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从按斤贱卖到“亿元时代” 常玉委屈吗?

凤凰艺术 江静 编辑 2018.05.22

  不久前在艺术成都现场,大未来画廊以50万卖出常玉的一幅裸女作品。从90年代开始,加上目前正在台北展出的“常玉–寄黑藏白醉粉红”个展,大未来画廊已为常玉办过6次展览。

  ▲ 大未来林舍画廊,以50万元售出的常玉作品

  从大未来画廊第一代创始人林天民,到第二代接班人林岱蔚,都以“历史文本为基底,美学精神为核心价值”的信念,对常玉市场的现在及未来进行更深层次的挖掘。

  ▲ 艺术成都展会现场,周春芽夫妇与大未來林舍画廊负责人林岱蔚夫妇一起

  从按斤贱卖到“亿元时代”常玉委屈吗?

  作为中国第一代跨洋寻梦的油画家,常玉和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潘玉良、吴大羽等大师一样,一直是中国油画市场中的明星人物。然而在常玉去世的1966年,他的画作只能按斤贱卖,不过数百法郎。

  ▲ 常玉

  1992年,中国第一代画廊主林天民把常玉的作品带回国进行推广,常玉的市场价值在这之后扶摇而上,以香港佳士得为例:2003年的秋拍《黑底花豹》以446.02万元成交,2004年秋拍《翘腿裸女》以785.78万元拍出,2005年秋拍《四裸女》拍至1734万元。

  2006秋拍《青花盆与菊》以3040.96万元成交,同样是秋拍这件作品,在2010年则拍到4583万元,4年增值1500余万。

  ▲ 常玉《青花盆与菊》

  在香港罗芙奥2011年春季拍卖会上,常玉的《五裸女》以1.07亿元成交,创中国油画拍卖价格新高,使中国早期油画家作品进入“亿元时代”。而这件作品在1993年苏富比台湾拍卖的成交价400万多台币,折合人民币不过百万,18年增值过百倍。对比当时按斤贱卖的常玉画作,常玉委屈吗?

  ▲ 常玉《五裸女》

  “今天常玉的成就有学术和历史定位做后盾,他的价格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会看到他还要节节高升。而相对去评比欧洲、美国国宝级的艺术家,作品都是1个亿,甚至于2个亿美金计价。在这样的相对比较,我觉得常玉现在还是委屈的。”

  面对常玉破亿的市场价值,中国第一代画廊主林天民依旧为常玉喊委屈。

  ▲ 林天民欣赏常玉画册

  面对常玉市场的连年盛况,常玉甚至成为了众多收藏家们争相拥有的一个“符号”,一种身份和品味的象征。林天民在为常玉喊委屈的同时,也对艺术市场多了层反思:“随着常玉价格越来越高,市场也越来越喧嚣,已经忘记了我们最初开始推广常玉时候的初心。”回忆起1990年代开始推广常玉作品时的场景,林天民发问: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收藏?

  ▲ 林天民欣赏常玉画册

  得益于中国的改革开放与市场经济的盛行,1990年代初,中国的艺术市场开始初见规模,中国第一代画廊主林天民借此游走于中国、法国与日本之间,试图寻找在1920年代五四运动与新文化运动期间出走法国学画,艺术造诣颇深却鲜为人知的中国第一代艺术家们,以填补中国近现代美术史的空缺。

  ▲ 从左至右依次是:林风眠、常玉、吴大羽

  在法国巴黎蒙巴纳斯常玉经常去的“圆顶餐厅 ”,青年林天民点了两份西餐,回味青年常玉在巴黎画派那些年的盛气凌人与傲娇,像是两位寻梦青年穿越时空的无声对话。

  同行好友声名鹊起 你却半生潦倒?

  常玉出身于四川南充的一个富贵家庭。父亲常书舫,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画师,以画狮子与马闻名,大哥常俊民与二哥常必诚则分别经营着四川最大的丝绸厂与中国最早的牙刷厂,在当时资本主义经济的大力倡导下,常玉的家庭在四川已属殷实。

  ▲ 常玉(右)与兄长常俊民约1910,常泽清提供

  10岁时,常玉跟随 “晚清第一词人”赵熙学习专习5年书法与绘画。20岁时,就应蔡元培“留法勤工俭学”的激励,与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等一道远赴法国学画,而彼此的命运也迥然不同。

  好友徐悲鸿在巴黎国立美术学校勤工俭学,在拮据中攻读油画和素描,同时游历西欧,几年后回国,与林风眠分掌中央大学艺术系及杭州艺专,对近代美育影响深远,尤其他所倡的写实风格,至今盛而不衰。而林风眠呢,他在中西绘画艺术的嫁接方面做得相当成功,为中国现代绘画卓有成就的开拓者和新美术教育的主要奠基人之一,在国际上有中国的“现代绘画之父”之誉。

  常玉早期因家境富裕定时接济,非但不愁吃穿,更有余力玩相机、网球、小提琴等休闲活动。常玉的朋友王季岡这样形容:

  “其人美丰仪,且衣着考究,拉小提琴,打网球,更擅撞球。除此之外,烟酒无缘,不跳舞,也不赌。一生爱好是天然,翩翩佳公子也……”

  常玉没有选择回国振兴中国的美术教育,而是穿梭在大茅屋工作室与巴洛克风格的圆顶咖啡之间,在当时的法国艺术地位颇高,以至在1932年,法国出版的《1910-1930当代艺术家生平辞典》中,常玉赫然位居其中。

  ▲ 常玉(前排最右)和友人,巴黎,1925 ©陈炎锋

  ▲ 常玉在大茅屋工作室的作品《半倚半坐的裸女》

  1932年,一直与常玉合作的画商、经纪人侯谢与其断交。1938年,资助常玉工作与生活的兄长去世,常玉的公子哥生活化作空梦一场。

  为了养活自己,常玉卖过石膏、卖过陶瓷工艺品、给家具作图纹、在餐厅做过服务生、甚至还发明了“乒乓网球”,并为此跑到柏林奥运会上推销宣传……但晚年的他基本以欠债度日。

  常玉一生几乎浪居法国,与中国美术教育毫无关联。再加上当时的信息和通讯并不通畅,所以在中国很少有人知道除徐悲鸿、林风眠之外,还有一位艺术造诣颇深,融贯东西的艺术大师—常玉,当然更没有人关注他后半生潦倒的生活。

  常玉和他的裸女画

  在1920年代,除了中国第一代油画家,很多国际知名的画家都聚集于此,如日本的藤田嗣治、西班牙的毕加索、意大利的莫迪里阿尼……而这一批赴法深造的艺术家中常玉是唯一进入西方艺术潮流中心的中国人。

  对于常玉而言,一切爱好是天然,没有半点矫揉造作,他所有的艺术气质完全是心性所至。正如他本人说的:

  “我的生命中一无所有,我只是个画家。关于我的作品,我认为毋需赋予任何解释,当观赏我的作品时,应清楚了解我所要表达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概念。”

  在常玉的绘画中,他尤爱画裸女,曾说“我宁可少吃俭穿省下几个法郎来多雇几个模特儿,我就不能一天没有一个精光的女人耽在我的面前供养,安慰,喂饱我的‘眼淫’”。他甚至还开玩笑说“我画室这张沙发虽然早已破旧不堪,但这上面落坐过至少一两百个当得起美字的女人!”

  ▲ 《沙发椅上穿丝袜的裸女》

  吴冠中曾专门对常玉的裸女画做过一番总结:

  “他的女人无疑是性感的,曼妙无比的,身上的每一根弧线,每一处凹凸,有肉肉的孩子气的韵律,有润润的匀匀的意态,散发着一股蜜意柔情。绝少有细节的描绘……始于激情,停顿于心满意足的快慰处,技法高超,情感炽热,气息却一片纯真干净。”

  ▲ 《粉紅色裸女臥像》

  常玉笔下的裸女,纤细曼妙身姿的不多,肥胖丰满的倒是不少。画中的女人有的独眼视人,若有所思,有的欲言又止,眉宇间还夹杂着冷眼相观、不屑一顾的神情,很有猫性。更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即便是二维平面,常玉简单勾勒的几笔线条又能带入三维的视角,就好像一个活脱脱地向你搔首弄姿,但仔细一看,却什么情色也看不到,很干净。

  时隔多年,为什么我们还要看常玉?

  常玉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精准、纯粹,充满令人惊艳的技巧与才华!

  ——Max Jacob

  观赏常玉的画作而不受感动的人,可说是毫无情趣。

  ——Jan D. Voskuil(荷兰籍艺评家)

  旅居异国四十余年,常玉的乡愁,彷佛被封存的酒,在沉默的瓮中,岁月愈久,愈见浓郁淳冽。

  ——蒋勋

  纵观常玉的一生,半生挥霍,半生潦倒,作品享誉世界,但死后却无人知晓。可以说若没有画廊主的发掘和推广,常玉可能只是艺术史上的一个脚注。

  大未来林舍画廊在本月呈献的“常玉–寄黑藏白醉粉红”个展,在第二代接班人林岱蔚的筹办下,延续并重现第一代画廊主林天民推广常玉近30年信念与心路历程,以“历史文本为基底,美学精神为核心价值”的信念,带大家再次走进常玉的艺术世界。

  ▲ 常玉 展览现场

  展览特意规划了一个“巴黎画派“作品展览空间,同步呈现当时聚居于巴黎,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文化背景的艺术家作品。透过此一情境,展览尝试引领观者回到常玉的创作年代,进而体会并看见在现代主义艺术的表现技法下,其作品独特的文人美学品味。

  ▲ “巴黎画派“作品展览空间

  ▲ 莫依斯?奇斯林 《Kiki de Montparnasse》

  ▲ 基斯·梵·邓肯《Portrait de femme》

  ▲ 藤田嗣治 《北京狗》

  另外,常玉生平最大巨作近300公分油画作品《荷塘白鹤》为国巨基金会典藏,也首次公开亮相于私人画廊,并同时展出数件大尺幅裸女、盆花等各主题代表作品。

  展览以“黑”、“白”、“粉红”为主题,勾勒出常玉创作的东方文人精神,重现最初常玉为人们所称道的创作本质。

  ▲ 《荷塘白鹤》局部

  ▲ 《荷塘白鹤》局部

  ▲ 《侧卧裸女》

  ▲ 《双面画 白马黑马》

  ▲ 《磁州窑瓶內的白莲》

  ▲ 《果宴》

  ▲ 《瓶菊》

  ▲ 《题字瓶与白菊》

  作为展览的一部分与延伸,此展大未来林舍画廊出版的专书跳脱“图录”思维,除了收录131件油画作品,同时借由内载收集的历史照片与文章报道,包括常玉1945年发表其对毕加索的见解,席德进、庞熏琹、朱德群、吴冠中等艺术家眼中与认识的常玉,以及90年代初常玉油画作品第一次进入台湾,林天民先生的撰文与采访,直至1997年台北苏富比公司主办“常玉座谈会”蒋勋先生的演讲整理,借以形塑一个更为立体与鲜活的常玉。

  ▲ 《常玉画册内》内页

  对话 “凤凰艺术”

  凤凰艺术X林岱蔚

  (以下为了方便阅读,“凤凰艺术”= Q,“林岱蔚”=L)

  ▲“常玉–寄黑藏白醉粉红”个展总策划—林岱蔚

  Q:为什么会想到做一次常玉的展览?常玉对你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

  L:常玉是我父亲已经推广了相近二三十年的一个艺术家,常玉对我们来说意义非常重大,我从以前就不断地一直看着常玉的作品。但当市场越来越纷扰,现在常玉许多人在关注,我反而会来思考他的艺术价值。觉得还有我们可以努力,可以建立价值的地方,所以我决定就跟我父亲讨论,来办常玉这一个展览。

  Q:这次展览的标题常玉“寄黑藏白醉粉红”,完全从艺术家作品的特质出发非常有诗意,您是如何考虑的?

  L:这个题目是希望大家可以从这三个颜色去直接的理解到常玉创作的一个精神,“寄黑藏白”其实提炼了是中国传统东方的一个创作意境,黑与白。在里头我提了一个“寄”跟“藏”两个概念,来表现常玉的一种创造表现。“醉粉红”其实是常玉的一种意境,它的创作总是带有一种隐喻性、暧昧性的一种色彩,这种恬淡的一种优雅的表现色彩,从“醉粉红”里头去提示出它一种创作意境。

  Q:从学术角度来看,当下研究和推广常玉的作品有什么特殊的借鉴意义吗?

  L:常玉我们可以从他的时代去理解他的创作,他是1895年出生,他在到欧洲的时候是1920年代,也就是现在相近一百年前。一百年前当时的时代氛围,就是巴黎画派的精神,最著名的艺术家像毕加索、莫迪里阿尼等。这些艺术家现在已在国际上非常有名,他们的市场价值,也都是七千万、八千万美金以上。

  但反过头来看常玉,可以去思考,在巴黎画派里头,常玉并没有被归纳在这一块,但是他是我们认定具有巴黎画派精神的中国艺术家。常玉的创作精神并没有被世人用一个时代性的观点去理解,所以他的市场价值,我觉得还有很大的一个认知的空间。

  Q:第四个问题,按照艺术市场的观点来说,艺术家的市场价格尤其就你的艺术价值选择,以及你怎么看待这样一个艺术价值影响市场价格迅速上涨的现象?

  L:我觉得它的价格迅速上涨是因为大家慢慢地认知跟理解了它的价值,但我觉得它的价格还没有到顶,还只是刚起步,就如同我说的,巴黎画派的莫迪里阿尼价值现在是一亿七千万,常玉的价值大概就是一千多万美金,我说的是美金的价钱,那中间还有十倍差距。那回过头来,把同时代的艺术家放在一起比较,我相信大家心里都会有一个自己的决定。

  Q:当常玉成为大家熟知的名字之后,常玉已经成为市场上人人企及的艺术家时,这时候再来做常玉的个展,您会把重点放在哪里?

  L:我们希望放在如何体现他的时代价值这一块,所以在展览中我们体现了巴黎画派的一个精神,展出了几件巴黎画派的作品,透过这样的一个背景,回过头来去思考常玉,他在那个时代的艺术价值跟精神。因为许多人看常玉的作品会用简约,甚至简单的概念去聊常玉,但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形式,我们必须回到那个时代,回到那样的时代氛围,你才能发现说,他究竟是如何的突破,如何在当时代是那么的难得、那么的可贵。

  展览信息

  ▲ “常玉–寄黑藏白醉粉红”个展海报

  “常玉–寄黑藏白醉粉红”个展

  展览地点:大未来林舍画廊(台北)

  展览时间:2018年5月5日—6月3日

  总策划:林岱蔚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大未来林舍画廊 常玉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