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冯峰谈广州美院实验艺术系:不教技术 只教工作方法

雅昌艺术网专稿 陈峰 著 2018.06.13

导言:2018年5月31日至6月24日,“广州美术学院造型艺术毕业展”在广东美术馆展出。在广州美术学院造型艺术学院各系部中,实验艺术系应该是最“年轻”的。2010年筹建,2011年开始招生,至今尚不满十年,毕业生也仅有四届。

年轻意味着可能性,这也正是实验艺术最大的魅力。如系主任冯峰所说,实验艺术始终就是在以艺术的方式探讨未来的可能性。

在本次毕业展的前言中,冯峰给实验艺术系作了如此定位:“实验艺术,就是这个时代的艺术。实验艺术系力图培养‘导演型’高水平艺术跨界人才,通过多种形式语言及材料媒介的训练来培养学生创造性的思维能力和工作方法。”

雅昌艺术网对话广州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主任冯峰,听他详述对实验艺术的理解和掌舵该系所采取的多项创新型做法。

广东美术馆实验艺术系毕业展展览现场

Q&A

雅昌艺术网:今年实验艺术系的毕业展是有一个主题的?是如何设定的?

冯峰:今年广美本科毕业展跟往年不太一样,造型艺术专业除了雕塑都放在广东美术馆展出,包括国画、油画、版画、水彩、实验艺术,大部分都属于平面绘画,只有实验艺术一个专业是面向新媒体或者是多媒体的综合艺术。整个展示都在广东美术馆6号展厅,我们不是简单地按展线分,而是有一个整体策划,作品相互之间有关联,整个展览是完整的。

从第一届毕业生开始我们就这么做了,每一次的老师都相当于是一个策展人,这一届除了老师,班里还有一个学生专门做策展助理,他很擅长负责联系各种人。我们做了一个“19+1”的主题,19个在编学生加一个编外学生。这个编外的学生是广美附中毕业,考实验艺术系没考上,他一个同学考上了,就从大一开始跟他同学一起上课,一直跟到四年级,每个课程都有做作业,而且做得不错,老师们也认可他。他也会参加我们系的各种学生活动,完全融入到这一届学生里了,所以我们也邀请他来参加毕业展。当然学校有学校的体制,他可能不能获得正式的证书,我们也在考虑是不是给他个荣誉学生之类的称号。

广州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2018毕业展海报

海报就是每个学生的头像,朝着一个方向微笑的笑脸。我认为一个专业毕业的就是所培养的人,不需要出现作品或是什么,所有的东西都是跟在人后面,所以我们只介绍毕业了多少个学生。他们不仅仅是个数字,而是有血有肉真实的20个人,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都是很具体的。

从建系的时候我们就有给每个学生建档案的传统。建档案的想法源于我毕业之后很多年回到我们系找不到我的资料,只有一些各个时期的成绩表,没有照片,更谈不上影像资料。我想我们现在是一个摄像的时代,照片和影像是记录当下的主要手段,也会是未来回顾过去重要的参考资料,也许只有我们新建的系能做这个事情,其它系因为历史和技术的原因是做不了的。

除了学校要求的成绩表、作业存档之外,学生入学时每一个都会拍一张微笑的照片,还会拍一段三到五分钟微笑的视频。拍视频很有意思,就像一个游戏,因为大家在一起拍,有的感觉蛮尴尬的,有的旁边有同学逗,笑得快喷出来还得控制住,每一段影像都像一个小电影,每个人内心情绪的波澜起伏都能够透过他的脸看到。

这既是个游戏的方式,同时我也把它视为一个作品,它符合我的理念,我强调要把工作、生活和创作混为一体,这样你才是一个完整的人,不会觉得疲劳或者分裂。

广东美术馆实验艺术系毕业展展览现场

雅昌艺术网:是每个年级都有,还是只有大一入学的时候会拍?

冯峰:目前只有大一,我们在讨论准备大一入校做一个,大四毕业的时候再做一个。当然如果每一年都做一个我觉得也很好,这样就能够看到四年的变化。比较重要的可能是大一和大四,入学和毕业,我们会持续去完善。

我在展览前言里也写到,实验艺术,就是这个时代的艺术。它随着时代的变化而生,也随着这个时代的变化而变化。我们做学生档案也在不断地调整和改变,但始终有一个轴线。展览的海报今年也印了出来,每个学生都有一张,相互签名留作纪念。这是个不错的方式,前面三届我们也想以这样的方式补回来,寄给每位毕业的同学。每一次调整完善之后,我们都尝试逆回头补回来,在这个基础上,下一届肯定会做得更加完善。

林子莎 《对另一个自己说》灯箱组合、眼泪原液、视频 250x500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雅昌艺术网:补前面三届的话有没有主题?

冯峰:同样以这个框架,把数字作为海报的主题,强调每一届毕业的人数,数字也变成实验艺术系的特点。我们系讲座的海报从一开始也是用数字,讲座分几种类型,用颜色区分,左上角有数字显示是第多少场,比如学术讲座以黄色为底,现在进行80多次了。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这么强调数字?

冯峰:这就是个数字的时代,数字有开始,但无限,没有终点,强调的是累计和延续,通过数字时间久了能够看到我们做事情的每一个脚印,包括讲座、工作坊等等都是如此。

当然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毕业的人,“一个都不能少”,像电影的名字一样。当我们打出“以人为本”这四个字的时候,这好像是一个概念,一个口号,其实是没有说服力和感染力的。如果我们看到的是每一张学生的脸,是能够感受到这个东西的,能看到我们对每个学生的重视和尊重,这也是今天的一个教育价值观。

一个学校之所以成立,不论有多长的历史,都是由一个个人支撑的,把人抽掉其实就没有什么了。在学校无非就两种人,学生和老师,所以其实是由每一个老师和每一个学生去成就和支撑一个学校的,缺一不可。

实验艺术系讲座海报

雅昌艺术网:我们有没有对老师建档?

冯峰:有的。这个系成立的时候,我们就7个专业老师和一个教学秘书,最大的特点是每个人的专业背景都不一样。一半来自设计专业,数字设计、工业设计,一半来自纯艺术领域,只有一个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另外,一个博士学位都没有,都是硕士学位。

我们当时是希望在美院构建一个跨专业交叉合作的基础。当然我们其实更希望像这个时代一样,针对艺术和科学做一个跨学科的专业,但是开始的时候还看不到,不论设计还是美术都是艺术板块里面的。从2016年开始,学校开始启动申请博士试点引进人才的计划,我们系也配合学校的计划做了一个几年的引进人才计划,在这几年里面,陆陆续续引进有博士学历的人才,大概有一半以上是海外留学博士学位,有一半是国内的博士学位。

同样延续跨专业这一点,我们针对不同专业领域引进人才,比如已经来到的有学影像艺术的博士,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未来还将引进美学、哲学、社会学、传播学、心理学等专业的一批年轻老师,他们到位的话,我们就可以说是一个跨学科的团队了,就不仅仅只是在美术和设计领域了。

何浩慧 《记忆果冻》 综合材料 120x60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雅昌艺术网:目前引进的老师还是以人文学科的为主,感觉跟科学还是有点远?

冯峰:大部分还是文科的,如果是完全纯科技和理科的人,在这里会变得很孤立,进来一个人能够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团队,这是很重要的。其实从教学上我们有跟科技这块的合作,比如前几年有一个荷兰的艺术家给我们做一个工作坊,他就是理工科的学位。他在上课的时候,学生需要补很多数学和物理的一些知识,当时还找了一些广东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的老师合作,做一些课程。我们还跟华南植物园社科院的基地、华南农业大学农林学院有接触和合作,也准备跟深圳建筑科学院挂牌、签约,成为我们系学生的实习基地,通过这样的合作我们就能链接不同的专业领域。

其实其它领域也需要艺术领域的人介入,包括现在的商业,像K11、华为。实验艺术是什么?始终就是在以艺术的方式探讨未来的可能性。艺术在未来是无法定型的,今天的艺术都远远不止我们所认识到的国油版雕,甚至装置影像,未来它的可能性会更加宽和大。艺术融入到日常生活和所有领域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所以我们要以一种实验和未来的态度去看待艺术的可能性。

赖敬原 《梦境的三重结构》装置 400x153x225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雅昌艺术网:这些老师教的是他本专业的课程吗?

冯峰:我们为什么要把不同的专业放在一起,其实我相信两个东西或者是两个人,放在一起,他们会产生变化,就像俩夫妻,时间久了无论对很多事情的判断还是长相会越来越像。当两个专业放在一起的时候,也自然会产生这样的关系。我们组织这样一个团队,老师和老师之间构成了相互了解和学习的关系,同时也要合作,我们一个毕业创作有四个老师参与,构成了一个多角度、多学科的关系。

每个老师一定会带着他专业的东西来,但是他不可能一成不变。大体上我们有一个非常稳定的骨架和规划,但具体落实到课程的内容上,我相信老师每一次都在做调整。

我不相信有一本教材可以持续使用30年,尤其是在这个时代。学科处在不停的变化中,就像曾经的平面设计,它是伴随着整个印刷行业和纸媒的发达才兴起的,前些年我们发现平面设计这个称呼已经不对了,所以改成视觉传达。一个好的学校,或者是能够走在前列的学校,一定有一个大的目标和方向,然后不停地调整、融合学科,在这个过程中保持它的竞争力和国际化的位置。这个时代是不进则退的,如果不这样的话,很快就会落后。

林小琪 《豆腐》影像 尺寸可变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雅昌艺术网:我们系保持的方向和目标是什么?

冯峰:实验艺术其实是一个状态,我们并没有按照技术去分类它,所以它可以包含新兴的媒体,也并不拒绝旧的媒体和媒介。在今天,很多新的创造力和创作,都是由公共知识和公共技术整合形成的,有一些技术其实很普通,但是整合了以后,有可能产生新的创造力和能量,这块恰恰是被很多人忽略掉的。实验艺术要寻找或者是唤起你对所处的日常生活和世界的觉知,其实你身边任何东西都是有价值的,没有高级和低级之分,只要它准确地传递了你要传递的内容和观念,因此实验艺术并非只针对高科技。这个时代其实并不是随时都可以产生新的知识和技术,但是已有的知识和技术有待于整合和更新,这个是我们认定要做的事情的大方向和这个专业的定义。

王炜申 《我的年代》空间营造 250x250x250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另外,要让我们的专业具有前瞻性和国际性。要保持一个民族和文化的历史,弄清楚它的传承脉络的话,毫无疑问国画担负了这个责任,它面向过去和历史。实验艺术当然也一定有这种民族和文化的责任,但是它朝向的更是当下和未来。一方面它要跟国际的领域关联,不能滞后。另一方面在国内通常说的“八大美院”这些艺术院校中,我们要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这个始终是我们大的一个定位和目标。

其实从各种条件上我们并没有优于别人,而是弱于别人的。中央美术院和中国美院是国家级别的,广州美院是广东省省一级别的。中央美院是实验艺术学院,中国美院是更早成立的跨媒体艺术学院,体量上都比他们小。我们怎样做到他们做不到的事情?我们的特点在哪里?这是需要认真思考的。

万雅文 《妆是我》装置 35cmx35cmx168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雅昌艺术网:那么广美实验艺术系的特点是什么,怎样保持我们的特色?

冯峰:第一,广东的整个制造业和创意产业的历史是得天独厚的基础。我们很多学生的创作需要连接广东这边的制造业甚至一些加工厂的基地,这是跟创意产业大的背景连接在一起的,假如在北京就不一定了,从便利条件到价钱都不一样。

另外,广东的季节和气侯也是得天独厚的基础。比如在广东种下几棵树,像美院旁边的玉兰树,种下一排五年之后就长成一片非常大的树林了,在北京就做不到。我最有体会的就是我在西安大明宫做的国家遗址公园中轴线主体建筑,很多年植物都没有长好,没有修建树枝,变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我这才开始想能不能把这个方式落到广东来,就做了“时间的村落”,广东没有古老宫殿的故事,但是有村庄的故事。西安是落叶枯枝的做法,广东没有落叶,我们就改用花,开花、落花,这个就是广东所特有的地理和气侯条件。

广东美术馆实验艺术系毕业展展览现场

黄桂华 《受潮的记忆》影像装置 200cmx150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在整个实验艺术上,我们正在形成三个板块:

第一,就是跟季节气侯有关,定义为“自然艺术”。我们在跟国际上很多机构合作,去年在江门新会做了第一届“自然艺术·古井国际双年展”。当然第一次做,各种条件不成熟,影响力还不大。自然艺术最早是跟大地艺术有关,但是我们将延展得更宽泛。环境对我们整个的生存越来越重要,甚至是很紧迫的关系,能不能从艺术的角度提出一个介入和解决的方案?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自然艺术的概念在西方早就有了,他们已经实践了20多年,但是把它引进到中国来就是广美实验艺术系,这是我们独特的地方,中央美院和中国美院都没有做到。这只是开始,但是我相信假以时日,人们会越来越意识到它的重要性。其实艺术是可以在任何地方附着的,它是无处不在的,并不仅仅只是在博物馆展示的一副画。

黄俊文 《被动选择》装置 200x120x120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第二是“科技艺术”,暂时定这样的名字,包括了今天所说的新媒体、新技术和一些跨学科的技术。科技跟艺术结合,这个央美、国美和国际上很多学校也在做,这是很大的趋势,我们同时也要做,不做就没有办法跟人家对话。

第三叫做“艺术商业”,这也跟广东的环境有关,除了制造业的基础,广东还有商业的基础。从K11、太古汇到正佳广场,开始建立的时候他们就有跟艺术合作,最早是跟一些传统的艺术合作,比如雕塑,后来开始跟新型的艺术合作。很多我们系毕业的学生都在这些地方工作,社会需要新的技术、观念和方法,商业更需要,商业需要通过这样的活动让更多人参与去体验。所以这个时候,他们就提出商场里的美术馆,甚至是家庭美术馆,美术馆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在哪儿都可以发生。

商业最有敏锐的嗅觉触探未来,商业对艺术的需求跟人的精神需求是有关的。艺术跟商业的合作范围其实蛮大的,比如商场里面的艺术展、衍生品,但并不限于此,需要这个专业去探讨。也不是说能够有一个答案,是要通过多年漫长的教学实践和一届届学生的实践去回答这个问题的,这是一个提出问题和实践的过程。

今天的教育已经不是给出一个概念和答案就能解决的事情,如果说学校的整个教育处在一个变化中,我们这个专业就是在变化最尖端的那个,就如一棵树的新芽,一只鹿的鹿茸,这就是这个专业的特性

赵梓同 《快乐清单》 喷绘灯箱装置 100x10x700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雅昌艺术网:毕业创作对学生来说意味着什么?

冯峰:毕业创作不是到了第四年毕业的时候做一个东西,它应该是你在学校里面读了四年书的一个连续性的结果,准确地说是你这四年所有连贯性的课程做下来以后,老师和学生共同梳理出你的一个主干、中轴和方向。有的时候学生是自知的,大部分其实是不太自知的,说没有特点是不可能的,每一片树叶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人也是不一样的。那你的特点和研究方向是什么?这个是需要我们去梳理和觉知才能发现的。

学生要拿出三年的创作出来讨论,再进行梳理,大家形成共识和认可,那么这个可能就是你的特点。我们这一届“19+1”的毕业创作就围绕“成长与家庭”这两个概念。这不是我们硬给的,而是在带学生创作的这一年中,慢慢发现他们的创作有一个共通的主题和特点,都跟他的成长和家庭有关,所以我们就总结出了这两个关键词,成长和家庭。

何晓晴 《动物列车》影像动画 尺寸可变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我们也一直强调,实验艺术系这四年的教学目的是什么?每一个课程细说是很复杂的,总的来说,我们要在这四年里面,让每个学生形成自己的工作方法。通常有一个争论,艺术是不能教的,你的想法灵感是我给不了你的,但工作的方法是可以教的。

在学校的教育系统里,我们是不承认天才的,这块不讨论。我们只讨论什么?如果你没有话想说,我不能给一句话告诉你就说这个,这不行,但是当你有话想说,却不知道怎么说,说不出来,那么我们是可以讨论的。“说话”有说话的方式,有语法,什么时候发出声音的方式是有效的,什么时候文字是有效的,什么时候视觉是有效的,这是可以讨论的,这个就是方法。

有一些是公共的方法,比如一瓶水盖子一拧开就可以喝了,教一下任何人都会,产品说明书也是公共方法,这种是容易教的,也很容易接受。每个人其实也都有他独特的面对世界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有一些人很明确很清晰,有一些人不清晰。能力强的就会用这个方法解决任何问题,面对一个新的事情不了解,就会启动一套方法应对它。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些人很快考察,买东西、生活、工作,有的人是先去聊天,通过认识朋友来熟悉这个环境,这就很不一样。

石益行 《Pixel》 装置 180x50x50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如果你的四年中形成了面对熟悉和不熟悉的材料都不会慌,可以应对,面对一个新的任务也同样,怎么去了解、进入、工作,都有一套办法,那么毕业之后你就可以自学,在任何工作中,你都处在一个自我学习、成长的状态。

传统艺术是先给一套技术,学生按照这个技术去创作。实验艺术不是,它是告诉你有什么条件,就用什么条件去干。有人会说我什么条件都没有,这是不可能的。你有身体,有手有脚,有衣服会写字,有成长的历史,甚至你脚下踩的土地,脚印、灰尘、阳光,你所有的人,认识的网络人脉,手机里存的通讯录,你的父母,你的记忆,你的经历,这些都是你的条件。

如果能让每个人都意识到这个,其实就具备了这样的一个工作方法,这是我们的目标。当然不是每个毕业的学生都能够做到这个,掌握的有强有弱,但是我们都希望毕业之后这个东西依然起作用。

郑宏杰 《我·记忆碎片》 影像 尺寸可变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雅昌艺术网: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激发学生自身的工作方法呢?

冯峰:每个老师的课程都贯穿着这样的东西,我们相信老师们持这样的工作方法和教学理念的话,自然就会把它带进教学,只不过每个人涉及到的课题和方法又不太一样。这个过程中,还是有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比如说每个年级干什么,现在还是有一些缺憾的,一年级是在基础部,我们一直争取让一年级回来,现在还没有完全做到,还有困难。

这个就是观念的不同,基础部就是教学生画画,但在实验艺术的角度,绘画的基础、手头表达的基础,只是各种表达基础的一种。艺术就是表达,我们有话要说,说好了就是好的艺术,没有说好,这个意思没有传达出去,词不达意了,就是不好的艺术。

陈颖仪 《毛毛熊》装置 90x130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支撑这个时代的表达,能够细分成几个板块:

第一是徒手画。徒手画跟画素描不一样,徒手画细分包括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你看到的这个世界,看到什么画什么,就像早期的十八世纪,把百科全书各种植物都画出来。把你看到的记录下来,这是一个能力,现在的基础部训练的主要就是这个能力。还有一个能力就是你想的能不能通过手画出来。一个是观察外部的记录能力,一个是把脑海中想的传递出来的能力,针对这两个能力,就解决了支撑手头表达的技术。

但是我们并不是整天拿一支笔,拿一个笔记本就这么画,这个时代除了手头绘用得更多的是相机,“拍”取代了“画”。拍完要传递,同时别人传递出来的你要看,所以这个时候图像的阅读和分析就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表达基础和语法的部分。

邱艾斯 《一样漂亮》装置 90x50x180cm 实验艺术系 指导老师:冯峰、杨义飞、陈庆

细分的话,这里面又可以分成三个层次。第一,照片,跟摄影连接的纯图片;第二,非照片的图形,它不是照片,是视觉的图形;第三,动态画面。这三个本身的基础有相似之处,都通过视觉传递信息,但是技术和语法有不同。这是一个所谓的现代年轻知识青年需要具备的基础,这是第二个板块。

第三个,生活中你所面对的任何空间的立体的材料,像灰尘、汽水瓶、电线、树枝,我们需要捆绑、扎接、粘合去构成一个触觉的材料。这部分详细梳理比较复杂,世界上材料太多了,技术手段也太多了。我们可以做一些基础性的,比如说捆扎是基础的,木工是比较基础的,搭建或者是一些材料的使用是比较基础的,这个是可以去做的。

第四个,必须要具备媒体的基础。在这个时代,我们更多是通过媒体连接他人,认识世界,传递自己。一个事情通过PPT、邮箱、手机的平台,比如微信、公众号发出去,这是基本的传达,基础的要求,如果不会做这个,你就不能成为现代知识青年了。这个基础调动的技术是相对比较综合性的,文字、图像、符号、动态影像,甚至声音等都会囊括。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冯峰 实验艺术 广州美术学院 2018毕业展

艺术号作者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