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画廊故事】墨斋Ink Studio:深耕水墨,无问西东

雅昌艺术网专稿 刘龙 著 2018.03.16

  【导言】第二届画廊周北京于2018年3月23日至30日举行,聚合了18家国内外顶尖画廊、4家非盈利机构的画廊周为北京一级市场的聚合带来了转变的契机。在画廊周北京举办期间,雅昌艺术网推出所有画廊周参展机构的系列访谈,及幕后【画廊故事】。全景呈现这些优质艺术机构的成长故事。

  相关链接:【雅昌圆桌】墨斋Ink Studio:深耕水墨,无问西东(下)

  2013年,中国当代水墨开始在国际市场上掀起浪潮,一时间蜂拥其中者不胜枚举,而由三个美国人联手创立,于当年5月空降北京草场地艺术区的墨斋(INK studio),在当时也仅仅被视为这股大潮中的一个小波澜。

  然而5年过去,当代水墨经历了急速的潮涨潮落,围观和投机者也早已散去,墨斋凭借着国际化的视野以及高水准的展览和学术梳理,将当代水墨进步一梳理并推动到国际艺术视野。

位于北京市草场地艺术区红一号院内的Ink Studio

  墨斋自2013年成立至今已有5年,在墨斋总经理雷澄泉(Christopher L.L. Reynolds)看来,5年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们思考的是10年甚至20年之后当代水墨的变化和画廊要承担的责任。”那么,这三位美国人眼中的当代水墨怎样改变了全球艺术?他们又希望通过墨斋画廊实现怎样的愿景?

  从“默斋”到“墨斋”

  要了解一家画廊,创始人自然是绕不开的关键角色,墨斋的三位创始人之一——雷澄泉毕业于耶鲁大学经济系,多年工作于纽约华尔街,曾在摩根士丹利从事风险投资,并管理和投资中国传统艺术的重要收藏品,同时也是画廊主要支持者;艺术总监余国梁(Craig L. Yee)毕业于斯坦福大学MBA,曾任纽约麦肯锡公司战略顾问,后参与创办了中华艺术基金会;独立学者及策展人林似竹(Britta Erickson)从80年代开始研究推广中国当代艺术,著作丰富,是促成墨斋画廊创办的源动力。

前排左起:曹仲英先生、祝君波先生,

后排左起:墨斋创始人余国梁、雷澄泉,艺研雅集理事长李定和先生

  三位创办人在旧金山先后师从于著名藏家曹仲英先生,对水墨以及中国哲学、文化艺术的共同热爱让他们最终走到一起。雷澄泉表示:“2013年我们关注到当代水墨依旧很久了,我们想了解更多的当代水墨的艺术家。然而却发现没,有一家画廊是专注于当代水墨的,我们认为应该有这样一家画廊,所以三个人决定结合各自的优势,创办这样一个画廊。”

  2013年“墨斋”应运而生,其名字也由曹仲英的斋号“默斋”脱胎而来,从“默斋”到“墨斋”的改变既有继承先人的意思,也反映出某种继承关系。

左起:Claire Roberts, 曹仲英先生,墨斋艺术总监林似竹博士

  2013年墨斋画廊在中国北京草场地艺术区由艾未未设计的红院子里低调开幕,墨斋的艺术总监余国梁当时说:“我们来到中国,希望探寻到我们认为将会对世界当代艺术产生戏剧性影响的艺术家。我们欣赏水墨这种有质感的、独特的表达方式,它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表达,我们相信水墨也可以寻找到一种现代和当代的表达并产生影响;不只对中国当代文化艺术的发展,实际上对国际艺术的发展也能产生影响。我们的想法、观念与西方世界不同——中国对世界当代艺术是有所贡献的。”

  以观念贯穿传统与与当代

  “作为一种传统媒介,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水墨无论在国际还是在国际语境中,都会遇到被窄化的尴尬。”墨斋最早的合作艺术家郑重宾清晰地记得2008年前后,在国内还经常被人问起“水墨是当代艺术吗?”,因为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谈及当代水墨,必然是传统艺术的延续,而且艺术市场也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没有明确的画廊代理制度等等。

2013年5月,墨斋首展“郑重宾:占物术”现场

郑重宾《行影支离》 丝网影像 2018

郑重宾《移动的两极》 墨 丙烯 宣纸 铝 190 x 175 cm 2018

  “2013年,余国梁和林似竹找我商量做墨斋开幕展时,我本能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抱负,又很冒险的事。因为三个美国人到中国,又将经营范围设定在水墨范围内,能做多久,怎样提出新的方法,都是很大的挑战。不过我也很荣幸参与到墨斋的成长当中,5年间的通过墨斋画廊、博览会和画廊推荐的美术馆等项目,墨斋一步步帮我实现了创作方面的许多想法。”郑重宾认为,通过多家权威美术馆和墨斋画廊的共同推动,大众以往对当代水墨狭隘的认识在近几年已大有改观。

2015年郑重宾“层层天墙”展览现场

  从首展“郑重宾:占物术”开始,墨斋对艺术家的选择便在“基于传统脉络,又在观念上面向国际”的思路上展开,然而现实却是“很难找到这样的艺术家,墨斋到目前为止只找到了8-16位。”

  细看墨斋的合作艺术家名单,有具备中西双重文化背景的冰逸、徐冰、杨诘苍和郑重宾,在传统水墨有重要突破的李华生、王冬龄、魏立刚、黄致阳、李津等资深水墨艺术家进行过合作,还有在行为艺术方面颇有建树和影响力的戴光郁、何云昌进行过合作。他们对水墨艺术已经有30甚至40年的探索过程,并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成熟的艺术观念和艺术语言,对当代水墨的发展产生了重要改变。

2016年魏立刚个展“冬影鸾鉴”中,艺术家45米长的《鸾凤麒龙长卷》在三层展厅通过螺旋形装置陈列

2016年王冬龄个展“乱书”现场

  墨斋的工作重心之一是以高水准的展览为艺术家更好地呈现他们的艺术思想和作品。“墨斋跟其他画廊不同的是一年只做四个展览,并且非常专注于展览的品质。”余国梁表示,虽然这样在成本压力上比较大,但对于和艺术家之间建立长期的信任与合作,推广他们对当代水墨的探索和艺术思想,是必不可少的。

  雷澄泉说:“墨斋合作的艺术家大多已有数十年的创作过程和市场经验,之所以能够打动他们与我们合作,依靠的正是精益求精的展览品质和国际化的合作模式。而具体到如何选择艺术家,我们并不会跟随市场的步伐,而是由林似竹等学术团队的视角,来找寻真正在当代水墨这个领域有代表性的、有学术性的,有自己独特艺术语言的艺术家。”

2016年李津个展“自在”现场

李津《素2号》纸本水墨 180 x 98 cm 2015

  雷澄泉特别提到了2016年墨斋为艺术家李津做的个展“自在”,“在李津合作过的众多画廊里,墨斋恐怕是第一个让他不用考虑任何市场因素,只需要画他所想的画的一家画廊。”雷澄泉表示,一改“饮食男女”的生活气息,“自在”展览作品中自由挥洒的笔墨,令许多博物馆和藏家认识了完全不一样的李津。

  近几年墨斋也先后举办的“水墨与身体”、“何云昌:王道至柔”和“印痕:戴光郁”等引人注目的展览,将装置、行为艺术等媒介作品加入画廊经营范畴,进一步扩展了当代水墨的外延。

2015年何云昌在墨斋的个展“王道至柔”,在余国梁看来,行为艺术对应了中国传统文化“六艺”中的礼,而何云昌的行为中同样对应了传统水墨中的精神内核

戴光郁《失守》行为、影像 2007

  余国梁表示:“墨斋选择的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特的的艺术观念,他们的视野更加开阔和国际化。但这些观念是否一定是建立在西方当代艺术脉络上的也不一定,中国传统的艺术观念同样重要。哪怕是郑重宾和冰逸这两位看起来极具西方观念艺术化性的艺术家在自己的作品中也有对中国传统绘画观念的重要延展。”

  着眼长远市场

  除了严谨地选择合作艺术家,墨斋对待每一个展览项目的态度,也体现在以林似竹为主的学术团队展后的出版物研究里。墨斋每个项目都会在展后12-18个月的时间同艺术家合作,记录和梳理艺术家的创作过程、艺术家展览的学术研讨,艺术家展览实录,影像全程记载,各角度艺术批评等。展览著录几乎涵盖了参展艺术家的全部创作、展览、学术评价,为专业人士和观众梳理出一个清晰的思想与艺术的全程脉络,因此画廊的每一次展览某种意义上也是是一场小型但专业的机构型展览。

  正是源于这样的学术能力和态度,墨斋鲜明的国际学术语境和敏锐的观察视角,逐步得到藏家和业内的认可,也使其成为众多国际美术馆和博物馆了解中国当代水墨的桥梁。

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何不再问?” 中郑重宾个人项目《层层天墙》

2014年墨斋首次群展“水墨与身体”现场

  “通过5年的努力,我们已经让大家认可墨斋画廊是一个专业的可靠的平台。而墨斋画廊的核心竞争力或优势,就是我们做得非常专业并着眼未来、做长期项目。”雷澄泉认为,墨斋在学术视野上和国际前沿保持一致,“我们希望能与艺术家拓展出长期合作关系,我们做事的态度和方法其他画廊很难复制。”

2015.年“冰逸:囙”展览现场

2017年香港巴塞尔,墨斋参展的冰逸个人项目

  在墨斋另一位创始人余国梁心中,英国伦敦的Victoria Miro是墨斋的榜样。“这家画廊在艺术家中拥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好口碑,每个艺术家都非常恳切、迫切地希望能与它签约或合作。Victoria Miro带给艺术家最重要的就是高信誉度与忠诚度,它之所以能如此成功就是基于他们与艺术家之间建立起的高度信任关系。” 对于墨斋的将来,余国梁希望也能如此。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墨斋 郑重宾 当代水墨 余国梁 雷澄泉 林似竹 水墨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