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专稿】2018后 中国高校艺术博物馆的破冰之旅

雅昌艺术网专稿 邹萍 著 2018.12.12

前几年,上级某巡视员发现全国只有几所高校有艺术博物馆。

“太没有代表性了。”巡视员说。

“是没有代表性,但据我所知,马上会有非常多的美术馆博物馆来了。”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答。

由多到少,从独自到集体,中国高校艺术博物馆面临的不仅是量的变化,更是方式与心态的全新抉择。

呼啸而过的一代人青春

40年前,中国美术学院陈列馆还是某单位的练功房,每天回荡着吊嗓子的声音。

1979年冬,改革春风席卷中华大地。西子湖畔的中国美术学院雄心勃勃,时任领导颇具魄力地将原本用于买车的8万块人民币转而买了一批外国美术图册,放置在陈列馆的玻璃柜上,一日一页,供广大学子翻阅。毫不夸张,当时几乎整个华东的艺术青年/中年为此都赶来了杭州,欧洲印象派、后印象派及20世纪初的艺术史最早就是在这样的橱窗阅读中与中国的师生照面。

YItSYzds2ip3wjKY8kXaNy5HTb5J2QhS4FpmJMp1.png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中国美术学院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新馆室外实景图

lf8m2LpoBBM8RdcBLGRU8wHeYvwSziZ4T7rrn3fj.jpg

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民艺博物馆供图)

两个月后,传奇77级油画班江南写生而回,带回一批极富时代趣味的红色风景画,晚上也放在陈列馆中展出,被吸引的师生们一方面啧啧称奇,同时又不忍离去。于是,那无数个夜晚,中青年教师们纷至沓来,将陈列馆变成昼与夜的热闹中心。再后来,国美决定改造礼堂。当时无事可干的闲散青年王澍被拉来做设计师,建成了美院画廊。铁木结构,巷道错落,隐约可见日后蜚声国际的象山校区之雏形。2003年,国美南山新校区建成,陈列馆升格为独立美术馆,首展“地之缘·亚洲当代艺术考察邀请展”迅速为其树立国际高度。2012年美术馆扩建,展馆面积达到中大型规模。2015年,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被评为国家重点美术馆。之后,7000余件以包豪斯为代表的当代设计艺术入藏,直接改变了包豪斯收藏与研究的世界格局。民艺馆和中国国际设计艺术博物馆的拔地而起则蕴含国际视野双轮驱动。至此,中国美院“三馆合一”的特色博物馆群已然构成。

在全国13家重点美术馆里,高校艺术博物馆仅有两家: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成为中国高校艺术博物馆/美术馆发展建设的一道缩影。

可追溯至20世纪50年代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其原名同样以“陈列馆”命名,坐落于著名的央美王府井校尉胡同5号,中央美术学院旧址,由著名建筑师张开济主持设计,是新中国成立后建造的第一座专业美术展览馆。

Lp1nTnOu9NRlF4RM4ArMqHWXxMc46ACW6LEDevc3.jpg

lg1t2RMzHgEXCNGGsGlqbhboZjAZrQYiKRNGbqbo.jpg

TC3yi4UlPc1gzXMiySDayR2wS50DMIyw6ZLzb2cf.jpg

2008年9月,中央美院老院长侯一民再次回到位于王府井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他缓缓走上九米高的临时楼梯,抚摸着墙上浮雕,这一天开幕的“人民·历史——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研究展”,意味着作为央美陈列馆与美术馆的谢幕。如今,这里的牌匾早已换成了协和医院院史馆,却依然记录了几代美院人的青春与故事。

在王府井狭小的央美校园里,日子过的就像一个大家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较近,而学校陈列馆成为他们内部交流、汇报,了解外部世界的通道。中央美术学院一直有国油版雕四个创作主干学科每年在陈列馆各进行一次师生作品展的惯例,主要在春秋季下乡之后,内部交流。较大型的对外开放展览则限于每年夏季的毕业创作展。

1998年,陈列馆更名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008年10月,坐落于花家地的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落成开放,由日本著名建筑师矶崎新(ARATA ISOZAKI)设计,灰色石材幕墙建筑,让央美美术馆成为望京一大标志性建筑。中央美院美术馆于2010年底被评为首批“全国重点美术馆”。

me4nj9qybaE5Wxd6BTCgjg9rKTjZbovIWD4DdEys.jpg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作为一个美术艺术家,无展览不能生。作为一个美院,没有好的美术馆也难诉其志、难兴波澜。位于中国最北方的吉林艺术学院2016年才成立美术馆,整体展览可用面积不到400平米。“虽然我们没有好的美术馆,但我们有一群踏踏实实在做事情的人。”吉林艺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红梅说:“我想,一个美术馆的硬件是个人甚至一个学校都无能为力的,但不能说条件好就不做事情,或等将来有馆了再做事情,这是来不及的。”

2018年底,“新时代全国高校博物馆、美术馆的建设与发展—全国高校博物馆、美术馆工作年会”在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举行,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等相关主管部门领导和全国30家高校博物馆、美术馆馆长及展览、公教、研究等职能部门共80余人与会,共商大计。现场,形成首届“杭州共识”,全国高校艺术博物馆联盟亦宣布成立。

从单打独斗到抱团取暖,中国高校艺术博物馆/美术馆在各自的小世界野蛮生长后,不负韶华,携手努力在最好时光踩准时代节拍。然前路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充满未知。或许坦途荡荡,亦或荆棘暗布。但一骑绝尘中,总需部分人挺身而出,迈出探索性的第一步。

当初只道寻常,回望触目惊心。

规范标准or鼓励尝试?

“现在有多少合格的馆长?”素以敢言闻名的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李小山直言不讳。在他看来,当下高校美术馆的现状不容乐观,“很多硬件设施非常棒,但是做出来的东西对观众、对行业都是一种误导。”所以他认为做好自己最重要,“一步步把内功修好,朝一个像样的美术馆一步步接近。”那么,像样的美术馆有没有标准?“有。所以我一直强调不要强调特色,每个人都有特色,特色之间不可比较,有标准才有比较。如果每个馆的馆长和从业人员脑子里只有特色,只有热闹,对美术馆可能是个灾难。”

TbAd38Tw69XNr4cXAap4ZxRfjHbMV12HH3soN7lk.jpg

馆长工作年会现场

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司长诸迪对形势的判断有不同。首先是踌躇满志:我们进入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但对现状也保持清醒:美术馆事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过程,一方面需要规范,另一方面更需要尝试。“因为中国的事比较复杂,有时很难用一个概念硬性套用,如果做不好,可能还会对发展起限制作用。所以现在我们是鼓励各地先行先试,根据各地的情况摸索。”因此,他将工作重点放在加强管理和指导上,“不同层级、不同类型的美术馆无论是定位、经营模式和服务人群都有很大的差别,具体到高校美术馆,既有同其他美术馆的共性,也有其特殊性,需要针对性的加以扶持和引导,其中有政府要做的事,也有高校自身方面的工作。”

这其中,“找准定位”是基础,也是需要。在诸司长看来,高校美术馆首先必然是美术馆;其次,也是高校教学科研的发动机和推动者。此份特殊之处实质决定了其在美术资源、研究力量、自身学术发展等方面的优势。对此,许江意见相同:高校美术博物馆虽不如社会美术博物馆那般有着较强的政府资金支持,但由于依托高校,面向教学,而饱有更有力的研究方向和学术支撑,发挥着一般美术博物馆所不能替代的作用。他还点明了这份独特的价值所在:高校美术博物馆不贪大求全,由于面向教学、面向研究的特性,往往呈现出研究院所一般的分散、多元的方式,并以这种方式形成群落。这种群落模式在教学中积极发挥馆院互动的教学研究、推动作用,这在欧美许多发达国家已被证明。

OV25A33g6hN8PwHUWfrBibZHyFVg10b0k4Czk7Nm.jpg

展览主题工作座谈会

文物局博物馆司罗静司长则直指当下高校博物馆发展存在的诸多问题:身份是首要。现在多数高校博物馆属于高校内设机构,有的还是院系内设机构。照博物馆条例要求,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博物馆,不是独立法人单位,即没有正式“身份”。其次是钱的问题。没钱,很多事都办不了。多数高校博物馆的人员及运营经费多来自高校统筹财政资金。而教育部、文物部包括文化部目前都没有专门的资金渠道支持。所以其发展主要得益校领导的重视与否。

6WwCJtUOGXFU30y8BrVJ7p3Qgpz2uGFHGOrSScaU.jpg

研究与典藏专题工作座谈会

由于历史、地域等具体情况的差异,当下各校艺术博物馆的专业水准差别太大。据罗静司长所提供相关数据显示,目前90%以上高校博物馆没有建立以理事会为核心的现代博物馆标准,专业水准无法得到保障,多数博物馆没有建立合理、科学的藏典档案和保护机制,这也导致有限资源的过度集中。

最后,则是公共文化功能发挥不够。由于高校博物馆的基本任务是支持教学,身份的依附性导致很多高校博物馆不向社会开放,或寒暑假就闭馆。“目前,我做了统计,高校博物馆平均每馆年接待人不超过500人,且70%以上的高校博物馆每年办的展览不超过3个。教学科研功能发挥较好,但发挥公共文化服务商确实有很大的差距。”罗静司长说。因此在他看来,内功是关键,“要不断提升高校博物馆收藏、研究、科研、教育、展示、传播六大核心功能,同时要树立为明天收藏今天的重要价值。”

Ft1R0iCXIRdCnHDNIBdDHfITEnG5dfWF2pitnhhV.jpg

公共教育及推广专题工作座谈会

当然,这次与会,他带来的几项利好信息很是使人兴奋:针对高校艺术博物馆馆藏的拨款和回流文物的免税等问题,上级相关部门已形成初步共识。此外,正积极修订文化保护专项基金办法,高校博物馆将纳入支持范围,其后,珍贵文物的修复、预防和保护、数字化保护等将正式有法可依。

“杭州共识”与“全国高校艺术博物馆联盟” 

2017年,在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亲自批示下,文化部和教育部曾开会专题讨论大学美术馆、博物馆建设。“这个过程中,我们推进杭州共识的共建,更重要的是既加强自身,又能够对国家导向有更多维度的回应。”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执行馆长余旭鸿说。12月6日年会现场,馆长们达成了首届全国高校博物馆、美术馆工作年会“杭州共识”,允诺将共同担当社会美育的文化责任,推动艺术学科发展与创新人才培养及完善社会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等三大方向的责任。

y8s3nuTOhTxqKRzEoO2bR9QVksJ2l3SlowxLHgf9.jpg

“新时代全国高校博物馆、美术馆的建设与发展——全国高校博物馆、美术馆工作年会”与会嘉宾合影

Q8XA56734ZLHhRbDUyymYc0UVM3uvX2j9LFakkTa.jpg

“新时代全国高校博物馆、美术馆的建设与发展——全国高校博物馆、美术馆工作年会”现场

按上级指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也于去年启动了全国高校艺术博物馆调研,2018年11月召开筹备会,同样在12月6日的年会上,联盟正式宣告成立,首届主席为张子康,副主席有4人,分别是:杭间、李小山、杭侃、杜鹏飞。“联盟的宗旨主要是为了高校艺术博物馆联合起来,积极发声,交流彼此工作经验,同时可以对一些展览、学术研究互通有无。”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兼美术博物馆总馆长杭间说。

gjp8gItZBLGhwXCyUYYGptoaz3Ex0QjMDS0vJsCk.jpg

联盟属性十分明确:由全国高等院校艺术博物馆自愿组织而成的非营利性学术团体,受教育部及各教育行政部门指导,联盟秘书处办公地点设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主要工作中也基本确定:每年举办一次工作会,由成员单位轮值举办。也就是说,全国年会的举办将成为常态。此外,据张子康透露,联盟还将进行刊物编写、全国高校艺术博物馆详细调查报告及不同主题论坛等,目的均是为了近一步推进高校艺术博物馆的发展。

据悉,第二届年会初步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中央美术学院 博物馆 美术馆 中国美术学院 高校艺术博物馆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