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不止一面】应天齐:用真诚捍卫艺术

雅昌艺术网专稿 王超 著 王超 编辑 2018.03.15

  

  艺术家应天齐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

  我小时候其实画画是受我父亲影响,我父亲他是一个文人,他书法写的也不错,也能画点儿国画,最早他也是一个知识分子,最早我记得我5岁的时候,我就看一个杂志的封底,就印了米勒的那个《小鸟的抚育》,就是几个小孩坐在门口一个农夫给它喂食,我就是小孩子最多四五岁,看这个我就觉得特别带劲。

  

  

  

  应天齐老师工作室

  后来因为(文革)不能上课了,整天就在家里面,在家里面就画画画得入迷。首先我就弄到了一本苏联的叫契斯恰科夫教学法,那是我们文革之前,我们美术界奉为经典的叫契斯恰科夫教学法,这是这么厚一本,里面有图有文字,我就如饥似渴地去读这个契斯恰科夫教学法。

  后来就开始创作了,林彪事件以后就开始寒林大地中国的文艺园地开始复苏了,就是可以创作了。就是有全国美展,画家可以在底下署名,可自以由评选。我当时画了一个,画了父亲和一个儿子掰手腕,(画面中)儿子带了从农村培育回来的农村培育回来的优良的稻种、水果、西红柿,然后还摊了一个笔记本向父亲汇报,然后后面是他的一个母亲,这边有两个小孩在那个就搬他带回来的东西,这个构图他是一个S形的构图,你必须要有这几个人物,画面这个气氛才能出来。这个小草图审稿的时候出现问题了。

  

  

  应天齐老师作品《农村归来》

  后来我就老弄不明白这么革命的东西为什么选不上?后来就是我们这一批人都组织去看这个展览,他这个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这个展览的巡回展出,北京、上海,最后到了上海,组织我们去参观,我看完了我明白了。太温馨了,没有战斗,在这个展览里面全部是批判,斗走资派,然后什么就是那种战斗气氛。

  实际上艺术家自己并不知道,就像弗洛伊德分析的一样的,它并不明白他在做什么,实际上它的潜意识决定了你一定会这么去做。

  

  

  

  应天齐老师在作画

  因为记录有很多方式,我们可以用纪录片的方式,我们也可以用文献的方式,我们也可以用一种艺术的方式去记录,我觉得艺术他的也有记录的功能,记录我们可以在某种情况下,我选择一种记录的方式,实际上我的作品本来就比较温和,所以我选这种记录的方式还是可以。比方说我最近在做西递村艺术馆的重新开馆,那我就是把它固化下来,就是我对这个事情这里面所有的文献,档案,我都会有所陈列,都是固化下来,比方说我现在做的“走进民间”(展览),就让这些作品更加的深入人心,让大家去思考。

  

  

  深圳至美术馆应天齐老师“走进民间”展览现场

  

  

  因为我这个人是一个比较容易冲动的人,还是有激情的人。我一创作我就会非常冲动,你看我都能在深圳大学门口砸玻璃,你说我多冲动的一个人,当我去画画的时候,我有时候画的会彻夜不眠,太兴奋了,就静不下来,所以我可能画完画我会很长时间无法入睡。

  其实做当代艺术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释放,把心理(压力释放),我是非常理性的。我敢说我是一个比较真诚的艺术家,也是一个比较真实的艺术家,我觉得真实和真诚在艺术里面太重要了。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不止一面 应天齐 西递村版画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