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展览预告】捧着这封“见者的书信” 看博伊斯“再逢”白南准

雅昌艺术网专稿 2018.01.17

“见者的书信:约瑟夫·博伊斯×白南准”海报

  了解艺术史的人知道,两位二十世纪艺术史中影响力深远的艺术家——博伊斯和白南准,因“激浪派”结缘。五十年后的今天,他们即将在一场展览中再度相遇。

  2018年1月20日,昊美术馆(上海)将推出本年度大展“见者的书信:约瑟夫·博伊斯×白南准”。此次展览历时两年时间准备,是昊美术馆(上海)开馆 以来,首次举办两位重量级艺术家美术馆级别的合展。

约瑟夫·博伊斯

  约瑟夫·博伊斯(1921-1986)

  作为 20 世纪最重要的西方艺术家之一,约瑟夫·博伊斯在世界、乃至中国有着非常持久的影响力和艺术史价值。他被誉为“第一个直面法西斯主义和大屠杀,并将之作为前卫艺术主题的艺术家”。博伊斯的创作活动多种多样,他的作品主要以装置和行为作为创作主体。博伊斯强调对社会和文化介入的姿态,认为艺术方式是人类最本真的方式,提出“人人都是艺术家”的理念。

  上世纪20 世纪 60 年代不但承接二战欧洲社会的创伤,也连接着冷战的云谲波诡。1961年,博伊斯开始在他的母校——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任教。期间,他以“社会雕塑”这一激进的理念定义“扩展的艺术观念”,还一度因废止学院准入标准而被停职——博伊斯的课堂向所有落选学生开放;随后他创立了“自由国际大学”。在那样一个激荡的时代,博伊斯提出的艺术观念、从事的艺术实践,都处处显示了时代的特征。也正因为如此,博伊斯才显示了他在人类历史上作为伟大艺术家的地位和身份,也因此在国际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这种影响一直远播中国——1988年前后,博伊斯开始被介绍到中国,这是艺术家生前多次提及的愿望,他的生命停止在某一刻,却因为艺术造诣在国内“席卷一切狂潮”。

白南准

  白南准

  白南准(1932-2006)一直被认为是影像艺术的先驱,并作为最具实验性和实践性的艺术家代表了超过半个世纪的影像艺术史。 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白南准发现了当时以电视为代表的新媒介巨大的表现力,并通过新媒体——视频的创作活跃于艺术界,成为“激浪派”艺术浪潮中的代表人物。

  作为第一批运用新媒体进行艺术创作的艺术家,白南准和日本电子工程师阿部修也(Shuya ABE)开发的视频合成器,用无数令人兴奋的方式组成和提取图像。白南准的作品将艺术、媒体、科技、流行文化和先锋派艺术结合在一起,他革命性的光谱艺术和幻想直到现在仍不断地鼓舞和启发着新媒体艺术家们。

  受到作曲家约翰·凯奇(John Cage)音乐中所用的日常声音与噪音的鼓舞与启发,白南准不断地进行前卫的实验性行为艺术表演与展览。通过与乔治·麦素纳斯(George Maciunas)、约瑟夫·博伊斯、约翰·凯奇的共同创作,他上演了打破常规的行为艺术表演,以超越东西方文化差异的当代艺术创作,将艺术可能达到的领域不断扩大。

  “见者的书信:约瑟夫·博伊斯×白南准”

  如何将两位重要艺术大师的作品融合在一场展览中?昊美术馆(上海)给出答案。

  展览名“见者的书信(Lettres du Voyant)”源自于19世纪法国著名诗人、象征主义诗歌代表人物阿尔蒂尔·兰波(Arthur Rimbaud)的著作“Lettres du Voyant”(通常被译作“预见者通信”或者“通灵者书信”,基于展览的内容与风格,在此被译作“见者的书信”)。在兰波的诗歌中,“见者”是指着眼现在又能预知未来的能士,他们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未知世界,也培育了比别人更为丰富的灵魂。约瑟夫·博伊斯代表着西方当代艺术最前卫、最具探索性的艺术取向,白南准则是东方文化背景的艺术家在当代艺术领域的杰出代表。他们的作品自足于当时的语境与个人的经历,却也同时达到了未知潮流的引领与超前预言的探索。“书信”则象征着两位艺术家作品中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在“激浪派”艺术浪潮中积攒的深情厚谊。

  此次展出的作品,将占据昊美术馆(上海)一层与二层的全部展览空间,由三个部分共同构成。

白南准,印度之门, 1996-1997,彩色电视机、木框,392x82x410cm, KIM Sookyung收藏,图片由LEE Jung Sung拍摄

白南准,塔,2001,老式电视机盒、木框、霓虹灯管、1319英寸电视机、双通道视频,475x220x220cmMrs.& Dr. Koh 收藏

白南准,逍遥骑士,1995,电视机、LDPLD、自行车、钢架、霓虹灯,DSDL收藏,图片由LEE Jung Sung拍摄

  第一部分将主要呈现白南准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代表性作品,包括了60年代到80年代的行为、录像和多媒体剪辑作品,例如在1962年激浪派艺术节中表演的行为作品《头之禅》(Zen for Head, 1962),1984年首个全球卫星设备直播的多媒体影像作品《早安,奥威尔先生》(Good Morning, Mr.Orwell, 1984);此单元也展出其中晚期艺术生涯代表作,例如大型电视装置作品《印度之门》(Indian Gate, 1996-1997)、 《塔》(Tower, 2001)、《逍遥骑士》(Easy Rider, 1995)等。

白南准,博伊斯之声,1961-1986,尺寸可变,HONG Soung Eun收藏

  第二部分将关注白南准与约瑟夫·博伊斯在20世纪先锋艺术浪潮中的合作与密切关系。其中核心作品为:白南准为纪念博伊斯而创作的《博伊斯之声》(Beuys Vox)和博伊斯在1984年与白南准共同演出完成的行为《荒原狼III》(COYOTE III, 1984)。

约瑟夫·博伊斯,革命就是我1972,印在聚酯板上的照片海报,手写文字,盖章,191x100cm

约瑟夫·博伊斯涂抹硫磺的锌盒(左)、涂抹硫磺的锌盒-被纱布塞住的角落(右),1970,锌皮,硫磺,纱布,64x31x18cm x2

约瑟夫·博伊斯,十字雪橇,1972,PVC板材的磷金属44x44x0.8cm

约瑟夫·博伊斯一场在伦敦当代艺术学会的音乐会,1975,唱片封套

约瑟夫·博伊斯一号展柜,1970-1978, 210x221x49.5cm

  第三部分将集中呈现约瑟夫·博伊斯艺术生涯中代表性的行为艺术录像、装置、署名版数复制品、回顾性文献资料,以及反映博伊斯争议一生的纪录片《博伊斯》。 其中创作于1970-1983年之间的7组玻璃展柜是该部分最能展现博伊斯“社会雕塑”艺术理念的装置作品;行为艺术录像《欧亚大陆》(EURASIENSTAB, 1967)和《如何向死兔子讲解绘画》(How to Explain Pictures to a Dead Hare, 1965)也深刻传达了艺术家的理念。

  值得一提的昊是,昊美术馆作为国内唯一系统性收藏约瑟夫·博伊斯作品及文献资料的当代艺术机构,提供了博伊斯展区的全部作品。

  据悉,此次展览持续至今年5月13日。

(本文图片由昊美术馆上海馆提供 鸣谢艺术家)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白南准 昊美术馆(上海) 约瑟夫·博伊斯 当代艺术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