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艺术播报】毕加索成伦敦蘇富比“票房担当”

雅昌艺术网 蔡春伟 著 蔡春伟 编辑 2018.03.05

盘点一周艺闻,短评艺术事件,大家好,欢迎收看本周雅昌为您带来的艺术播报,我是樊玮。在节目的开始,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一周艺闻,看看本周的热点事件和精彩展览。

“天路文华——西藏历史文化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幕

 一眼千年,特别适合形容观看西藏佛教文物时的心情,唐卡、鎏金佛像、大藏经……当这些本就带着宗教色彩的文物摆在眼前,心境是跟观看一场书画展是截然不同的,神圣感油然而生。这一次,首都博物馆的2018开年大展就营造了西藏佛教的千年历史。

天路文华——西藏历史文化展开幕式及展览现场(图片来自首都博物馆)

  2018年2月27日,“天路文华——西藏历史文化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幕,展览展出216件(组)文物。其中,西藏地区文博机构和寺庙提供文物180余件(组)(三级品以上国家珍贵文物占90.8%),其中,大昭寺、扎什伦布寺、萨迦寺等13家寺庙提供的文物均为首次与公众见面,同时还展出了故宫博物院、首都博物馆的书画与佛教文物。

【雅昌专稿】大咖云集的“文化大宅门”成就了美术史上的非凡传奇

齐白石、李苦禅、李可染、董希文、张仃黄永玉吴冠中……这名单里的随便一位,都足以在中国艺术史上熠熠生辉;这里边随便一位的作品,如今都成了众人竞相追捧的奇珍。

  如果,这么多位“大咖”聚居一起,会是一幅什么样的景象?是一起天南海北高谈阔论热闹非凡“打边炉”?还是各持己见家长里短文人相轻“不相让”?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被誉为“文化大宅门”的——大雅宝胡同甲2号!

1948年,齐白石与李可染夫妇及友人合影(前排左一为白石老人幺子铁耕,左二为李小可

  大雅宝胡同甲2号,地理位置:北京市东城区金宝街和二环路相交的一处大杂院。这里曾是徐悲鸿重组国立北平艺专时的教师宿舍,新中国成立后,便成为中央美术学院的家属院。在这座普普通通的大杂院里,曾经住过叶浅予、戴爱莲、滑田友、李苦禅、李可染、邹佩珠、董希文、张林英、李瑞年、王朝闻、韦江凡、彦涵、张仃等几十位近现代美术史上的大师。有很多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经典作品就诞生在这个狭小的院子里。

20世纪50年代,黄永玉带领大雅宝的孩子们外出郊游时留影(左起:李小可、董沙雷、彦冰、董沙贝、张郎郎、程芙山、袁骢、袁骥、李燕、黄永玉、李琳)

黄永玉《阿诗玛》31x23cm 1955年 版画

  近日,“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家的记忆——大雅宝胡同甲2号文献展”在关山月美术馆展出,此次展览将居住在“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主要艺术家及其代表作,日常生活与艺术交往的细节、美院教学与艺术创作的场景,与大的时代背景相结合,用文献展的方式为大家揭秘在中国美术史上具有超然地位的“文化大宅门”背后故事。展览丰富震撼,引来行内外的众多关注,作为春节期间深圳的“大展”,为不曾回乡的“深圳人”带来了一场丰富的文化盛宴。

还携笔墨向高丘——欧豪年八十回顾展

 (雅昌艺术网讯)3月2日上午,由中国美术馆主办的“还携笔墨向高丘——欧豪年八十回顾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此展作为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也是文化部2018年度国家美术作品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之一。

开幕式现场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著名书画家、学者 范曾

艺术家欧豪年致答谢词

开幕式由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晴主持

东京中央香港拍卖任命赵锐为书画部总经理
2

 2018年3月,为配合公司发展需要,东京中央拍卖领导层做出人事调整,宣佈委任赵锐为东京中央拍卖香港有限公司书画部总经理,驻职香港,负责领导东京中央拍卖亚洲区之香港拍卖与私人洽购业务,并在继续拓展各地业务上担任重要角色

  赵锐

  赵锐于199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曾先后任职于北京画院、国家文物局、北京市文物公司、北京瀚海、苏富比等公司,具有深厚的专业基础以及丰富的实际工作经验和扎实的业务水准,尤其擅长中国近现代书画项目,对拍卖行业和艺术品市场具有较为深入的了解,熟知艺术品收藏及投资的最新动态。他的加入,对于东京中央拍卖书画部来说,无疑是开启了一个新的征程。

  近现代书画走势依然强劲

  作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支柱板块,传统书画的拍卖无论是成交额还是媒体关注度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各大拍卖行也都在试图打造自己在这一领域的话语权。当中近现代书画,不论在成交数量、成交价格还是单幅作品成交价方面,都一直佔据国内艺术品市场的重要地位。在每一季拍卖中的明星拍品,也都会有很大比重在近现代书画板块,尤其是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李可染等名家作品,一直是市场中永恒的热点。

  东京中央拍卖自2010年成立以来,凭藉天然的地理位置优势,一直致力于发掘东渡潮下在日中国美术品,发现它们的价值,为其拍卖和流通提供丰厚的土壤。特别是每年春秋季推出的吴昌硕、齐白石“双石奇缘”专场以及各种名家私人旧藏专场,都备受藏家好评,这些都是日本民间个人或美术机构珍藏的顶级中国书画。从历年来的成交数据中不难看出,经典艺术家的经典作品,依旧受到市场热捧,特别是能进入美术史的博物馆级珍品,更能吸引买家并持续走高。整体来看,近现代书画走势依然强劲,前景可观。

  本次2018春拍《中国近现代书画》特别推出“来楚生书画专场”,备受期待

  艺术品市场下的战略调整

  当然,艺术品市场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与宏观经济环境存在较强的相关性。近年来,随著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的调整变革,一些问题和症状反映在艺术品市场中,各大拍卖行也不断调整战略。而不论市场大环境的好与坏,近现代书画板块在艺术类拍卖中一直是主力军,是艺术品市场的寒暑表。在不断变换的市场环境下,如何适应市场提出的新要求,适应新的形势,寻找新的突破口,保持拍卖市场的前沿位置,是每一个拍卖人不断面临的新课题。

  对此,东京中央书画部的新成员赵锐表示:

  “作品的质量是一场拍卖的核心,现在的藏家对于书画精品的认同感越来越强,一场拍卖会下来,现场几乎无漏可捡,好的拍品基本都会以超过最高估价的价格成交。这表明藏家的专业度越来越高,也让艺术品市场的增长更加趋于理性化。这些都是一些积极的信号,也更加坚定了我们继续坚持和发展‘量少质精’战略。这一方面是在夜场中继续呈献最稀缺、最珍贵的艺术大师经典代表作,另一方面,对于日场也同时进行一些板块调整并进一步提高筛选标准,把真正有艺术含量的作品推荐给藏家,做到更好、更精。”

毕加索成伦敦“票房担当” 苏富比印象派夜场收获11.83亿元

伦敦当地时间2月28日,伦敦苏富比举槌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拍以及超现实主义夜拍,两个专场分别推出了26/21件拍品,共取得1.36亿英镑(折合人民币11.83亿元)。苏富比此次拍卖的明星拍品——巴勃罗·毕加索 (Pablo Picasso)的《戴贝雷帽·穿格子裙的女子(玛利·德蕾莎·沃特)》以4982.7万英镑成交(折合4.33亿元人民币,6900万美元),跻身其拍卖价格前十。尽管过去几周全球金融市场气候恶劣,但事实证明,即便如此,愿意将大把金钱投注在毕加索身上的买家仍大有人在,在对2018年全球高端艺术品市场的第一次考验中,苏富比顺利过关。

  这件伦敦拍卖季的焦点作品拍前估价为3600万英镑,当晚在以3200万英镑起拍后,旋即吸引了5位以上的电话及现场买家跟进,其中也包括香港苏富比现代艺术主管张嘉珍电话中的亚洲买家。

毕加索的《戴贝雷帽·穿格子裙的女子(玛利·德蕾莎·沃特)》是本场拍卖的最高价

  在拍前的3站全球巡展中,苏富比特意将首展安排在香港,其后是台北,足见对亚洲潜在买家的重视,而伦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晚拍主管 Thomas Bompard 也认为“毕加索是亚洲收藏家愿望清单中的头号目标。”

  在激烈的竞价的中,这位亚洲买家虽然每次的加价幅度仅为20万英镑(最小竞价阶梯),但耐心十足,一路从3900万英镑跟随至“前一口”的4370万英镑。最后,《戴贝雷帽·穿格子裙的女子》被另一位电话买家以4400英镑竞得(加佣金4982.7万英镑),后经彭博社报道,买家为艺术咨询公司古尔·约翰斯(Gurr Johns)的主席哈里·史密斯(Harry Smith),他包揽了本场全部的4件毕加索作品。而在前一天的佳士得印象派及当代夜场中,哈里·史密斯同样出手阔绰,花费近4000万英镑,购买了7件毕加索作品。

  这件出自毕加索家族珍藏的《戴贝雷帽·穿格子裙的女子》创作于1937年,同年毕加索还创作了其生涯代表作《格尔尼卡》以及《哭泣的女人》,堪称毕加索的巅峰时期。如其名所示,作品描绘了毕加索的“金发缪斯”玛莉·德雷莎,然而不同于1932年初遇德雷莎时的《梦》那般激情洋溢,这幅画生动地展示毕加索在随后五年间的情感转折。画面中人物后另一个人的剪影,暗示了毕加索的新情人——玛尔的介入,充分反映重叠与矛盾的状态。如毕加索所说:“若女主角看到自己正要从画作中离开,她一定会感到非常痛苦。”

  巧合的是,在不久后的3月8日,泰特现代(Tate modern)也将举办毕加索盛大的回顾展《毕加索1932 –爱情,名望, 悲剧》,起点正是以毕加索与德雷莎相遇的1932年,而此次拍卖的《戴贝雷帽·穿格子裙的女子》作为一段感情,同时也是毕加索创作风格走向转折的证据,与泰特的展览形成了首尾呼应,无形中也加重了其价值。

毕加索晚年作品《斗牛士》以1652.15万英镑成交,位列本场第二

  本次夜场的第二高价拍品同样来自毕加索,其1970年创作的《斗牛士》是他生涯晚期“斗牛士”系列作品中的最后一幅,拍前估价为1400-1800万英镑,最终的成交价为1652.15万英镑(折合1.45亿元人民币)。同场的最后一件毕加索作品《女子头像》则以636万英镑(折合5592.6万元人民币)落在估价内。毕加索3件作品共贡献了7270.85万英镑,占整场成交额的62%。

清华美术学院教授郑艺逝世 享年57岁

郑艺纪念官方网站

  著名艺术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绘画系主任郑艺教授因病于2018年2月28日在北京不幸逝世。兹定于2018年3月4日上午9时,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沉痛悼念郑艺老师。

  郑艺,1961年出生于哈尔滨市,1985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曾任哈尔滨画院副院长、哈尔滨市人大代表、哈尔滨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哈尔滨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黑龙江省油画艺委会主任。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教授,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委员。

《驰骋的心》 160x130cm 布面油画 1996年

  在当代中国油画史上,郑艺的作品曾一直被定格在“现实主义”或“写实主义”的流派之中。这种所谓的“现实主义”是指题材的选择,而“写实主义”是仅就其创作的手法和技巧。这一点,甚至连郑艺自己也无可奈何地任其评说。事实上,这种概念先行的理论界定和划分不仅阻碍了我们对郑艺绘画解读的深入,而且更会局限了其作品内涵的丰富性和精神品质的完整性。因此,对郑艺绘画的正确解读,也正是我们应该加以逾越的一种由思维惯性而形成的审美盲点和误区。

  其实,大凡优秀的绘画作品,其蕴涵的精神质素是无所穷尽的。所以说,任何一种设定的概念和阐释都会以损耗它自身的丰富性而付出相应的代价。绘画,应当以它自己的方式和个性特征,在静谧的一隅,从容地自我呈现和默默地自我言说。

  无疑,在当代纷纭的画坛上,郑艺的作品便具有了这样特立不群的艺术品质。

  【回顾】郑艺创作谈

  我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这个家庭靠诚实认真的学习劳动获得了生命的活力。我从中受益,我的绘画起源于家族,来源于生活,我的艺术植根于对生活的非凡感受与深刻观察。呈现于眼前的,是我几年来创作的部分作品,它们记录了我对人与自然的观察和体验,折射出我对生命的思考和热爱。

  我的少年时代是伴着俄罗斯巡回画派列宾、苏里科夫、列维坦等大师的画册度过的,受这种文化熏陶,我对家乡美丽的松花江、辽阔的东北平原有着极强的感受,这种感情经验在我以后的创造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1981年我考入了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4年严谨刻苦的训练,使我扎实地掌握了油画技法,真正步入油画艺术之门。1985年毕业后到哈尔滨画院任创作员,这无疑给我的创作提供了更大的舞台和创作空间。特别是2003年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使我的视野更加宽广,观念更加包容。

《寂静的村庄》 60x80cm 布面油画 2010年

  我喜欢描绘平凡的事务,用精巧写实的笔触,透过对乡土的浓厚感情,抒写平淡生活中包含的哲理。面对纷繁的流派和各种时尚的涌入,在这形式与技术花样翻新的年代,我忠实于自己的美学原则远重于迎合某种艺术时尚。在我的作品中,无论是人物、牛羊,还是大地、土墙,都被赋予了某种象征的寓意,不仅蕴藉着我从少年时代就有的感情体验,而且融入了我对人生、社会、自然的深刻感悟。

  我对北方乡土十分热爱与关注,这块近乎无边的大地居住着我许多亲朋好友,我虽生长在省城,但对乡间的一切,对大自然有强烈的新鲜感、对比感,然而这并非我画北方乡土的根本原因。乡土的地域性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表层的东西,我想借此表达我个人的人生理念,或者说是试图寻找一种恒久的哲理。1989年我创作了油画《北方》,运用纯正的写实手法描绘了一群奔走的羊。我特意保持了除羊之外所有物象的单纯和统一。这种有意地删除,排除了对生活场景的再现,证实了我以具体的物象展示具有象征意义的追求,芸芸众生的羊群展示生命的奔波、诉说生命的顽强。我的油画《走近永恒》描绘了老人、斜阳、土墙等瞬间的东西,其实这是一种概括,其中包含了对美好事物,对人生将逝的伤感与惆怅。这里不是一个诗化的、静止的结局,而是表现一个在历史进程中正在趋向消失的环节的瞬间,在这个瞬间里隐含着丰富的历史内容,它包含的可能性也可以说是无穷的,对这一环节的理解、超越,才是画面真正要说的东西。油画《驰骋的心》正是这样,深邃湛蓝的天是灵感的源泉,杂草丛生的乡土泥墙是人类生长的起点。用沉静、庄严、规律、耐心与无休的梦幻,不矫饰,不做作地把敦厚、胆怯,裹着大衣,隐藏着原始力量的农村青年淋漓尽致的加以展现。这里没有荒谬、脆弱,只有贫穷与柔弱,深蕴着伟大精神和不朽的道德力量,似乎漫不经心的审美视角,轻松柔和自然的语言表现,把和谐秩序展示给热爱生命、关注人生的人们。

  油画《眺望新世纪》是继《驰骋的心》之后,又一用写实手法展示东北农民精神面貌的创作。我喜欢写实油画,它包含了绘画艺术的诸要素,它有极高的技术含量。它既是一种媒体,又是一种艺术,它是超越客观真实的。我以朴素的情感,描绘了一位体魄强壮的青年农民,直立、双手插兜,昂首挺胸眺望远方,眺望着未来。面对即将到来的新世纪,他也充满希望。作为男人,是贫、是富,都要跨入新世纪,顶天立地的构图,强化了男人的责任和力量。体现了一个普通中国农民身上那种有希冀、有勇气、不服输,刚毅又迷茫的民族精神,展示了当代农民在辛苦的生活中对精神价值的追求。

《晚秋》 120x180cm 布面油画 2010年

  只要画家有高超的情怀,就不难表现出一切事物的崇高之美。我努力挖掘生活本身的美,力争使作品关注现实,但又游离生活原型,努力追求现代艺术品格,但又与流行派拉开距离。油画《步步都是希望》取材依旧是北方农民的原型,这位老农常常使我想起鲁迅笔下的闰土,褐红的脸庞是终日劳作在太阳下的迹象,正因为是生活的主人,所以他觉得活着步步都是希望。当我画完这幅画时,画中老人的儿子从报刊上看到了这幅画,几经周折找到了我,农民的儿子纯朴真诚,拉着我的手憨笑无语,画中的老人已去世,儿子更加理解、思念父亲,作品成了永恒的纪念,那真是令人感动的一幕。

  油画《炽心已飞》中的劳动者,虽然还不能脱离繁重的体力劳动,但无论环境怎样艰苦、劳动怎样繁重,已经都压抑不住他对先进文化和先进生产力的向往和追求。他抱着耙子发泄内心的激情,真正做到了有了快感你就喊,这完全是当代农民的坚毅、坦诚,是智慧地参加劳作。

  对真正的艺术品来说,其含义不应该是单一的。画家的构思、技法、艺术原则都处在不同的发展变化中,欣赏者也同样以现代观念来看待、审视现代作品。艺术作品之所以是时代和社会的必然产物,不仅在于反映现实,更在于艺术家以自己的方式反映和揭示该时代、该社会人的状态,人对自身的思考,以及对过去、现在、未来的理解。在创作中,把东北乡土鲜明化,这种真实的乡土感受,包括外在的细腻观察和描绘及内在的生活情感的体验,是我多年来的艺术主旨。每到乡下,面对稀松平常、贫乏简陋的场景,我都力求挖掘出不平凡的题材。我在人们不经意的平常光景里,或在居住日常可见的琐事中,在场景的各种角度、形态、光线等自然元素中,寻找能够与自己内心深处不平常的情怀相沟通的契机,尽力捕捉住它们,追求美感因素,并随着自我精神的注入,挖掘深入表现的可能性。贫困粗陋甚至乏味的事物有时更能让人感动与惊奇,更具有宁静、深远的意境。油画《蕴》正是描绘乡村司空见惯的景物,池塘庄稼漫草,人迹车辙小道,构成的令人魂牵梦萦的神奇大地。这里有童年和青春的水乳交融,这里有奋斗的激情奔涌。在这里,我与朋友盘桓驻足,领略诗情画意,欢乐安静,还有荣誉奔忙。

《美丽的梦想》 130x160cm 布面油画 2008年

  艺术作品必须能触及情感与心灵。作为画家,与以文字表达精神的作家、哲人、理论家不同,画家只能以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独特的技巧来表达自己的意志。优秀作品形成的视觉氛围,是无法用别的语言、方式来取代的。只要下了苦功,有了刻骨铭心的生活经验,有了血肉相连的感情交融,有了亲近大地的匍匐与谛听,有了对于人民音容笑貌的记忆和欣赏,你画出来的人、生活、情感就能充满真情,充满趣味。一幅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好的作品,不但体现出一种敬业精神,更是一种人生态度和人格力量的显现。去年10月15日,习总书记主持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集中体现了党对文艺工作的新思想、新判断、新要求,是开创艺术事业新局面的根本遵循和行动指南。我的作品,表现人民、讴歌生活,描述了生命的生存状态,同时昭示了自己的人生理念,在这条路上,我将做持久不懈的探索与努力。

接下来让我们一同进入本周的艺术短评时间.

雕塑界对传统持续深入的研究与探讨,究竟意味着什么?低碳雕塑、生态雕塑的提出,是否意味着雕塑艺术进入环保时代?青年雕塑家为什么那么热衷材料实践?动态雕塑、科技雕塑是否意味着未来的雕塑会更加智能化?政策导向,对于雕塑创作会产生怎样的影响?2017年,雕塑界举办了众多重要的活动和展览,既对过往进行了总结,也为未来的发展打下了基础,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雕塑的发展欣欣向荣,但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青年雕塑家们对于材料等雕塑本体语言的研究和实践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低碳雕塑、青年雕塑家们的唯“材料”、“技术”论等现象意味着什么?2018年已经来临,对于雕塑界来说,未来如何发展,是新常态,还是更环保更智能,值得期待。

盘点一周艺闻,短评艺术事件,这一期的雅昌艺术播报就是这么多,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毕加索 苏富比 拍卖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