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图集】2018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开幕 世界顶级摄影盛宴全攻略

雅昌艺术网专稿 2018.11.24

aIGbUES3je1HKF0gwwx6G2U6anHdBsaJQADW9gYa.png

      2018年11月23日下午,2018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开幕式在厦门集美新城市民广场展览馆及三影堂厦门摄影艺术中心举行,本届摄影季由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和厦门市天下集美文广传媒有限公司联合主办,在为期一个月的时间中,将展出30场展览,呈现来自美国、法国、瑞士、波兰、土耳其、韩国、斯洛文尼亚以及中国的70多位艺术家的作品,集中展现了当今世界摄影的最新面貌。

hzfEEUB6IkTdeE9skikYGTTYA5xIodMXWX33w5nc.JPG

开幕式现场法国驻华大使致辞

I6uJzclr0ddkf6Zoy0IteRH90P6igrQqaSBer7W9.JPG

开幕式现场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主席萨姆 · 斯道兹致辞

fL1aYIyJ5MD7MzCGdXENDehClPrxFQcj1pigJi11.JPG

开幕式现场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创始人荣荣致辞

xOLTMQu9pxcPQiSz8sEMJ5bIgYVOpUDHe0pYQypZ.JPG

开幕式现场艺术总监黎静致辞

1yqkydFfiyAgcQpULo5RVtj4jOeC7RxfmLgf4eGk.JPG

开幕式现场艺术总监零零致辞

      作为国内摄影界的一大盛事,今年是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举办的第四届。2015年,中国摄影艺术家荣荣(中国第一家专业摄影艺术中心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创始人)与世界最重要的摄影节阿尔勒摄影节(法国)总监萨姆•斯道兹联合发起了这一项目,经过短短三年,集美•阿尔勒已经成为了中国摄影爱好者们不容错过的盛会,迄今已吸引了16万余名观众。(2017年参观人数为6万)。

      2018年1月,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对中国进行第一次国事访问期间,他提到我们在开拓世界的过程中,与其各自为政不如携手同行,而集美•阿尔勒摄影季正是中法文化合作的典范,在鼓励中法合作,增进相互了解,维护和弘扬世界文化多样性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0FuAq50avWodRGyddAHwqA6QbNlMis3aMPHPtZen.JPG

WvxeVYLEu65UhVlVzpBfSoyQh09isctJ71fkUo72.JPG

Rd6hMAxtBVlkDKOxaP2HUVdWLL80ckpDeBronBF9.JPG

6RKOWr8pk4WxNIeN2aFp3AszgQrRDhSnfRsWXlT1.JPG

yf5b45yYEmvkaeKFElPUgIea54hWFYvPogtDRlp3.JPG

0kPNIEV6LZQFPgvOl6SA21eeP7zbp9EjACAn7Jbp.JPG

展览现场

      集美•阿尔勒摄影季落户厦门集美,也促进了当地的经济、文化发展。开幕式上,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创始人之一荣荣感慨万千,他说到“2015年,集美这个地方只有宏伟的建筑,短短几年过去,这里的人气愈发旺盛,向我们展现了一个新城的活力与生机。”

      “四届集美•阿尔勒摄影季的版块结构和方向并没有变化,每年都有8个年度阿尔勒项目、集美•阿尔勒发现奖、中国律动、无界影象、在地行动等,只是今年的摄影季增加了韩国作为主宾国,以及土笋冻摄影评选和空房间计划。” 荣荣介绍到。

      此外,“今年的展览场地除了厦门集美新城市民广场展览馆及三影堂厦门摄影艺术中心外,在厦门北岸艺术区晶美术馆还设置了三个展览,展览作品方面,除了传统平面摄影、原版图片外,还展示了一系列动画、录像、装置,全面呈现了摄影这一艺术形式的全貌。在内容和题材方面,我们既可以看到展现国家历史题材的宏大叙述,也可以看到呈现艺术家私人情感的微小表达。”对于2018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的创新和特色,艺术总监黎静介绍到。

JGsOtMY3lDbmIvMyQasFrMLm2UYlaSMuNTLv0CiT.JPG

hGVuXszQwtIgsz6WoW7cBWgnhSIrFDvIy9Js8Wp0.JPG

      在艺术总监零零看来,“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同时也是一个很本土化的项目,此次展览还邀请了福建、厦门本地的年轻摄影师和策展团队参与其中,对当地的特色文化和历史进行展示。”

      23个策展人、来自8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8场“年度阿尔勒”单元展、10场“集美•阿尔勒发现奖”展、1场“藏家故事”单元展览、2场“中国律动”单元展、2 场“无界影象”单元展、2场“在地行动”单元展、3场“韩国影汇”单元展、一个“空房间计划”、一场冯立《阿尔勒白夜》展、一场郭盈光《顺从的幸福》、一个集美•阿尔勒 x Madame Figaro女性摄影师奖、一系列讲座表演论坛等公众活动,让厦门集美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充满艺术气息,与众不同。【艺术头条直播回放】2018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展览导览

      下面就让我们看看这30个展览都展出了哪些作品。

      “年度阿尔勒”单元

摄影季每年从夏季的阿尔勒摄影节中精选作品,在秋季送往中国展出.

      勒内·布里《虚构的金字塔》

      展览时间:2018.11.23 - 2019.1.2

      策展人:克洛蒂尔德·勃朗-布里和萨姆·斯道兹

     参展艺术家:勒内·布里(瑞士)

nHcBZd4CsaqXdDmQzNCIL4sRjLLF1Bx7OqUkGpZg.jpg

勒内•布里,《美国兰克施乐公司》,1967年。勒内•布里© 玛格南图片社。图片由勒内•布里基金会及爱丽舍摄影博物馆提供。

xnpNUOGeBgHWcdtepCfXyxGdVUIMyQ3rrvSBKx9d.jpg

勒内•布里,《巴西里约热内卢,科帕卡巴纳海滩》,1958年。勒内•布里© 玛格南图片社。图片由勒内•布里基金会及爱丽舍摄影博物馆提供。

      玛格南图片社成员、已故摄影大师勒内·布里拍摄过许多名流,记录了许多他那个世纪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此次集美·阿尔勒展出的《虚构的金字塔》,并没有呈现勒内见证过的那些“大场面”和“大人物”,它更像是勒内与亲密的朋友之间分享的趣味。展览的主题一目了然,每一张展示出的照片中都能找到抽象的“三角形”,充分展示出了勒内对于这一图形的执着和他与之相联系的多元的审美趣味。

kkHKBi26rxgXZkmZaZ3hgYTkI0E4pAQWiFQfNQ4e.jpg

勒内•布里,《埃及开罗附近的萨卡拉,人类所知的第一个金字塔》,1962年。勒内•布里© 玛格南图片社。图片由勒内•布里基金会及爱丽舍摄影博物馆提供。

1IRqGQqdFV9eZsoKpocE7hyC5kBIkf3MqeBIqbeC.jpg

勒内•布里,《加拿大》,蒙特利尔,1967年。勒内•布里© 玛格南图片社。图片由勒内•布里基金会及爱丽舍摄影博物馆提供。

      1958年,在勒内·布里的首次埃及之旅中,他发现了萨卡拉金字塔,并被这个人造奇迹所吸引,并因此开始了全世界范围内的金字塔探索之旅,途中他拍摄了大量关于金字塔的照片,只是这一份私人记录从未公开出版。

o8ozZy28SGoa4CUsDC6NXcqn6lAdlLofKSFYejDV.jpg

勒内•布里,《拼贴及水彩-巴黎阿布扎比-埃及-1991年12月21日》,1991年。勒内•布里© 玛格南图片社。图片由勒内•布里基金会及爱丽舍摄影博物馆提供。

      威廉·魏格曼《身为人类》

      展览时间:2018.11.23 - 2019.1.2

      策展人:威廉·A·尤因

      参展艺术家:威廉·魏格曼(美国)

qPPTcQ9qjXk13XgG8Qs1IRHjzHSPBA2kGaauor5K.jpg

威廉•魏格曼,《合唱团》,2000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bXFGMhD1DEJrOIn1i4gM4f4GLUvRlZ4Giq3smy5K.jpg

威廉·魏格曼《休闲》,2002。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威廉·魏格曼(William Wegman)是美国知名的全能型艺术家,对他来说,狗可能是他整个世界的中心,所以他的作品中,一个或一群狗穿着衣服站在背景前。这也回归了阿尔勒摄影节多年的“传统”:以动物作为宣传标志。展览《身为人类》(Being Human)展出了魏格曼自1970年代起用 20×24英寸大画幅宝丽来相机以及数码相机拍摄的狗的作品。由于宝丽来的独一无二性,这个展览也显得尤为珍贵。

      安·雷《未完成的——李·麦昆》

      展览时间:2018.11.23 - 2019.1.2

      策展人:萨姆·斯道兹

      参展艺术家:安·雷(法国)

KAMW3WecXoQZViPZdxMITJr1McUzil2gHJXnH92m.JPGQNopPWdoRX9X6tf1xXuf5NGTzqNtGBCikjfHN2oC.jpg

安•雷,《内部III》,伦敦,2000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pypycHHrtg9Uj49ZqGw7T4D8sQqqoM54qflapkC4.jpg

安•雷,《如天使般的艾琳》,伦敦,199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对于摄影师安·雷(Ann Ray)来说,举办这种展览需要莫大的勇气。这段始于1996年的友谊见证了李·麦昆从纪梵希的首席设计师职位出走和Alexander Mcqueen品牌的创立。1996年安·雷在巴黎遇见了李·麦昆,他那时刚刚成为纪梵希的艺术总监,而安的摄影师生涯也正起步。李没有对安的拍摄设置任何限制,从工作室的日程到秀场的定妆照,从后台和模特的互动到T台大秀的开场,安记录下了李·麦昆最真实的工作和生活。整整十三年,直到2010年李自杀身故。这段充满互信的关系总共诞生了35000张银盐胶片摄影,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不一样的李·麦昆。

0y2c7tU9JYz8VXKZJnyZUnV1SYHBKBm0fp3QTUn1.jpg

安•雷,《不落的天使I》,巴黎,2009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i9n13Bh707mGdoMsZTmAG8sN52JCNGJGH0JLJzeQ.jpg

安•雷,《疯狂II》,伦敦,199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ahtOllOfhORhsp67yiURz5TEH9pgznonwdI9sbDp.jpg

安•雷,《我给你我的灵魂》。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此外,展览还展示了一组特别的肖像,李将自己的头置于银质托盘上,嘴里仍旧叼着香烟,仿佛在戏谑着死亡,旁边则是他生前最后创作的几件服装,在李去世后,安多次拒绝拍摄这组创作,但最终她拿起相机记录下了挚友在世上留下的最后的惊艳之作。

      马修·加弗苏《H+》

      展览时间:2018.11.23 - 2019.1.2

      策展人:萨姆·斯道兹

      参展艺术家:马修·加弗苏(瑞士)

45m2uVCbmYT2crtRtOJ8LAFZ8jgISYWQ9NNzcFJq.png

      集美·阿尔勒来到厦门的《H+》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 瑞士艺术家马修·加弗苏创作的一系列真实记录了“增强人体”技术的照片,他更多地以人类学的视角记录下了历史上以及当下在世界各个角落发生的“增强人体”研究,在他的记录中,这些技术是一些人生活下去的必备条件,也是另一些人借以实现疯狂念头的“武器”。

      《H+》关注“超人类主义”运动,这一概念提倡用科学和技术提升人类的体能和思维。有人把超人类主义当作技术变革合乎逻辑的延续,或是一种可以把人类变为全能物种的新型精神性。另外的一些人把它当作一种新的“堕落”,对技术的崇拜、个人主义都预示着一种负罪累累、狂妄自大。

sYBTECmsyBKGkZRuuxUPXgGxo5RtTaK6C4EDYbB1.jpg

《H+系列》

马修•加弗苏

内尔•哈比森认为自己是一个赛博格(半机械人)。由于患有罕见的色盲症, 他将一种名为“眼博格”的设备植入颅骨中用来感知颜色并将其转化为声波。哈比森为人类创造力的精进辩护,但他有时会与超人类主义保持距离,认为它过于拘泥于刻板印象和商业表达。他的视角更像是艺术家,而非技术科学的信徒。他很自豪自己是第一个戴着体外装置出现在护照照片中的人。

慕尼黑,2015年7月15日

图片由艺术家、Galerie C 及MAPS 授权使用。

aVX7AHZ5tfDdb0kQvpnMi3AGbUmuYCYw7HMwLfuA.jpg

马修•加弗苏

从维多利亚多管发光水母身上提取的生物荧光帮助科学家们更多地了解了基因从一个物种的细胞转移到另一个物种的细胞的过程。例如,接受了对水母生物荧光进行反应的基因后,小鼠可以在紫外线的照耀下发出荧光。研究者们利用这一点作为标记,来分析组织、器官、肿瘤等生长情况。

弗莱堡,2017年3月30日

图片由艺术家、Galerie C 及MAPS 授权使用。

WQS5P8gsQJCPxP8LXnSr6tJB5MDJDRb56wQlTRAS.png

马修·加弗苏,2016。图片由艺术家、Galerie C 及MAPS 授权使用

玛丽-克劳德·巴里夫自青春期以来一直患有进行性肌萎缩。 如果没有呼吸器,她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离开人世。 在她的个人网站上,我们能读到这些动人心魄的文字,它们印证着玛丽与技术的特殊关系:“我的生存取决于微处理器和电子芯片”; “对我而言,电力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我的呼吸机就是我真正的幸福”; “只需一点点电量就能创作魔力:我的生活就能得到改善” 对于这个女人来说,技术工具是生存的代名词。

      《烟柱——当代土耳其艺术小览》

      展览时间:2018.11.23 - 2019.1.2

      策展人:伊尔根·代尼兹・阿克赛洛卢与扬·佩罗

      参展艺术家:沃尔坎・阿斯兰、居尔沙德・巴伊汉、吉汉・代米拉尔、西内姆・迪什利、马蒂亚斯・德帕尔东、尼尔巴尔・居雷什、科尔汉・卡拉奥伊萨尔、阿里・卡兹玛、纳尔图片(联合)、德西斯拉瓦・舍纳伊・马尔蒂诺瓦、坚吉兹·泰金、福尔坎・泰米尔、梅赫梅特・阿里・乌伊萨尔

      阿尔勒摄影节是一个开放的艺术平台,尽管立足于南法小城,但视野却遍及全世界那些摄影艺术正在产生影响的区域。在去年的阿尔勒摄影节中,伊朗66位摄影师的作品为观众们呈现了伊斯兰革命后的伊朗当代图景。今年,阿尔勒摄影节将视角转向土耳其。

xqaeD03MpDcEylbpFyt8ufb47NVACUKDm1fbRarW.jpg

西内姆•迪什利,《龙卷风中的沙尘》, 2015年。

幼发拉底河上的水坝造成了水资源在叙利亚、伊拉克和土耳其之间的分配不均。乌尔法地区毫不节制的水土利用也加剧了土耳其南部边境以外的沙漠化。在乌尔法一侧大坝带来了突然而急速的繁荣,这些以经济发展为特征的变化将过渡灌溉和开垦的平原变成了风沙侵袭之地,时不时会有风暴从中东荒漠化的区域袭来,提醒着人们自然是没有国界限制的。(《烟柱》展览)图片由艺术家授权使用。

     展览中,十六位摄影师除了对自然生态的关注外,也混杂着当代土耳其艺术家对于自身生存状态的探讨,职女性在家庭和公共场域中的角色,人们的危机意识,知识分子的生存状态……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有着明显矛盾的多面国度。

SgJxM4dAowgnybpY6HCPw1KyGBofWovubDRdlJ1c.jpg

居尔沙德•巴伊汉,《证人系列》,2016年持续进行中(《烟柱》展览)。图片由艺术家和混响艺术画廊授权使用。

wVn2vAs5FFPOIwm80ccPdAooFDmKjQs2GTfyEGUQ.jpg

吉汉•代米拉尔,《迹象表明一切都是错的》,来自《世界会在白天终结吗》系列,2017年持续进行中(《烟柱》展览)。图片由艺术家授权使用。

bv2WrfrhbRMLEWm9hJQIxXIog1qTdaOpHIEpM0LR.jpg

福尔坎•泰米尔,《什么制造了战争》,2015-2016(《烟柱》展览)。图片由VII photo授权使用。

mUQVimdP8xR2Uq2aRmXPctPfKGuyIqsOwLKULUQR.jpg

沃尔坎•阿斯兰,《自画像》,2004年(《烟柱》展览)。图片由艺术家授权使用。

      “烟柱”既是对于危机的提醒也是对于希望的召唤,它让人联想起自然的灾害、战火侵袭,但也代表着事物的重启和人心的聚集,当相距遥远的人们纷纷看向“烟柱”时,他们也在被同样的关切和忧虑所提醒。

      克里斯托夫·卢瓦左《图像权》

      展览时间:2018.11.23 - 2019.1.2

      策展人:埃里克·苏瓦耶

      参展艺术家:克里斯托夫·卢瓦左(法国)

Lwo9ljxX1Ui0UA8xe0qcx9MhROrljjfLuWrIrd1Q.png

7aibpHPJbHdeC1aAtUzoiP3UkXBDe9Db1z610vtz.png

      《图像权》的展览关注的是一群在监狱中服刑的重刑犯。为了改善监狱的环境,2015年,阿尔勒监狱的主管们决定给服刑人员开设一个摄影工作坊,克里斯托夫·卢瓦左参与了这个艺术项目,通过问询服刑人员他们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希望他人如何看待自己,卢瓦左创作了这些“故事肖像”。

i7iT3rjTaHko1lmmgEXMwZQXBMDkivoncpsjELu8.jpg

《图像权》克里斯托夫•卢瓦左,《克里斯多夫•G.》,2016年4月20日。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工作坊内,卢瓦左给了参与者们一个集体使用照相机的机会,教他们体会光线的重要性,以及其他必要的准备。每一个肖像的完成都要经过个人采访、对布景的集体讨论,以及最后群策群力完成拍摄。

      在艺术家看来,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中,面对着怎样的拍摄对象,对话和沟通都是可以进行并应该坚持的事情。每个人都需要正视自己的机会,犯过错的人尤其。

      维多利亚·沃伊切霍夫斯卡《 闪光》(2018阿尔勒摄影节新发现奖观众评选奖

      展览时间:2018.11.23 - 2019.1.2

      策展人:塞巴斯蒂安·杜佩

      参展艺术家:维多利亚·沃伊切霍夫斯卡(波兰)

eUliUwechxqq9xPjeQObzpfRKusW4hhuSUaOfKqm.png

n9amzTrJ4dVyy6xR4xQQHdQ18XMqYqUzBzzPjiZC.png

      《火花》是摄影师维多利亚·沃伊切霍夫斯从多个维度描绘乌克兰战争的作品,获得了2018阿尔勒摄影节新发现奖观众评选奖,及2018 Madame Figaro 摄影奖。作品中,摄影师探访了战士和受害者,力图叙述战争对普通人生活的冲击。展览标题《火花》意指那些无情击穿房屋墙壁的耀眼弹片,住在前线附近的平民称它们为“火花”。“火花”在这里预示着死亡和恐惧,在艺术家创作的拼贴作品中,消失的年轻人被金色的贴纸掩盖,仿佛在战火中被燃尽的生命。

SKnjBfTTZcXCuOx5VzQklkeaIYNaaJ2IfMcPTt9l.jpg

维多利亚•沃伊切霍夫斯卡,《九人死亡,八人受伤的小分队》,来自《金色的拼贴-火花》系列,一位士兵手机里照片的拼贴,2015-2016。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w6MBoF7urGIrZbf5jVIRFdv3RQodfZ4C2YO5ziXd.png

维多利亚•沃伊切霍夫斯卡,《第一前线之一的塞梅尼夫卡的一座桥》,塞梅尼夫卡ATO区(战区),乌克兰,2015年3月,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PtLnmjr19T5AO9engqUAFwH7fXWdJlyAiygvCra3.jpg

维多利亚•沃伊切霍夫斯卡,《舍甫琴科,27岁,天文学专业毕业》,照片拍摄于他在战区度过的9个月以后,乌克兰,2015年3月。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oIPtrGA7GjN4q5YCgmKDUyrTV9nb8JjUACDmjDrz.jpg

ZhzvqicFSq6tcw1C4bQdWFLP7axK83cCTqAlZIGD.jpg

0piwydIPWw8YD5sIJzQPptnteTXU5peLivMa7Jqr.jpg

YvsRgeA61GZKvf22Stldo8JcJ2BmAzENxRcJ0heu.jpg

TdgGTVf7AutCsbqykLLxyCOjh0UwSP7jcakh9Ym1.jpg

legJEOeQ54UStOnxgvAkYTR0I8HQYQJhK1VF8awb.jpg

W0lHxjDh14kDqU7T0FrsYNc5h7NiM1EA6mOTQsIM.jpg

pAAi8EQZxeMjYW6vhERvqv389OpNjg2icYdLfPn2.jpg

2018阿尔勒图书奖展览

      展览时间:2018.11.23 - 2019.1.2

      策展人:萨姆·斯道兹

      阿尔勒摄影节图书奖创立于49年前,与阿尔勒摄影节同时,旨在促进摄影图书出版的快速增长,并帮助摄影图书获得更广大的受众。目前有三类奖项:专著图书奖、历史图书奖和2016年设立的图文图书奖。在摄影节期间,所有2018年图书奖参赛图书都会在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展出。

“中国律动”单元展览

      《某年某月某日漫长的一天》

      展览时间:2018.11.23-2019.1.2

      策展人:刘杰

      参展艺术家:黎朗

      作品《某年某月某日漫长的一天》中的图像,来自艺术家黎朗乘坐高铁在北京和广州往返的旅途中,以统计学采样的方式每分钟一张照片的频率,透过车窗拍摄的铁路沿线景观。黎朗将这些社会景观图像压缩在“一小时”这个单位时间里面,并把通过网络征集收集到的约50名志愿者的声音进行重叠,最终成为这部以五台投影仪播放的录像装置作品。

avRkjnRhQsz3c5Q7Wv5a1COt2HQuQf1lCYDJuUwb.png

黎朗, 某年某月某日漫长的一天, 黑白五屏影像, 60’48’’, 2018

q0yXDn0pTO46dVZPAtrFsglYk4lgodfxVlKioq7v.png

黎朗, 某年某月某日漫长的一天, 黑白五屏影像, 60’48’’, 2018

MXeqWigymMbeynKdiuy21WvyozQbHrGu7y7rPOoO.png

黎朗, 某年某月某日漫长的一天, 黑白五屏影像, 60’48’’, 2018

    这一系列作品首次展出于2018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以类似火车车厢的方式进行布展,“车窗”闪现着沿途的风景,车厢内重叠着不同人的声音。

      《起伏》

      展览时间:2018.11.23-2019.1.2

      策展人:甘莹莹

      参展艺术家:蔡乙荣、曹梦雯、杜艳芳、甘莹莹、宋沭阳、吴梦媛、周仰

      展览《起伏》是西安原影像馆举办的“终南山艺术驻留计划•冬”的延续,艺术家蔡乙荣、曹梦雯、杜艳芳、甘莹莹、宋沭阳、吴梦媛和周仰于2018年元旦期间聚集在终南山进行了为期10天的创作。

uCYChtDBo38AAHNywxKmt7Ejoh9ka76vAcTgRB47.jpg

曹梦雯,《我们在这里》视频截图,2016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曹梦雯的《我们在这里》中,艺术家给大家开辟了一个讲述通道,观念可以通过语音向公众传播私密的故事,但讲述者的身份被隐藏了。这样的创作方式同时也是对当今的纪实媒介创新方向的探索。

anTkmEesDKztnwCD4UICp2umRgfMulPXBpYKAD3T.png

杜艳芳,选自《孕》系列,2018

      独立摄影师杜艳芳的作品关注于中国传统文化、伦理与现代社会之间复杂的关系,2018是杜艳芳第一次孕育生命的年份,以厦门集美·阿尔勒的展览为契机,创作了一组以自己肚子变大为主视觉的照片和图像装置。《孕》系列阐述了女性在孕育生命过程中的苦与甜,忧与喜,不安与幸福等种种感受,孕育中的期待与幻想也表叙了自己对于生命诞生这一伟大奇迹的神奇感受。

JoywMt5ViRwDlPOpx5NLdwK8kRoRXakBBQzxTK7t.jpg

宋沭阳,选自《镜子》系列,2015-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YpBa2dGLjnaO2EfYgjZwlYP4mgq3vszxvj3pBTf5.png

宋沭阳,选自《镜子》系列,2015-2018

      宋沭阳是一位将行为艺术与影像结合的艺术家,她的作品主要关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自我精神的探讨。此次展览的《镜子》是她从2015年开始至今仍在创作的自拍系列作品。镜子除了狭义上的表面光滑具有反射作用的玻璃物质外,还代指那些具有相似形状的例如窗、水面这样被标志化的景物。在这些照片中,人物的面部表情被有意回避,动作似乎是整个事件中的一个重要的节点,摄影凝聚了这戏剧化的一刻,引发了无限想象。

OD7W3RFP819metoCQbgncQ6QSmbCr2Td7tWFZaDx.jpg

吴梦媛,选自《游镜》系列,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RLpPJTrg5sTVY8S5vhDuQjoESycXzUk9pDzJIIhv.png

吴梦媛,选自《游镜》系列,2018

      吴梦媛的作品关注时间、记忆、自我认知与家庭关系。《游镜》系列里,山、被子和人体,带有不同的意义,却都具有同样的“起伏”的意象。通过精湛的图像后期处理技术,用方形、圆形的几何形态组合,或者是重叠与融合的方式,达到意义与意象的有机衔接。亚克力材质能够将图像中高光部分变成透明图层,使图像的边缘发生了改变,与展览周围的环境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了一种游历梦境的观看方式。

ex06lksfVjAbAzr4F5VPZ81tWNwv7zZ4Fwc97oaX.jpg

周仰,《不朽的林泉》系列,2017-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周仰是一名摄影师与译者,作品关注年龄、遗产与记忆。与以山水为代表的传统文人画影像不同,在周仰的摄影作品《不朽的林泉》中,她深入各处江南园林长达3年的观看,对准的是那些“避开”了游人的园林景观,通过大画幅相机带来的技术便利,实现长时间曝光、移轴和多重曝光等手法,再现了一种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异样时空——一个“仙境”。

TbGoJ1Bi3JkW8hsr9KEnD8OgkKQxyrZdSdNWm7nT.jpg

甘莹莹,《躯》,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甘莹莹是一名独立摄影师、摄影撰稿人、策展人,她的作品主要关注身份与环境的关系。她《躯》是一组对于行为艺术的记录。《魄》是对于肖像摄影的新探索,人脸五官在雪上留下深浅不一的印记被等同于等高线,在饱和度极高的激光笔的照射下呈现一副超人类的面孔,空洞的眼神似在凝视某处,却无法洞察背后的灵魂。

      “无界影像”单元展览

      《俯瞰大地-航拍看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东南沿海城市》

      展览时间:2018.11.23-2019.1.2

      参展艺术家:徐林

      特邀顾问:顾铮

E1VI2x7lSzFJrU8t4nY8RElWRiqLb3dtxLINJ3TK.jpg

肖像照

徐林

他的身后是美国空军现役的68-10329号U-2S,该机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间曾经执行过中国沿海的侦察任务,2010年拍摄。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世界两大阵营针锋相对,冷战处于高潮阶段。当时美国政府机构为了获得中国的军事经济状况,采用了包括航拍与侦察卫星在内的各种方式来进行情报收集。其中洛克希德公司设计生产的U-2高空侦察机是这个阶段最重要的图像收集平台。

uznT8Onsh6oR7Z5Wj4LDweH1z7oMFJ45ydam1S2W.jpg

《上海市中心与浦东》,台湾空军飞行员王锡爵1964年7月7日拍摄,来自《俯瞰大地——航拍看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东南沿海城市》展览,徐林策展。图片由美国国家档案馆提供。

sd8Cy1NxtRFGGI0DmgDohOnTmg0Ys2HsmI8LZU2y.jpg

《福州市中心》,美国飞行员1958年8月20日拍摄,来自《俯瞰大地——航拍看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东南沿海城市》展览,徐林策展。图片由美国国家档案馆提供。

HcC9Uxi0hyYDEEZaWyCcUgWtnYVCpTHu1pD0vjbn.jpg

《厦门市中心与鼓浪屿》,美国飞行员1958年8月20日拍摄,来自《俯瞰大地——航拍看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东南沿海城市》展览,徐林策展。图片由美国国家档案馆提供。

RZ2YB6TPCvrWWhSIyQmWUornSWcULeqzbvNQFphA.jpg

《澳门》,台湾空军飞行员王太佑1962年3月26日拍摄,来自《俯瞰大地——航拍看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东南沿海城市》展览,徐林策展。图片由美国国家档案馆提供。

VBrIvoLa5jlVd91Dn5PDCpxzaSVVTKronFEgfRsk.jpg

《北京市区》,美国KH-7卫星1966年9月21日拍摄,来自《俯瞰大地——航拍看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东南沿海城市》展览,徐林策展。图片由美国国家档案馆提供。

     九十年代初移居美国的中国工程师徐林在2007年得知洛克希德U-2侦察机的底片已被解密并交给美国国家档案馆。最初他只为寻找在中国的家乡的图像,但这一探索逐渐变成了痴迷。为了向公众展示这个国家的过去,徐林在过去的十年中复制了数百张U-2图像。 本次展览所选择的图像是U-2侦察机与卫星拍摄的图像,涵盖了冷战时期的北京和东南沿海城市:厦门,上海,南京,杭州,福州,广州,香港和澳门。

      《你没有妄想症,我们无时不被注视着》

      展览时间:2018.11.23-2019.1.2

      策展人:MiA Collective ART(卢娃铃与周一辰)

      参展艺术家:陈晓、郑雨岚、李榮浩、卢冲、罗茜羽、乔纳森·大卫·史密斯、周一辰、钟金鸣

      由MiA Collective ART策划的“无界影像”单元展览《你没有妄想症,我们无时不被注视着》,展出来自中国,美国和韩国的八位艺术家作品。

      人类非常在意被注视。独处时或在别人注视下,我们的行为会发生变化。一旦我们走出家门,我们就没有什么隐私可言了。那么,当我们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比如我们自己的家时,我们是否安全的逃离了注视?事实上,我们不可避免地被跟踪,我们暴露在数字世界无数的目光中。

u8LAoUigzPY5VpKybjvKwFN5AwOorBLr1NxtuDH2.jpg

周一辰&陈晓,《对话II》,  2013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urFk2GXBBOKr0S3NU7PnigPLnxsANqdWJQDmyrUt.jpg

Mcc3ZY635QUoTNsflkLEAfjSA1q7aOykZvD0Fyog.png

周一辰&陈晓, 对话II, 2013, 高清视频, 00’42’’循环播放,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周一辰和陈晓于2012年在纽约开始合作“对话”项目,一直延续至今。从两人日常性的对话为出发点,通过行为、影像和装置的形式来探讨“对话”。即人的话语是否具有侵略性和暴力性,是否是产生歧义的,脱离语境下的话语是否还存在意义,以及话语的持续性与时效性,网络和科技的介入对我们的对话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本次展览的艺术家探讨了数字媒体如何影响我们对隐私和观看的理解。周一辰和陈晓合作的行为和视频作品中,街头的暴力行为在公众的注视下会怎样被解读?一场被观看的表演中究竟存在多少真实有效的交流?

j1ZGBr55nsxeq1KTKQZouCmtd2Ei2XF7E6r82SAY.jpg

Woo Ram Jung,《#432-030》, 2010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SKMgbGF7BLGxIMVmsRLLYaI3OAsDOjjHNzZ0LS3a.jpg

Woo Ram Jung,《#127-007》, 2010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在韩国艺术家Woo Ram Jung的黑白街头摄影中,人们被陌生镜头观看所产生的各种情绪被记录,在相机和智能手机如此普遍的今天,我们是否依旧无法习惯被观看。

t0gAn4RPfS1vwXSTp9a5tNlKQdabj2RGSQdQEW45.jpg

Youngho Lee, Clinamen or matter(material) misprision, 2018, 数字微喷, 127cmx95cm

Tn7jUNJVP8FtTjEyXFjCfZWaoGVx62n7NnQF53Zg.jpg

Youngho Lee, Clinamen or matter(material) misprision, 2018, 数字微喷, 127cmx95cm

o6e8HDubSZQeaCHFvlbLJionsIssGEmwWM2EjIN2.jpg

钟金鸣, Nomadic Butterflies & Intellectual Properties From the Long Walk of Steven and Poppy, Including Streets, Songs and Flying Cigarettes, 2017, 高清视频, 13小时,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fnufPjri2UhlPmGTuH5XkOOyURMozGzwQ917XHKT.jpg

钟金鸣, Nomadic Butterflies & Intellectual Properties From the Long Walk of Steven and Poppy, Including Streets, Songs and Flying Cigarettes, 2017, 高清视频, 13小时,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钟金鸣长达13个小时的iphone实时电影中也可以看到智能手机如何为个人影像的制造,观看和分享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亲密性。Youngho Lee通过分析,解构和重建作品中的故意抹去的物体,试图扩展人类观看的感官和知觉。

tlK1y2l5BEWjRfRf9MeWQihau4dYBMNSfHzCOPV2.jpg

Jonathan David Smyth, The 25th of May - Midtown East, New York City, 2018, 喷墨打印, 30cm x 40cm

oS73HKrEhPlaiSH6IhzdJ4PTba7DCYGxix07F4Ed.jpg

Jonathan David Smyth, The 27th of October - Chelsea, New York City , 2016, 喷墨打印, 30cm x 40cm

      现居纽约的艺术家Jonathan David Smyth从2012年开始持续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大量的自拍,将所有个人的数字踪迹与陌生人分享。与此相反,北京艺术家罗茜羽和卢冲却被迫被停车场的监控摄像头拍下“个人肖像”。

NK0bSc2bMLoBiejkJJcbZTOz0dC5Xt2sCLFs2K2O.jpg

罗茜羽&卢冲,《肖像》,  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这些作品是对当代生活中数据信息的观察和挑战,如题目“你没有妄想症,我们无时无刻不被注视着”,我们是否能容忍技术之上。无时无刻都在被注视和观看?

2018集美·阿尔勒发现奖展览

这一单元主要展示了由5位策展人提名的10位有才华的中国摄影师的作品。2018年集美·阿尔勒发现奖获奖者将得到20万元人民 币的奖金,并将于2019年法国阿尔勒摄影节上展示作品。2018年被提名的艺术家:戴建勇(1976)、胡伟(1989)、雷磊(1985)、廖逸君(1979)、刘卫(1982)、邵睿璐(1993)、沈玮(1977)、苏杰浩(1988)、黄永生(1990)、 杨文彬(1996)。

戴建勇个展(策展人:容思玉)

KTQ8gfZTNQedS7WLs3rnqaBkO5DrVqjTJdgID7IS.jpg

戴建勇,《20130823》,2013年,选自《朱凤娟(2008-2015)》系列。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D9lS3aIxDnr4yVolL766p6ISw8QTNcoVWIyQMeZa.jpg

戴建勇,《20081003》,2008年,选自《朱凤娟(2008-2015)》系列。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iK1vq9gq4Gzo9v23g2ozsgn683HRx2Wo6Pqln2Dw.jpg

戴建勇,《20131005》,2013年,选自《朱凤娟(2008-2015)》系列。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bJDCBh2TAmhh9D1AJkQTnLpFma62Bk1H4Yyg6ZlQ.jpg

戴建勇,《20090725》,2009年,选自《朱凤娟(2008-2015)》系列。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cL55DiAT985S0GjJ1NUTzePil3i2dmvJujKgJs1b.jpg

戴建勇,《20110303》,2011年,选自《朱凤娟(2008-2015)》系列。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新兴摄影师戴建勇的作品《朱凤娟》,他花了8年时间,抓拍了自己女朋友在日常生活中的模样,约七百多张照片,记录了她在生活中的各种瞬间,以及他们从年轻爱侣成长为一对年轻父母的过程。这个系列作品既讲述了朱凤娟的故事,同时也展现了当代女性的困苦、狂喜、感触与忧郁,在此之中传统、家庭、社会交际、性、母爱也都彼此交织。

胡伟个展“为公共集会(邂逅)的提案”(策展人:刘倩兮)

wQuqlzqYQdgWpRFzcfwccB8yvz0J9mn7d5sfgGRt.jpg

an5bxPOoLGt8gyo64gV5JQ8qlrMnwLEHI2EBs6u8.jpg

209K1fh6fKpoa8uUfSBOMoO0NbvDIxrmAs5g5WfG.jpg

DJF3GvRDkYjTU13e7pxiRPpZknjMer5XFW1G3bKQ.jpg

hD8af171baNXy5kmkBPoO8Xp7UQl5LXiQ786rkwX.jpg

胡伟,来自《为公共集会(邂逅)的提案》系列,2018年(进行中)。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胡伟以自己家乡大连的一处地标性城市景观一一大连斯大林广场为对象,通过一系列文献、图片和装置,从多种维度将“广场”这一连接着公共与私人领域的集会空间,和个人与集体的记忆档案同时勾勒出来,构成了一种“典型”的公共形象。

雷磊个展“周末”(策展人:董冰峰)

2T8WT0gKqVh9LelS7VoCHJd7ZLR0Oc76o6qpEJou.jpg

雷磊,《盆景艺术展览》,盆景艺术展览办公室,1979年

6zAO9g8DXZAtSNRCApnXgH4gC5gvSkje9DW6MN7B.jpg

雷磊,《人体动势1700例》,吉林美术出版社,1988年

CJOe5Jga1A6EpXOI9pOCes8zEHWtnalWa2vOHyIu.jpg

雷磊,《家具产品展示》,黑白摄影照片,来自旧货市场

0IkktbIXY46kTrgdivnYfOkkQRsv840qWmV5giSB.jpg

雷磊,《家具产品展示》,黑白摄影照片,来自旧货市场

IRPF1P837U3iu0ZMwxtL8DE2UTsqy4xQnXNyDx03.jpg

雷磊,《家具产品展示》,黑白摄影照片,来自旧货市场

      《周末》是居住在北京/洛杉矶的雷磊一直在进行的项目,其主题中始终贯穿的某种“怀旧”意识,艺术家希望通过这一主题进行一种“创造性的思考”,一种关乎未来想象的艺术性的策略。

廖逸君个展:“实验性关系”(策展人:容思玉)

LrQ3SO6o2udbfW1vDfgwbeIujLBmQqeRJkBYBfJo.jpg

廖逸君,《挂在那⾥》,选自《实验性关系》系列,2015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IOH79vWA1DigmQyTg2ByZxtbm7d2YSddX9ejtAcP.jpg

廖逸君,《在我身下的国王》,选自《实验性关系》系列,2011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ZXH12TAwHr1NE3rl7RaNzEc0zzVQcx7MVBZOUiO0.png

廖逸君,《如何建立多层次的关系》,选自《实验性关系》系列,200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GlzcveBzVx6VEpq10RBaTbm60dKLkwbZeswdJchN.jpg

廖逸君,《乒乓球》,选自《实验性关系》系列,2013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yBMsq8hHQEQ5BbW1G53eLedKy9XyHUGvZtjKvz9f.jpg

廖逸君,《游戏机》,选自《只为你的眼睛》系列,2013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摄影师廖逸君生于上海,现居纽约。她的长期摄影项目“实验性关系”挑战了传统的性别观念,以她和日本男友Moro的日常,探索民族文化是如何影响并支配恋爱关系中的交流的。此次集美·阿尔勒摄影季的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十年跨度工程的一系列作品,也包括一些2018年创作但从未展出过的作品。

刘卫个展“明日记忆”(策展人:董冰峰)

U1uMxlGCcasDdP9z6IILGUryHHhTO4KLBEiNA6uW.jpg

刘卫

PtZnq4K9GFU5pOik0lVPQFXoebY7P3wp7xtXFqyL.jpg

刘卫,《Victoria Harbour 00S》, 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132cmx96.5cmx10cm,(灯片,LED灯箱)

SFI8GNnaIDAUCqKB32CFzEu34rq1OtUxH8i7agq2.jpg

刘卫,《Queens Road West 040》, 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132cmx76cmx10cm,(灯片,LED灯箱)

a1jVBql2Qcs6eB0RL62ZCbP2hdqSHJYPReVw5Kul.jpg

刘卫,《I'm just Wan Chai girl》, 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135cmx75.7cm,(收藏级喷墨打印)

rKFYaR95g7IJhm3tyXdw8rrZuSs0j75WMC2Ou8K3.jpg

刘卫,《My name is Gwenny Lee》, 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135cmx75.8cm,(收藏级喷墨打印)

BjG2MkcsvjC8neCryO7cBFoKt0dsV593yD33nxxd.jpg

刘卫,《Walking to Nam Kok Hotel》, 2018年。视频由艺术家提供。

香港艺术家刘卫在她的《明日记忆》项目中,探讨了个人身份问题,而她的注意力已不再集中于艺术怀旧,“它是一种由空间和时间组成的奇特织物,把在场与缺席、感性的当下与历史的过去交织在一起。”

邵睿璐个展不要害怕生或死,你早已见过许多”(策展人:王岩)

AAipYuykOJaOyuUXCvDVcEjyKr7DSs2m3R2W4tJz.jpg

邵睿璐,《不要害怕生或死,你早已见过许多》,2018年。互动性延时静物摄影+静物陈列,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xzBumnGk4YlTRIeBiU3TeZ4U2Bl1THN7aLXAgyaR.jpg

邵睿璐,《不要害怕生或死,你早已见过许多》,2018年。互动性延时静物摄影+静物陈列,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ZJowSio230DqRAqRgqCZ29SBMeWPfhgPqzenzwUg.jpg

邵睿璐,《七大洲》,选自《抽象物的形状》系列,2016-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FI0qSUVPkK6zB3A1J4wvedQNfiVCXqib1hrTqG9g.jpg

邵睿璐,《20国集团的姿态》,选自《抽象物的形状》系列,2016-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f6EEoZE8VVS9VjmgblmaWAFTtfd9gwPPhhrJgMd8.jpg

邵睿璐,《欧洲联盟组织的姿态》,选自《抽象物的形状》系列,2016-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邵睿璐的作品中充分体现了其对于传统艺术以及传统美学提出的挑战。与此同时,她对于某些显而易见的事实,而集体又保持沉默的社会现象也会进行深入的研究,进而探讨更深层次的全球性议题。作品《抽象物的形状》中,随着货币霸权主义的发展,货币杠杆撬动了政治,政治改革也在改变着货币价值。艺术家在此探讨全球化理论下的货币霸权主义与国际关系。而在作品《不要害怕生或死,你早已见过许多》中,艺术家对于“Still Life”一词的研究,其中最本质的主题始终都是“生”与“死”。

沈玮个展“已经想念你”(策展人:王岩)

D2xDDe8w8D7QDsmfIVoA7cC9nIMFmvk1ghspwOfF.jpg

沈玮,《自拍像(库斯科)》,2013年。作品由沈玮和Flowers画廊(伦敦/纽约)提供。

8Y1GkKrxr7V4j4r0Muee6EFgowFnp8iwARZah4qw.jpg

沈玮,《自拍像(库斯科#2)》,2013年。作品由沈玮和Flowers画廊(伦敦/纽约)提供。

4Bu8Qvd7XrTgwn8YlW1Sn2ALILIpBkjNX2P02zqC.jpg

沈玮,《自拍像(自由城)》,2018年。作品由沈玮和Flowers画廊(伦敦/纽约)提供。

vwuUxPA2XYqXmBWHpP8WJfaj4MLozqGKjYa32jrx.jpg

沈玮,《樱花》,2015年。作品由沈玮和Flowers画廊(伦敦/纽约)提供。

     沈玮(美国),出生在上海,现居住工作在纽约。沈玮喜欢拍自拍照,“身体是很隐私的,但我并没有把它看作是一种罪恶感。在拍自拍的九年里,它重要的意义,是自我探索的过程。……我觉得我可能会拍一辈子。”在作品《已经想念你》中,艺术家将自己的身体作为一种记录瞬间情绪与状态的方法。

苏杰浩个展“早晨的风暴”(策展人:李杰)

oA0rQ2hDumGVXFZq5C9733nN2uEUiSZzHKt91MRg.jpg

苏杰浩,《无题(彩虹、直尺、蓝鸟、白色公式以及长方形)》,2017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X4zHLAe992z1qQG6bilugspcpaADJx8iAkknv5CV.jpg

苏杰浩,《无题(室外 #2)》,2016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NNvNYU22sCkAsQEuYqH2sRzoTSoT55lE72otMRvj.jpg

苏杰浩,影片截图,出自《早晨的风暴》,2017-18年。单频数字电影(高清彩色立体声)时长:17分钟45秒,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VeNSsMQQtq5nlCbkiXtJzdJu6HND4ChhPSSAylac.jpg

苏杰浩,影片截图,出自《早晨的风暴》,2017-18年。单频数字电影(高清彩色立体声)时长:17分钟45秒,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U8BamNasOpVHr9c2pMxVTyns94mWgs7gV62LT8pb.jpg

苏杰浩,影片截图,出自《早晨的风暴》,2017-18年。单频数字电影(高清彩色立体声)时长:17分钟45秒,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苏杰浩的作品试图在个体文化身份的焦虑之外唤起一种关于日常生活的诗性。他的新作《早晨的风暴》是一部自传性作品以,通过14段记忆中的影像,构建了一种独立成章又相互依存的综合叙事。

黄永生个展“刺眼的黑色”(策展人:刘倩兮)

uANITDPMS6kzGjSLlXjGpPD4RAXRpLOMAnWkJY6F.jpg

黄永生,《记住一棵树》 ,选自《刺眼的黑色》系列,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无酸纸艺术微啧,树枝,尺寸可变

PvSlVmHaIhS7JNA3bqtzgNrhDLk1OtAHpGei6fPa.jpg

黄永生,《印象.黄昏》 ,选自《刺眼的黑色》系列,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单频录像,彩色,2018

3wrRi4dxeYllQAAoSIJdSlPoAR2W2MYKIOkRz5zY.jpg

黄永生,《一天的长度》 ,选自《刺眼的黑色》系列,2017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单频录像,彩色,有声,86400", 2017

ndZ0OoUwrifDb2BNMuGS1PftwEUr1pwivPSkQRMZ.jpg

黄永生,《近况》 ,选自《刺眼的黑色》系列,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无酸纸艺术微啧,尺寸可变 2017

黄永生感兴趣的是我们今天以何种方式获取、阅读和分享图像。这也贯穿在她的每件创作中。《近况》是上百张香港当地新闻主播的肖像照片,下面配有当天的日期。《记住一棵树》用相片拍下一颗刚被砍下的树的每一片叶子,记录每一个曾经存在的、此刻又不“在场”的生命。《印象•黃昏》收集了他人在不同时间和地点拍摄的日落的照片,并重新剪接成一段无限时长的影像。黄永生的创作始终在试图用图像捕捉时间,并企图通过摄影留下些什么。

 杨文彬个展“灰镜”(策展人:李杰)

faRaCXQ7n4D60EeBUNdbto0F8dkKEIk4I9fOqXpY.jpg

杨文彬,《欢愉之镜12》,2016

oQwD2Y9WsIPMhQe2PGUFcjsmKBnKv3My2pOSPVbY.jpg

杨文彬,《欢愉之镜16》,2016

VBDwUSBuCYFTJTVPgwVHxX4Siqt7EszAjwYGCaHo.jpg

杨文彬,《欢愉之镜20》,2016

vSOOLHgZNLlApYMrqRKKMTX2czIlEj96Q61VPikL.jpg

杨文彬,《欢愉之镜28》,2016

rmiNy4KDeJrwV2G2IRtwmQRPchTHABKtrbenCJor.jpg

杨文彬,《欢愉之镜29》,2016

在《欢愉之鏡》中,杨文彬为我们展开了一个来自消费社会欲望结构下的深刻现实。艺术家通过有关人类“瘾”、“性”以及“形象征服主体”的现代商品一一电子烟,情趣用品以及VR眼镜的生产,消费以及相关群体的研究与创作,聚焦那些能满足人类需求并释放其欲望的现代科技,同时揭示了这种现代生产背后被社会欲望表象所遮蔽的影像。

“在地行动”单元

这一单元展示的是厦门本地策展人和艺术家参与策划。

xP930t4yNzdsJY3YijEkLdHo0PUMC7tc4vkniKln.jpg

李世雄,《灿烂的宁静》,1985。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起点:从80年代走来的福建摄影师》

参展艺术家:陈勇鹏、崔健楠、焦红辉、李世雄、王鹭佳、曾璜、周跃东

策展人:50社

“起点-来自80年代的福建摄影师”展是七位福建摄影人对上世纪八十年代创作状况的回顾、梳理和反思,展览全部采用原版原作和文献展示,旨在能更为真实和准确地表达创作者的心路历程,以及那个逐渐远去的时代和业态。

《如果日光也是布景》

参展艺术家:: 陈旻、陈卓、许家维、金晶、骆少、喜鹊小组; 

策展人:厦门本地年轻艺术团体轴艺术项目

整个展场空间被构建成一个犹如柏拉图洞穴的剧场,里面分黑洞与日光,明室与暗室,虚与实,内与外。“暗室”部分,空间将被设置成一个“环绕剧场”——观众席在中心,四周皆是作品。这就如同柏拉图洞穴中那些背身正视着火把倒影的囚徒,围绕着观众,4位艺术家将共同制造“火光与道具”的图像表演。

XMibe8tKugvsJQxGailxUpcRTBkoD3jbSVDZ3w5W.jpg

WI7JOJACPlX9srWbHaDp6R4rAajhdVxOomifhrRX.jpg

许家维,《3月14日,红磡体育馆》,双频道录像装置,7分43秒,2009

MIDQLu6A0mJeQ5xGT0TcOpUll6DoTPhfQS2wUM8E.jpg

pppdTnyxsH8KBMaUnnxdBkBTUIxNQjwR1LrQCVHN.jpg

D3gygkOOXbEw4bNQbpNhVhKAvhzkXlrtEgGN1zgP.jpg

金晶 ,《永恒的未来》,影像装置,尺寸可变,2018

7cApGTK2YfGzNa22fKQvYNk323wl6FzoihBjKQal.jpg

yD7vFdaPxmuk1SKF4r58lMRDljKdFcKRFNQWF3YF.jpg

骆少,《流图》,摄影,尺寸可变,2018

AQmGEMAYY3GuwMjsKBS9oafXkTZKVyhiEQInEf2D.jpg

陈卓,《未来街景》,摄影,尺寸可变,2016

H0ydVGsZ35V2NSoxglepduayYVTEI5DzW5wQZ624.jpg

陈卓,《关于霓虹的想象》,摄影,尺寸可变,2016

FaUryO1sG8pa1wnd7spsxyjxohP2YOgFnzF42gkR.jpg

陈卓,《不确定的空间-1》,摄影,尺寸可变,2016

      “明室”的部分,空间被设置成一个“拱廊舞台”,“真实的展览”与“现实的空间”发生了错位,观众在这里观看了自己,审视了自己,并在倒影中,看到了我们的来处以及我们的归途。

OlgIMhC2MA3s6qAiVGbS5M737JnOreTph0vqFyPO.jpg

陈旻,《一千种生活的结构》,摄影装置,尺寸可变,2018

7iPfO41YNY365A0Qb1i5Sm75EmpxmcdYbTLb5I0G.jpg

陈旻,《阿尔勒Alyscamps陵园的一段古罗马残柱》,摄影装置,尺寸可变,2018

“藏家故事”单元展览

《能走的就行——中国乡土食材摄影》

策展人:鲁小本和蒂莫西•普鲁斯

每年,集美·阿尔勒将展出一系列关于中国 影像或中国藏家的重要收藏。继靳宏伟的世界大师收藏展(涵盖从曼· 雷到梅普尔索普、阿尔佛雷德·格利兹、理查德·普林斯等大师佳作)及黄建鹏关于中国摄影的历史探究后(展出作品来自郎静山、薛子江、蓝志贵)。

今年,《能走的就行——中国乡土食材摄影》将形形色色有关中国美食和食品生产的民间摄影汇集起来,通过大量的素材十分诙谐地探索和赞美食物在摄影爆发式增长的中国当代史中的地位。此外,这个项目还有一个互动环节,观众可以将自己拍摄的厦门当地小吃土笋冻发给主办方,策展人会从中挑选中优秀作品在展场中进行展示。

rrYDFHge6KjUPYChRUzHUA31FD4SmKUWJ5DyTh7N.jpg

《鱼儿腾空》,彩色照片,九十年代。图片由现代冲突档案馆提供

KpHT2mEorW9RKrmxLr7Vpc6b2rS3nqTxSYwNvBQ9.jpg

《火腿制长城》,彩色照片,九十年代。图片由现代冲突档案馆提供

S91bCQ7PgJxzylmZ50RdC99ZF1USsFfSNOruIBYu.jpg

《野鹅•冻野味》,信封中的散装卡片,八十年代。图片由现代冲突档案馆提供

qV8Pu1DECmmdC6NE5RrUQjILW16x1ZFvkbSpTlac.png

《人民大会堂食谱》,信封中的散装卡片,八十年代。图片由现代冲突档案馆提供。

hZeqvQXRrUUiYAobDzXNjJtsPi5ZqqLhks9lybKg.jpg

《各类桃》,彩色照片,九十年代。图片由现代冲突档案馆提供

1imoH0bXREb19qw46QPqOuoShaSNx5AAZSLWAzST.jpg

《蔬菜研究》,手工硬纸板彩色照片,八十年代。图片由现代冲突档案馆提供

韩国影汇”单元

每年,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节关注一个亚洲国家的摄影境况。继印度尼西亚(2017)后,今年,集美·阿尔勒邀请了韩国艺术家,通过三个展览展现三个时代的摄影师,由韩国首尔摄影博物馆及松隐艺术文化基金会合作策展。

8CrmcJBPmZvW4ZyNAduGcbWjAQGzre3fEHxSMzGl.jpg

林應植,《少年时代(釜山)》,1946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4ojTEknN2DJJSAfYWtT4f1ohQtNZv4U47Vtfgeuk.jpg

林應植,《清晨(釜山)》,1946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pfvDipWbsaMGCQEN6M0bFWs2leCrgmL3qRlCmMAX.jpg

林應植,《裸露的树枝(釜山)》,1953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vR4avA1drrj0U0IdhMyqYaQMuoJ68SRVdFD2mPY1.jpg

林應植,《老妇人和电车(釜山)》,1946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b9wAuJMCtdIUgnCKxcSD41qYJX230L5xPcGNVe02.jpeg

林應植,《求职》,1953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林应植——镜头中的历史》

参展艺术家:林应植

策展人:金善英与石宰贤

由首尔摄影博物馆合作策划

林应植是50年代韩国摄影变革的先锋人物,其作品兼具美学价值和历史价值。此次展览展出了20张林应植各个时期的创作,观众据此可以了解国际上甚少知道的韩国摄影史的内容。

OUGmePdqWTBA9BbLxCv7vrEYDIAFQVvKptMHH9Q9.jpg

具本昌,《呼吸01》。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aESlouCPXxdtzX6zglfZCP313ObraRGrjVLCEScr.png

金重晩,《你跟我走吗II》,韩国,首尔,2011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gk0bxg9U51c3DDbuUtutBjQujnaeZR3IwuvvI9qF.png

閔丙憲,《MG186》, 2010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EgGo5JADR7lrnTmUXKce0iSpMlPH0npWiI26ujFb.jpg

李甲哲,《河东》,韩国,2004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DdDEciHhuT7MDByq2gJ08BmqcbGtqp3jh8jtQ1Da.jpg

朴起好,《北阿峴洞》,2013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重塑我们的时代》

艺术家:金重晩、閔丙憲、李甲哲、具本昌、朴起好

策展人:金善英与石宰贤

由首尔摄影博物馆合作策划

本次展览通过五位生于战后韩国摄影师的视角,探索在经历这段波折历史后做一名韩国人的意义。

3YHiRRyciBDa1YfWvxvC2CzOJIyoKLWRd9ABv3Xk.jpg

金勝求,《游泳池》,2016(来自《更好的日子》系列)

《同一个季节,不同的回忆》

艺术家:白丁基、河泰汎、鄭喜丞、刘永眞和金勝求

策展人:朴海妮

本次展览,在《同一个季节,不同的回忆》的标题和概念下,韩国艺术家刘永真、金胜求、河泰汎、郑喜丞和白丁基通过自己的视角和语言展示了春夏秋冬,试图让观者通过这些作品能有机会停下脚步,思索一下时间的更迭。

      “空房间计划”

      在这个新的单元,集美·阿尔勒邀请一位摄影师,其作品旨在探索摄影形式的边界或创造新的影像事物。

      《3DPRK| 北朝鲜肖像》(马提亚斯·坦契奇 x 高丽工作室)

      今年的“空房间计划”展示的是斯洛文尼亚摄影师老马以3D形式记录的朝鲜,这一系列肖像是第一次使用3D立体技术拍摄朝鲜全国各地的当地人,具有里程碑意义。在创作过程中,老马因使用3D形式进行创作,这项技术需要被拍摄对象的耐心和理解——他们要静止不动几分钟,同时拍摄多张照片以涵盖必要的视角。可以说,3DPRK展示了迄今为止最广泛的朝鲜人物肖像。老马希望通过这些作品展示居住在那里的被剥夺了言辞的人们的一些东西。

KDyPzLud5eNKCJVwEO05o22NllCSaxoyCi3XTX5p.jpg

马提亚斯·坦契奇,《Pak Mi Hyang, 20岁,一段+Ra Kyong Hun, 22岁,二段,跆拳道体育场》。图片由马提亚斯·坦契奇&高丽工作室提供。

      冯立《阿尔勒白夜》

YRxQuMZZ542ZoVnhHt3NohRl3XmD0TYAjP8rl2pt.jpg

冯立

法国阿尔勒摄影季总监萨姆·斯道兹,

照片由2017集美·阿尔勒发现奖得主冯立拍摄,

图片来自冯立受邀创作的《阿尔勒白夜》特别项目,2018

      2017年集美・阿尔勒发现奖得主冯立,于2018年夏天受邀前往阿尔勒摄影节展出《白夜》系列。2017年提名了冯立的策展人苏文向萨姆・斯道兹提议了个展览之外的项目:邀请冯立在阿尔勒进行自由创作。他在阿尔勒拍摄的照片被称为《阿尔勒白夜》系列,照片每天都会发布在Instagram等平台。在十天的时间里,冯立凭借直觉而迅速的拍摄手法,记录了摄影节的日常和开幕周的盛况,也随机捕捉了城市街头各种各样的主题。

      集美·阿尔勒 x Madame Figaro女性摄影师奖

      今年的集美·阿尔勒摄影季也会举办第二届集美·阿尔勒 x Madame Figaro女性摄影师奖,该奖项是中国第一个专注于女性摄影师的奖项,获得 “跃动她影”项目的支持,2018年被提名人为:陈晓&周一辰、杜艳芳、甘莹莹、廖逸君、邵睿璐、宋沭阳、吴梦媛、周仰。

      此外,2018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将在开幕周(11月23日至 11月25日)举办一系列面向摄影专业人士,艺术爱好者和公众的活动,专家见面会将提供与著名业内专家当面讨论作品的机会,同时还有讲座,表演和策展人及艺术家导览。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 荣荣 摄影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