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一群新青年的征途:参艺术空间如何布局区块链生态?

雅昌艺术网专稿 邹萍 著 2018.01.14

参艺术空间(Reference ART System)近期登陆浙江宁波,图为首展“被射杀的宇航员”(Killshot the Spaceman)揭幕时嘉宾合影


从左至右:陆启水 张倩萍 房梓 Emmi 刘益红 林森 丁明阳 陶敏杰(后排)
陈梓渊 段官来 朱玺 郝炜帅


参艺术空间(Reference ART System)开幕LIVE

  按:艺术本就前瞻,艺术机构的生存态度必须超当代。一开始,参艺术空间就致力于布局完善的区块链,非立足小需求,而从更广阔空间着手,试图构筑内部完善、外部开放并具生长性的生态布局。

  一群青年的新征途

  参艺术空间(Reference ART System)位于浙江宁波明州里商业片区一栋独立小楼之中,首展“被射杀的宇航员”(Killshot the Spaceman)刚刚启幕。其整体展示空间约200平方米,三楼处则有完整的展示主厅。作为宁波首家当代艺术实验空间,被业界视为一群青年在宁波展开的一场新征途。

  从其英文名便可嗅出非凡趣味:Reference指向不限和可能,而用System替代惯用的Space则可见格局。中文“参”在刨去形式美感后,开放气息呼之欲出。相比之下,其他艺术机构要么专注具体艺术形态的调整,要么热衷互联网的嫁接,技术和理念方面均存在一定差距。

  这个机构有着纯正的学院基因,起步阶段便已得先机。联合创始人刘益红、林森、策展人宋振熙、艺评家宋哲、参展艺术家朱玺等均来自中国美术学院,或任教其中,或毕业于此,或尚博士在读。国美最具活力的跨媒体艺术学院与其更是血浓于水。当然,未来自不局限于此,但这血缘内因是参艺术空间最稳固的根基。

  生存,是人类第一要务,艺术从业者也不例外。中国美术学院培养了诸多青年才俊:艺术家,策展人、评价者、执行人员、创作团队等,教育层级已形成完整生态链,但一进入社会,它们多处于断裂状态:优秀毕业生因找不到合适工作纷纷转行,艺术机构却急缺合适的青年策展人和评论者,身处学院的青年教师常被市场遗忘,市场却疲于发现青年艺术家…这股糟糕漩涡,最终导致市场一直寻找后继者而后继者却无路可寻的怪圈。如何高效疏通这些资源以锻造艺术领域完善的区块链生态?参艺术空间便是由身处其中并立足其上而最终致力于此的一群敏感青年创造而生。

  “我们意识到了这些问题,希望运用良好基因和多年沉淀经验,将这些碎片串联打通,综合成最佳闭合网,并同时保持和不同层级对象有导向性的持续交流,正本清源,努力让其处于回流和不断对话中。而一旦学院力量被有效延长并更好落入当地或社会,对公共艺术教育而言也必将产生正能量导向。”故此,联合创始人林森表示:“未来在策展和布展过程中的间隙时间,我们会安排一些面向大众的学术类免费课程,应对已购买的客户进行队伍培养,也会设置对应的藏家体验课程。”她觉得这挺像组队打游戏的状态:“每个人有不同的功能和特长,在不同领域、不同板块发挥不同形式的作用。我们提供好的艺术家给好的策展人或评论人,也是在反哺展览和评论创作的可能性,这是一个相互循环。”她因此强调:“我们是在组装属于自己的拼图,最终提供的是完善的艺术区块链生态而非艺术家个人。”

左3 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院长 管怀宾
左4 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实验艺术系主任 高士强

参艺术空间联合创始人林森(左)与艺术家王克伟进行艺术探讨

参艺术空间联合创始人 策展人 刘益红 (右)

策展人 宋振熙接受宁波电视台采访

左1 同济大学哲学系教授 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特聘教授 陆兴华

宁波博洋服饰集团副总经理项江鹏与参艺术空间联合创始人Emmi

后左一 华茂集团董事、华茂置业公司董事长 汪乐平

  我们不想做过去 想做的是未来

  在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刘益红眼里,宁波当代艺术的发展空间特别大。

  宁波,简称甬,是浙江的三大经济中心之一,位在浙东,长江三角洲南翼,北临杭州湾,与舟山隔海相望。自唐代起已是与日本、新罗及东南一些国家通商的主要港口。文化积淀深厚,经济高度发达,人均GDP大致处于世界中上等国家和富裕国家的临界水平。经过若干年综合因素的推动,宁波的艺术需求已被逐步开发,藏家队伍、买家需求、艺术氛围、大众认知、机构群体等多项组合要素皆具,参艺术空间择此时成立,便是发现了其中蕴藏的巨大增长能量。

  刘益红对参艺术空间的定位十分明确:“我们不想做过去,我们想做的是未来。”当然,短期首要任务是将自己调整成最佳状态,“其实这个空间是面对当下。我们在考卷上面写的一个‘解’字,要‘解’什么呢?高老师(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士明)教育我们策展的终极要求是开展艺术运动,推动社会进程,以艺术创造向社会、向时代提案,继而催生一种社会进程。落地到自己生活和近几年对艺术市场的旁观,决定要挽起袖子下池塘淌一番,解一解这个大家口中都不太满意的艺术消费的局面。在宁波的神奇艺术见闻里,流传着好多艺术品增值的神话和真假难辨的买卖。一个现代城市的艺术品消费却返古到地下黑市,实在令人乍舌。希望我们可以为宁波立起一个相对专业的艺术空间,既能承担公共教育,也能提供专业销售方案。”所以他们尝试提供给受众较好的导向,这不仅指向审美教育,更多是综合性与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怎样逛画廊?如何在家里、办公区域挂画或放置雕塑?过道或拐角处如何合理利用?我们尽量全面考虑,并及时提供各种对应的可能。”

参艺术空间首展“被射杀的宇航员”现场

  在艺术家的选择上,他们较青睐较少商业运作的当代年轻艺术家,特别是来自美院。身处学院的艺术家们因受体制保护而大多缺乏野蛮生长的活力,如同温室里的花朵,一旦孤身进入市场往往凶多吉少。而这批人又恰多是擅于埋头创作的艺术家,较少受市场因素的干扰,作品相对纯粹,他们应得到市场的认可与良性助推,市场与学术是相辅相成的。据刘益红透露,参空间后续运作将多为具体项目。“如艺术家个展,并通常会连带周边。”最终,她希望呈现的是完整研究性工作中的个案,“只有被系统梳理过才有机会形成专属框架体系,希望我们的艺术家未来有机会能被写入艺术史。同时,我们也在观察整个艺术系统的变化,新研究门类的陆续涌现,学校发生的变化,都影响我们对趋势的判断。”目前,参艺术空间第三个展览计划已确定:国美纤维艺术专业应歆珣老师的个展,档期会放在2018年6月或7月。

  因收藏运作经验丰富,参空间在空间处置方面经验深厚:展品数量多,观众却不觉拥挤,只感丰富,结构多元却无凌乱之意,井然有序又丰厚自然,但最关键的是其思虑和布局的完整生态区块和有序生长之链条式线索,若以生产为例,则是将设计、生产、包装、宣传、销售、服务、后勤等诸要素兼具的综合体。销售方式也灵活。如客人对版画存在认知难度,他们便巧妙借鉴雕塑出售的方式,再做细节调整,如不同版数加价数额略调,又加入创作成分,在保持恰当价格和确保艺术性两者平衡关系中维持微妙的舒适关系,结果客户接受度很高。

  点滴细节,处处蕴含经验与智慧,以及积极应对的态度和高效执行的能力。如何敏感把握时代审美、大众流行与个人品味的度,保持对当代艺术市场状态的清醒认知,并在盘活自身的前提下,循环投入发展以蜕变成艺术区块链领域的创新者,是参艺术空间终要面临的课题。

  艺术,某种意义上打开的是人的想象空间,提供的是另一个路径。目前,参艺术空间刚起步,前路很难即下判断。但若国内小型民营艺术机构能成功一家,那么它的概率很大。

  他们选择的第一位艺术家是朱玺

  朱玺是个80后,出生于上海,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他的工作涉及绘画、装置、影像等广泛领域,并以一种交叉互动的方式试图构建一种新的艺术秩序。

朱玺与爱人

  “我们选择朱玺有自己的判断。首先,他作为一名年轻老师在美院待了八年,除了教书就是创作,而且每件作品的创作时间都很长,整体线索相对较稳定。其次。他身上有很多可串联的点,对策展而言容易把握。另外,我们相对了解他,选择他,放心又把稳。”策展人宋振熙认为此展是平台:“期待艺术家、策展人、评价家和观众的慢慢发酵,这个路径需要大众慢慢感知。”

  作为80年代出生的艺术家,朱玺亲历了经济与物质的快速成长期,也目睹了社会整体膨胀的生活需求及正在发生的价值取向和社会伦理的裂变。他敏锐地察觉到在这种社会情势下人的精神与物质都面临的严重考验,“生存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或许不是主要的问题,但城市的急速发展却在不断逼迫人们前进,这个时代特有的危机让我们在发展面前无所适从,甚至被严重拖垮。”其作便直接体现了物与物在非日常情境中的某种诗性关联和戏剧性。

参艺术空间首展“被射杀的宇航员”现场 朱玺导览

  首展名为“被射杀的宇航员”,通过三十余件作品集中呈现了朱玺近五年从纸本到架上再到装置的创作演变面貌。“‘宇航员’作为在宁波首展的意象符其实埋了一个小伏笔,是一次未知的登陆,宁波尽管有美术馆和著名的博物馆,但是对于当代艺术的接受力还是非常陌生且莫测。所以我把展览名字组织成类似一句话小说‘被射杀的宇航员’,像一个故事的起因,又像一个时代的结局。”刘益红说。这里的“宇航员”既是一种图像与对象,也是一种意象,代表某种远离与回望,希翼重新唤醒对世界的想象。此主题的确定与朱玺长期以来对自然的观察、对宗教和生死的考量息息相关。

  坐电梯直达三楼,开门抬眼就见到描绘一场战争的画作《恐龙战绩》,这是整场展览的序:人类大规模进入太空的战争前奏。右手边是主展厅,大型装置作品《梦经书》映入眼帘,其抒情意味浓郁,悲壮且诗意:大木桌上压着古老人类知识图谱,动物困倦看守其上,科技的尖塔、知识的禁忌和局限的悲伤在风吹书页的沙沙声响中沉默。“朱玺讲究的是人类视觉的经验与秩序,所有空间转换都蕴含期间。某种意义上‘宇航员’已非人类,而是代表着人类智慧结晶和科技能力去了外太空。这个故事大量运用了三体情结,所以《梦经书》相当于一个知识的飞船,放在展厅中,串联整个系统。”宋振熙如此说。

恐龙战绩 数码输出 133x94cmx2 2017

梦经书 狐狸标本 旧书 灯 木 500x80x160cm 2016

信仰的边界 纸本水墨 + 数码输出 302x244cm 2017

  整场展览叙事意味明显。装置作品《被枪杀的宇航员》由柔性灯管创作,是整场展览的主视觉,呈现出坠落现场的迷幻年代感,而色彩却直接明晰,如直言不讳的孩童般大胆。《Breeze》中,白色鸟群和旋涡共同构成不知通向何处的深渊,信仰边界岌岌可危。《流星》中,宇航员由三只鸟带着飞翔。《lost star》运用综合材料,使宇航员悬浮在一个引力场错乱的时空。《追时间的眼睛》是一个含有眼球的钟表装置,饱含童趣思考的残忍。通往二楼的通道中,《源》,一个皮箱子承载的装置却温情脉脉:如幼儿般蜷缩着的宇航员在母体中入睡,缓缓旋转,时间滴滴流逝,但愿此梦不醒。在它附近,是一本进行中的《圣经》,艺术家将在展示期间不定时持续创作,颇具影射意义。一楼的混用空间,则被用来展示两件对射的“宇航员”,因身处公共空间趣味十足,也更有生命活力。

被枪杀的宇航员 柔性灯管 亚克力 200x200cm 2017

规则的游戏 数码输出 207x113cm 2016

龙·塔 数码输出 200x110cm 2013

流行 数码输出 200x110cm 2013

Breeze 数码输出 200x109cm 2016

Lost Star 综合材料 130x80cm 2014

追时间的眼睛 木头 电机 现成品 29x29cm 2017

月球 综合材料 240×200cm 2017

源 皮箱 金属零件 减速电机 木 56x34x28cm 2017

喋血双雄 柔性灯管 亚克力 200×150cm - 180x140cm 2017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被射杀的宇航员 朱玺 参艺术空间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