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撤离草场地?!绿化带线上的艺术拆迁

雅昌艺术网专稿 张桂森 著 2018.07.29

德萨画廊门口的通知

  拆迁通知书

  日前,北京草场地艺术区的德萨北京空间突然官微宣布关闭其画廊空间。原因是临时接到相关部门通知,勒令于7月31日前搬出。

  据悉,在其画廊建筑物即将被拆除之前,德萨北京空间以及邻近的画廊,工作室和餐馆均仅给予两周的过渡期。德萨北京空间也将于7月22日结束艺术家麦影彤二当前展览《任意机器》后关闭。截止发稿日,德萨北京空间已经开始整理和拆除画廊相关艺术品及财产,准备搬家。

  在草场地之后,德萨北京空间表示会努力寻找新的空间。德萨北京空间的创始人Vincent de Sarthe也表示,希望在不久的未来,能和其代理的中国大陆的11艺术家一起继续给大家带来精彩的展览。

  和德萨相邻的艺琅国际也于次日在官微发出通知,同样于7月31日前搬离现有草场地空间,之后画廊将被拆除。而原定展期于8月19日结束的“20180707黄佳个展”和“张震宇同名个展”于7月28日提前结束。

艺琅国际门口的“拆”

  德萨和艺琅国际等租户第一次接到通知是在7月初,最早的通知是两个月内搬离空间。但在7月7日上午,艺琅国际新展开幕的当天,艺琅国际的主人谢蓉突然接到第二次通知,必须于月底之前搬离空间。

  “当时就有点儿蒙,那天下午还有新展要开幕,突然被通知月底必须搬走,而且没得商量,会断水断电。”谢蓉说到。

  据悉,此次拆迁恰巧基本都是来自同一个房东的房子,两个画廊机构,一排公寓,还有几个艺术家工作室。拆迁原因是这些用地被规划用来做绿化带,基本是离铁道100米以内的房子都必须拆迁。房东虽然是通知方,甚至都来问租户们,说能不能“找找人”,先拖延一下拆迁日期。

  “对找人这个事,这次我完全不采取任何行动,很烦这种感觉。房东在这一片物业很大,在草场地还有很多房产,因为其实拆的话对他损失也特别大,他就也问我们租户有没有一些‘能耐’。首先我也不太爱去办‘找人’这种事。而且我心想你是当地村民,你都没有办法,我们租户更没有可能了,我说那就算了吧。”租户小徐说到。

草场地艺术区一角

  搬不起的“家”

  据小徐透露,收回的地会被用来做绿化,而且基本近期的拆迁都是这个‘名堂’。“当然这个房子肯定也不是完全合法的手续,因为房子也不是大产权,就是房东租的村里的集体用地。所以大家都让你拆,也有让你拆的理由。”

  艺琅国际差不多在这片区域盖好后就搬了过来,租金廉价适中是谢蓉选择这里的原因。“其实大家都是在浑水中摸鱼。当时租的时候也问了安不安全、稳不稳定?我这几天到处去找房子,第一个问题都是问你们这儿稳定吗?有一点一朝被蛇咬,这种动荡对一个艺术机构其实挺伤元气的。”谢蓉说到,

  艺琅国际和房东签的是五年的租赁合约,今年是第五年。“我们房东人挺好的,合作都挺开心的。本来今年合约到了要商量房租上涨的幅度,但现在不存在了,房东答应补给我们两个月房租。其实这对画廊来说也是杯水车薪,完全解决不了问题,主要是拆迁带来的‘伤筋动骨’得一两年才能恢复。”

  租户小徐告诉雅昌艺术网,此次拆迁他还专门咨询了律师,律师说租期还剩多长时间,除了剩下的房租补偿,对方还需补偿相应的装修费和停运期间的损失费什么的,但最终房东只答应补偿剩下租期的租金。

草场地艺术区一角

  “目前我打算先搬回公寓,做做方案,画些小稿,不太急着找工作室了。太急的话找到的工作室如果不合适,后期势必还会面临着拆迁的麻烦,我有好多艺术家朋友都是这样的情况,搬了几次了,有的甚至没搬多久就又面临被拆迁的命运,遇上这事就特倒霉。要是经济吃紧的艺术家肯定是当头一棒,得好多年才能缓过来。”小徐说到。

  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案,小徐的另一个艺术家好友近期也面临着被拆迁,坐标是在顺义某村庄。“那个地方都是一些采摘园,也有一些国际学校什么的,后来慢慢形成了一小片的艺术区,有油画家、国画家,音乐界各种人士。朋友买的那块地是属废弃地,但最近因为重新规划绿化带,很多采摘园被规划进去,因为我朋友的房子正好在规划线上,原则上属于拆迁线上的区域一般在10米内范围,我朋友的房子刚好属于那种可拆可不拆的灰色地带,目前状况不太明朗。他们盖房子花了100万,如果拆迁,补偿也就20万,还不够他们重新租用一年的工作室。”小徐说到。

  远水救不了近火

  艺琅国际面临的情况则更为严峻,由于画廊展览的排期都是提前敲定的,目前的展览已经排到明年1月份,但是因为空间面临拆迁,所有的展览只能延期或取消,这种打击不光是画廊,有的艺术家已经开始准备个展作品,也都面临此次突发状况做出相应调整。

  “目前看我们找新空间的情况,短时间也不能有一个很清晰的计划。因为现在空间特别难找,因为画廊你知道,不能孤零零地随便找一个空间立在那儿,还要考察艺术区的氛围和成熟度。

德萨画廊门前

  我们这片儿被拆的艺术家和机构一直私下里都在通气,大家都是同甘共苦,共命运的感觉,在哪儿哪儿找房子都互通信息。真是感觉到大家那种不安全感和焦虑还蛮难过的,特别是艺术家,很多艺术家的经济状况不是太好,他们动辄拆一次工作室、搬家、装修,就要花上几十万,其中一个艺术家还跟我说都好几年没卖作品了,哪有钱。”谢蓉说到。

  在谢蓉看来,短期内可选择性的空间不多。成熟的艺术区多半无空置房,且租金价格昂贵。另一方面,虽然也听到一些北京正在大力发展废置工厂升级改造文创园区的消息,但短期内,一个园区整体氛围的形成无法达到预期。

  据统计,北京市腾退的老旧工业厂房约242处,总占地面积共计2517.8万平方米,这些厂房大多数具备了历史文化功能和良好的硬件条件能改造利用。其中,109个老旧工业厂房已经改造利用了,面积是601.3万平方米,占全市249个老旧厂房总面积的23.88%。还有263正在保护改造利用,占地面积大约138.03万平方米,占全市的5.48%。107个待保护利用的老旧厂房,占地面积1778.48万平方米,占全市的70.64%。

  也就是说,除了其中一些已转型为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典型的如751、798、莱锦、新华1949园区等,另外还有七成处于待开发状态。随着北京市产业结构深刻调整、疏解非首都功能持续推进,老旧厂房资源还将进一步腾退释放。

  而且这些老旧厂房大都有自身的特点,建筑风格独特,文化气息浓郁,独特的格调和气质非常适合文化创意产业的项目,而且北京正在疏解非首都功能,腾龙换鸟,发展文创也是大城市升级转型的基本途径和普遍的做法。

  但老旧厂房资源也面临很多实际问题,比如在和政府及老旧厂房资源的交涉中,艺术北京负责人董梦阳就表示,“首先厂房面临很多员工的问题,他们已经没有工作了,那些厂的有多少需要你去背负或怎样,有很多具体的事情。但是我们努力来看看能不能做,还是要努力推动,借助政府的协调,我们能做的事情更多的是提供一些我们的方案,我们的见识或者是内容给他们。因为我们既然是文化中心,如何把文化真正集中在这里呈现,再辐射中国,辐射到更远,这件事是有必要的。”

  在董梦阳看来,什么样的内容加进去,不仅仅只是一个租房子的问题,是一个生态的问题,怎么把生态有机结合起来的问题。“但我觉得稳定最重要,对于今天我们所有的艺术界人士来说,最怕的是不稳定,怕不安全,或者房租不断地涨价,未来要在这方面做一些工作,要有一些好的约定的问题。先解决一些稳定的问题,大家可以在这里安心经营的问题。以前的艺术区都是自发的,现在是不是之前就要好好的规划设计和功能,国外的经验是可以借鉴的,798的经验也是可以借鉴的,我们在做升级版的艺术区,升级版的改造。如果让我来做,我觉得我们的画廊都是在租场地,能够有画廊买得起的空间,我们政府配套了很多的文化政策是可以支持到这一块的,有文资、有文投,是不是可以用文化金融手段,让他们能够买得起他们的空间。”

  艺术家尚可搬离公寓或更为郊区的地方,但是画廊还得考虑到一个园区的整体氛围。在谢蓉看来,一个园区整体艺术氛围的养成非一朝一夕,远水救不了近火。“目前798还没有合适的,而且比草场地这边要贵一倍。我们这个空间一年租金是30万以下,租金不算贵,这样做画廊的成本不会太高,压力也相应没那么大。一号地和恒通也都在考虑范围内,不行就再考察一下宋庄。”

  “希望邻居们都能顺利重新安置”

  在草场地的五年,艺琅国际在其空间举办了将近30个展览项目,在被通知拆迁之后,延期的有两个个展和一个双个展。除了被延期的展览项目,谢蓉的当务之急是为画廊团队赶紧找到一个临时办公室,以免耽误画廊在外部拓展的展览项目。

  “艺琅国际在四川广安承接了一个田野双年展,类似于一个大地艺术节,所以我们的团队没有地方办公是不行的,目前在项目筹备阶段,特别的繁忙。”

  除此之外,艺琅国际也着手准备一些学术性的艺术论坛项目。在谢蓉看来,艺琅国际除了既定的在其自己空间办展之外,也会开发一些艺术项目,来寻找更多的可能性。

  “从去年开始,我就往外发起一些项目,其实卓有成效。其实艺术文化、艺术项目在很多城市、乡村都特别需要,我愿意去做这种沟通。所以其实对艺琅国际的未来,我是特别有信心,因为经营这个画廊这么多年,也知道画廊的一些生存之道,艺琅国际还可以有这么一类的项目,去做一些类似于艺术活动、艺术咨询管理的角色。所以画廊的团队非常的繁忙,但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临时办公室是很头疼的事。”谢蓉说到。

正在搬家的德萨画廊

  另一边,截止发稿日,邻居德萨北京空间也暂时没有更好的“去处”,创始人Vincent de Sarthe只是在宣告中做了致谢,“de Sarthe 很荣幸能成为草场地艺术区的一份子,虽然在此地仅度过三年多的时间,但取得的成就是令人愉悦的。并希望我们所有的邻居都能顺利重新安置”。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拆迁 草场地

艺术号作者

评论

  • 光膀子的鸟

    02月前 1 1
    拆来拆去,搬来搬去,北京的艺术气儿损失惨重……

    手机用户1405719

    每次拆迁重建都是很痛苦的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