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头条战报】3件12.5亿元!纽约佳士得以“博物馆级”精品征服市场

雅昌艺术网专稿 刘龙 著 2018.05.16

  纽约的5月春拍季迎来第二轮高潮,虽然“洛克菲勒”的世纪拍卖消耗了佳士得的不少精力,但纽约佳士得近年来日趋强势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并未因此失色,由马列维奇、布朗库西以及梵高等现代艺术大师的“博物馆级”精品组成的拍品阵容依然十分可观。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卖家史蒂夫·韦恩(Steve·Wynn)上周五对其拍品进行了原因不详的“损坏”,导致纽约佳士得临时撤拍了总估价超1.05亿美元的两件毕加索精品,本次拍卖的成绩很可能将延续去年秋天的辉煌,继续刷新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的成交纪录。

2018年5月,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现场

  在纽约时间5月15日晚结束的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中,37件拍品经过1.5个小时的激烈争夺,创造了4.158亿美元的成交额(折合人民币26.51亿),据佳士得公布,本次拍卖成交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达43.8%,全场拍卖35%拍品以超过高估价成交,共吸引了来自五大洲35个国家和地区的注册买家,成交率以件数计达89%,以金额计更高达99%全场估价最高的三件作品即拍得1.96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2.5亿),其中马列维奇和布朗库西分别刷新了各自的拍卖纪录,而前者的《至上主义构图》更是刷新了同样由这件作品在2008年创下的全球最贵俄罗斯艺术品拍卖纪录。

  本次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的上拍量和成交量均为近5年最少,但由于在顶端拍品方面的成功运作,仍取得了卓越的成绩,单件126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8025万)的拍品均价为近年最高。纵观近5年纽约佳士得的变化轨迹,能够在市场环境低迷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市场环境中逆势而上,其对蓝筹艺术家精品的着力挖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博物馆级精品到底值多少钱?

  由于毕加索《水手》的临时撤拍,全场焦点几乎全部落在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名作《至上主义构图》上,这件作品以估价待询上拍,据拍卖行透露估价在7000万美元左右,然而比高估价更加传奇的,是其坎坷的流传经历

卡济米尔·马列维奇《至上主义构图》 油彩 画布 88.7 x 71.1 cm 1916年作

成交价:8581.2万美元

  这件创作于1916年的绘画,曾是马列维奇引以为“至上主义”代表的标志性作品,一直深受艺术家喜爱并随身保存,1927年,至上主义逐渐风靡欧洲,他曾去华沙和柏林,在两个展览中展出此件作品。展出结束返回俄罗斯前,他于当年6月将这件作品放到了柏林的仓库里。在那之后,因为战争原因,马列维奇无法离开苏联,并于1935年去世。最终,这幅画被委托给了一位德国建筑师雨果·哈林(Hugo Haring)。侥幸躲过二战之后,这位建筑师把它卖给了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在那里,《至上主义构图》作为博物馆收藏的一部分保留了50年,直到2008年年初才在马列维奇后人长达17年的官司纷争后,被强制归还给。因此,一件对俄罗斯艺术至关重要的博物馆作品意外地落到了市场上。

《至上主义构图》和马列维奇

《至上主义构图》成交现场

  在2008年秋天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档口,这件名作被送上拍场,当时仅仅低于估价的6000万美元成交,尽管它仍刷新了马列维奇和俄罗斯艺术品的拍卖纪录。时隔10年后在如今相对乐观的市场环境重新上拍,估价更上一层楼。当晚,《至上主义构图》以6000万美元起拍,竞价发生一位现场买家和美洲区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席亚历克斯·罗特(AlexRotter)的电话委托之间,经过一番拉锯和思考,最终由电话委托以7600万美元胜出,加佣金为8581.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47亿),位列本场之最,也使这件“博物馆级”佳品取得了更加符合其历史位置。

  本场另一焦点拍品为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作于1932年的雕塑作品《少女的风姿(南希·库纳德)》。这件珍贵的独版雕塑来自著名藏家伊丽莎白·斯塔福德(Elizabeth Stafford)珍藏。1955年,斯塔福德夫人及其丈夫弗雷德里克·斯塔福德(Frederick Stafford)参观布朗库西工作室后以5000美元买下了这件作品,并珍藏至今。

康斯坦丁·布朗库西《少女的风姿(南希·库纳德)》 亮铜 艺术家手雕大理石底座 高:80 cm。(连底座) 高:55.1 cm。 1928年构思;1932年铸造 仅此一件

成交价:7100万美元

  这件同样估价待询的雕塑当晚以5000万美元起拍,现场和电话的出价都很慢,等叫价缓缓来到6000万美元的拍前估价时,一位电话委托加入,直接加价至以6300万美元,并顺利落槌。加佣金后为71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527亿),再度刷新了2017年在纽约佳士得拍出,《熟睡的缪斯》5736万美元的布朗库西拍卖纪录。

布朗库西雕塑和南希·库纳德

  在《少女的风姿(南希·库纳德)》这件作品中,布朗库西运用简洁纯粹的线条刻画了南希·库纳德令人注目的波浪发型,窈窕灵动的身姿和那举世闻名的冷艳之美。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库纳德在巴黎是著名作家和艺术赞助人,特里斯坦·查拉(Tristan Tzara)、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埃兹拉·庞德(Ezra Pound)及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等人均是她的圈中好友。在这种背景下,库纳德结识了布朗库西,并称他为“美髯长者,本时代最伟大的雕塑家之一”。而这件作品也是布朗库西唯一存世、描绘英裔美国女继承人及作家南希·库纳德的铜塑,

  而这件雕塑对斯塔福德夫妇的收藏而言也极具代表性。在买入之后的62年中,这对夫妇曾慷慨地将它借给一些著名机构展出,包括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古根海姆美术馆(The Guggenheim)、蓬皮度中心(Centre Georges Pompidou)以及美国新奥尔良艺术博物馆(New Orleans Museum of Art)等。

文森特·梵高《(圣雷米)穆尔索的圣保罗教堂和疗养院》 油彩 画布 45.2 x 60.3 cm 1889年秋 成交价:3968.75万美元

  另一件明星拍品是梵高1889年作《圣雷米疗养院与教堂风景》(Vue de l'asile et de la Chapelle de Saint-Rémy),这件梵高油画特别之处在于曾为伊莉莎白泰勒(又译泰莱)拥有,其艺术经销商父亲1963年在伦敦苏富比以92000英镑购得此画送给她。这幅画挂在伊莉莎白位于洛杉矶的住所直至她2011年离世,次年2月在伦敦佳士得连佣金1012万英镑成交。

2017年11月于纽约佳士得以8125万美元成交的梵高1889年作品《田野里犁地的农夫》

  去年在纽约佳士得秋拍中,梵高同年创作的《田野里犁地的农夫》曾以8125万美元成交,创造了梵高作品的第二高价。这件同一时期创作的《圣雷米疗养院与教堂风景》尺寸稍小,描绘了梵高当时所住的圣雷米庇护所窗户外的场景。最终这件梵高后期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以3968.75万美元成交,折合人民币2.53亿。

  亚洲买家的口味

  除了洛克菲勒家族之外,本季佳士得还与一些赫赫有名的家族达成合作,其中之一便是美国十大显赫家族之一的蒂施( Tisch)家族。琼安及普雷斯顿‧R‧蒂施曾因关注艾滋病的倡导者和慈善而蜚声国际。而两人的珍藏更是宛若二十世纪艺术创作的缩影,汇集了众多艺术大师的杰作。

胡安·米罗 《听音乐的女人》 128.5 x 161.6cm 油彩画布 1945 成交价:2168.75万美元

  本次晚拍中,蒂施家族的拍品作为开场打开局面的先锋,取得非常好的成绩,其中拍前估价最高的米罗《听音乐的女人》以2168.75万美元成交,超估价近1倍。佳士得纽约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副主席康纳尔‧乔丹(Conor Jordan)表示:“此画于欧洲胜利日(Victory in Europe Day)的仅仅三天后、即1945年5月11日绘成,象征米罗艺术的崭新风格和乐观精神。”在《听音乐的女人》中,米罗以动感笔触绘画数个人像,以示迎接期待已久的和平日子,观者可以从画中感受到他的喜悦。

莱热《三个女人与花束》65.6x92.2cm 1922年 成交价:1296.8万美元

  另一珍藏亮点为费尔南‧莱热(Fernand Léger)的《三个女人与花束》以1296.8万美元成交。康纳尔‧乔丹说这是“莱热展现新古典主义的瞩目例证。”佳士得纽约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管萨拉‧弗里德兰德(Sara Friedlander)则指这幅画“打破形式桎梏”,让人想起罗依‧李奇登斯坦 (Roy Lichtenstein)的作品。此外如毕加索、贾科梅蒂、费宁格作品均有亮眼表现。

埃贡·席勒《站姿背影》56.1x33.1cm 1910年 成交价:361.25万美元

  前两年在欧美现代艺术晚拍中纵横捭阖的亚洲买家本场并未过多参与高估价的焦点拍品,而是延续着其一贯的口味,在毕加索、马蒂斯、高更、马奈、席勒等绘画大师的作品中进行争夺。如拍前估价70-100万的一件小幅席勒水彩作品《站姿背影》便被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的电话委托以361.25万美元拍下,超估价4倍。而全场后段一组来自“杰罗姆·S·科尔斯伉俪”收藏的德加、莫奈、夏加尔和马奈作品更是引起亚洲专家委托电话的集体兴奋,其中马奈《意大利人》以1100万美元成交,大大超越300-500万美元的估价,莫奈《苹果树》以706.25万成交,同样大大超越拍前100-150万美元的估价。

马奈《意大利人》73.3x60.5cm 1860年 成交价:1100万美元

  魏蔚谈到,亚洲藏家从题材上,似乎对色彩亮丽的风景更加偏爱。对于艺术家的选择,熟悉的如莫奈、梵高、毕加索都有比较积极的表现,“亚洲曾经对这些题材和质量都有成熟的判断,也有很高的出价水平。对于其他艺术家的认知还和欧美藏家有一定差异。近年来,亚洲藏家不仅对熟悉的艺术家感兴趣,也会参与现代艺术更多艺术家的竞标,只是认知、鉴赏和出价需要过程,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应该会有更好的表现。”

  主打精品策略,纽约佳士得释放了怎样的市场信号?

  作为西方艺术市场最重要的版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体现着市场的重要指标。雅昌艺术网也梳理了近五年来十个季度的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成绩,从图表的走势可以看出,在2013-2016年春拍的多个季度中,纽约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拍成交额就并不理想,由于重量级拍品的缺失,一直处在低位震荡的调整态势中。

图表1-2013-2018年近十个季度,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成交走势

  而到2016年之后,由于亚洲市场出现对欧美现代艺术大师的竞买热潮,以及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征件方面的回暖,更多19.20世纪艺术大师精品的加入,快速推高了纽约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拍的成交额。随着新购买力的强势,以往停滞多年的大师精品价格也出现了新一轮的上扬。

图表2-2013-2018年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中,2000万美元以上高价拍品占总成交额示意图

图表3-2013-2018年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作品成交均价

  市场的乐观情绪也更多推动了重要作品释出市场的机会。从纽约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拍成交作品的均价和2000万美元以上高价拍品的成交占比来看,精品作为市场崛起的主要动力,越来越成为纽约佳士得所依仗的制胜法宝,这一策略也侧面满足了亚洲新藏家对顶尖拍品的追逐热情。而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中国艺术品市场也正在经历同样的精品争夺战。

拍品TOP10

  卡济米尔·马列维奇《至上主义构图》 成交价:美元 85,812,500

  康斯坦丁·布朗库西《少女的风姿(南希·库纳德)》成交价:美元 71,000,000

  文森特·梵高《(圣雷米)穆尔索的圣保罗教堂和疗养院》成交价:美元 39,687,500

  胡安·米罗《听音乐的女人》成交价:美元 21,687,500

  费尔南·莱热《丰盛的午餐》成交价:美元 19,437,500

  阿尔伯托·贾克梅蒂 《林间空地》成交价:美元 15,781,250

  亨利·马蒂斯《负手而立的宫娥》成交价:美元 14,375,000

  费尔南‧莱热《三个女人与花束》成交价:美元 12,968,750

  爱德华·马奈《意大利人》成交价:美元 11,000,000

  巴布罗·毕加索《“加州庄园”的画室》成交价:美元 9,537,500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拍卖 马列维奇 布朗库西 春拍

艺术号作者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