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logo 登录 切换账号

介绍

目录

张辉:明式家具的研究方法和依据

张辉《明式家具中方柜的发展演变》

¥9.90¥15.00第1集 · 共3集

  主题:明式家具中方柜的发展演变

  第一部分明式家具的研究方法和依据

       1、三个实例:故宫藏万历年款柜子

  今天分享的题目是“明式家具柜类的发展演变及其研究的思路”,是讲怎么梳理方柜的演变,实际上就是讲从方角柜顶箱柜的演变历程,和梳理出来这个历程是根据什么?

 

方角柜

  我们先看三个比较重要的大漆家具,都是带万历年款的,故宫藏的

       这是一个方角柜,注意它的合叶和它的面叶,它实际是没有合页的,它是一个钮状的,面叶是窄条的。它的柜门是多段多抹式的,可以想想,我们的方(圆)角柜里有没有这种东西。

 

 

药柜

  另一个是药柜,也是大明万历年制,柜里边也有一个图片展示,里面的抽屉是尺寸化一的几种尺寸,这个是药柜。

       现在有些案上的柜子被叫做药箱(柜),实际上我觉得它们不是药箱(柜),这个才是药柜。

       另一个柜的合叶也是钮状的,面叶是窄条的。而且这个吊牌拉手是很简洁的,刚才那个方柜吊牌拉手也是这样。

 

衣箱

  第三件,这是一个非常精美的大明万历年制的衣箱。我们也同样注意它的铜件,这个铜件极其简朴。

       这件器物本身是镶银、镶螺钿、金描漆的一件器物,是极其尊贵的,但是它的铜件是极其古朴的。

       2、结论:万历年款铜件古朴

       通过这三件器物,可以得出一个什么结论呢?

       就得出万历年的铜件还是在很古朴的状态。也就是说,如果看见比较花哨、比较繁复的铜活,通过这三件器物铜件的比较,可以排除花哨铜件的是万历年的。

       3、根据:标准器

  得出这个结论的根据是什么呢?就是标准器的问题。

       什么叫标准器?这三件柜子就是明万历年标准器,就是那时大漆家具的标准器。

       我们研究明式家具,它的资料不能说是汪洋大海,也是茫茫一片的,你在纷杂的资料里如何能分辨出哪些东西早,哪些东西晚,能够把它排列有序,能够把它作为一个有机体梳理出来,这确实就需要一定的学术工具,要有一个学术理念,有一种学术方法

  以这些做指导、做拐棍、做敲门砖,才能有一个系统的创新的梳理,有一个成果,或者是有一个新的体系建立。

       我个人所依傍的这种学术工具就是这种标准器,还有类型学,这属于考古学中的一种学术理论

       我现在就讲什么叫标准器?标准器是考古学的一个术语,也是文物学的一个术语,就是有标准纪年的器物。这个非常明确的,有明确纪年的器物叫标准器,它包括三点:

  一是有年代的出土文物;再一个是有确切纪年的文字、档案印证的器物,像故宫藏康熙60岁大寿时制作的紫檀大围屏,那个就是档案能印证的;第三个是有官款的、又被公认其纪年的官造器,如许多瓷器或我们刚才说的那三件明万历的柜子,基本都能够得到公认的,这都是明确纪年。

       4、典型器VS标准器

  现在在我们行道里有一种趋势,就是人们错用了这个“标准器”一词,有一些行家说,我这件器物很标准,是标准器。好比一个刀子牙板、梯子枨的案子,他认为这是“标准器”,这样就把一个文物学的专有名词给混淆了,望文生义地说我这是“标准器”。实际上我建议大家在作这种表达时,说我这是“典型器”

 

郭沫若

  因为标准器是一个专有的学术概念,这个概念已经使用了80多年了,最早提出来的是郭沫若

       郭沫若在《两周金文辞大系》这本书里头提出了“标准器”这个名词,他把那些青铜器里头有明确纪年的器物联系在一起,梳理出西周到东周八百年的青铜器发展,他把那些青铜器联系起来的方法,叫作“标准器系联法”。这个系联法就是我们讲到的类型学,他就是把有明确纪年的器物联系起来。

       5、标准器的意义

  其中这个标准器的意义是什么呢?标准器的意义就是建立、区别与它形态相近和相远的一些器物。有了标准器,如果某个器形跟它相近,那其年代就相近,如果某个器形跟它相差很大,那年代就差得远,这是一个基本思路。

       这样建立标准器的路标,就可以梳理出一个发展的体系。

       郭沫若提出了标准器的这个概念,而且郭沫若这个方法作为典范一直被后世使用,今天仍然不能放弃。他的著作是典范,他的方法是典范,今天对于明式家具研究来说也是典范,我们仍然要用标准器和类型学来解决明式家具的问题

       6、类型学

  我们一再看类型学,类型学具体内容是什么呢?刚刚去世的张忠培先生有一个比较经典的话,他说:“是在探讨一些同类器物各自早晚的时候,要根据它们身上一个到几个特征的发展变化,梳理出它的前后早晚关系。”这句话说起来好像很抽象,其实操作起来就是一点一滴的比较那种特征的变化,梳理出来以后,就把整个体系梳理出来了,我们今天也是沿用这个治学体系,沿用这种方法。

 

张辉《明式家具图案研究》

       7、文化系统的问题

  那么又出现一个问题,就是按考古学原理来说,你的标准器只存在于本系统器物中,就是同种材质、同等加工系统是一个文化系统,你只能够在这里用自己的标准器

       我在这本《明式家具图案研究》中也反复讲了一个问题,就是年代断定不能用其它文化系统类别的器物为明式家具本文化系统器物断代。如你不能用瓷器的器物纹饰给玉器断代,不能用玉器的给铜器断代,不能铜器又给石器断代,那样很乱。这是考古学学理不允许的。

  而且你又没有从归纳逻辑角度归纳过哪些东西它们纹饰一样,它们就年代一样,没有人做过这种归纳。所以应排斥用其它类别的工艺品为我们的家具做年代鉴定。如果苛刻的话,连大漆家具都排斥,就是说大漆家具和黄花梨明式家具应该是(一个母文化中的)两个子文化系统。

  那么,你这么说不就矛盾了吗,你说排斥它,你为什么又现在展示大漆家具。因为现在就有一个特殊问题,就是在明式家具自己没有标准器的情况下,黄花梨家具没有标准器时,我就想一个招,看看在明式家具发生期,也就是万历时期,有没有其它东西可供参考。

       因为黄花梨家具在万历时期制造初时,它首先仿就的是漆器家具、柴木家具,可能他们工匠都是交叉的,有可能是同一拨人。就是可能大漆家具或者是柴木家具高手制造了黄花梨家具。

  所以,它们在器形上有特别大的一致性。这样就想出一个招来,就是把眼光移到大漆家具上,移到柴木家具上,这样就找到了大漆家具,找到了柴木家具。

       还找到了当时刻印本的图像、插图,那里有家具图案。

       8、亚标准器

       这三种资料可能能给我们带来一些信息,它们有很大的参考作用,但是它们又不是属于黄花梨本文化系统的东西,我给它起个名字叫“亚标准器”。就是什么呢?它有重要的参考意义,但是它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标准器,它们的年代是一样的,但是它的文化系统不是一个系统,是两个子系统。

  那么它有一定参考意义,就把它叫做亚标准器,这里就有点儿绕弯。这是想突围,给我们进行黄花梨家具历史梳理找一个突破口,这样就要绕几个弯。

       关于亚标准器,我是这么说的:“万历时期是一个特殊时期,柴木家具和硬木家具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万历时期的大漆家具、柴木家具、以及刻本图像都可以作为明万历、明晚期明式家具的亚标准器,可以说在普遍缺乏纪年实物的情况下,探讨明式家具初期的形态,万历时期的出土物、图像以及传世品都是很有效的依据,可供参考”

       这是我对亚标准器的一个说法。

点击查看全部课程介绍
评论立即购买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