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快讯】合美术馆与盒子美术馆联手呈现“风格派及未来”:抽象艺术的当下发展

雅昌艺术网专稿 洪镁 著 2019.01.12

(雅昌艺术网讯)2019年 1月 11 日,“风格派及未来——中欧当代抽象艺术家联展”在合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由德方策展人Karin Wimmer及Sophie-Charlotte Bombeck担任展览策划,由武汉合美术馆及华侨城盒子美术馆联合主办,展出Henriëtte van 't Hoog 、Iemke van Dijk、Michael Wright、Oleksiy Kova、Veronika Wenger、陈亮、黄拱烘、李鹏、刘可、马树青、唐骁、王晓鸣等来自4个国家的12位艺术家近60件抽象作品,包括绘画、装置及影像,呈现中外抽象艺术家在当代抽象艺术家对传统抽象艺术源头之一“风格派”的传承与发展。

fjIdK0g0tGlkG8R7q3LZF7irF0yBFxhmKN7VoOIw.jpg

合美术馆馆长黄立平致辞

nAeIOc17lliPQFqgXYgwF3nUR5ffcQnIMz6WMxlD.jpg

策展人苏菲-夏洛特▪邦贝克(Sophie-Charlotte Bombeck)致辞

mMqlHDmcPDyeR3cLEAovL7EajdNzs9hgyC53XSCW.jpg

艺术家代表奥雷克谢▪科瓦尔 (Oleksiy Koval)致辞

2017年为“荷兰风格派”成立一百周年,“荷兰风格派” 有一本同名杂志,自1917年由特奥·凡·杜斯伯格在莱顿市出版,直到1931年为全世界艺术家和理论家提供了理论依据。主题涵盖了从美术到建筑、设计到电影、音乐和文学等方方面面。在为“荷兰风格派运动” 撰写的首批系列文章中,蒙德里安阐述了大量对抽象艺术发展影响至深的观点。

bWC2niuGVQn1svYW3NJgC6bMYwDvhploqSG0Qeld.jpg

Henriëtte van 't Hoog,Wedge XIII, 44x42x13cm,acrylic and reflective paint on MDF中密度纤维板上反光漆和丙烯,2017

Henriëtte van 't Hoog的抽象几何,例如折叠或紧凑的体积总是似乎漂浮在彩色光线下。为了加强这种效果,她有时使用荧光涂料或材料。Henriëtte van 't Hoog也制作了多边形体积,当它实现简单的颜色系统时,其明显的简洁性变得像切割钻石一样复杂。对角线横截面可以提供两个面,甚至三个面。即使是她以冷酷和硬边的方式应用于形状的颜色,也不涉及任何东西,甚至没有形式的附带。

afSVSD0H2sqlY9Pt74I6vznrN0k38yzIKBUeUkdJ.jpg

Iemke van Dijk,Aluminium disc,Ø 40cm,Spray paint on aluminium铝上喷漆,2018

Iemke van Dijk的作品通常是建筑环境的一部分。 既可以作为墙上的图画,也可以作为墙或墙上的浮雕。 这些作品基于自然过程,默默地要求有经验,不被理解。以版画为背景,她的兴趣转向解脱。自2010年以来,她制作的墙面图和地板块基本上都是错视画面,通常是特定场地。

PsRRmaG3LHVJ8WUSMoPwU8SOBmm7cCgahUcIS88Z.jpg

Veronika Wenger,3,100 x 65cm,pencil, marker, spray on plastic铅笔、马克笔在塑料上,2016

Veronika Wenger认为存在的最佳位置是公共空间的墙壁,包括秩序和无序,组织和解体,意图和巧合。“我遇到的第一行是物理“链”。通过缝纫线,我意识到一条线的意思是:“收集线”,“绞线 - 直线”。由单线构成的表面可以通过“收集链”来定义。它看起来像一条美妙的线。线的这种处理用于剪裁以获得真正的直线。当我站在蒙德里安的De Stijl作曲面前时,我看到终于有人清理了。我认识到秩序,安排,系统和构图,它可以显示整体的镂空;一种通用语言,用于讲述所有细节,自然和抽象的现实。所以De Stijl终于让我清楚地处理了一切,我周围和整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包括语言,思考,写作,生活,现象学”。

uNmw4QMniXximuI5wwyUe40VxQ5dufgruVW1Hmol.jpg

Michael Wright&Henriëttevan'tHoog,Intervention 2,40x40cm,Digital Painting数字绘画,2018

Michael Wright被蒙德里安的发展工作和他的作曲实验所感动,抽象了大自然的力量,特别是“码头和海洋”系列。具体的节奏在蒙德里安的工作中,对称的动态平衡,随后影响了赖特的理解和实践,并深刻影响了Michael Wright与荷兰混凝土艺术家Henriëttevan'tHoog合作所产生的作品。

jy9rX0hvtaNdx3OaY19s7FjIbkvH4BYpTlr0tskF.jpg

Oleksiy Koval,sublunare welt,80X75cm,tape, ink, marker on MDF中密度纤维板上胶带、墨水和马克笔,2014

Oleksiy Koval把一幅画看作是一种混合物质的组合物以及它们之间的反应,因此他将绘画的基本组成部分区分为八种绘画元素:颜色、表面、运动、时间、空间、光线、物质(各种材料),以及画家。在这里,空间和光是创造绘画(形式)的环境的元素;颜色、表面、运动、时间、物质和画家都是环境的元素。艺术家通过数字方法试验绘画时的经验是,这8个元素中的几个之间的比例(关系)发生了变化。即使在使用计算机处理器进行绘画时,空间仍然是环境的一个要素。与模拟绘画相比,数字绘画中的光是环境的一个元素,也是绘画本身。由纸,织物,石头或木材制成的表面吸收环境中的光的颜色。

J3a1h0lsoXda8hmBewS4fnVWEC8uWR1WpCselJ8X.jpg

黄拱烘,Without Title无题,340 x 340cm,Acryl on Canvas布面丙烯,2018

黄拱烘的绘画通过一种自由的、不定形却又具体的方式,探索一个与形象世界没有指称关系的,平面的、在视觉中却又能够产生空间和光及深度张力的物理表面。它是一个由画布和原料色彩的对立统一构建填实的、直指视觉的、既自我敞开又自我封闭的真实存在。在谈到自己的创作时,黄拱烘表示:“我的作品不指称任何观念与对象世界,也没有情感的介入。我着迷于材料作为视觉因素之间的对接,更在乎作品自我显现的逻辑是否清晰鲜明,努力让我的视觉判断在作画过程中能够保持锐利而中立。以绘画自身内部的视觉因素为依据,发问或者回答任何一种关于视觉问题的立见,并且最终落实在以材质所承载的视觉框架上。 如何呈现作品,寻找一种作品能够独立自足、自我澄明的途径,也是我工作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我认为,在绘画过程中,没有任何认知比视觉的领会更加纯粹深刻。它既是当下,却又永恒。”

zUKprut4okk9uhXTvVtoc7m8n08YNJdFMmlSiVfs.jpg

陈亮,《无题2015F4》Untitled2015F4,198x189cm ,布面丙烯Acrylic on Canvas ,2015

陈亮在画画的时候,尽量不去取舍自己喜恶,而把客观的颜料和直觉在画面中呈现出来。“风格派运动”这一艺术史上的“个案个例”至今已经过去百年,如同一次生物的基因突变,其影响还将继续。在陈亮看来,绘画其实是一个过程,即作品在一段时间来完成,无论是具象、还是抽象,时间在一幅作品里或短或长,最终作品呈献给观者的时候是一刹那。

Dk4QOaJhAtcOSxnE3O1MgRgOGq0lzMca9vJrYuwl.jpg

李鹏,Without Title4无题4,150X160cm,布上丙烯Acryl on Canvas,2018.04

艺术家李鹏在谈到自己的创作时表示,长时间面对Piet Comelies Mondrian 的样式会让我感到非常枯燥,但他依然是对我影响很大的伟大艺术家。在自己的作品中我希望能找到一种丰富视觉的形式来阐述空间和色彩的理解,表现颜色本身在光线下触觉的变化。

869A46wDoQeV5nKalmQgnpUjFYX3WxFh913uwUv2.jpg

刘可,日食Solar Eclipse,180x165cm,布面综合材料mixed media on canvas,2016

刘可的抽象艺术一直在追求一种持续生长的实在性。用多个层面迷宫式组合先将这个世界的“度”组织起来,然后在这确定的层次里让横竖条块碰撞出交错的能量外溢,产生力量对阵。当一个方块的层面确定时,他的边界也是对整体面的分割。对不同层次覆盖与重叠时边线就会发生视觉力量的变化,缝隙变得越小意识的力量就越大。不同的边界是不同的意识的深度组合,每一条纵深的缝隙也是对空白层感知厚度的探测。与画框边缘之间的距离是这个层域所企及的欲望力量限度。直线与直角线是分割与覆盖的痕迹交流。直角与直线加上层的有限与无限构成了这个游戏的基本。纯粹的关联是拉开张力的深潭。在画面呈现的这种视觉过程里有一种不断变化的力量,腾挪中不断深入探求生长的力量。刘可一直以来是将个体的抽象艺术实践与实验艺术教学、公共空间艺术实践三方面同时进行,之间互为能量源泉。

ZZpauUj9j1CanIUdyAzvYHGQ2Px7GsALItOQog3J.jpg

马树青,《无题2015 12-9.》,33X33cm,丙烯木板 ,2015-2016

在谈到“风格派”时,马树青表达了自己的个人见解:“风格派绘画中蕴藏着的数字逻辑关系为抽象绘画输入了更多的理性思考,每件作品中的数字逻辑关系又都来自艺术家自己独一无二的规则。个人对自己绘画的阐述:时间、空间和色彩,是我绘画的全部,每天所面对的是如何在画面上凭借可视的色彩将不可视的时间、空间得以呈现”。

zpBqQe61WJiRivmGpykbgb2E1poLQ3gkAbyaFDGU.jpg

唐骁,sponge,160x100cm,硬海绵,有机玻璃hard sponge,plexiglass ,2017

荷兰哲学家苏恩梅克尔(Schoen-maekers)对于造型的理解方式同样深深的影响了唐骁的绘画。苏恩梅克尔认为,人们通过冥想深入自然,透视现实隐秘的内在结构,这个内在结构就是“造型”。通神论哲学是受东方思想影响的一种神秘主义,关于对立的二元,在唐骁看来,和中国的《周易》中太极两仪的演绎有着共通之处,中国哲学关于对立转化的道家思想,以及阴阳在中国山水画中的表现方式,再参照蒙德里安的艺术的话,或许能为中国抽象找到更多可行的出路,而不必局限在以修行名义进行的“极多主义”的重复动作中。

70D8mA2kiZzhuec5OXobp6xIRbNlAGPoL8iTF2QP.jpg

王晓鸣,莫扎特六首维也纳小奏鸣曲1Mozart's six Vienna Sonatas1,45.5×53cm,综合材料Mixed Media on Canvas,  2018

“荷兰风格派”对王晓鸣的影响是长期且深远的:“知道荷兰风格派是在1984年我就读广州美院油画系的时候,当时我们有色彩构成课,老师给我们介绍了蒙德里安的作品,那时中国还没有地方可以看到原作,我们只能通过学校图书馆的画册了解古典绘画之外的西方各新流派的作品。只用单纯的色彩和几何形象来表现纯粹的精神的风格派无疑为我们打开了一扇了解和进入现代艺术的大门,直到今天,风格派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我的古典音乐绘画创作”。

据悉,本次展览自2019年 1月 11 日展至2019年4月11日。

vfsaycNEJkzqPMq4pXqqWRrAu43wjyge0b1DURMK.jpg

xwg5TVhIH8eKtTrEgV8gusuTCPCRpfj02BZHRxc5.jpg

EzO6Qel6hm2iNRpfJjZvFcXNX8ScRNik9iKHya7M.jpg

HqtBNaeBEhqXoXNaNdNe1L01ge4Sh9d17ktY7Ho1.jpg

“风格派及未来——中欧当代抽象艺术家联展”展览现场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荷兰风格派 抽象艺术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