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美术史里的《万里长江图》 山水画的文人卧游和政治抱负?

雅昌艺术网专稿 杨晓萌 著 2018.08.08

  7月28日是著名收藏家、翁同龢五世孙翁万戈的百岁诞辰,在其生日庆典上,他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将跟随自己近一个世纪的翁同龢旧藏——长达16米的清代王翚的《长江万里图卷》捐赠给了波士顿美术馆。

  这幅作品不仅是翁氏家族六代收藏中最珍贵的藏品,也是清初“四王”王翚的大成之作,更是至今诸多传世《长江图》中最具经典的一幅佳制。

  7月28日至9月30日,波士顿美术馆向公众展出这幅作品,以表示对翁先生的百岁生日祝福。

  与此同时,故宫博物院即将推出清初“四王”的山水画展,这一展览必将引发学界对于“四王”的关注,而王翚的《长江万里图卷》作为中国山水画第一课题的代表,对此热点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2018年7月28日,百岁老人翁万戈(右一)在百岁寿庆仪式上

清代王翚《长江万里图》卷在波士顿美术馆展出现场

  受谁的影响?

  清代王翚的《长江万里图卷》是如何创作的呢?展开这幅长达16米的山水画卷,王翚写了一则韵味十足的小跋,向我们详述了作品的创作历程。《长江万里图》始作于康熙三十七年(1698)秋,初稿是王翚从长安南返途中,在收藏家周亮工处偶见北宋画家燕文贵《长江卷》后的即兴之作,成稿是他归家后,参考五代巨然和元代王蒙两家的《长江万里图》,花费七个多月仔细完成的巨幅画作。

清代王翚《长江万里图》局部

  画面表现了长江入海口至源头沿途两岸景色,大至可分为十一段。

  第一段:长江入海口的城市,应该是今天的苏州府,包括太仓、常熟等地。

  第二段:镇江府地区的风景,隐约可见金山寺中的慈寿塔。

  第三段:江宁府,今南京市的风景。

  第四段:安庆府,即今天的安庆市。自南京至此,画面中有马鞍山、当涂、芜湖、铜陵以及贵池各城。

  第五段:长江支流皖河附近的山丘、舟港。

  第六段:江西九江和安徽小姑山一带的景色。

  第七段:湖北黄冈附近的村舍、城墙。

  第八段:湖北武昌蛇山、汉阳龟山、汉口的景色,其中还能看到黄鹤楼和胜象宝塔。

  第九段:湖南岳阳洞庭湖附近的岳阳楼和慈氏塔。

  第十段:湖北宜昌、长江三峡附近,崇山峻岭开始出现栈道,相当于李白的“蜀道难”,这也是长江的尽头,但不到江源。

  第十一段:栈道越来越险,飞瀑悬叠,隐于云雾之中,恰似“长江之水天上来”。

  由此可见,长江沿岸的著名景点几乎都在这幅作品中有所展现。那么就有一个问题,王翬一生所到的地方都没有超过离南京不远的芜湖,甚至生平游踪是由长江口至安徽芜湖,与长江无关,从没有游过长江的他又是如何画出《长江万里图》的?

  “中国元、明、清山水画中,除有个别性的园林外,基本上并不写实,王翬的《长江万里图》,大部分可以说是‘神游’,主要的地理根据在前人图画、文字叙述及个人部分的想象。” 翁万戈在其最新著作《莱溪居读王翚<长江万里图>》中这样解释到。

  根据王翚的创作小跋,他是在燕文贵、巨然、王蒙的长江图的基础上通过想象创作的《长江万里图》。据考证,虽然燕文贵的《长江卷》在典籍中并没有记录,但在周亮工的《读画录》中,巨然、王蒙、沈周、文徵明都曾创作过《长江万里图》,而这些作品很有可能被拜访周亮工的王翚看到。

  翁万戈经过研究,也向我们证实了这种可能性。他将王蒙的《长江万里图》与王翚的逐段进行比较,发现两人的作品大致相同,这不可能是偶然现象,只能说明王翚曾亲眼见过王蒙的作品。

翁万戈摹(传)元王蒙《长江万里图》局部

明 沈周《长江万里图》局部

清 王翬《长江万里图》局部

  最值得注意的是全卷最后一段,大江流过碎石广滩之后,到了北岸有山、有港、有城,南岸有低坡小港的地方,江面架起一座长桥。王翚的画中,他将此桥画成全部木制,有板有敦,且有曲折;而王蒙则将桥画成由约二十个平底船并排组成,上面辅木板,且呈直线。

  巧的是,沈周的《长江万里图》也有类似的一座桥,且与王蒙的相似。虽然沈周的作品布局与王翚并不相同,但最后这一部分完全可以证明沈周对王翚的影响。此外,王翚还临摹过巨然的作品,《仿巨然长江万里图卷》的存在说明巨然对其创作也有影响。

  而元代以前的画家,对王翚的创作影响较小,“康熙统治中国时,曾有大小文字狱十余次,极忌文人怀念明室,所以王翚一生仿作画,多至元代而止。”

  典屋易画

  作为当时极受官场人士推崇的大画家,王翚的这幅作品一问世,就被当时在翰林院作官的书法家徐昂发收藏,随后又到了清代鉴藏“大富家”罗天池手中,戏称此幅作品为“宇宙尤物,无以逾此。”

翁同龢像

  1875年,《长江万里图卷》被清同治、光绪两朝帝师翁同龢花重金购藏,从此作为翁氏收藏的重要作品传承至今。

  翁同龢当年是怎样获得这幅《长江万里图》卷的呢?这还得从他的日记中去寻觅端倪。

  光绪元年(1875)农历三月二十六日,春光明媚,在京任职的翁同龢因闲暇“排闷”到琉璃厂书肆游览,偶然间在博古斋见到了王翚这幅《长江万里图》画卷,一见钟情。但面对高达千金的售价,翁同龢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翁同龢放弃了,但认定他是个大买家的画商没有放弃,四月十九日博古斋主人主动拿着画卷登门求售,可惜还是因为价格太高没能购买。

  但是翁同龢太喜欢这幅作品了,第二天,经受不住诱惑的翁同龢专门到博古斋再次与店主商议价格,看能否以三百两价格购得,但被拒绝了。

  又过了两天,画商拿着画卷再次登门,说可以以四百两的价格售出,翁同龢还是觉得太贵,虽然没有购买,但店家却让翁同龢将作品带回了家。翁同龢将《长江万里图》与旧藏四卷对看,第二天又带了此画去拜访前辈收藏家吴江杨庆麟,杨亦认为此幅作品为奇宝。于是,在与画商多次讨价还价后,五月初五翁同龢到博古斋结账,取出准备购置房屋的钱,又向友朋挪借了一些,以四百两银子买下了《长江万里图》。

  兴奋之余,他在卷匣端题诗曰:“长江之图如有神,翁子得之忘其贫。典屋易画今几人,约不出门客莫嗔。”

  从此,王翚的《长江万里图》和家传《娄寿碑》成为翁氏收藏的极品,只有知己、同好雅集时才会请出共赏。

  战火年间的颠沛流离

  翁同龢去世后,这幅作品相继被翁氏子孙翁曾翰、翁之廉、翁万戈收藏。1916年,年仅两岁的翁万戈接受了翁氏巨额家藏,因年幼,这笔家藏由翁之廉夫人强春卿代为保管。又因南方潮湿,强春卿将藏品存于天津所租的住宅中。1948年,因预感内战将起,为避战火,翁万戈将家藏尽数打包,运到了上海,后辗转运抵纽约。

Orientations杂志2007年翁万戈先生及翁氏收藏专题

  面对这批历经坎坷、远渡重洋的宝藏,翁万戈决心以毕生所能守护家藏,背负起一个收藏世家的传承使命。他在美国波士顿北部的半山腰上,选了一块地方搭建房屋,专门安置这些藏品,并花了半生潜心研究翁氏文献和中国书画。

“翁氏藏中国书画品鉴”:莱溪居读王翬《长江万里图》、莱溪居读梁楷《道君像》

翁万戈在临摹《长江万里图》,2018年

  2018年1月,翁万戈的最新研究成果《莱溪居读王翚<长江万里图>》出版,为我们详细介绍了王翚《长江万里图》的创作、内容、题跋、印鉴、考释、收藏、地理探索、构图根据、文学根据等。此外,他还向大家梳理了历代流传下来的《长江万里图》:

  《长江万里图》是中国山水画的第一课题,实际上见于著录的《江山无尽图》《江山图》《长江图》等,几乎全是大江(即长江)的片段。现存最早的《长江万里图》、《蜀山胜概图》皆藏美国弗利尔美术馆,传许道宁《长江图》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三者约作于十三世纪。王蒙《长江万里图》一三四八年作,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沈周《长江万里图》一四八九年作,都是真正的“长江万里图”。

宋人《蜀山胜概图》局部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宋人《长江万里图》局部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赵芾《长江万里图》

  但在宋以前,唐代就已出现以江山万里为题材的创作,据载,李思训曾花三个月时间在墙上绘制嘉陵江的景象,后来唐玄宗命吴道子绘制同一题材,由此可见对于长江的描绘,最先吸引画家的是四川、重庆那一段,也是长江最为险要、风景最为奇绝的部分。《蜀山胜概图》用文字的形式标注了四川地区的景点。宋人《长江万里图》虽然描绘的内容是长江两岸的景色,但整体一看更像是脱胎于万里江山题材的山水画,长江沿岸标志性建筑和地理特点还不突出。

  及至明朝,随着人们对长江认识的深入,以及文学作品的丰富,大量素材的积累为画家更为详尽地描绘长江提供了可能。沈周的《长江万里图》就借鉴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如李白的《蜀道难》、《下江陵》,杜甫的《登高》,屈原的《楚辞》……可以说,画家笔下的“长江万里”同时也是中国文人想象的。

  由“想象”世界变成“现实”世界

  到了今天,随着交通工具的变革、科技的发展、摄影技术的进步,艺术家对长江的描绘完全可以通过亲身游历写生、参考照片影像来构思完成。前人的固有构图模式和经典文学作品的影响越来越有限。

张大千《长江万里图》

张大千《长江万里图》局部

  1968 年,侨居巴西的张大千接到台湾四川同乡会的来信,请求他绘制一幅大画,作为对老乡长张群八十大寿的贺礼。经过苦苦思索,张大千决定创作一幅《长江万里图》,以表达自己对祖国对家乡的思念之情。随后他将自己关在画室里,一边遥想当年游览长江的记忆,一边进行创作,整整十天,张大千完成了一幅长达二十米的长卷。

  这幅作品中包含了张大千乘船自重庆朝天门至上海沿途饱览的景色,其中包括重庆、三峡、宜昌、武汉、庐山、大小孤山、芜湖、金陵、镇江、金山寺、焦山、江南水乡、崇明岛。技法上,张大千使用了大泼墨大泼彩,以及西画的用光用色,既有中国青绿山水的富丽,也不乏写实。

袁运甫首都机场壁画《巴山蜀水》

  1972 年,正和吴冠中、祝大年在农村参加劳动改造的袁运甫接到了为北京饭店创作壁画的任务,年底,袁运甫上交了两张壁画设计稿,一张是《长江万里图》,另一张主题是《长城》,大家一致认为前者更好,并决定将其绘制在北京饭店大堂。由于60 米长的画一个人完成不了,需要几个画家同时创作,袁运甫就提名了吴冠中、祝大年。

  1973年,吴冠中、祝大年从农村调回,参与创作北京饭店的大型壁画《长江万里图》。10月,几位艺术家在北京市委的资金支持下,一起沿长江写生,为放大绘制《长江万里图》做准备。随后的100 多天写生中,他们几乎走遍了长江沿线的所有重要地方,画了大量写生稿。但写生还未结束,由于“批黑画”运动,长江壁画宣告流产。

  虽如此,但吴冠中还是在写生过程中创作了两幅描绘长江的作品《长江万里图》和《1974.长江》,并于2006年1月18日,再次亮相。而袁运甫的《长江万里图》也于1979年作为机场壁画与公众亮相。他们的作品写实倾向更浓,尤其是吴冠中的油画创作,采用了西方透视技法与抽象手法,极具有东方美感。

吴冠中《长江万里图》

吴冠中《1974.长江》

中国画学会创作的《长江万里图》局部 三峡大坝

  2017年3月,中国画学会会长龙瑞和海澜集团董事长周建平共同商定合作,通力完成《长江万里图》长卷的创作工程。随后,中国画学会邀请了三十多位著名的山水画家参与合作,经过反复论证、推敲,并到实地考察、写生,历时一年,行经几千里,数易其稿,最终完成了这幅长达200米巨作。

  在这幅作品中,新时代背景下长江流域六千多公里的自然风貌和人文景观几乎都做了描绘,其中有重点城市重庆、武汉、南京、上海;自然景观三峡、庐山、黄山;人文景观武汉长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此外南京以下的常州、无锡、苏州、上海所代表的长江下游经济带,更是作为重心,在长卷中占有较大篇幅。

中国画学会创作的《长江万里图》局部 庐山

中国画学会创作的《长江万里图》局部 上海

  至此,艺术家笔下的长江图也渐渐由供文人卧游的“想象”世界变成记录和歌颂祖大好河山的“现实”世界。“但长江那么长,画家不可能每个地方都考察到,更多的是对长江局部进行考察,然后再加上自己的想象进行创作。同时,他们也会参考古人绘画的处理方式,结合自己的创作特色,从而创作出最能反映长江巍峨险峻的作品。”拍卖师、雅昌专栏作家季涛对雅昌艺术网说到。

由中国画学会会员联合创作的《长江万里图》局部 长江源头

  山水画里的政治抱负

  无论是想象还是写实,从古至今的“长江万里图”,其主要作用都可以说是对祖国大好河山的歌颂。“首先,‘长江万里图’的创作者多为宫廷画家,对古人来说,创作出如此庞大的画卷,其出发点肯定会带有一定政治意义;另外,长江、黄河有着国家江山社稷的概念,以其为题材的创作也代表着画家对皇家天下的表达。‘长江万里图’多为统治者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而进行的创作,带有歌颂江山的情怀。”对于“长江万里图”的意义,季涛说到。

  《长江万里图》的作者王翚,曾奉诏作《南巡图》,康熙赐书“山水清晖”。《长江万里图》虽然不是统治者的奉旨之作,但作为其一生成就的最高代表,其宗旨就是对统治者江山的歌颂。

  光绪二十四年(1898),时值戊戌变法多事之年,翁同龢受到政治牵连,被“革职永不叙用,交地方严加管束,不准滋生事端”。还乡前,他变卖了许多书画及古玩藏品,唯独《长江万里图》不肯舍去,且亲手精心包封,随身携带回常熟。

  随后的十多年间,《长江万里图》成为翁同龢官场盛衰坎坷经历的精神慰藉,经常拿出来与朋友观赏把玩。光绪二十五年(1899)六月初十,翁同龢邀请他的文坛好友吴儒钦、赵次公、姚湘渔及药龛和尚,前往他的来山居,一起观赏《长江万里图》,“欢笑移时”,共称奇观。诸人大饱眼福后方依依离去。事后,翁同龢得意地在日记中写道:“五人综计三百六十四岁矣。”(平均72.8岁)可谓五叟聚一堂,喜赏胜迹图!

  同年八月十七日,翁同龢精神甚好,心情愉悦,再次邀请乡里同好陈云孙、赵次公、宗舜年、赵宽四人来寓,共赏“宝图”,观者无不击节叹妙!“申初始散去”。

  表面上看,《长江万里图》似乎是文人“卧游”的最佳天地,但不可否认,这样的“长江图”最受有政治抱负的文人的喜爱。对《长江万里图》执着并着迷的翁同龢,就是一位优秀的政治家,他是清同治、光绪两朝帝师、状元宰相,且两入军机,是晚清政局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及至现代,吴冠中和袁运甫的《长江万里图》和中国画学会会员联合创作的《长江万里图》,也都有着明确的政治目的,即歌颂中国大好河山。

  结语:2008年12月10日,在翁万戈的专程护送下,王翚的《长江万里图》长卷从美国运抵回国,在北京中华世纪坛进行公展。十年之后,这幅作品在波士顿美术馆再次向公众展出,并被永久收藏。作为中国画界梦寐想见而难得一见的传世瑰宝,我们应珍惜此次《长江万里图》的展示,因为下次见面也许会等待好久。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翁万戈 山水画 王翚 翁同龢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