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不止一面】曹无:将情移鹤

雅昌艺术网 王飞 任硕 著 王飞 编辑 2018.03.09

  

  艺术家 曹无

  1951年,曹无出生在甘肃临夏,用他自己的话说,种过田,当过矿工,学过医,演过戏,到过“五.七”干校,读过两年大学“政教系”又在省政府办公厅干了多年的人事保卫、外交联络等工作,在那个年代能吃的苦都吃过,1984年筹建甘肃画院,1989年入中央美院国画系;1991年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读美术史论研究生,1993年被文化部艺术局聘任为中国首届艺术博览会艺术主持、艺委会秘书长,1992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曹无摄影个展,书法、摄影、绘画皆精,但最吸引我们的还是他的“鹤”。初到曹无先生的工作室,满眼都是鹤,画作、照片、书籍、标本等等,足见曹无是一位懂鹤、爱鹤之人,几杯茶后,曹无先生便讲起了他与鹤的缘。

  

  曹无工作室

  2010年,曹无去长白山写生,偶然的一次机会朋友说带他去看鹤,就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莫莫格湿地,酷爱摄影的他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拍鹤的机会,也就是从这次开始便一发不可收,曹无每年都会追着鹤的足迹跑遍大半个中国,从吉林的莫莫格到辽宁的红海滩,从江苏盐城到江西鄱阳湖,每年正月初十还要追到日本的北海道,几乎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研究鹤、画鹤上。

  

  

追鹤人

  “我觉得我跟鹤很有缘,我每次去拍鹤,那个地方的天都很照顾我,前几天还天天都下雨,我去就阳光明媚,记得2013年9月,我到莫莫格之前据说已经连续下了七天雨,天一直没晴,结果半夜三点多我起床就看天边上有点儿红,我说天有好的预兆,所以我们五点钟就赶去了,因为天晴后雾气很大,什么也看不清,等到九点钟,好些发烧友、摄影者就坚持不住走了,我不甘心,一直在等,等到快到十点的时候突然一阵狂风,把雾吹掉了,我很惊喜,平常拍鹤都是在五百米到八百米之间,今天看对面不远的地方,也就一两百米,就在一条河对面就是鹤,成群的鹤,上千只,我很兴奋,最难得的镜头让我给拍到了,我就说真是缘分,天帮我。”

  

  

湿地中的鹤群

  曹无说鹤与其他禽鸟不同,它的姿态、气质显得那么“清贵”,甚至被古人神化,尤其是鹤的平均寿命能够达到60-80岁,所以古人常以松鹤入画,寓意“常青长寿”,但是经过曹无的考证,鹤是不上树的,它只是生活在湿地地区,所以鹤所要承载的是一种美好的寓意,寄情的东西。

  

  “鹤很随和,看它温文尔雅,走起路来闲庭信步,与其它飞禽都能和平共处,但要是有人侵犯它,鹤也不是好惹的,我在北海道就曾拍到过,海雕都不是它对手”曹无说。鹤对生存环境要求非常高,我们熟知的丹顶鹤、白鹤、灰鹤数量都很稀少,尤其是白鹤,据统计全世界现有大概3400只,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白鹤太“挑食”,白鹤食素,而且只吃一种芨芨草根部的果实,随着环境的恶化,白鹤种群也是岌岌可危。

  

战海雕

  曹无说,画鹤之初总想把鹤画的准确,越逼真越像越好,但后来却更加偏向写意,从写意变成大写意,就是要画出鹤的魂来,画出鹤的气质来,画出鹤的那种高雅来。

  

  

曹无作品

  

《将情移鹤》印章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不止一面 曹无 水墨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