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杨诘苍:当代艺术应该更关注对个体艺术家的研究

雅昌艺术网专稿 2018.01.27

“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 法国风景园林和中国园林中的自然” 展览海报

导言:2018年1月12日下午,“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 法国风景园林和中国园林中的自然” 展览于顺德华侨城盒子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由沈瑞筠策划,以园林为切入点,通过中国艺术家杨诘苍和法国艺术家维朗妮·朱玛的案例,对比中国文化以及法国文化在亲近自然时的自然观,分析法国风景园林和中国园林所体现的自然观的差异。

中国艺术家杨诘苍以“芥子园林”为主题,布置25套旧书桌,美术馆提供笔墨纸砚,并由艺术家本人或由艺术家指定的二位老师胡杰和曾永滔指导参观者临摹创作。杨诘苍亲笔绘制30幅“芥子园”临摹范本挂在展墙上,人们可以从墙上取下自己所喜欢的进行临摹,所完成的作品经过筛选也可以上墙,成为整个作品的一部分。

杨诘苍的《芥子园》项目邀请观众用毛笔来经营心中的园林,练习以格局和关系的方式看世界;重拾中国文人所推崇的重“意”轻“形”,重精神轻物质,以小见大的价值观。提倡在纷繁的诱惑中守住孤独,和自己相处,和自然相处,达到一种清明的境界。

杨诘苍在其工作室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览是如何促成的?

杨诘苍:这个展览原本是广东时代美术馆的一个长期项目“园林”,沈瑞筠在时代美术馆的时候做过两次园林的展览,她喜欢这个计划,想继续往前推进。一年前她就邀请过我,还有过一些对谈,各种原因一直没有落实,但“园林”就刻录在我心里了。我以为“园林”还是心灵的事,以心通灵的东西。

园林重要的作用是人进去以后时间会慢下来,让人安静,干净,甚至还会到神,万物都有神灵,东方的意识里,通过大自然的一棵树、一根草、一条水、一块石头甚至一头牛里面都能见到精神,“园林”是大自然的模型,与神会面处。

中文“神隐”也是寄托,以往很多文人为此目的,常借助乡下或山林的自然环境来搭构隐居处,通过水流山石形势,配合四季生态变化,以最少的财力物力人力来获得最大化的安居,进而“神隐”,进而成就出山水、归林、拜石、园林的美学。但从49年以后中国园林变成了中山公园了。

杨诘苍《芥子园》范本

雅昌艺术网:今天已经没有园林了,都是公园?两者的区别在哪儿?

杨诘苍:中央公园的概念与中国园林不在一个层次的,如果不是受苏联、苏维埃的影响,就是纽约的中央公园了。那都是户外体育场,百姓做体操、唱歌、跳舞、跑步的游戏场所。在这次“园林”展览的计划中,我建构了一个“芥子园林课”的活动,让观众都拿起毛笔,下手做一做,在教师指导下,读画、磨墨、写画、创作。对着范本有个沟通,写一写,画一画,勾一勾,进而移山接木,交流园林的认知。

拿起毛笔沾上墨来一勾一划,你就发现挺有意思的,怎么一下手就成一件艺术品了。

杨诘苍现场指导

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参与这个课程的同学都是从哪儿来的?

杨诘苍:美术馆新开张的第一个展览,展出了法国艺术家的录象装置个展,展览做得不错,我来看场地的时候,整个下午却没有见到几个观众!这是我们这第二个展览要变成开放空间做作品的原因。开幕式上,请来了地方居委办的领导,教委和文化系统的那些领导,他们也发动观众。这个公园是新开发的,跟园林和当代艺术理清思路需要时间,更需要人流,做得好还要用些年月和好的项目来发生,必须要有观众来,让观众进入公园,进入美术馆。美术馆安排策展人沈瑞筠的园林系列之三在公园(在广州时代美术馆做过之一、之二),做园中园,是有想象空间的。我的参展作品从人要参与,观众要多和园林在心的考虑比较多一些。

这个“芥子园林”对我自己也是一次回望和归乡的方式。“芥”也是借,借助观看,阅读(画),对临,借助对象进入园林,借助毛笔墨水认识传统文化精髓,更借此来传授我几十年前受师承习艺来学习和使用的这第一口奶神器,“芥子”换来借子。布置这个巨大的方盒子空间也费了脑汁,我按照安放四尺宣纸十二开本来对临作品的宣纸尺寸,做了四百个旧木料镜框,计划用来陈列观众写的画,当全部空镜框掛起来之后,形成了一个非常强的气场,我们决定就这样让玻璃框全部空着了。写画的桌子是捡来的,执行馆长刘可从湖南山区他的小学校长朋友那找到的二十五套桌子櫈仔,尺寸小,年份高,小学生使用过的痕迹特别明显,修复打磨之后,使用起来让人暖心。我很喜欢私塾或者是师承关系学艺术的方法,要真的学到东西,灵通,还是这个师承关系靠谱,空间被设置成私塾开讲,“私塾”就是师承。

观众参与杨诘苍的《芥子园林》项目

雅昌艺术网:您对那些在海外的艺术家推广中国文化的作用怎么看?

杨诘苍:都非常棒,让全世界刮目相看中国有很好的当代艺术,当代意识。我们做的更多还是展现自己的个人魅力,中国当代艺术怎么样不是我们的着眼点。相反如果在外人眼里有中国,我们表现更多的会是“当代艺术家,当代艺术在中国”。

观众参与杨诘苍的《芥子园林》项目

雅昌艺术网:您觉得目前对当代艺术的探讨存在哪些问题?

杨诘苍:艺术不把问题看作问题的,往往反而会借着“错误”借助“问题”来创造。解放给艺术家全身心的自信和自由,艺术就好,倒是艺术史和艺术评论还要再努力。比如对前卫艺术的“85新浪潮”现象的研究和论述还只局限在几个激进的群众组织里,没有对众多的个体有关注,艺术本体不从根本上解决个人问题走不远也探不深。

个体研究,要有一个比较稳定和长线的环境和工作方法。治史要有时间还要有距离,“85”现象好象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名词制造者厚厚的一本“85美术史”书就发表了。艺术史和艺术批评恨铁不成钢,心急。

观众参与杨诘苍的《芥子园林》项目

说实话,使用“中国当代艺术”这一提法不是很妙,以这种形式在国际上到处揺㨪更是浪费。这一提法把当代艺术套牢了,就像在巴黎中国城吃炒饭与在大陆吃中国大餐就有本质上的区别。当代艺术在中国就有国际性,有高度,符合当代艺术本质。记得1987年,法国巴黎蓬皮杜美术中心的馆长让-于贝尔·马尔丹来到中国,为他主策划的“大地魔术师”展览寻找艺术家,他把选来的艺术家放在国际当代艺术中心的平台上,用他的话讲,就是这些中国来的艺术家是国际当代艺术不能缺席的重要部分。马尔丹的艺术理念与以后那些来到中国,“热爱中国”和“开发中国”,把“中国当代艺术”当成了“巴黎中国城”的好事者们的见地是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的,这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局限大的地方。

那种马尔丹一直以为中国艺术家具有很强的当代意识,跟全世界平等的当代意识,他们从中国来,可是在世界平台上他们不弱势。结果1989年5月,在马尔丹的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的“大地魔术师”百人现场制作的大展上,顾德新,黄永砯,杨诘苍的作品令全球刮目相看。白南准见我第一句话就是“中国人终于来了”(Chinese is comming now),真是非常有见地的“狮子吼”。本来就是这样的。

观众参与杨诘苍的《芥子园林》项目

雅昌艺术网:当代意识是什么?

杨诘苍:当代意识是找平衡,当一事一物发生变异的时候,艺术家以他的灵动,感觉,大概应该知道这个事情的本质,或者称作它的因和果,然后尝试往你认定的正态的方向扭转,或许这一扭有痛苦,有障碍,有反动,但是没有反应也不可能有事发生,理解成“阴阳相生”就生活了。能预期到这扭转的动力和度对于未来或者下一代能有一个开创性的面貌那就是活在其中,活在当下,就有了当代意识的土壤。

当代意识不是造反,它需要智慧判断。比如海德堡大学的雷德候写的《万物》这本书,非常当代的,雷德候对于中国三千年的文化符号模件式的分类分析、理解和判断基本预定出中华三千年以后仍会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伟大文明,不像两河、印度、埃及、罗马古文明那样断了香火。雷德侯对中华《万物》“模件”的见地,是过去,当下,未来的超时空,我以为有着强烈的当代意识。

观众参与杨诘苍的《芥子园林》项目

他的智慧判断很当代,以为雷德侯是老古董,考古系统的,就概念了。意识尤其当代意识是没有时空的,甚至你拿起一片瓦,读一封柳公权写给皇帝的辞职信草书,也可以见到当代意义,怎么让它能在现实生活中生发枝叶,活动起来,结出果实,就是见地,心念,意识和当下。

对当代的判断是宽大的,超越了政治,也超越了经济、军事,它是艺术,艺术在这里面也不是哲学,也不是观念。艺术是怎么用你的手通过你的心通达灵,这个灵魂,灵性的东西只要你跟宇宙能量一集中、一贯通就很创造。但是我们都以为古老智慧是陈旧理念,总要跑到纽约找当代,不是的,当代就在脚下,是一念之差,你要有相信,你有相信才能对事情有感动,对事情有感动才能够有表达。当代就这么微妙,当代是看见,是创造,是愉悦,是心念。当代不是搞的大家很紧张,头疼,悲哀,怨恨,自杀,不是这样的东西,不好好活怎么能当代呢?巧合的这个人生来到这个巧合的被创造的世界是这么美好一件事。意识,意识到了,那我们今天能够做到的事情可以比以前更好、更有意思。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杨诘苍 盒子美术馆 当代水墨 当代艺术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