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艺术播报】“一站式”感受中国雕塑百年历程

雅昌艺术网 蔡春伟 著 蔡春伟 编辑 2017.09.11

 盘点一周艺闻,短评艺术事件,大家好,欢迎收看本周雅昌为您带来的艺术播报,我是樊玮。在节目的开始,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一周艺闻,看看本周的热点事件和精彩展览。

  【雅昌带你看展览】中国雕塑百年最全展示!看国内最大规模雕塑展有哪些值得关注?

  

  中国美术馆外景

  2017年9月6日,“首届全国雕塑艺术大展” 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览以20世纪以来的中国雕塑艺术为切入点,对中国美术馆馆藏及当代创作雕塑作品进行梳理、研究。展览展出中国百年以来316位雕塑艺术家的精品力作590件,分为砥砺铭史、塑魂立人、时代丰碑、匠心着意、多元交响、文心写意、溯源追梦七大篇章,共同叙述中国百年雕塑的历史,展期12天。

  四大亮点呈现中国雕塑百年历史

  

  “首届全国雕塑艺术大展” 新闻发布会现场

  中国美术馆馆长、本次展览学术总主持吴为山表示,此次“首届全国雕塑艺术大展”是中国迄今以来规模最大、内容全面的雕塑展。在展示中国雕塑百年历程的同时,也展示了中国美术馆在雕塑领域收藏、典藏与学术研究的成果。小至十几厘米的雕塑,大到几十米的城市雕塑的图像展示,以及大量难得一见的文献资料都在本次展览中有所呈现。展览还借助3D扫描和打印技术,在展厅内重现《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雄浑悲怆的场面,同时也从西藏自治区征集到中国现代雕塑史上的著名泥塑《农奴愤》残存的头像30余件,均为本次雕塑大展的亮点。

  

  “首届全国雕塑艺术大展” 新闻发布会现场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致辞

  中国美术馆研究与策划部负责人邵晓峰进一步讲到,一些大家可以重点关注的作品和部分,比如6号厅展示的《雨花台烈士群像》,三楼展示的1936年雕塑家李金发创作的《黄少强胸像》,这是此次展览时间上最早的一件作品,由于战乱和各种运动等等,能够保存下来的肖像作品并不多,尤其是民国时期的,比较正规的肖像很少,除了这件作品之外,还有1940年前后潘玉良创作的雕像可以重点关注,比如《张大千立像》,非常的生动形象1949年香港雕塑家陈锡钧创作的何东爵士,从香港大学借展过来,陈锡钧在港台非常的有影响,这是他作品在大陆的第一次展示,代表了那一时期雕塑的最高水平。

  【雅昌专稿】又到了“买买买”的九月 “影像上海”首日买气如何?

  

  ▲第四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 上海展览中心外景

  

  ▲第四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 嘉宾入口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4岁”了。这一成立于2013年、坐标上海、聚焦国际的影像艺博会,以50家画廊、2大主要单元、5大公共项目的规模再次重返上海展览中心。9月7日下午,本届影像上海艺博会正式揭幕。

  首先奉上艺术头条的视频现场导览:跟着韩培培(影像艺术博览会中国区副总监),看第四届“影像上海艺博会”有哪些新亮点?(请扫以下二维码观看)

  

  若你错过了预览,这儿有一份详细的首夜销售战报:据不完全统计,Taka Ishii Gallery、Mohsen、Lucie Chang Gallery、香格纳、艾可画廊、Timeless画廊、Kahmann、In the gallery、杜梦堂、德玉堂等均确认已售出作品。

  【雅昌专稿】王功新个展“轮回”: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清空”与“重启”

  (雅昌艺术网讯)9月6日~11月11日,著名艺术家王功新个展“轮回”在香港白立方举办。此次展览展出了王功新创作于1996年之前的作品十余件作品及三件新作,早期作品是他初次涉足影像作品之前的创作,大部分都构思或创作于1993到1996年之间。这段时间丰富而大胆的艺术试验与他后来的影像作品密不可分,甚至为他树立自己今后的美学与形式法则埋下了伏笔。而这也是王功新第一次对早期装置作品的研究呈现,也是在香港的首次个展。

  

  王功新在个展“轮回”布展现场

  1960年出生于北京的王功新坦言自己是“幸运”的,1978年恢复高考,他成了首都师范大学的学生;1987年,当时已是首师大的年轻教授、风华正茂的王功新被公派出国,来到了纽约北部的纽约州立大学哥特兰学院,成为访问学者。

  如果说,首都师范大学期间的王功新还在时代的潮流中跟随过写实主义的绘画范式,那么来到纽约之后,他真正改变了处理画面的方式,并最终放弃了写实性的表达,转入抽象创作,并积极投身于纽约90年代早期的试验热潮中。

  【雅昌快讯】“德国8”新闻发布会举行 迄今最大规模的德国当代艺术将呈现

  

  “德国8”展览新闻发布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

  (雅昌艺术网讯)2017年9月6日上午,“德国8”展览的新闻发布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召开,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德国驻中国大使柯慕贤、中国文化部外联局副局长郑浩、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成员、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副总经理王捷、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德国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以及“德国8”各联合主办美术馆馆长等数十位展览主办机构和合作机构的代表出席了此次发布会。发布会由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宣传部部长秦建平主持。

  作为庆祝中德建交45周年框架下的重点项目,“德国8:德国艺术在中国”大型展览由德国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和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由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教授和德国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主席瓦尔特·斯迈林教授担任总策展人,即将于2017年9月15日在北京启幕。“德国8”是德国当代艺术迄今在中国最大规模的一次展示,囊括了德国1950年代至今最具影响力的55位艺术家的近320组作品,组成7个既彼此独立又相互关联的学术主题展和一场学术论坛,分别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太庙艺术馆、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红砖美术馆、今日美术馆、元典美术馆和白盒子艺术馆举办。

  

  中国驻德大使史明德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在发布会上,中国驻德大使史明德首先发表了致辞。他谈到:今年恰逢中德建交45周年,45年来中德两国关系有了长足的发展,双方政治互信加强,高层互访频繁,经济交往密切,文化交流日益增多。在庆祝建交45周年的框架下,双方的博物馆、艺术节和文化机构联合举办了系列文化活动,“德国8”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项目。大使还介绍了“德国8”展览的举办渊源。2015年5月,由范迪安教授和斯迈林教授担任总策划的《中国8——中国当代艺术展》大型展览在德国莱茵鲁尔区8个城市的9座博物馆同时举办,共展出了118位中国当代艺术家的500余件优秀作品,展出期间共有近12万名观众参观了展览,德国和欧洲媒体报道超过600篇,获得了来自德国和欧洲公众的热烈反响。时任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在参观“中国8”展览后即向媒体表示:德国也希望在中国举办一个大型艺术展览,经中央美术学院和德国波恩艺术与文化基金会的合作努力,“德国8”展览得以正式启动。

  【雅昌专稿】艾米李画廊X艺术头条周末放映 进入皮耶里克·索朗的幽默世界

  (雅昌艺术网讯)2017年9月8日,一个北京即将入秋的夜晚,位于草场地艺术区的艾米李画廊迎来了法国当代影像艺术大师皮耶里克·索朗的露天影像放映活动。经由艺术头条征集的20位VIP观众,与所有慕名而来的人,在不安、躁动的周五之夜,与阵阵微风中,一起走进这位大师的幽默世界。

  

  皮耶里克影像作品放映环节

  

  放映结束后,由北京大学法语系主任、教授、博导董强,艾米李画廊创始人及总监李颖,以及雅昌艺术网执行总编谢慕三位嘉宾共同进行了一场对谈。

  8月5日,耗时一年半,花费半个月布展时间的“皮耶里克·索朗:充实的人生 1992-2017”中国小型回顾展在艾米李画廊开幕,一个月之后,在展览即将结束之际,艾米李画廊联合艺术头条共同举办了一场皮耶里克影片放映的线下活动,在放映结束后,由北京大学法语系主任、教授、博导董强,艾米李画廊创始人及总监李颖,以及雅昌艺术网执行总编谢慕三位嘉宾共同进行了一场对谈,就皮耶里克作品及展览展开讨论。其中,嘉宾董强曾师从米兰·昆德拉。傅雷翻译奖主席。法兰西学院外籍终身通讯院士。法兰西政府教育骑士、“荣誉军团”骑士勋章获得者。

  对谈环节,雅昌艺术网之行主编谢慕代替“艺术头条”的观众向其他两位嘉宾提出了许多问题。通过两位嘉宾的介绍,观众对皮耶里克·索朗及他的作品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与认识。

  【雅昌快讯】达利是达利,你爹是你爹——被开棺的达利终证清白

  (雅昌艺术网讯)西班牙当地时间9月6日,达利基金会公告称,根据最新DNA亲子鉴定结果显示,确定萨尔瓦多·达利不是玛利亚•皮拉尔•A.的生父。

  

  萨尔瓦多·达利(左),玛利亚·皮拉尔·A.(右)

  今年7月,西班牙法院判决对达利遗骨开棺,7月20日上午9:30,尘封了28年之久的达利遗骨被挖掘出来,进行DNA提取,以此检测现年61岁的玛利亚•皮拉尔•A.到底是不是达利的亲生女儿,此事引起全球关注。

  

  达利博物馆前聚集了来自全球的众多媒体和游客

  关于这件事情,得先从2015年3月说起,一个名叫玛利亚•皮拉尔•A.(María Pilar A.)的女人起诉了西班牙政府和负责管理达利遗产的官方机构“达利基金会”,要求认定自己是达利女儿的身份,同时允许自己在公民登记时可以随父姓。

  

  棺材被抬入馆内,工作人员关闭了达利博物馆的大门

  据当时外媒的报道,如果确认她是达利之女,那皮拉尔将继承达利25%的遗产,据外媒推测,总价值将达到3亿欧元,约合3.36亿美元。

  

  在西班牙做占卜师的皮拉尔

  皮拉尔•艾伯出生于1956年2月1日,她说自己的母亲Antonia Martínez在1955年曾经在渔村卡达克斯(Cadaqués)的达利家做女佣,期间Antonia与达利之间产生了一段“秘密罗曼史”,当时渔村里的很多人都知道(其中有个知情的护工的名字也出现在了皮拉尔的诉讼文件里)。

  皮拉尔的母亲Antonia也会经常说起这段情史,说1955年,达利和加拉从纽约回到卡达克斯定居,Antonia Martínez在他们家做佣人,后来25岁的Martínez与当时51岁的达利走得很近,没多久就发生了关系。她回到菲格拉斯之后,嫁人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并在第二年,也就是1956年2月生下了皮拉尔。

  这已经不是皮拉尔第一次为“认爹”这件事跑法院了。早在2005年,她就将西班牙作家哈维尔•赛尔加斯(Javier Cercas)告上法庭,说他2001年的小说《萨拉米斯士兵》(Soldiers of Salamis)是根据皮拉尔的故事撰写的,对她的名誉造成了损害,要求哈维尔赔偿自己70万欧元,但最终此案搁置无果。

  2007年,皮拉尔在获得了法院许可之后,尝试与达利死亡面具上面遗留的毛发与皮屑进行DNA比对,但是鉴定结果并没有确定她与达利之间存在亲子关系。后来,达利生前好友、传记作者罗伯特•德尚(Robert Descharnes)又提供了可以进行亲子鉴定的材料,进行第二次DNA比对。

  2008年,德尚的儿子尼古拉斯在接受西班牙通讯社“埃菲社”的采访时表示,从负责第二次亲子鉴定的医师那里得知的结果是否定的,“这个女人和萨尔瓦多•达利没有任何关系”,但皮拉尔•艾伯坚称自己从未收到这一次的检测结果。

  接下来让我们一同进入本周的艺术短评时间

  

  【雅昌专稿】新乡建大潮下,中国是否会产生“越后妻有”?

  “现在越来越多的艺术从城市进入到乡镇,出现了一些嘉年华式的或者坐台式的方式,所以在做类似的活动时,我们要明白艺术进入到这样的系统当中,如何保持独立?如何做出特色?当代艺术项目进入到这样的环境当中,它的目的是什么?”策展人冯博一谈到当下的艺术乡建时讲到。

  近两年来,艺术作为改造乡村的一种方式,开始越来越多的介入到乡村建设当中,比如乌镇艺术节、道滘艺术节、贵州雨补鲁村改造计划、首届国际竹建筑双年展、60%公共艺术计划、2016阳澄湖地景装置艺术季、2016中国(长沙)雕塑文化艺术节、2017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季、“凤凰艺术年展”等等。一方面是大量艺术节和艺术小镇的出现,另外一方面,是资源的重复,“越后妻有”作为艺术改造乡村的典范,对于当下中国乡村的升级改造无疑具有很好的示范作用,但像“越后妻有”一样,对乡村各个层面进行改造和激活,具有持续性同时形成巨大影响力的项目和模式目前还没有出现,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同时也期待中国是否会产生我们自己的“越后妻有”?

  到乡村去,到人民中去

  2017年8月18日,2017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季在北京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发布会公布了本届艺术季的主题“艺术、乡村、不确定的空间”,本届艺术季将邀请国内外20位艺术家,带着他们各自不同的文化背景,进驻隆里古城进行为期数月的创作,作品将于10月1日在艺术季展览开幕时呈现。

  

  隆里古镇景观

  

  隆里古镇景观

  艺术季总策展人爱默杨谈到本届艺术季的举办时讲到:“中国的某些乡村承受着现代化进程中最糟糕的那部分——低廉的材料、千篇一律的复制、不顾自身文化历史逻辑的简单抄袭等。如果没有干预,乡村的未来是可以预期的。今天,隆里的很多乡村,都处在各种商业开发的转折点上。是沦为商业社会的消费工具,还是成为支持文化和理想观念表达的公共领域?我们把隆里当作一个艺术介入社会现实、推动公共利益发展的机会。”

  

  越后妻有景观

  十天之后,2017年8月28日,“凤凰艺术年展”新闻发布会在中国国家画院召开,展览汇聚中国、法国、意大利、德国、卢森堡、瑞士的19名艺术家的200余件作品,包括国画、油画、雕塑、装置艺术、影像艺术等,首届“凤凰艺术年展”以“超当代”为主题,分新媒体艺术、当代水墨艺术、当代油画、雕塑艺术和新手工艺五大展区,展览同期还将举办凤凰国际艺术高端论坛,评选“凤凰艺术奖”,在“凤凰艺术之夜”晚会上向获奖者颁发。

  湖南湘西州委书记叶红讲到:“湘西处于四省市交界区,有220个文化品牌,这个区域经济、旅游发展中,文化艺术的作用不可替代。通过举办‘凤凰艺术年展’的当代艺术活动,要把家乡建设的比诗还美。”

  总策展人张晓凌介绍,凤凰艺术年展将每年举办一届,“我们的目标是将凤凰打造成中国当代艺术的新高地。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文化成为制约我们发展的一个短板,因此我们需要打造属于自己的文化艺术小镇。”

  

  越后妻有景观

  

  越后妻有景观

  十八大提出把推进新型城镇化作为今后十年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2016年7月,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特色小镇,以及各种政策性文件陆续出台,特色小镇的建设开始如火如荼的展开,今年以来,美丽乡村、特色小镇、旅游小镇建设热火朝天,到乡村去,到人民中去俨然成为了一场“运动”,当然说是“运动”可能有点过,但作为一项浩大的全国性工程,从上到下,从南到北都在推动,政府在做,企业也在跟进。

  从2007年“许村计划”开始,中国的艺术改造乡村已经有十年的时间,而日本的“越后妻有”从2000年第一届算起,我们只差了7年的时间,现阶段,不管是政府政策的支持,还是艺术家资源的积累,我们都不差,但从影响力和现实效果来说,我们并没有产生可以比肩“越后妻有”这样的项目和乡村,这是为什么呢?

  十年时间,我们为什么没有产生中国的“越后妻有”?

  “许村计划”发起人渠岩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表示:经过10余年的发展,艺术乡村建设呈现出两种态势,一种是国家治理,如“特色小镇”“美丽乡村”“新农村”等;一种是旅游开发,但这其中多交织着资本和权力,这两者的介入会使治理的目的不再单纯,很容易会把乡村治理当成“政绩”和“生意”。因此,乡村建设和改造就成为破坏乡村的美丽杀手。

  从横向的比较来看,以日本为例。日本面对的是20世纪70年代以后经济衰败带来的乡村凋敝,只限于经济问题,不存在信仰问题、道德问题;而且日本是私有制,每一个村庄的房屋都不准拆除,可以通过艺术的途径来唤醒外界对乡村的关注,来增加它的活力。

  

  越后妻有呈现作品

  

  越后妻有呈现作品

  但中国不同,我们不但要解决乡村凋敝,还要解决文明的复兴和信仰的复兴,以及更深层的危机,这是和日本不一样的。因为面对的文化问题不一样,所以采取的策略也不一样。如西方的艺术家,他们面对的是环境问题、人类基因遗传、科技智能化的问题。但中国面临的还是一个不均衡、不平等的问题。所以,中国的乡村比任何国家的乡村更加复杂。从纵向发展来看,现在的乡村问题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大。

  

  越后妻有呈现作品

  10年前,渠岩在创作影像作品《权力空间》《信仰空间》《生命空间》的过程中,发现了乡村的问题。当时,大部分人向往、拥抱城市,没人承认乡村的价值,当时的乡村也并不像今天这般受学者重视。渠岩介入许村时,它地处山西腹地,在太行山深处,是国家贫困县,也在等待被开发、被城市化。他当时发现两个最重要的问题,一是乡村的价值,二是国家按照遗产的方式来判定乡村价值,判断是否达到文物的标准,如乔家大院、平遥古城等,乡村申遗成功后紧接着就是经济开发,有些地方农民甚至被赶走外迁,而这样的结果就跟乡村、跟农民没有关系了。

  “但如果只考虑经济发展,再好的文化遗产也会变质。因此,不能以经济的眼光或文物的衡量标准来判断乡村的价值。这些乡村是村民的家园、村民的信仰之地、血脉传承之地,难道仅仅因为不够文物级别就要被拆吗?许村地处高海拔且一年的无霜期很短,农作物产量颇低,大部分青壮年常年外出打工以维持生计,似乎这里的村民唯一能快速致富的方式就是等待拆迁。”渠岩讲到。

  

  隆里新媒体艺术节 爱默杨的作品《Darkness》

  

  隆里新媒体艺术节 马氏现场表演声音作品

  

  隆里新媒体艺术节 郑路作品《等待戈多》

  因此,他就以许村为样板来跟踪研究。首先,以社会学的方式对当地的经济方式和人口进行了调查,也调查他们对生活的期望,包括住房和生活方式等。但使他诧异的是,在调查的过程中也一些村民表示期待来拆迁。渠岩很困惑,为什么对他们对家园没有热爱?传统的中国乡村追求的是落叶归根,是生命价值主体的呈现,是香火文明的体现。基于这些,渠岩便跟当地的政府和村民建立了一定的联系,希望通过许村来探讨今日中国乡村问题及文明危机的根源,寻找中国文明的原码,并寻找出复兴许村的切实可行的办法和措施。

  渠岩将许村作为反思中国文化的平台,2011年提出了“许村宣言”,次年开展了“许村论坛”,邀请了中国乡村建设的专家、农村问题专家、建筑师、规划师来探讨中国乡村的问题。目前,“许村计划”已经走了近10年,在艺术家、许村村民以及当地政府的相互信任和积极互动下,至今仍在延续,但他们也在避免过多的艺术介入,许村还是许村人的家园,而不是艺术家为主的“艺术村”。

  渠岩讲到,在做许村的时候,协调政府、村民和艺术这三者的关系非常难,村民看见利益,政府要我们做到有政绩无风险,艺术家要有文化建构、有当代艺术的属性和先锋性,就像米奇尼克所说的那样“灰色的民主和金色的妥协”,有些东西必须妥协,但也没有必要完全让步。

  未来,我们是否会产生中国版的“越后妻有”?

  那么艺术介入到乡村该如何做呢?我们是否能够产生中国版的“越后妻有”呢?在独立撰稿人,同时也是2017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季的分策展人之一的寥寥看来,产生中国版的“越后妻有”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甚至是在未来的三五年时间:“当下的艺术改造乡村,有政府的政策的支持,丰富的艺术家资源,尤其是出现了像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季这样的,注重学术性、在地性的项目,我觉着过个三五年出现,应该问题不大。”

  

  艺术介入后的许村

  

  艺术介入后的许村

  其实,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季在2016年的时候叫做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虽然只是一字之差,背后反映出出来的是策划和实施理念的不同,艺术节更像是一场嘉年华,热闹过后留不下太多的东西,像这样的活动全国有很多,在隆里举办可以,换一个地方举办也适用,为了做出特色和差异化,本届做出了改变,将艺术节变为艺术季,邀请国内外艺术家进行驻地创作,更加主动地进入到当地的文化、历史当中,创作出真正属于这片土地的作品,这也正是策展人寥寥看好这个项目的原因。

  在寥寥看来,乡村建设不是把城里的美术馆搬到乡村做一个展览那么简单,那还是艺术圈的事儿,跟村民是没有什么关系,对于封闭的农村文化来说,艺术项目如何给当地带来经济的改变,在当地实施的过程中,让村民参与其中,在合作的过程中慢慢建立起一种现代化的意识,像合作精神、契约精神等等,可以直接从中获得利益,这是比较现实的艺术改变乡村。

  

  艺术介入后的许村

  

  艺术介入后的许村

  白盒子艺术馆馆长孙永增也同样认为,中国一定会出现“越后妻有”这样的项目,近两年来,白盒子艺术馆也举办了大量的公共艺术项目,比如“映·景”公共艺术雕塑展、三亚海岸雕塑展、宝溪驻留基地等等,在孙永增看来,现阶段,中国的城市和乡村都面临着升级,艺术家、设计师、建筑师,他们具有全球化的视野,同时具有人文关怀,在介入乡村时,可以从很高的高度的去规划设计,从而避免重复建设,可以更有效的利用和保护乡村资源,同时他也强调在地性。

  而要做到这一切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对乡村价值的肯定,在渠岩看来,肯定乡村文明在中国历史中的重要性和独特性。中国的乡村在今天尤为重要,虽然面临全球化的问题,但它和西方的乡村不一样,西方的现代文明是城市的文明,是古希腊时期地中海工商文明的现代延续,即使全球化导致有些乡村凋敝,其文明的本源还在城市。而中国的文明是在乡村,如果乡村被破坏了、消失了,那这个国家的文明也就消失了,所以,乡村问题不是简单的乡村问题,而是城市问题。我们近代100年来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传统文明如何面对西方现代文明的冲击,而当前所讨论的全是如何应对这件事。这件事如果不解决,完全按照经济的方式治理乡村,有些还将西方所谓的民主概念引入乡村治理,这些全是现代化的逻辑,并没有真正触动这个民族、乡村的真正问题。

  

  许村

  “今天,很多人一窝蜂地介入乡村,同样带着城市化和知识分子的优越感来‘改造’乡村,但我认为,首先要承认乡村的价值和重要性,因为中华民族灵魂和信仰的整个体系是从乡村而来。我们不能再用西方的现代化理念来改造中国的乡村。今天的乡村之所以凋敝,年轻一代之所以不愿意回乡、不愿意种地,就是因为我们的教育让他们奔向城市,他们认为城市才是天堂。所以,如果我们不把乡村还原成家园,谁都救不了乡村。”

  隆里艺术节分策展人王东也有同样的看法,艺术在介入的时候,艺术家是自愿和主动的进入到乡村,为自己艺术生涯,艺术创作提供一种不同的语境,还是说乡村在自身的建设过程当中,确实需要艺术和文化的力量?不管是策展人、艺术家还是批评家,我们从城市语境进入到乡村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带着精英文化的理念和视角,想要对他们进行启蒙:“记得第一届隆里艺术节的时候,我问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您能看懂这些作品吗?觉着她可能完全看不懂,很多时候,我们把村民和观众放置在了一个想象的空间中。”

  从民国梁漱溟们对乡村进行改造开始,我们有过几次乡建,但最后的结果似乎都不太理想,关于乡建,不管是政府还是乡民,环境变得更好,生活变得舒适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除此之外还需要做什么?用什么样的方式做?他们并不知道,在中国宏大的社会转型的图景上,乡村一直处于失声的状态,艺术改变乡村,对于我们来说或许是一次机会,期待早日出现中国版的“越后妻有”。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雕塑 影像上海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