展览。

  【雅昌快讯】“生活在别处——守望·家园” 2017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揭幕

  

  大理古城文庙展区门口

  2017年8月19日上午10点,2017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在大理古城文庙拉开帷幕。

  

  开幕式现场

  本届影会场地分为大理古城垒翠园内的国内展主展区,大理古城文庙的国际展主展区,部队广场的器材精英荟,大理古城床单厂的画廊展主展区,天泰-大理十畝的独立展区以及复兴路沿线上的努比亚手机摄影展。共展出展览500余场,其中,国内展125个,国际展125个,报名展137个,画廊展11个,展览作品达2万多幅,为历届大理国际影会展览数量最多的一届。

  

  中共大理州委副书记、州人民政府州长杨健致辞

  

  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著名摄影家朱宪民致辞

  

  国际著名摄影家代表孟加拉国摄影节主席Shahidul Alam致辞

  

  中共大理州委书记陈坚宣布2017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开幕

  据了解,本届影会以“生活在别处——守望-家园”为主题,坚持“国际化、专业化、传播力”的原则,凸显“影像看世界,典藏看大理”的品牌特色,并延续上一届影会开启的“3+1”大理模式,即摄影节、博览会、器材精英荟、DIPE圆桌会四大活动。并开创全新的“互联网+”展览新时代,为亚洲摄影发声,与世界交流,不断提升大理国际影会的品牌影响力,旨在将影会打造成为大理最强的国际文化名片。

  

  开幕式现场

  本届影会由云南省文产办、云南省文联、中共大理州委、大理州人民政府主办,云南省摄影家协会、中共大理州委宣传部、云南秘境印堂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承办。开幕式现场,中共大理州委副书记、州人民政府州长杨健,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著名摄影家朱宪民,国际著名摄影家代表孟加拉国摄影节主席Shahidul Alam相继致辞,并由中共大理州委书记陈坚宣布2017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开幕。

  

  

  

  

  大理古城文庙的国际展主展区

  除了展览,影会期间还将举行第二届DIPE国际摄影联盟圆桌会、徕卡学院首次落地中国的徕卡大师班、努比亚公益大讲坛、器材精英荟、天泰-大理十畝2017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金翅鸟颁奖盛典、天泰-大理十畝“魅力大理摄影大赛”等活动。

  

  

  

  

  大理古城垒翠园内的国内展主展区

  其中,为保证影会期间评选过程公平公正,将由中外著名摄影家组成专门委员会,从参加影会的各优秀主题影展和摄影作品中评选出“金翅鸟大奖”、“亚洲先锋摄影师大奖”、“魅力大理摄影大赛”、“年度摄影师收藏大奖”等奖项,并在8月23日晚举办的“2017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闭幕式暨颁奖晚会”上揭晓本届影会获奖情况,颁发奖金、奖杯与证书。

  【雅昌专稿】孙逊《偷时间的人》北京香格纳露天展映趴 追寻时间中的刹那

  

  孙逊最新3D电影《偷时间的人》在北京香格纳画廊露天展映活动现场

  (雅昌艺术网讯)2017年8月15日,在夏日即将结束的夜晚,位于北京草场地艺术区的香格纳画廊迎来了孙逊最新3D电影《偷时间的人》露天放映活动。在香格纳画廊前面的院子里,经由艺术头条征集的25位VIP观众,与所有慕名而来的人,找回了童年露天看电影的时光。

  

  孙逊最新3D电影《偷时间的人》放映现场

  

  

  孙逊电影《偷时间的人》放映活动,由艺术头条征集的25位VIP观众正在登记个人信息

  在刚刚过去的7月份,《偷时间的人》持续一个月的时间在纽约时代广场核心外屏放映,这是该艺术项目首次与中国艺术家合作。此次活动是电影在北京的首映。艺术家孙逊、独立撰稿人贺潇女士、以及雅昌艺术网执行总编谢慕女士前来参加了此次放映活动,并在结束之后就放映的电影展开了一场对谈,并由艺术头条带来了现场直播。

  【雅昌快讯】181件德化瓷首次国博大规模呈现 梳理“中国白”的历史与当下

  

  (雅昌艺术网讯)2017年8月20日,丝路使者“中国白”再出发——2017年国博德化白瓷艺术展在国家博物馆开幕,展览展出了106位德化陶瓷艺术家的作品共181件,展览时间从8月20日至9月1日。

  

  展览分为两个区域和主题,在国家博物馆北2和北3两个展厅共展出106位德化陶瓷艺术家181件作品。

  

  邱双炯 《三面千手观音》 德化白瓷 高1.39米

  

  邱双炯 《千手观音》 德化白瓷 高2.25米

  

  柯宏荣 陈桂玉 《五方佛》 德化白瓷 30*28*56cm

  

  苏玉峰 《包容》 德化白瓷 46*25*19cm

  

  佛教题材德化白瓷

  

  

  第一个展厅以宗教题材创作为主,取名为“云端高淼”,主要展示佛像、菩萨、观音、罗汉、力士等瓷雕作品,同时也包括象征着宗教文化圣洁和慈悲的花篮、器物等。例如,这一部分展出了当下德化瓷的代表艺术家、中国陶瓷艺术大师邱双炯的两件千手观音作品,一件为1.39米高,另一件更是2.25米高,观音造型优美繁复,在德化瓷的高温烧制过程中难度极大,可谓德化白瓷中的精品。

  

  柯宏荣 陈桂玉 《国色天香》 德化白瓷 20*13*39cm

  

  苏献忠 《院》 德化白瓷 31*21*76cm

  第二个展厅为“人间万象”,策展人王艺认为,德化瓷本身的特性就决定了它既可以在传统文化体系中创作经典造型,又能创作出具有当代审美意味的当代艺术品,这在第二个展厅里体现的颇为透彻。这一展厅展示的德化瓷器的造型包括帝王将相、窈窕淑女以及市井百姓的日常生活,同时兼顾创新型、写意和抽象的作品。展览期间,同时还特别展出了部分出土的原始青瓷样本,让参观者感受德化悠久灿烂的陶瓷历史文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苏献忠展出了《院》,他谈及自己的创作已经不仅仅是瓷器雕塑的范畴,而是加入了当代的观念创作,从思考到瓷器的成型,已然是当代艺术的创作。

  

  

  开幕式在国博一层大厅举行,包括中央、福建省、泉州市市、德化县相关领导,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王艺,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罗伯健,故宫博物院器物部主任吕成龙,国家博物馆文物鉴定中心研究员耿东升,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福建省文物考古博物馆学会理事长郑国珍等多位国内外专家,以及100多位参展艺术家共同出席了开幕式。

  【雅昌专稿】邱黯雄:“百科全书式”的《新山海经》三部曲

  

  艺术家邱黯雄

  8月12日,邱黯雄的个展“山海蜃楼”在上海复星艺术中心举办,展览首次集结了“新山海经”系列三部曲(《新山海经Ⅰ》、《新山海经Ⅱ》及《新山海经Ⅲ》),并同时展示部分相关原画。“新山海经”系列创作跨越十多年,是邱黯雄的重要代表作。艺术家在中国古典神话的基础上,对石油危机、太空、生物、虚拟网络和真实身份等不同层面展开思考,表达了对现代文明的质疑和批判。

  “终于做完了。”展览开幕前夕,邱黯雄在空间三楼接受了几轮专访。围绕他四周的,是《新山海经Ⅲ》的原作图,这部作品今年3月刚在博而励画廊展出,展览期间,艺术家即收到复星基金会与复星艺术中心主席王津元的邀请,携“三部曲”前往上海展示。“当时,我想着明年找个机会展出‘三部曲’,现在提前在复星(艺术中心)展出了,是不期而遇。”邱黯雄告诉雅昌艺术网。

  

  邱黯雄个展“山海蜃楼”展览现场 图为《新山海经Ⅲ》

  展览现场,《新山海经Ⅰ》和《新山海经Ⅲ》以长卷式地呈现方式,展示在观众面前,中间区域则是《新山海经Ⅱ》,因此,观众观看的顺序是“Ⅰ——Ⅲ——Ⅱ。有趣的是,若你看完“Ⅰ”后立刻看“Ⅲ”,可能会出现强烈的对比感——两者在艺术的表达手法、镜头的切换以及运用各种技术的能力上都有明显变化——前者更为朴素直接,后者带有“好莱坞影片”式的视觉力量。

  “第一部是‘急急忙忙’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完成的,现在回头看,当时各方面技术和能力都有问题可挑,但那种一股脑的‘冲劲’是很难追回,现在的我,更平和了。”邱黯雄告诉雅昌艺术网。

  他说,《山海经》构架太庞大,三部曲已告一段落,但它的故事还将继续。

  现在,他计划写一本,关于《新山海经》的“百科全书”。

  

  

  

  邱黯雄个展“山海蜃楼”展览现场

 【雅昌快讯】王雁楠发布第四届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国际论坛宣言

  (雅昌艺术网讯)8月19日,正值第四届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国际论坛开幕,来自全国各地的百余家拍卖企业共同参与这一盛会,共同探讨“拍界无界”这一话题,在本次大会的尾声中,由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会长、中拍协艺委会名誉主任王雁南发布论坛宣言。

  以下为2017第四届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国际论坛宣言:

  来自国际国内近200位各界人士参加第四次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国际论坛与会的专家学者、拍卖从业者和市场相关管理部门人员到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就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的现状和发展趋向又一次进行广泛深入的交流和讨论,发表了很多深刻和独特的见解,达成诸多共识。

  会议认为,经过二十多年的开拓和发展,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为全球艺术品市场规模最大、交易最活跃的部分,成为观察世界艺术品市场的重要风向标。这得益于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得益于中国深厚的文化传统和皓矾的古代和现代艺术创作,得益于中国人对自身优秀文化的尊重和珍视,得益于中国人越来越宽阔的国际文化视野,得益于中国文化艺术品拍卖的拍卖人在市场实践中的热情和创新,也得益于中国文化艺术品管理部门对文化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扶持推动和有序管理。

  会议认为发展中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在现阶段面临瓶颈主要表现为经营模式单一、交易增长趋缓、专业人才缺乏、市场诚信不健全、法律法规滞后于市场、国际化进展缓慢等,与会者认为进一步推动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的国际化,是重启中国艺术市场的新进程的必由之路,在这个进程中,艺术品拍卖从业者需要明确自己的文化使命,规范行业行为,提升执业能力,抵制盗掘贩卖出土文物和其他各种不法行为,增强国际合作,不断学习,努力创新,在经济新常态和互联网经济的大背景下探索行业新形态,增加行业发展新动力。

  中国拍卖行业欢迎各级同行对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进行观察研究和参与,也希望通过各种形式的互动合作。

  会议认为无论从市场的国际化需求还是从人类文化共生的角度,无论是从行业生存的需要还是从国家文物战略来看,作为市场的风向标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都需要更完善的税收改革,需要更通畅的进出口通道,需要更简便有效的市场监管,需要更具效率的企业经营。

  与会者认为,文物艺术品拍卖是一个具有高度国际化的深厚历史文化内涵的行业,所有从业者都有自觉的文化担当,所有参与者需要有真切的对于文化艺术的研究、保护与传承的情怀。有关的法律法规和管理措施应该关切这一行业的文化特性,扶持和推动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国际化进程。以使中国真正成为国际艺术品创作、展示和交易的重镇!

  本次论坛充分展示了上海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的文化活力,上海自贸区对于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的国际化探索具有重要的意义,愿新一轮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在国际化大趋势中快步稳健前进。

  【雅昌专稿】徐冰谈《蜻蜓之眼》:全国摄像头都为我工作 用10000小时监控录像编成爱情电影

  

  《蜻蜓之眼》海报,本片由著名诗人,意大利“Ceppo Pistoia国际文学奖”得主翟永明担任编剧兼制片。金马奖最佳剪辑得主、法国剪辑师马修(MatthieuLaclau)担任剪辑兼制片。新媒体艺术家张文超为联合剪辑。李丹枫担任音效指导。半野喜弘担任原创音乐。张撼依为联合编剧。

  

  《蜻蜓之眼》主创人员合影 从左至右依次为:Matthieu Laclau、翟永明、徐冰、张文超

  

  洛迦诺电影节《蜻蜓之眼》首映式现场

  2017年8月12日,由著名当代艺术家徐冰导演,诗人翟永明、导演张憾依编剧的《蜻蜓之眼》,在瑞士洛迦诺国际电影节(Locarn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上荣获费比西奖(国际影评人奖)一等奖、天主教人道主义奖特别提及奖等多项大奖。

  瑞士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是瑞士举办的最早、最大的国际电影节,属于世界四大A类电影节之一,在世界影坛上也是历史较长的国际电影节之一,被誉为“美学最先锋电影节”、“欧洲电影节中的王子”。

  

  洛迦诺电影节《蜻蜓之眼》新闻发布会现场

  

  洛迦诺电影节《蜻蜓之眼》新闻发布会现场

  徐冰的电影《蜻蜓之眼》是摄影史上首部没有摄影师,又没有演员的剧情长片,影片将长达10000小时的监控画面,剪辑成了一部81分钟的具有情节冲击力的影片,讲述了女孩蜻蜓与技术男柯凡之间奇异的情感故事。影片通过现实生活中隐藏的危机和超出人类逻辑范围的事件,揭示了人的私密情感的脆弱性与当代生活处境的焦虑与不安。

  

  艺术家徐冰在洛迦诺电影节

  

  导演徐冰与剪辑师Matthieu Laclau在洛迦诺电影节

  这部完全用监控录像剪辑而成的电影,把监控下每一个中国人都变成了演员,无疑成为今年洛迦诺影评人热议的焦点。

  西班牙第一大报《世界》发文称:“徐冰用他挑选出的这些影像的粗砺度震撼了我们,他的剪辑精湛无比,尽管用它们来形成一段叙述略显拙感,但它同时又展示出令人嫉妒的精细,特别是在那些指引我们反省和沉思的时刻:从个人在这个暴力的、不体面的世界的身份和沉重感,到作为整体的邪恶的边界”。

  美国媒体《银幕》的评论是:“《蜻蜓之眼》冷静得让人不适,充斥着不安,但又富有诗意”;瑞士洛迦诺国际电影节官方杂志Pradolive评价此片:“这部影片迫使观众去怀疑对真实的定义”。

  

  《蜻蜓之眼》截图

  用10000小时监控录像戏仿一部电影

  2013年,徐冰偶然间在电视的法制节目上看到了监控画面,就被其特殊的魅力所感染,“被拍摄对象的不意识之下的真实感,以及画面视角和构图的特殊。我说的这种特殊,是由于这些画面完全不是从传统的摄影构图美学为出发点,而是从设置摄像头的明确目的——即是尽可能大范围地囊括信息于画面。从而提供给我们的镜头感是极其新奇而不是概念的。我当时就在想,如果可以用这些监控影像戏仿一部电影,讲述一个故事,那一定是非常有意思的。”

  有了这个想法后,徐冰就开始行动,他托朋友、保安或者电视台的人,搜寻来了一些监控影像的资料。为了证实这个想法是成立的,他专门挑选了一段医院停车场的监控影像,试着给里面的情景和人物活动编造故事。通过试验,他确定只要有足够的监控画面,就可以制作出一部电影。

  但当时的监控影像很难获取,即使得到,也只能通过非正常渠道。没办法,这个项目就暂停了。直到2015年,中国的监控摄像头接入云端,海量的监控视频开始在公共网络平台上大量出现,并且有几个专门的网站直接即时连线着监控摄像头,这样徐冰才重启了这个项目。

  接下来让我们一同进入本周的艺术短评时间

  

  【雅昌观察】另一种匮乏? 重叠的青年抽象名单

 

  

  

  今日美术馆3号馆 “青年艺术100”展览现场

  翻看本月以来的各种青年艺术展和画廊的抽象展,不难发现抽象艺术的展事还是很现象级,知道你们又要说抽象艺术还是很火,大家都很关注。是的,再细心看下近一两年来的抽象艺术群展,你们同样会发现部分名单的重叠几率很高,尤其是年轻人板块,其实不难发现从业者并没有你想象的多。

  

  

  今日美术馆3号馆 “青年艺术100”一层展厅几乎清一色抽象

  比如前几天刷屏朋友圈的“青年艺术100”,在今日美术馆3号馆的一层展厅,几乎给了所有的年轻抽象艺术家,郑菁、迟群、鞠婷、苏艺、彭勇等曝光率极高的年轻人均在列。还有玉兰堂这几天开幕的新展,推出60后艺术家孙新宇的个展,与十年前相比,孙新宇的风格可以说从具象过渡到了抽象范畴。没记错的话,这是玉兰堂继去年推出60后艺术家曲丰国后的又一次抽象艺术家的个展。在选择方面,玉兰堂显然没有太着急在抽象板块推出年轻艺术家的个展,当然除了上半年在上海hiart space推出的张周捷个展。

  

  

  孙新宇个展“十八般兵器”现场

  原因也许很简单。在大量接触“生抽”们之后,经纪人伍劲发现年轻人在表达上并没有想象中的深入。“基本上都是在做形式的文章,传递出情感的不多,或者是在语汇上能做的比较深入的其实不多,看来看去也没有找到几个真正在这上面功课做的比较深入的。甚至不是年轻的,老的艺术家里也非常少,抽象这个板块看起来是,其实水特别浅,一下就触到底了。”

  上半年,伍劲的HI艺术中心开始推出抽象艺术群展的系列观察,首展主题为“曲和直:抽象的逻辑”。他坦言做年轻一代的雕塑总是可以发现一些新的东西,但在抽象领域就比较难,“我们的范围,把年龄段都拉的很开了,甚至也去拜访过一些成熟的作者,我觉得语汇上还是偏简单,整体来说都是偏简单,在中国这个事上特别深入的去探索的不多。”在“曲和直:抽象的逻辑”展中出现的艺术家名单有王川、曲丰国、刘可、孙艳、李恺、鞠婷、张如怡、钱佳华、杜飞辰、古鹏。从年龄层次上看,跨度很大,从50后一直到00后都有涉及。

  

  

  “曲和直:抽象的逻辑”展览现场

  在“曲和直:抽象的逻辑”展中,HI艺术中心希望从最基础处着手,推进对中国抽象绘画发展的梳理。“‘曲和直’其实就是在抽象图形当中形的两个因素,没有涉及到色彩,我们希望用不一样的课题去形成观察。包括这次做孙新宇的个展,其实他所有的作品都是在做‘曲和直’,色彩相对来说是比较隐晦的,不是那么大红大绿的一个颜色,当然这里头还有叠加,透明和不透明。”伍劲说到。

  无独有偶,和“曲和直:抽象的逻辑”同期开幕的抽象群展还有来自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零度之维:抽象艺术的理性表达”,艺术家名单有23人:陈丹阳、陈墙、封岩、高入云、戈子馀、顾奔驰、顾亮、郭锐文、冷广敏、李平、李文光、刘国强、刘可、马晟哲、钱佳华、曲丰国、任倢、宋建树、王豪、王一、张如怡、张雪瑞。

  

  

  “零度之维:抽象艺术的理性表达”展览现场

  单从名单上看,无论是中青年还是年轻艺术家都有一定的重叠度。在“零度之维:抽象艺术的理性表达”中,纯粹以几何抽象作为关注主线,创作媒介涉及架上绘画、装置、录像、摄影等。虽然展览无法囊括以理性方法来表达的所有抽象艺术家,而是更倾向于把目光集中在年轻艺术家的身上,原因在于这一代艺术家对于抽象艺术的理性表达,在语言和材质上有着更加宽泛的实践。“零度之维:抽象艺术的理性表达”也是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继“秩序的边界”之后,时隔两年后再次推出的以中国抽象艺术作为考察对象的大型展览。与“零度之维”不同的是,“秩序的边界”当时着眼于全球范围内的32位以抽象作为创作手段的华人艺术家,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创作开始,梳理了一条非具象的、去现实主义化的中国抽象艺术创作道路,作品包含了抒情性的热抽象和几何式的冷抽象两条线索。

  “在抽象画面里,形象没了以后只剩色彩和形式了,对形式我觉得要求会比较高,因为相对单纯,很多年轻人一开始理解抽象的时候,更多偏向了一个设计的概念。”在伍劲看来,年轻人在抽象领域做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作品偏设计、偏图像,在内涵上可能不够。这次推出孙新宇,因为他之前并不是一个抽象的作者,其实反而在形式上有很多讲究,因为之前作为一个有形象的画家转移到这个方面,对这部分是挺讲究的,没有那么简单,这里头这个形和色彩的密码并不是那么容易破译的,一下子掌控到了,因为他里头打了很多埋伏,这个恰好是抽象类绘画有趣的地方,这种语汇也是真正说可以来传递情感的一种方式,虽然特别的温和,特别的不容易被识别,但是恰好就是这么回事。”

  批评家何桂彦就曾提到,今天在艺术市场与拍卖会上被追捧的抽象,在何桂彦看来大部分都属于“去政治化的”、“政治上无害”的当代绘画。在他看来,可以将这类作品看作是“伪抽象”。也就是说,它们仅仅只有抽象的外观和形式,既缺乏个人化的创作逻辑,也没有所针对的问题情景和艺术史的上下文关系。不过,它们往往制作精良,重视媒介,追求唯美,而且有炫目的视觉形式。即便如此,绝大部分作品最多也止步于高级装饰画。如果抽象艺术真正成为艺术市场的“新宠”,前提就需要甄别哪些是有价值的抽象,哪些又是‘伪抽象’。”

  

  

  金杜艺术中心群展:“环中:自然追随抽象”展览现场

  在何桂彦看来,今天当我们讨论抽象艺术的时候,仍然会落入尴尬之境。一方面,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在中国不同时期的艺术格局中,抽象艺术始终是一个“他者”,一直被主流艺术边缘化。另一方面,只要讨论中国的抽象艺术,就必然面对双重的参展系,一个是中国的、一个是西方的,而且它们在时间的线性发展上是错位的。譬如,“新潮美术”时期,中国的抽象绘画从产生之初就曾得益于西方抽象艺术的滋养,然而,由于中西文化和社会语境的差异,中国的抽象艺术并不以西方抽象艺术的价值标准作为准绳,而是利用抽象的形式来冲击当时一元化的官方现实主义,表达艺术家建构文化现代性的决心。因此,如何在西方抽象艺术的参展系下,去言说和呈现中国抽象艺术的艺术与文化价值,同时形成一种新的批评话语与理论话语,对于中国抽象艺术在未来的发展都至关重要。

  批评家鲍栋同样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从中国的语境来讲,由于在我们的文化现实中,我们的视觉素养不够,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阶段有意地去推崇非具象的绘画,强调我们对视觉因素,视觉语言本身的感受能力,这是必要的。

  但鲍栋同样强调,真正面对中国正在做的这些看起来像抽象,像非具象的艺术家,还得开放,把概念都放弃,开放地面对他们的经验,面对他们在做什么。“我觉得现在要去严肃地面对中国当下的一些艺术家创作中的因素,看起来像抽象艺术家,首先要抛去抽象这个概念,因为抽象这个概念是针对具象而成立的,抽象和具象,这两个词在这个结构上成立了,因为任何一个概念都是有一对结构的。但是我觉得在中国不是这样的,因为抽象,从康定斯基和蒙德里安开始都是在形式主义演进的逻辑中纯化形式,表现为去除图像的文学性,再现性,甚至音乐功能,但是中国没有这个过程。这个过程别人已经完成了,你拿过来用就可以了,当然前提是你得明白别人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就像中国人发明了火药,别人拿过去用,改良一下就可以了,干嘛非要重新再做一次实验。”

  

  王光乐作品 水磨石系列

  “甚至可以不叫做绘画,因为当代艺术本身就是在不断地拆除概念,拆除连接,拆除这种属于我们的思维惯性等等。举一个例子,比如说王光乐的作品《水磨石》是不是抽象作品?可能看起来是抽象的,实际上他就是老老实实地去临摹一张水磨石,甚至他有的作品完全就是用颜料做成的水磨石,这也是抽象的吗?因此我觉得抽象这个概念就是一个陷阱,我们不是反对符号化、标签化吗?现在‘抽象’也差不多成了那种招牌了。”

  也诚如策展人李旭所认为的,其他的艺术表达,可能是为哲学、为政治、为宗教而艺术,抽象是为艺术而艺术的极致,也就是逻辑终点的表达。抽象永远不会过时,但永远也不会成为热点。它是小众的,是精英的,是保持一个时代高端的精神追求的一个坐标、一个标杆。抽象艺术进入中国后,如果仍然同西方一样就没有意义,“我希望有中国情感,而不是中国符号。”也希望中国的抽象艺术在未来有更深入的耕耘,而不仅仅是昙花一现的现象。

  盘点一周艺闻,短评艺术事件,这一期的雅昌艺术播报就是这么多,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点击查看全文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