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画廊故事】博而励画廊:从“全球”进入北京,从北京走向全球

雅昌艺术网专稿 罗书银 著 2018.02.16

博而励画廊创始人:Waling Bores,及画廊合伙人:贾伟

点击视频:【雅昌圆桌】之博而励画廊故事 ——画廊周北京参展机构访谈录

  大约两年前,原来就职拍场的贾伟忽然宣布加入博而励画廊,成为合伙人。艺术作品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是一次完美成功的跳跃,但对贾伟而言,选择加入画廊,进入一级市场,对她而言似乎完成了一次“完美跳跃”。在她选择的背后,我们看到了一个画廊,画廊创始人热爱艺术的初心。

博而励画廊创始人:Waling Bores(右)在2017年10月纽约空间开幕首展现场

画廊合伙人贾伟(左)在画廊展览现场

  中国当代艺术的过去和现在是什么?

  来到中国之前,画廊创始人Waling 是带着这个问题走进中国当代艺术现场的。这之前,他自己在德国柏林运营了一家非营利机构,也是一位策展人。1997年,他邀请国际策展人侯瀚如担任空间一场展览的策展人。彼时,中国当代艺术“后89”热潮依旧涌动,从这位策展人口中,中国当代艺术让这位德国的策展人感到好奇,并向往。

  2003年,在侯瀚如的介绍下,Waling结识了同样是策展人的皮力。Waling回忆到:“那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转折的时间点,很多事情蜂拥而至,年轻的艺术家、收藏家一一地出现,在与皮力的交流中,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作为中国的艺术中心,北京也正成为全球当代艺术生产的中心之一。”

  进入这个现场,做点什么事情是来自德、中两位策展人最初的想法。鉴于Waling之前在德国做非营利机构的经验。他们有了在北京创办一家非营利当代艺术机构的想法:“参与并展示中国当下与过去发生的艺术”这个想法让他们很兴奋。当时,这无异于是在做一个“乌托邦”。

  很快,非营利机构进入选址阶段。在考察了几个地点后,他们选择了草场地,因为与旁边更加商业化的798艺术区相比,这里更新、更以艺术家为中心。而且独立的草场地艺术区甲8号院,有巨大的展示空间及独立的院子。为举办当代艺术展览、活动提供了完美的场地。他们给这个非营利机构命名为:Universal Studio-Beijing,意为:定位北京的全球的艺术工作室,表明了二人的理想。

2005年,由德、中策展人:Waling Bores与皮力创办的博而励画廊前身:Universal Studio开幕展:“开放:一个全新的艺术空间”现场

  空间展览最初的定位为:以策展为导向。许多中国当代艺术新的、实验性的创作得以实践。那时,“U空间”几乎承担起了当代美术馆的功能。在其支持下实施的展览不仅是美术馆级别的资金投入,即使在现在来看,也依旧具有美术馆级别的学术水准。

  2005年11月25日,U空间的开幕展,奠定了其“实验性”:艺术家和建筑师被邀请为U 空间进行设计。除了邀请来自德国、荷兰、北京的艺术家、建筑师。名为“开放:一个全新的艺术空间”的艺术项目包括了展览、讨论和讲座、影片展播等形式。开幕当天的讨论会邀请了范迪安、冷林、 凯伦·史密斯、张巍作为嘉宾,皮力担任主持。展览期间还安排了贾樟柯、汪建伟的录像展播。

2007年 “爱它,咬它” 刘韡个展现场

  在此之后,画廊实施了多个重要艺术家的个展,许多大型装置作品的展览经费常常耗资上百万。2007年,刘韡在U空间实施了两个个展,分别展出了其具有代表性的两个系列作品:大型的装置“狗咬胶”系列;以及油画作品“紫气”系列。

邱黯雄个展“前尘-新大陆架的沉降”展出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现场

  同年邱黯雄个展“前尘-新大陆架的沉降”实施了其代表的大型影像装置作品:《为了忘却的记忆》,把真实的火车车厢的窗户作为屏幕,播放纪录片式的历史片段。当时为了找到这个真实的火车厢,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最终在东北的一片树林里找到了废弃的车厢,但为了把火车从树林中运出来,他们不得不把树伐掉,然后再用两辆重型大卡车将火车运至北京。结果火车太大无法直接进到展厅里,大型设备无法使用,只有将火车切割用人力拖拽的方式才将火车顺利运进展厅。

2007年 “看见的和看不见的,知道的和不知道的 ”陈劭雄个展现场

  从非营利到“低调”的画廊

  2007年之后,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受整个经济危机的影响出现了巨大波动。最初支持画廊运营的国外艺术基金会的资金也受到影响。他们意识到:只有通过出售艺术品,才能维持这一策展机构的运营。Waling与皮力不得不选择从非营利机构转变成画廊,并取两人的姓名,将画廊更名为:博而励画廊。

  金融危机的影响使许多机构倒闭,与此同时,又有更多的艺术家、收藏家、以及画廊出现。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依旧有热钱涌入,各种艺术潮流盛行。“在那个时间,你需要认真地思考你所做的事情,以保证自己不被当时的环境所左右。”Waling谈到。

2008年 “阵风” 张培力个展现场

  即使在这样的经济大环境压力下,画廊依旧保持其以策展为导向的定位。2008年张培力在画廊实施了大型现场装置作品:《阵风》。这件作品需要先专业地搭建出室内景,然后人为地把它摧毁掉。展览调用了5台摄像机,不同角度同步记录。这个作品里用了在电影或录像里经常会用的技术,比如诗意化的叙事方法,柔和、缓慢的镜头语言,窗帘飘动、金鱼缸啪地打碎,都是很慢的。无论是技术上,还是资金上,在当时都需要大量的投入。

2009年“关于:新山海经” 邱黯雄个展作品

2009年“虫洞” 王郁洋个展现场

  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邱黯雄、刘韡的多场重要个展亦得以在画廊实施。这其中就包括:刘韡2009年个展:“对,这就是全部”,展出大量影像装置作品;邱黯雄2010年大型装置个展“动物园”等。除此之外,博而励画廊亦推出了许多70、80后艺术家早期重要的个展。包括:仇晓飞、王郁洋、杨心广、宋琨、龚剑、梁远苇等。

2009年“对,这就是全部” 刘韡个展现场

  在当时,这些大型的影像、装置作品几乎不可能被收藏。而作为画廊实施这样展览的投入也可想而知。幸运的是,国内无法提供的市场在西方得到了认同。自2007年转变为画廊后,博而励便成功申请参加瑞士巴塞尔博览会,以及之后的香港巴塞尔博览会,和一些国际性群展。帮助画廊克服了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画廊为这些博览会及群展制作的许多作品,也在更大的国际舞台上成功地推广中国当代艺术家。

2010年“动物园” 邱黯雄个展现场

  从边缘进入更大的艺术现场

  2010年之后的几年时间里,画廊经历了一系列的变动。首先是画廊从草场地艺术区搬至798,比起草场地,画廊更好寻找,也更加进入大众的视野。2012年,皮力宣布从画廊离开,由Waling独自掌管画廊。回忆起那段时间,Waling表示:“那时经济危机的影响还在恶化,许多曾经活跃的机构先后关闭。在那个艰难的时期,几乎所有的画廊都改变了自己的定位,很难说我们的市场定位是什么,对我来说就是坚持我运营画廊最初的理念:强有力的策展方式、以艺术家为导向积极展示革新艺术的方针。相对于适应市场,我更倾向于去创造一个市场。”

2010年“登楼已去梯” 仇晓飞个展展出作品

  之后的2011年,画廊做了更多的尝试,比如发掘新兴的年轻艺术家,举办了包括:陆扬、张洁白、雷本本等艺术家的个展。也是从这时开始,画廊着手展示相关艺术家们于20世纪70至80年代期间创作的早期作品,这一年举办的“决绝 —— 一个抽象艺术群展”上出现张伟、黄锐的名字,这两位艺术家之后与画廊建立了紧密合作的关系。同年,与画廊合作至今的薛峰也在画廊举办了首次个展“延伸的风景”。

2011年薛峰的个展“延伸的风景”展出作品

2011年群展“决绝 – 一个抽象艺术群展”现场

  2012年画廊推出了张伟从纽约回国后的首次个展。艺术家张伟对此次展览记忆犹新。“我从美国回来以后,大家不是很知道我这个人。因为我离开中国很久,很多人也不了解我的作品。Waling有勇气把我80年代以来的抽象作品进行展示,推荐给中国的艺术界和收藏家,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和支持。从那时开始,我们合作的非常顺利。这家画廊可贵在于它对所有的人都很关注,很热情,尽他们的力量去帮助每一个艺术家。”

2012年张伟的个展“张伟 – 1979 – 2012年的抽象画”展出作品

  当时的这场展览同样也引起了国内外收藏家的关注,收藏家乌利·希克购买了多件张伟作品,并随后将之捐赠给了香港M+视觉文化博物馆。Waling留意到,在北京几乎没有一家画廊对其签约艺术家不同时期的艺术作品进行过系列化完整展示,纵使这些作品非常优秀。因此画廊不仅集中展示了张伟于20世纪80年代所创作的抽象画作,并同时出版了其作品的相关目录。经过多年的推广,目前张伟的作品无论是先前创作的还是新近创作的,皆在国际上广受好评并深受藏家的喜爱。不仅仅是张伟,对于画廊合作代理的每一位艺术家,系统地整理其作品目录也一直是画廊工作的重要内容。

2012年廖国核个展 – “大众绘画”展出作品

2012年杨心广的个展《武不善作》现场

  2012年之后,画廊合作的艺术家经历了许多变化,也逐渐在大的变动中建立起自身的定位。这些艺术家名单可以梳理出几条线索:以张培力、陈劭雄、林一林等为代表的早期具有实验精神的当代艺术“先锋”;以黄锐、张伟、马可鲁等为代表的“前85非官方艺术家”;以邱黯雄、薛峰、廖国核等为代表的更年轻一代的70、80后艺术家。

2013年薛峰个展 : 包围

2013年廖国核个展 : “香蕉 茄子 肉饼”作品

2013年 黄锐的个展“荒原系列2011-2013”

2014年张培力个展《因为…所以…》

2014年群展:夏:朋友,泳池和浪花

2015年夏季群展“文字,暂停”现场

  从“全球”进入北京,从北京走向全球

  最初创办“Universal Studio-Beijing”,Waling将北京当做一个全球艺术的实验场,北京生动、鲜活的艺术实验是全球当代艺术重要的组成部分。以全球化的视角来关注中国当代艺术生态。帮助画廊在大环境的摆动中不偏离左右。

  一直以来,Waling在选择艺术家及展览项目上,都有其独到的思考:“我们希望选择的艺术家,是从当下的问题出发,基于自身历史进行深挖及思考,在更大的艺术史体系中找到其位置:不仅反映出艺术家自身的个性,更是与人性相关,与艺术创作的灵感相关,更与我们活着的意义相关。”

2016年薛峰:“寂静-新作”现场

2016年张伟的第二次个展《新作》现场

2016年黄锐:“空间-日本时期”现场

2016年陈劭雄在画廊的第三次个展

  2015年,画廊搬至798艺术区的主干道上,与佩斯北京、常青等国际画廊成了“邻居”。也为画廊带来了全新的挑战。Waling留意到:“无论是更多国际化背景艺术家的加入,还是我们所接触的收藏家,以及更年轻的收藏家,大家都有了更国际化的身份。这是我们搬至更中心的中国当代艺术现场发生地的一系列后续影响带来的。”

2017年邱黯雄:新山海经 3

2017年廖国核:“恶克思”个展现场

2017年林一林个展:“从她的脚下出发”现场

  2016年3月份,贾伟加入博而励画廊成为合伙人,两位画廊负责人有了更明确的分工,Waling负责展览项目,选择艺术家,贾伟负责画廊运营,拓展并维护画廊的藏家及客户。“以饱满的热情,专业的态度来面对艺术家、面对收藏家,面对普通的观众”,是贾伟和她的团队所坚持的。两年时间以来,画廊的展览项目更明确,除了每年在画廊会举办6至7场展览;穿插于全年的5、6场全球博览会也是画廊每年工作的重中之重。

2018年1月28日,博而励画廊(纽约)空间邱黯雄个展开幕现场

  2017年10月份,画廊在纽约开设了新的空间,距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和古根海姆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仅几步之遥。这个空间将关注已经成名的,有资历的艺术家,在更加国际化的平台上展示中国当代艺术。在开幕群展之后,2018年1月28日,首次个展推出了邱黯雄。与此同时,在接下来的2018年画廊周上,画廊将在北京推出一场来自德国的当代艺术群展,这是北京空间首次举办国外艺术家的群展。北京与纽约两个空间,中国、西方艺术家的“走出去”与“引进来”。也许是未来博而励画廊会展现的新面貌。

博而励画廊纽约空间2018年推出邱黯雄个展

  对创始人Waling及合伙人贾伟而言,他们很清楚画廊可以选择的不同的运营方向,这也决定了不同画廊的定位。在更大的一级市场生态中,有的画廊重在“藏”,比如买断一个艺术家的某部分作品,作为画廊的收藏,走精英化的运营路线;有的画廊重在建立连锁品牌效应,将艺术家的“生产”与画廊的销售区分开来,画廊只做专业的销售的事情;而博而励画廊从最初将自身定位为:以策展为导向的机构开始,便决定其将积极地投身当代艺术发生的更大现场,与艺术家一同探讨展览可以开展的不同方案,与收藏家及观众交流探讨对艺术作品理解的多重角度。从而把艺术引向更深远的下一步,去探讨艺术究竟能做什么?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画廊故事 博而励画廊 Bores Waling 贾伟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