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当历史照进个体生存:200件作品勾勒吕佩尔茨、周韶华“心智地图的异像”

雅昌艺术网专稿 洪镁 著 2017.09.12

  导言:当吕佩尔茨与周韶华相遇,两位从20世纪特殊时代走来、从对传统文化的坚定和对个人视觉图像的拓展中走来、从对架上绘画的坚持中走来的艺术家,会产生哪些碰撞和思想的火花?

  重要历史节点构成了两位艺术家共同的生存背景,在“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学术主持、“俯仰天地——周韶华”策展人冀少峰看来,他们生命的重要时段都离不开20世纪,而20世纪是一个意识形态的世纪,各种意识形态构成了政治思想的重要语汇。20世纪又是一个充满动荡的革命的世纪,两位艺术家历经二战或二战遗留的社会伤痛,在历史大变局中感受着一个特殊时代的精神文化的变迁,并在重要的背景下逐步建立起个人的“心智地图”。

  吕佩尔茨和周韶华的视觉图像是迥异的,但是他们对于个体精神谱系的建立又是相似的。“他们从本民族文化母体出发,在历史的重构中不仅将艺术作为一种认识世界的方式,更建构了自我的视觉叙事系统和话语表达方式,进而传达出颇具当代意味的文化情怀,并以一种回归自我内心的视角去审视传统与当代、历史与现在、东方与西方、本土与全球及他们所面临的文化与现实”。

  2017年9月12日,“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和“俯仰天地——周韶华”双个展在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盛大开幕。本次展览由湖北美术学院、德国贝尔艺术中心、湖北省周韶华艺术中心共同主办,分别展出德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家马库斯·吕佩尔茨作品104件及中国画家周韶华作品将不同年龄、经历、社会文化背景及视觉表达媒材的两位艺术家,以作品在同一个空间交汇,形成两种视觉和文化的对视。

“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和“俯仰天地——周韶华”双个展嘉宾合影

“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和“俯仰天地——周韶华”双个展开幕式现场

“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和“俯仰天地——周韶华”双个展开幕式现场

“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和“俯仰天地——周韶华”双个展开幕式现场部分嘉宾合影

  对于此次在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的展览,吕佩尔茨谈到了对学院艺术和对中国画的理解:“中国画的线条和笔触所蕴含的属于绘画本身的意趣,超越了时间与空间。中国的传统古典绘画对我来讲,并不是很异国情调的艺术,而是我可以理解的、我也希望能够去挑战的艺术。”而此次在湖北美术学院的展出及交流,在吕佩尔茨看来亦是“贡献于营造酝酿天才的学院氛围”。“ 美院并不是一个教育机构,教授也不是一个教育家,我眼中美院的老师是大师、是师傅,而学生更像是学徒。最重要的是这些师傅所营造的学院氛围,好像在搞一些小团体——那确实是我们的阵营,师傅们心有灵犀,学徒们沉浸在一个创造艺术的氛围中。之所以被称为艺术学院,因为它是一个酝酿天才的地方。”

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杰主持展览开幕式

湖北美术学院教授、本次双个展总策划徐勇民致辞

德国贝尔艺术中心创始人莎尔伯爵致辞

  谈到此次于吕佩尔茨双个展的缘起,周韶华表示:“过去我虽在不少国家举办多次画展,但无机遇同异国代表性画家进行面对面的艺术对话,这对传播中华文化也极为不利。近有朋友促成我与德国新表现主义代表性画家马库斯·吕佩尔兹先生举行对话画展,正合我意。虽然彼此文化根源不同,但同住一个地球村,我们应平等相待,友好互惠。文化交流是人类不可缺少的精神互补”。

“心智地图的异像——马库斯·吕佩尔茨在中国”策展人范•齐格麦尔致辞

艺术家马库斯•吕佩尔茨致辞

“俯仰天地——周韶华”策展人冀少峰致辞

湖北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罗丹青致辞

艺术家周韶华致辞

  “两位艺术家还在自己的少年时期就远走他乡,经历了人类历史迄今为止最残酷切改变历史进程的战争。东方与西方由此产生了翻天覆地的社会变革”,正如湖北美术学院院长徐勇民在梳理了两位艺术家创作生涯之后对他们共同的创作起点的感慨,无论社会形态如何,人们在认知上共同开始渴求揭示更多不为人知的人性奥秘,对包括视觉图像在内的所有艺术形式也开始有了纪念碑式表达的渴望。

马库斯•吕佩尔茨和德国贝尔艺术中心共同向湖北美术学院捐赠作品,湖北美术学院副院长许奋代表学校接受捐赠

湖北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梁远钢代表湖北美术学院向吕佩尔茨及德国贝尔艺术中心李佳艺颁发湖北美术学院收藏证书

周韶华向湖北美术学院捐赠作品,湖北美术学院副院长许奋代表学校接受捐赠

湖北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梁远钢代表湖北美术学院向周韶华颁发湖北美术学院收藏证书

  104件作品中的吕佩尔茨艺术线索

  马库斯·吕佩尔茨无疑是目前国际上最知名的德国艺术家之一,其艺术作品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展出和收藏。他1941年生于波希米亚(今为捷克共和国利比亚茨),于1960年代初在西柏林开始其职业生涯,成为新表现主义的代表和先驱,他的画风强烈、狂野、情感丰富,该风格由一群艺术家发展而成,作为对艺术中主导的抽象风格的反抗。

  继在中国上海、北京展出吕佩尔茨的艺术作品后,此次展览让武汉市民和参观者感受其50多年的独特而源远流长的艺术生涯。104件作品均来自MAP收藏,绝对是世界上最大的吕佩尔茨收藏之一。此展览可以让参观者对其艺术发展有一个全面的认识,了解其作为艺术家从1960年代到今天的发展历程,展示其艺术创作的不同阶段,对其所选择的主题和思想世界有更深的见解。

  尽管吕佩尔茨为自身创造了难以忘怀的个人形象,多年来他仍然以艺术家身份不断重塑自己,一直寻求创造艺术作品巅峰,并探索个人新道路,创作更深刻的表达。

  其艺术上的再现风格来自于于对文化史的关注,以及艺术家早期艺术中的德国当代史批判性手法。其古代希腊和罗马神话的各种系列来源于对历史主题的兴趣,宗教主题则来源于基督教—被称为源自西方文化悠久传统艺术史中的中心主题。但吕佩尔茨的作品也来源于作为艺术永生的画家和雕塑家的自身神话。

《田园风光五》275 x 201cm画布胶画1969

《上午》250 x 350cm布面油画1981

《穿西服的男人》250 x 187cm画布胶画1976

《和平》150 x 160cm布面综合材料2013

《头盔二》235x190cm

上:《梳子》50 x 140cm麻布乳胶漆画1968;下:《两条轨道》81x100cm麻布乳胶漆画 1968

《穿西服的男人》250 x 187cm画布胶画1976

  1962年,马库斯·吕佩尔茨在德国西柏林开始了他作为一名表现主义画家的职业生涯。也正是这一阶段,吕佩尔茨开始创作《酒神颂歌》系列作品,“酒神颂歌”一词可以译为“狂放热情的赞美”,他在这个系列两幅作品中用显著的标题表明了他的艺术观,比如1966年的《阻碍的艺术,酒神宣言》。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画作中,他意识到德国分裂的现状和历史发展,捕捉到战后德国的形势和态度。一方面,他充满感情地描绘和阐释了大都市中的无名街头生活,以及完全适应环境且西装革履的无名男士,这是他从20世纪50年代时装广告获取的主题。另一方面,他还纪念如梳子或铁轨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物。面对过去,吕佩尔茨还专注于“典型的”德国主题,比如“国防军”的钢盔,象征着恐怖、死亡、痛苦和不公。想起他画作中的那些未亡人,他们指的是二战期间德国历史的黑暗篇章。但同样地,吕佩尔茨使用移位策略,在画作中将头盔变为形式对象,表明和强调其对未来无关紧要,使钢盔失去了先前的相关象征意义。

《傍晚》250 x 350cm布面油画1981

《田园风光二》275 x 201cm画布胶画1969

左:《淋浴间》173 x 83cm瓦楞纸板油画1982;右:《淋浴间 V》180 x 82cm瓦楞纸板油画1982

左:《淋浴间 IV》179 x 82cm瓦楞纸板油画1982;

中:《淋浴间 II》198 x 103cm瓦楞纸板油画1982;

右:《淋浴间VI》180 x 82cm瓦楞纸板油画1982

左:《淋浴间 I》179 x 82cm瓦楞纸板油画1982;右:《淋浴间 III》179 x 82cm瓦楞纸板油画1982

左:《无题》130 x 162cm布面综合材料1991;右:《骨》200 x 150cm混合材料,拼贴,纸板油画1989

《水之上-水之下 II》250 x 350cm布面油画1985

左:《弗里茨》200 x 162cm布面油画1983;右:《空间幽灵:蓝猫》200 x 162cm布面油画1987_副本

左:《线条的胜利 I- 灯和纪念碑》200 x 162cm布面综合材料1979;右:《线条的胜利II- 灯和纪念碑》200 x 160cm布面综合材料1979

《水之上-水之下I》250 x 350cm布面油画1985

《空间幽灵:无神论者》200 x 162cm布面油画1987

《耶利科之墙》312 x 187cm布面油画1989

《审判受害者》250 x 200cm布面油画1988

左:《手》51,5 x 31 x 36 cm彩色石膏雕塑1981;中:《丑角(球员)》120 x 80cm木质油画1984;右:《手》51.5 x 31 x 36 cm青铜雕塑,第三版1981

《肌肉丰满的手臂》150 x 150cm木质油画1984

  1982年,吕佩尔茨开始名为《淋浴间》的系列画作。采用透视法缩短的沐浴间位于立式象幅中心,凸显了功能性室内陈设的高耸特点。单一的元素,如地板上的瓦片和墙壁,它们作为彩色领域合并成一个抽象的全面组合,形成了类似于古典现代主义的立体画。除了这些形式和图式方面,观众被迫成为偷窥者,深入了解最私密和亲密的家庭。此外,这个系列还可以从隐喻和转移的角度来解释纳粹时代不光彩的德国历史。在可怕的大屠杀时期,德国集中营的致命毒气室被指称为无害的“淋浴间”。因此,所谓的清洁行为一方面可能象征着死亡带来的法西斯主义恐怖,另一方面也象征着新的和平一代通过洗掉“污垢”来救赎和清除自己的罪恶。

  尽管吕佩尔茨所有的艺术作品都带有他独特的个人手印,但多年来他重塑自我,寻找新的表现形式并探索不同的绘画风格。20世纪80年代,吕佩尔茨专注于多个系列作品的创作,如《骨》、《空间幽灵》和《水之上——水之下》。这些绘画的特点是使用暗色调的颜色,通过描绘超现实生物、有机结构和恶魔以及看起来滑稽而生活在幻梦中的人们,创造一种险恶且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在其中的一些画作中,吕佩尔茨引用之前著名艺术家巴勃罗·毕加索的虚幻意象,采用来源于非洲面具艺术的简化和基本形式来创作人物。

  马库斯·吕佩尔茨作为一名改信天主教徒,对基督教同样有一定的兴趣,他的画作中也使用了宗教主题。作品《耶利科之墙》涉及旧约的圣经故事,其中约书亚是以色列人的领袖,在神的帮助下,他成功摧毁了敌人的耶利哥城墙。相比之下,《审判受害者》展示了天主教会历史的黑暗篇章,其中从中世纪晚期开始,异教徒受尽折磨直至转信基督教。吕佩尔茨描绘了一个屈服姿态的女性形象,看起来像座由大理石制成的古老雕像。她被基督教十字架和看起来奇怪的物体包围,这让人想起不同的酷刑手段。一个传统的欧洲舞台角色和快乐的小丑哈雷金,被描绘成在玩球的姿势。但这不寻常的十字架图像形式给人的印象就好像他被钉在十字架上。也许这个小丑般的人物可能是新的快乐的救主?20世纪80年代初,吕佩尔茨开始创作雕塑作品。他开始塑造与身体分离且非常模糊的人类的手,同样也由于不寻常的着色,使它们变成接近抽象物。因此,艺术家想要表达一种本土和古老的印象,暗示努力工作,可能还有双手残疾。在他当时的画作中,他也以类似的方式关注人的四肢。

《摆满食物的餐桌》160 x 200cm布面油画1997

左:《一天》130 x 162cm拼贴,布面和纸面油画1993;右:《夜》130 x 162cm拼贴,布面和纸面油画1993

左:《园中鹿》80 x 100cm布面油画1991 – 1992;右:《无题(滑稽)》80 x 100cm布面油画1991 – 1992

《夜(狂欢节)》100 x 81cm布面丙烯2009

  20世纪90年代,吕佩尔茨再次面临西方美术史不同的影响。《园中鹿》和《无题(漫画)》中,他采用超现实主义——20世纪20年代的风格和艺术运动,描述梦境体验,尝试表达潜意识——在舞台般的环境中摆放动物、植物和自然结构。在吕佩尔茨的画作中,他的意图不是通过外表阐述现实,而是赞美想象力的力量。《摆满食物的餐桌》引用传统的“静物画”。这是欧洲17世纪巴洛克时期非常常见的一种绘画风格,通过呈现各种各样的食物,赞美当下的生活,并意识到各存在物体的消失问题。作品《一天》和《夜》中,吕佩尔茨体现了时间的无常。

《没有女人的男人。帕西法尔》162 x 130cm蛋彩,亚麻布面油画1994

左:《没有女人的男人。帕西法尔》166 x 141cm布面油画1993;右:《没有女人的男人。帕西法尔》166 x 141cm布面油画1993

《没有女人的男人。帕西法尔》200 x 300cm蛋彩,亚麻布面油画1994

《没有女人的男人。帕西法尔》230 x 156cm蛋彩,亚麻布面油画1994

  在创作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作品《没有女人的男人——帕西法尔》中,马库斯·吕佩尔茨开始以更加密集的方式描绘系列人物,从而达到艺术效果,并以抽象的方式再现人物。由于所使用的标题和作品类型——这些画作引用了理查德·瓦格纳最近的一部音乐剧,关于角色帕西法尔(称为“纯粹的傻瓜”),同样以爱的不可能性为主题。这些作品还包括虔诚殉难者圣塞巴斯蒂安和希腊神阿波罗的半身像——后者对女神达芙妮的爱也没有得到回应。

《丢勒的花园》162 x 200cm综合材料2000

《麦穗人生》81 x 100cm布面油画2002

《栗子》300 x 160cm布面油画1997

《舞者》130 x 162cm布面综合材料2012

《泰尔托桌子(女性领域)》200 x 300cm 2010

左:《女人和狗》100 x 81cm布面油画2003;右:《无题》100 x 81cm布面油画2008

《无题》162 x 130cm布面油画2008

左:《鲁尔区》80 x 100cm布面油画2016;右:《鲁尔区》80 x 100cm布面油画2016

  吕佩尔茨的最新系列之一叫做《鲁尔区》。这些作品标志着他的“裸体图景”绘画的变化,进入一个新视野。这里,吕佩尔茨的裸体人物不再出现在一个美丽纯净的乡村,而是与裸露形成对比,在面对狭小的绿色区域或被工厂、工业建筑物或矿山的烟囱包围,作为私密的标志。鲁尔区是德国中西部的某个大地区,许多城市互相毗邻,居住人口较多。它是煤炭开采的重要中心,也是一个工业化区域,目前正在重建当中,通过休闲设施和教育机会改善城市建设。吕佩尔茨在工作和娱乐,自然和工业的两极之间展现生活。这些绘画中隐藏的悲伤和忧郁气氛传递渴望塑造一个全新阿卡迪亚形象的印象,一个纯净和谐、美丽野性的理想景观的古老概念。

  尤利西斯作为古代特洛伊战争期间伊萨卡传奇的希腊国王和万人拥戴的英雄,是希腊神话中的中心人物。他的生活和冒险旅程在荷马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中呈现。后者讲述了他作为海员再次回到家中的10年悠长旅程。对于吕佩尔茨,尤利西斯不仅其各种绘画中,而且在雕塑中也是一名重要人物,用一条狭窄小船描绘他的个人形象。吕佩尔茨的雕塑不再像古希腊的雕像那样重现美丽和优雅的理想,尤其是公元前450年的古典时代。他尝试以非常粗略的草图和拙略的方式来呈现其笔下的英雄人物,强调其毫不矫揉做作的古老本土特性,诠释了西方文化和文明的起源和起点。由于吕佩尔茨的雕塑不再模仿理想,他的英雄人物形象不再遥不可及,而是在看似不太完美的形象中变得越来越人性化。通过对雕塑的着色,吕佩尔茨还指明一个事实,即是在远古世界的每一个雕像也都是原色,但已在几个世纪前消失。在他的绘画《帕里斯的审判》中,吕佩尔茨描绘了一个非常有名的神话剧。年轻人帕里斯被要求来判定赫拉、雅典娜或阿芙罗狄蒂中谁是最美丽的女神。帕里斯选择阿芙罗狄蒂,给她一个苹果作为标志。在此之前,女神阿芙罗狄蒂将远古世界最美丽的女人海伦赐给他提供了作为奖励。不幸的是,海伦已经结婚,而这一事实造成了特洛伊战争的长期冲突。到2011年,吕佩尔茨也开始创作他的《阿卡迪亚》系列。该主题指一种古老概念,表示未被破坏的和谐与美丽荒野的理想景观。

  近年来,吕佩尔茨的主题集中于刻画在林荫遮蔽下坐立和站立的裸体图景。在这里,他再次将神话人物融入到他的主题和绘画特征中,例如“阿尔戈船英雄记”这个古老神话中的中心人物美狄亚公主,带有翅膀的丘比特作为爱情、欲望和感情的浪漫之神和作为女神的仙女。同样宗教主题和人物也出现在类似的作品中,如天使或抹大拉的玛丽亚,陪同耶稣基督的追随者之一,目睹耶稣受难和复活的女人。考虑到他们的任务和命运,将他们单独嵌入一幅绿色图景中,庆祝大自然美丽和生动的力量。在生命的黄金时代,他们被绘画中的一些死亡象征所包围,仅仅为了确保一切将要结束。这个展厅中的绘画对面是吕佩尔茨最著名的雕塑之一《泰坦》,于1986年创作。在希腊神话中,泰坦是在奥林匹亚神灵之前的具有人类形态和神圣生命的巨人。吕佩尔茨的雕塑主要受古希腊一个立人像影响,以其独特的艺术品质和事实而闻名,它是公元前5世纪仅有的少数保存完好的青铜雕塑之一。今天,在希腊首都雅典的国家考古博物馆被称为“阿耳忒弥斯青铜”或“海之神”,该雕塑可追溯于公元前460年,1926年至1928年在阿耳忒弥斯海角附近海域的沉船地点发现和挖掘。虽然这个古老的雕塑描绘的不是泰坦,而是统治着奥林匹亚神的国王宙斯,或是海神波塞冬,吕佩尔茨用自己的栩栩如生的语言描绘了这个著名的青铜雕像。

  此外,在近期系列作品中艺术家还展现了不同裸体人物的庞大和多样性视角。在他的主题中,吕佩尔茨经常引用诸如摩西这类圣经人物,他们领导以色列人逃出埃及,穿越红海,以及上帝最先创造的人物亚当和夏娃。中世纪时代和文艺复兴时期,曾经生活在一个高道德标准社会中的艺术家对亚当和夏娃的描绘变得合法,他们可以呈现一个赤裸的身体,因为这是底层故事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吕佩尔茨也以自己的方式呈现了这种艺术史传统。在他的大规模和大尺寸绘画《杰森的告别》中,吕佩尔茨从叫做“阿戈诺特”的著名古代神话中挑选出一个场景,描述的是希腊神话中一群英雄与他们领袖杰森寻找象征着权威和王权的金羊毛。在此冒险旅途中,杰森遇见了美狄亚公主,并与其相爱,但种种原因,他必须离开去完成他的使命。这个展厅内还有另外一个雕塑:《保护自由的精灵》描绘了一名手握鸽子的人物,作为和平与自由的传统象征。在罗马古代,“天才”代表着领导精神或具有保护使命的守护神。

《画家与颅骨》250 x 100 x 100 cm彩绘青铜雕塑2016

  吕佩尔茨专注于描绘裸体也引领他随后对古希腊和罗马神话主题的兴趣。这个主题始终令他着迷,就像他早期所谓的从曾经的狄俄尼索斯狂热中引用的“酒神”绘画一样。除了宗教主题,神话故事已是几个世纪以来在艺术史上最重要的复杂领域,通过描绘和诠释荷马、奥维德和古代世界其他重要文人的故事来装饰宫殿。奥菲斯的角色为古典神话中的传奇音乐家。他由于不尊重上帝狄俄尼索斯,被其女性追随者撕成碎片而亡。在他的画《俄耳甫斯》中,吕佩尔茨从背部呈现一个裸体,与散落在他旁边的被虐待的身体分开。吕佩尔茨不仅仅只是对描绘神话的主要部分感兴趣。相反,该主题以非常规视角描绘了人体。这一点在当时的其他绘画中表现的更为明确,如《赤裸的背部》系列,在这幅画中,吕佩尔茨呈现的也是扭曲的男性被他们分离的身体部位包围,但在有蓝色头像人物的艺术作品中,一个构图中的各个身体部位从不同的角度来描绘,反抗并超越了现实主义。

  60多年周韶华笔墨中的盛世文化和时代变迁

  作为多年致力于中国画理论与创作革新的探索与研究者,作为中国画气势派的开宗创派者与理论建树者的周韶华,从他扛鼎力作《黄河魂》开始,从他题为“汉唐雄风”的全国巡回展开始,从他历30年心旅之途而结晶的黄河、长江、大海•艺术三部曲大型艺术展开始,从他仰望天空的“大风吹宇宙”主题画展开始,一直到他2013年的“神游东方——周韶华艺术大展”(上海)和2014年的“天人交响——周韶华艺术展”(俄罗斯)……他的那些让人刻骨铭心的作品和他的每一场个人show,都能透过作品、透过展览看出他那顶天立地的人格和骨气。显而易见,周韶华似乎有着比年轻人更大的激情和冲动,似乎有着用不完的时间,他不断地改变传统,不断地改变自己,在艺术实践中走出了一条传统中国画向现代转型的成功之路。

  周韶华60余年的艺术创作成就是一本个人版的中国近现代美术发展鲜活的图像史,因为所有人都能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中国传统绘画从一般线形发展走向多元的历程,因为很多人能以周韶华为例来认识、研究并解说艺术家创作的阶段性,进而延展反思中国当代美术教育、艺术实践和艺术史的书写。

周韶华《高山仰止》 纸本水墨 142.4cm×361cm 2015年

周韶华《瑞雪观西陵》 纸本水墨 46.5cmx70cm 2014年

  60多年来,周韶华一直在用笔墨关注社会和时代的变迁,一直在用笔墨塑造盛世大国的文化样式,他的艺术成就宛如一本个人版的中国近现代美术发展鲜活的图像史,为我们讲述他的作品和思考是如何超脱图像和文本本身的意义,而本次展览正是他一贯秉承“大美与天地同和”艺术观念的具体体现。

  1948年周韶华进入中原大学新闻系,创作第一件作品《买辣椒》,发表在《新华画报》上。1949年转向专业创作,由此不难发现,时代的印迹、革命的豪情、革命的经历也使他的人生始终充溢着一股革命气概和英雄豪情,革命的豪情与革命的激情在周韶华这里汇聚成了一股强烈的带有战争年代色彩的激情文化,这种激情文化不仅深深地激励他自己,也点燃着每一位走近其图像世界的阅读者的心灵。特殊的战争经历也构成了一个在艺术上有着鲜明的时代底色和自我身份认同的周韶华。

周韶华《山耶云耶远莫知》 纸本水墨 68cm×136cm 1987年

周韶华《西天风云》 纸本水墨 68cm×68cm 1985年

  青少年时期所经历的急风骤雨般的历史大变迁,战争年代血与火的洗礼,造就了周韶华变革者的恢宏胸襟和他那心灵深处的强者意识。他的特殊经历使他对那些雄浑、博大、深沉,最能体现或象征中华民族精神的事有着某种特殊的敏感。从80年代初开始,周韶华即执着于改变近代以来中国传统绘画的低潮局面。他的力图扫除明清以来文人山水画中积弱气息的宏大艺术抱负,渗透在他的一系列画作中的强烈使命感和责任感,都与他的革命者的经历不无关系。

周韶华《火神祝融》 纸本水墨 68cm×68cm 1994年

周韶华《阿尔泰傍晚》 纸本水墨 32cm×44cm 1994年

周韶华《朝夕昆仑》 纸本水墨 68cm×136cm 1999年

  周韶华的《大河寻源》系列作品即是在这种强烈的使命感与责任感的引导下问世的,可说是一问世便获得大成功。今天看来,《大河寻源》的成功与80年代中期的文化氛围实有深刻的内在联系。在《大河寻源》组画中,画家一扫以前弥漫于中国山水画中的静观和彷徨,相当理性地着力于对民族文化精神的肯定和颂扬。作品所显示的进取向上的气概和力量,是和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力图摆脱因袭重担的愿望相契合的。这正是周韶华早期作品中的当代性之所在。

周韶华《大图 九龙奔江之一》 纸本水墨 144cm×365cm 1998年

周韶华《碧海银光》 纸本水墨 144cm×365cm 1998年

周韶华《昆仑一截》 纸本水墨 95cm×178cm 1995年

  同样创作于80年代的《黄河魂》,在展览“俯仰天地——周韶华”的策展人冀少峰看来是周韶华重要历史节点的重要图像表征,“因为《黄河魂》已经构成了周韶华图像书写的典型特质。在《黄河魂》中,浸染着的是周韶华个体经验和革命经验,改革开放的文化和革命激情文化的真实而又浪漫的写照,是周韶华个体生命的直接体验及对未来中国的无限的憧憬与希望,如果说用图像来证史的话,《黄河魂》则是周韶华艺术创作链条中核心中的核心,透过黄河,不仅令阅读者看到了岁月积累下的心理依存,更体察到周韶华历经战争年代的苦难,品尝“文革”的磨难,又适逢真理讨论之后的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毫无疑问,这些经历赋予周韶华的豁达、宽广、包容与坚韧的品格,这使他能够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也在对传统进行批判和扩充。”

周韶华《不尽长江万古流》纸本水墨 122cm×247cm 1998年

周韶华《西陲边月》纸本水墨 96cmx179cm 1995年

  进入90年代,年逾花甲的周韶华又以令人惊叹的魄力推出了包括“天人合一”、“通向宇宙”和“大道自然”三个部分的《世纪风》系列作品。尽管作者的立意仍一如既往地高远,旨在建构一种具有时代特色的文化大风格,以呈现本世纪的“世纪风采”,从其艺术探索的倾向来看,却明显较前期作品内在深沉。

周韶华《雪域雄魂之二》纸本水墨 144cm×365cm 2003年

周韶华《文明的前夜》纸本水墨 143cm×367cm 2003年

周韶华《昆仑余脉》纸本水墨 144cm×365cm 2004年

周韶华《白云岩》纸本水墨 123cm×247cm 2000年

周韶华《冰雪昆仑》纸本水墨 123cm×247cm 2000年

周韶华《晨光》纸本水墨 122.5cm×247cm 2004年

周韶华《古往今来系列之一》纸本水墨 123cm×123cm 2004年

周韶华《秋韵》纸本水墨 69cm×136cm 2001年

周韶华《河源诗韵》纸本水墨 69.5cm×137cm 2000年.tiff

周韶华《扎陵之春》52cm×104cm 2002年

周韶华《古原何苍莽》纸本水墨 68cm×68cm 2002年

周韶华《在雨中》 纸本水墨 68cmx68cm 2002年

周韶华《戈壁滩之歌》纸本水墨 68.5cm×68.5cm 2002年

周韶华《野花颂》 纸本水墨 68cm×68cm 2000年

周韶华《雪融阿尼玛卿》 纸本水墨 68cm×68cm 2001年

周韶华《小溪春秋》 纸本水墨 70cm×69cm 2003年

周韶华《惟缺金樽》 纸本水墨 68cm×68cm 2001年

周韶华《雪域之光》 纸本水墨 68cm×68cm 2000年

周韶华《混沌初分》 纸本水墨 50cm×50cm 2000年

周韶华《一场春雨后》 纸本水墨 69cm×68cm 2002年

  新世纪以后在创作“汉唐雄风”组画与“荆楚狂歌”组画时,展览“俯仰天地——周韶华”的学术主持鲁虹认为,周韶华在创作上的观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后二组绘画所表现的主体更多是历代文物与艺术品。据知,如此而为是希望在作品中借用历代文物、艺术品来进行创作。按理论家冯天瑜的说法,这是一种“返本开新,追求大美”的做法。可喜的是,周韶华经过不懈的努力如愿以偿,并使他的新作具有大手笔,大气象,大境界,大视野、大思维、大格局的特点”。

周韶华《海边新雨后》 纸本水墨 123cm×246cm 2007年

周韶华《天地交响》 纸本水墨 96cm×178cm 2006年

周韶华《雨云纵横》 纸本水墨 68cm×136cm 2008年.tiff

周韶华《梦笔生花》 纸本水墨 136cm×68cm 2006年

周韶华《瓜州秋晚》 纸本水墨 67.5cm×68cm 2010年

周韶华《世界屋脊之二》 纸本水墨 68cm×68cm 2006年

周韶华《海滩观日》 纸本水墨 68cm×68cm 2006年

周韶华《孤城遥望玉门关》 纸本水墨 68cm×68.5cm 2006年

周韶华《阴山初冬》 纸本水墨 68.5cm×67.5cm 2006年

周韶华《冈底斯山脉晚霞》 纸本水墨 32cm×44cm 2009

周韶华《夜幕下的珠峰》 纸本水墨 33cm×44cm 2009

周韶华《大海是故乡》 纸本水墨 32cm×44cm 2009

周韶华《阿尼玛卿山》 纸本水墨 32cmX44cm 2009

周韶华《云南德钦印象》 纸本水墨 32cm×44cm 2009年

周韶华《黄河入海流》 纸本水墨 32cm×44cm 2009年

周韶华《塔里木盆地沙丘》 纸本水墨 32cm×44cm 2009年

周韶华《香格里拉远眺》 纸本水墨 32cm×44cm 2009年

周韶华《布尔津七彩河》 纸本水墨 32cm×44cm 2009年

周韶华《澜沧江是国际河流》 纸本水墨 32cm×44cm 2009年

周韶华《天山传奇》 纸本水墨 32cm×44cm 2009年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吕佩尔茨 周韶华 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