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钟经新:希望台北艺博会可以带动台湾私人美术馆的发展

雅昌艺术网专稿 张天宇 著 2017.10.22

  2017年10月19日下午,我们在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VIP预展现场采访到了台湾画廊协会理事长钟经新女士。作为亚洲地区历史悠久的艺术博览会之一,今年的台北艺博会汇集了123家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的顶级画廊,并将“私人美术馆的崛起”定为年度主题。

  谈及年度主题的设定,钟经新说道:“私人美术馆其实是这五年来的一个时代现象,我希望可以透过一些学术性的探讨,梳理这种现象,带动私人美术馆的议题在台北艺博会的呈现。”

台湾画廊协会理事长 钟经新女士

  雅昌艺术网:今年很多初到台北艺博会现场的人,第一个直观感受是展区布局非常“大器”,展厅方面做了哪些变化?

  钟经新:对,大器,这其实也是我的目标。我想在这次的台北艺博会上调整一下左右区的平衡感,不刻意引导观众先往右边方向走,这样可能左边的展商会觉得不妥,所以我今年想要一种平衡,在展场规划的时候,我就将台湾本土的大画廊安排在右半边,来自其他地区的国际性画廊就安排在左边,这其实达到了一种双足鼎立的平衡,也是我一直希望的,可以让每一个展商都觉得开心的服务态度。

台北艺博会会场入口

  另外,对于所有123家展商,我对自己也有一个要求:就是我希望可以让每一家展商都有露出的机会,无论是在网络媒体上、还是平媒上面。其实我从8月底就已经开始在做学术方面的整理,把123家展商的重要作品都挑出来,分门别类的讨论这些议题性的作品。

台北艺博会展厅

  我们将“艺术新秀”和MIT新人推荐特区放在一起,因为这两个展区都是着眼在35岁以下的年轻艺术家。艺术前线是我们着重在新媒材作品的发表。公共艺术方面,就是“艺景无限”单元,这一次我们跟澳洲的策展人进行合作,大概有3位澳洲艺术家和1位德国艺术家参与。其中有一位女性澳洲艺术家是“航天员”,拿到NASA认证的艺术家,通过行为表现她对艺术的态度。

  雅昌艺术网:让台北艺博会更加国际化方面,都做了哪些努力?

  钟经新:今年我们有向巴塞尔艺博会学习,首先是从硬件上面来调整,今年展厅布置的射灯就是一个秘密武器,我们用新研发的一款灯,效果非常好。以往我们用洗墙灯(LED投光灯),但是这种灯照不到墙上的画作,对于观赏画作的体验并不好。今年的灯光分为白光和黄光,照在作品上感觉当代性比较强,视觉感受也会舒服很多。另外一个就是踢脚板(地脚线),这是我们今年的首创。有了这些之后,整个展厅看上去非常的整洁、一致。

  软件方面,我们其实从8月底开始,有做一系列学术性的梳理,比如我们从东北亚地区、流派等议题开始。另外,我们在推广宣传上也有一些集合性质的东西不断放出来,比如我们在Facebook上面有“十大新锐艺术家”、“十大国内必看”、“十大国外必看艺术家”很多很多。推广力度和宣传方式上都有强化,而且是从8月底就已经开始在做了。

  而且我们这次也开发了不同的媒体宣传管道,比如我们跟高铁、捷运、机场等等,有点像“海陆空”全方位。

  雅昌艺术网:MIT新人推荐特区这个单元今年刚好是第十年,有哪些变化?

  钟经新:MIT是从2008年开始的一个政策,后来到2013年开始由画廊协会接手,负责“艺术经纪”的角色。今年是MIT艺术家满十年整,所以我们会在明年有一个专门针对MIT艺术家的扩大化活动。

  对于MIT艺术家的选择标准,还是基于35岁以下的台湾本土艺术家,风格不限制,无论是水墨、装置、油画、新媒体,可以很多元。

2017台北艺博会的“MIT新人推荐特区”

  除了给MIT艺术家充分展示的平台,我们还特意安排了“艺术新秀”这个单元,这里展出的艺术家都是国外艺术家,希望本土艺术家和西方艺术家可以在一个平台上竞技,这样也能够达到一种平衡。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希望让本土青年艺术家能够关注到外面同年龄层艺术家是怎么表现的,让他们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能够让他们产生学习的动力,同时也是一种砥砺。

  雅昌艺术网:十年前的第一届MIT新人现在发展的怎么样?能透露一下明年的MIT活动会以什么形式做吗?

  钟经新:那些十年前的MIT艺术家不少都已经成为走国际路线的成熟艺术家,表现非常出色。

  明年的MIT活动还是会以台北艺博会为依托,其实这次台北艺博会结束之后,我们就打算开始筹备这个事情,可能会有几个提案产生,但是要跟政府方面进行沟通,共同承办。这其中有一个提案,可能是文化部门旗下的一些机构,譬如美术馆或者替代空间,为艺术家提供更多的展出机会。另外,我想做一个巡回展。另外,我们也在跟文化部门建议,应该思考怎样将这些MIT艺术家带到国际上去,寻求几个国际重要私人美术馆展出艺术家的作品,并衍生出后续典藏他们的作品,这样才会有一个良性的互动。

  雅昌艺术网:所以,这也是MIT跟“私人美术馆”议题的一种呼应?

  钟经新:对,在今年台北艺博会大会主题确立之后,我们一直有在考虑MIT艺术家的这个单元。

  雅昌艺术网:台北艺博会早期曾设立“电子录像”专区,以及后来的“影像之声”专题,对于新媒体艺术,今年台北艺博会有着怎样的侧重?

  钟经新:台北艺博会一直有着相呼应的特色单元,那就是“艺术前线”。其实今年在评审的时候,我们就有一个学术评委特别强调要将这个单元做到“名副其实”。所以我们在作品挑选时重点考量新媒材的运用,而不单单是纯粹的摄影,希望可以开拓新媒体的不同表现。

  雅昌艺术网:除了台北艺博会的常规展区,今年还有哪些看点?

  钟经新:今年我们有十大亮点,第一个就是台湾前辈艺术家的特展区,我们特别邀请了台师大的教授白适铭老师帮我们策划这个单元,这里我们有18位台湾前辈艺术家,这里都是美术馆级别的作品,仅这一个区的作品大概就有1.3亿(台币)。作品尺幅都不太大,但都非常精彩,有些作品甚至很难在其他地方看得到。第二个是跟文创品牌瓷林的合作,做个品牌形象展,不贩售作品。另外,还有李光裕在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作品也有展出。

“世纪先锋”特展区

  我们还与博物馆学会合作,会举办多个论坛活动,包括“企业的购藏”等等,所以很多活动的组织其实都在围绕着“私人美术馆”的这个议题展开,我们也在跟很多台湾的私人美术馆合作,比如凤甲美术馆等。

  雅昌艺术网:台湾的私人美术馆现状怎样?

  钟经新:台湾美术馆并没有像大陆的私人美术馆那样蓬勃发展,但我始终觉得应该“学术先行、市场在后”。相较于大陆,我觉得台湾的私人美术馆“小而美,但扎实”。

  学术的东西不是简单做两年就能够起来的,我还是希望能够慢慢培养,有这种生根发芽的机会。私人美术馆如果一旦商业了,就很难回归到艺术脉络里。

  雅昌艺术网:有哪些因素制约了台湾私人美术馆的发展?

  钟经新:我们其实也在跟台湾的文化部门做建议,希望可以一起做个研讨,因为台湾的美术馆会受到法规、税制的一些制约。另一方面,台湾艺术家的后代都比较想要保留老一辈人的作品,而且他们本身并没有太多美术馆的经营概念,这样就容易变成个人的美术馆,也就没有办法变成全面的推广,那政府有没有更多经费去扶植个人美术馆去做比较好的开展,所以这其实也是我们要跟政府谏言的。那这次台北艺博会将私人美术馆作为议题,也是一种发声,希望会有一个效应出来。

  雅昌艺术网:今年在吸引新藏家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钟经新:今年为了找回藏家的信心,我也做了很多的努力。比如说,4月份,台北故宫跟奥赛美术馆合作大展,画廊协会争取到了唯一协办,这也是历年来第一次能够跟国际美术大展合作。有了这个合作机会,我们也策划了“贵宾藏家之夜”,招待我们的藏家,帮他们安排导览,藏家也很开心有这些活动。6月份,我们又办了姚谦《一个人的电影》的欣赏活动,也是为藏家组织的。故宫那场活动算是为顶级藏家服务,6月份的这个活动又是主要针对新晋藏家。到了7月份,我们安排了台中艺术博览会,我们办了中日科技高阶主管收藏家的对话;8月27日办了大师讲座,邀请了凤甲美术馆;9月又办了一个明星藏家跟杂志有一个活动,相当于这几个月下来,每个月都有相关活动铺陈,让这个热度持续。

  雅昌艺术网:台湾藏家有很深的积淀,今年来大陆藏家的购买力也有很大提升,对于台湾收藏界有哪些影响?

  钟经新:大陆藏家这几年比较“凶猛”,我们这次也邀请了大陆藏家刘钢和台湾藏家施俊兆进行一个对谈,相当于是大陆跟台湾藏家之间的对话,由姚谦做主持。其实台湾藏家的眼界包容性会比较高一些,他们也很努力、很用功,会对自己喜爱的艺术家有很深入的研究。

  雅昌艺术网:台湾对于当代艺术的收藏偏好趋势是什么?

  钟经新:对于当代艺术收藏,慢慢都有一些转型,有的开始从古董慢慢转向尝试当代。相比之下,年轻藏家收藏当代作品就会更多,而且他们比较偏好新媒材的作品,他们可能不会追寻经典,但他比较喜欢新奇,比较有视觉效果的那种新媒材作品。年轻藏家有自己非常强烈的主见,他觉得既然要收,就收自己喜欢的,而不是收别人喜欢的、别人口中“好的”东西。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台北艺博会 台湾画廊协会 Art Taipei

评论

  • szlydia

    很用心做事!
    03周前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