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王亚彬:游走在当下与历史间的书写意趣

雅昌艺术网专稿 裴刚 著 2017.09.24

王亚彬

  2017年9月24日, “白马道——王亚彬作品”展在 Aye画廊开幕。就主题而言,着眼于“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的“白马道”,与王亚彬两年前着眼于“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的“客从远方来”之间,显然有着一脉相承的内在关联。

  进入展厅首先感到,王亚彬画中的白马、人物,从幽谷中走来,却并不同于现实的真实,马如“唐马”人若从虚空中来,要到虚空中去,游离于我们的经验与情理之间,却并不讨好谁,自成独立的趣味和态度。

  王亚彬画中的山石树木,人物,笔触松动率真,近乎单色色调,古朴、浑厚而又微妙,犹如笔墨痕迹。近观王亚彬作品的肌理与老墙无异,笔触游走于斑驳龟裂的“老墙”上,时间、历史的气息自然而然的与色调、笔触搅混在一起,幽幽然的让观者获得既在当下又保持着距离的独特感受。

  “我在郑州黄河边和徽州古城的老茶厂里有两个画室,一年两边跑。”王亚彬在黄山画室喜欢上午看书,下午画画,晚上听会儿音乐睡觉,一天的生活导致如此。身居“文物衣冠之薮”的河南,王亚彬不仅喜欢探访人迹罕至的“真”古迹,也很早就开始有了自己的收藏。对“古物”颇为精深的鉴赏力,显然与他古雅而又敏感生动的视觉品味有着内在的关联。王亚彬购买了大量的外国原版画册,并不仅仅限于那些经典的绘画大师,还包括摄影、浮世绘、以及介绍各种土著文化与古文明的各类画册。在还没有更多机会接触“原作”的时候,这些印刷精美的原版画册所构成的庞大的艺术系统,显然滋养了他宽广的艺术视野。王亚彬还是有名的“恋物癖”:旧版书、老照片、黑胶唱片、形态各异的老戒指、甚至可能是一堆堆崭新的纽扣……凡是让他“心里一动”的东西,他几乎无所不买。正是这形形色色的“物之灵光”,或许正是闪现在他古雅深沉的视觉韵味里的那股清新之气的活水源头。

  大约是在2011年前后,王亚彬突然对“风景”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一时间,幽壑、古寺、孤峰、双松等等,频繁出现在他的画布上。其实,对于喜欢流连于深山古寺的王亚彬而言,画一些发古幽情的“风景”该是顺理成章的事。然而,一直以来,他却并没有将那一份“泉石膏肓、烟霞痼疾”与艺术创作联系在一起。之所以突然对“风景”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比语言实验更重要的,是他是找到了“山水”、“花卉”与自己复杂的内在体验的对应关系。

  但王亚彬的艺术首先是立足于他率真而又深沉的内心体验的:这是一个在现实远比幻想更诡异的时代,功利的现实漠视纯真的性情的时代,却充满了质朴而烂漫的内在情怀的人,所经验到的沧桑却不失浪漫的内心体验。

  事实上,王亚彬并没有刻意模拟中国传统绘画的主题与笔墨,他的“天机”源自无拘无束的烂漫天性,“古雅”则源自深沉、焦灼而又无可排遣的沧桑感。这独特的精神品格,不仅淋漓尽致地激发了他的语言灵性,也将他的艺术融汇入中国源远流长的“当代传统”--历史上那些伟大的诗人、书法家、画家,都是他们时代伟大的当代艺术家。

  批评家、策展人方志凌作为王亚彬多年的朋友:“最近两年,王亚彬常常会在他的“幽林荒径”里画上一个或牵马或骑马的人。他解释说,这是一种人在旅途的感觉。为此,他把自己九月将在北京举办的个人展览命名为《白马道》。显然,这个着眼于“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的《白马道》,与他两年前着眼于“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的《客从远方来》之间,有着一脉相承的内在关系。而且,正如展览标题所暗示的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展览作品的母题——以山水、花卉为主——与逸笔草草的书写意趣,也与中国绘画传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在经过《意外的芬芳》、《我就是风光》、《留影阁》等一系列隐晦而激情地探寻一个时代的精神困境的展览之后,王亚彬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艺术的言说“界限”:当种种原本激进的批判观念,在诡谲而坚硬的现实面前,业已蜕变为喋喋不休的喃喃自语的时候,继续言说的激情从何而来?这时候,他与倪瓒们以“草草逸笔”写出的“胸中逸气”有了深刻的共鸣:一方面,是在“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时不曾泯灭的生命激情;另一方面,是在潦草而神完气足、简率而韵味悠长行走的率意书写中洗尽铅华的成熟品格。于是就有了《客从远方来》、《白马道》等以山水、花卉为主的展览。”

展览现场

  Q&A

  Q:雅昌艺术网

  A:方志凌

  Q:王亚彬的作品,语言方式是否呈现了某种新的思考方向?

  A:近几年,当代绘画与之前的反讽、观念的方式明显有所不同。首先,王亚彬的品味中古雅、距离、才华很明显的,和这个时代是有呼应的。

  第二,他对当下有一种情绪。过去是调侃、正严词的批判、激情地展示自己的方式,现在大家都不太用了。还用哪种情绪能够去面对我们这个时代,面对自己的内心。王亚彬把自己和历史、社会之间有距离的看。他是把自己的情绪隐含在雅的,有品位的视觉趣味中,作品本身也有激情,这种古雅的视觉趣味是他情绪的表达方式。

王亚彬 石虎 布面综合材料 70x80cm 2016

王亚彬 雨晴烟晚 布面综合材料 80x70cm 2017

王亚彬 春分 布面综合材料 80x70cm 2017

  Q:他提供的是一个个人化的趣味,他的画有内容,但更重视的是画面四条边内形成的视觉经验?

  A:绘画的技巧、语言的锤炼是每个艺术家的作品的基础。但如果只从纯粹的视觉本身表现,画面会觉得差一口气,为什么呢?因为缺少打动你的灵气。无论怎么怪的笔墨总是有一些东西特别的打动你,这个恰恰是艺术家的修养与趣味的结合。同时是内心的一种情感。

  王亚彬的趣味是很明确的,但是他的情绪可能很多人不太注意。但恰恰是这种情绪是让他的趣味够透出打动人的体验。他经常去嵩山,很少画风景,但从2011年开始找到了风景和情绪之间的这种关系。因为当你把风景看作是审美的对象时,作为当代艺术家很难去碰。但当他突然和内心的感觉、情感沟通起来的时候,就会作为自己的主题去延续。

  所以他最开始是画深山古寺,晨钟暮鼓,这跟他当时的情绪是结合的。但现在基本不画晨钟暮鼓、深山古寺。比如中年之后他会把自己的人生与中西文化的冲突,作为思考,尤其是自己对生命情感上的思考,而这种思考是隐晦的。

  王亚彬愿意带着幻想去躲避这个世界回到自己的生活中,但现在他又把对这个世界的幻想和反映隐含起来。他的有一些作品中间的光感,强烈的笔触可以导致抽象的语言,又有复杂的情绪。他用古雅的趣味把这个情绪含在里边,所以又不完全是趣味。这个展览里的作品能够从不同的层面、角度、侧面展示内心情感丰富的王亚斌,总体来讲在古雅的趣味里边,而且绘画语言也确实做的很到位。

王亚彬 白马 布面综合材料 180x120cm 2017

王亚彬 白马 布面综合材料 70x80cm 2017

  Q:这个展览中多次出现“白马”,比如作为这次展览海报的那件作品?

  A:《白马》是王亚彬自己也很注重的画,用他自己的话说“绿调子用的很好”。为什么?他的颜色看起来好像接近于单色,但是又不单调,不枯燥,很润。

  比如说这个绿色调子,他的绿色很明显是把丰富、微妙的变化和沉稳的文人心态趣味。他的情感很强烈的,有一些笔痕,树下面整块整块的笔痕,整体又融入又看起来很雅,不张扬、很沉稳的绿灰调子里面,是人到中年慢慢沉稳了,但是生命力还很强悍的人。绿色对他心理有这种关系。

  第二,他的构图的感觉看起来是森林的一角,白马道像山间的小路,牵着马的人,就像你说的像唐马,不像生活中真实的马,这是王亚斌特别可爱的地方。如果他画成现实生活中的人牵着一匹马,悠然的出现的时候,景不是现实中的景,但是从心境上恰恰是内心的幻想。他好古,对古人的风范和我们现代生活中的无奈两者的关系是有对比的。

  当他用这个唐人的形象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时候,既是他生活中的理想,但是他又不过度的表达。我们这个时代,大家都不想过度表达情感。他这样的惊鸿一瞥或者是若有若无,顺着这个线索能够理解这种心情。

  但是他的线索又是草蛇灰线埋的很远,不是很强烈的。这个趣味是我们特别容易理解的趣味。可以看到他用笔的激情,构思的巧妙和内心对生活的无奈感,以及各种想象。这是值得去品的,品的不仅仅是绘画的技巧,包括他这种心态、心境,这个时期的人和古人之间的关系。他是有情怀的人,内心很敏感,有很多幻想。他也善于把自己的这种想法很微妙的表现在自己的作品中。所以他的作品你看看起来是风景,但是远远比一个纯粹的风景更打动我,更耐品。

王亚彬 醉春台 60x73cm 布面综合材料 2016

  Q:这次展览中唯一一张暖色调的是《醉春台》,你怎么看这件作品?

  A:这幅画跟其他的画比较,更直接,没做太多的肌理,也不需要太复杂的设计。看起来好像就是一个写生的画,但颜色、用笔形成的情绪跟“白马”整体的特点还是相当的,“白马”是长时间制作,反复推敲,而这张“花”可能是作为修养到一定时候,自然的就能够很快的时间把握的住的。这个“花”既不是色彩很丰富、很微妙的印象派的花,又不是中国传统里特定的古典笔墨趣味的那种花,也不是徐渭用笔洒脱张扬的花。而是含在里面,那个色调很像老一辈的艺术家喜欢的那种灰调子,他是第一次用这样的黄色调来画。

  雅昌艺术网:这张画是这次展览里边唯一一张暖色调的。

  A:从这个里面可以看出他是好艺术家。无论是哪种颜色,他始终能把自己微妙的感受把握住。既可以感受到他的激情,很放松的,很自由自在的状态,同时这个时代特有的那种复杂心理的感受很好的表达了出来,既和我们生活中有距离,同时用笔的情绪又抒发的很自然。王亚彬作品情绪的抒发和含蓄点的拿捏,可能是这个时候大家特别容易理解的,特别容易打动这个时期的人。因为他既自然,看起来好像写生的那种率意的没有太多的制作,但是他始终又拿捏着那样一种跟我们生活中有距离,但是又会让你去参与、去想、去思考、去感受,但是他又不是直接把你带到信息中去。人们对他的才华很强烈的感受得到,但是他又不故意去展示才华,而躲在后面。

王亚彬(左)与方志凌(右)在作品前合影留念

  Q:您怎么看这个展的整体效果?

  A:第一,这次展览把王亚彬现阶段不同的侧面展开来,不会仅仅展示“白马”一类,或者“花”的一类。既可以看到花那种很率意的,也可以看到“白马”这样有很多思考的。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三张小画很有韵味,即抽象又有具象。这个展览是把不同阶段不同的侧面综合的展示出来。

  第二,王亚彬把主题定作《白马道》,是“人在旅途”这样的主题始终在贯穿的,一进门就把这个主题亮出来了,在背面有两张画,看起来有人物,好像跟这个主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再往里边转“人在旅途”的感觉就很强烈,他对这种主题的紧靠和放松他应该还是有所想法,是人到中年的一种感慨、感触,这种感触其实都是有的,整个的布展可以看到比较明显的线索。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1月24日。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画廊 青年艺术家 王亚彬

艺术号作者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