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王犁:杭州 2018像往年一样是个好年

雅昌艺术网  王犁 著 2019.01.31

按:2019年初,艺术头条启动全国性盘点类选题【艺术城市】,在“杭州”选题策划过程中,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教授王犁的反馈情真意切,让人感动,故特经允许,全文发布。

kbWA0WGTFyMnm5n53W2MW4YvPFUvjYo2cZY6skFx.jpg

王犁于台北(图片源自王老师朋友圈)

2019年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农历年前只想好好睡一睡,2019年还有一堆不知道是否有意义的事要做。现在日子过得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明天要干的事,早就忘了今天已经做过什么事,何况这个城市的一年。

对于杭州,我反而记得2017年夏天天空很蓝云很白,居然可以看到白云可以忘乎所以的冲向蓝天。那时,我在小区门口仰望着碧空,在微信里嘲笑着那些跑到国外去度假的朋友,看看我家门口地中海的天。那一刻我就在想,假如以后的天都有这样的蓝,杭州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城市,对于我来说没有之一,看我有多爱这个城市。2018年的夏天,杭州仍然有蓝天白云,让我很诧异自己已经习惯了的判断,这怎么可能呢!于是,对未来有了更多的期待,无意间也提高了自己对这个城市的要求。每每搭出租就与司机聊起杭州的好来,司机煞有介事的提醒别说的太早,看看冬天,要冬天还能见天日,才是真的没有雾霾。

Tl2yV1qywq7uoKArdHu41aN97Hu2o78lCBl20KkT.jpg

说实话我已过了需要惊喜和抱怨遗憾的年龄,而一个城市仍然在惊喜与遗憾中存在。比如说中国美术学院90周年校庆,在现代策划概念的运作下,让这个城市与西湖边这所早已存在的学校脉动起来,在轰轰烈烈校庆过后,倒要聊聊自己心中对学校的情感。二十多年前搭长途汽车,边上一位浙大毕业的老太太,聊天中知道我是中国美院毕业的,问我学校是否还在平湖秋月后面,她在玉泉读书时,到西湖玩,骑自行车经过这所美院的校门。这样简单的一两句对话,不知道怎么撩动我内心的波澜,我怎么会在这么几句对话中回到平湖秋月的美院,这一点点细微的线索足以让我感受到历史的温暖与光荣。另一则记忆是,还在黄龙洞省艺校工作的时候,晚饭后就会去保俶路体育场路口的折扣书店瞎逛,折扣书店边有一个卖寿衣花圈的小铺子,有一个精干巴瘦的老头一边喝着小酒一边与路人聊天,有一天与我聊上,说自己年轻时踩三轮车,还在孤山的美院当过模特,本来想多挖掘一些模特眼中老美院的信息,老头顾东攀西的聊不出具体,只是说当模特让学生画,也做人体,裤裆会有一个小布兜。2018年的校庆,作为学院普通的一员有幸参与《国美大典-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卷》的编辑工作,从1980年代师范系,2000年前后滨江美术教育专业,到现在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历史的梳理,让一条断断续续的线连贯起来,让以往毕业的校友在时间的记忆里找到自己对应的位置。其实,我更关注为这所学院付出一生仍然默默无闻的老教员,在那个年代的生存状况与杳无声息的原因,是时代跌宕还是性格使然,总希望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用不可修复的碎片去理解人物的历史和历史中的人物。不管一个学院校史还是一个民族近代史,以及那段历史里本来活活生生的人物,后来者需具备了解之同情的心态去面对,因为世上绝大多数人在某个特定环境下,再激越或再不堪的年代,对于生命个体来说摆在第一位是生存,后来研究者假如高唱所谓道德伦理或政治正确的论调,只会偏离历史的原貌,走向后来者定义后的描述。2018年中国美院九十周年校庆很成功,年底欣闻北京某高校研究成果,国际影响因子排名内地高校第三。对我来说,如前所述,母校如故乡,我会把她当成隐私的一部分,在内心享受情感的涌动与幸福。

BX33ZVNor3waKO0HNo449IUiHvpIlTJUBiyWqLFQ.jpg

关于西泠印社115周年庆,想到一句“宫娥话天宝”,说实在我没有多少古诗词的修养,但碰到有些事,总会冒出一句古人说的话,才足以表达心情。虽然出生在浙西农村,从小在片言只语中就知道西泠印社,1980年代湖滨杭州书画社一张印有“西泠印社”四个字包裹材料的纸,我都会压平好心收藏,姐姐给父亲说我听到“西泠印社”四个字像听到国歌一样就想立正,肃然起敬。不知道是初中阶段学画还是高中毕业后考前班学画来杭州,也逢西泠印社的社庆,骑着自行车去孤山看热闹,山门前人头簇动,一些大佬来时会在在一张办公桌拼的签到台上签名。记得一个带帽的老头,个不高,一件暗黄色的外套,耳朵带一个助听器,一个绳子从口袋连到耳朵,在签到的白纸上留下“徐无闻”三个字,还有一个老先生签名特别慢,三个字写的我在几米开外看的替他急。那时已有《西泠丛刊》《西泠艺报》,时常在杭州书画社买一本买一张看看,《西泠丛刊》停刊又复刊,现在还可以看到保证质量的《西泠丛刊》怎么说都是一件幸事。

其实杭州2018年最值得一提的是浙江博物馆武林馆推出“金石书画”等系列展那些库房的珍品能够梳理出来给市民看,每一次去看都觉得在这个城市的福气。浙江美术馆坐落在我进城的必经之路,更是我时常去转转的场所,多难看的一个建筑,时间长了也会开始喜欢起来。当朋友在非难浙江美术馆的建筑时,我都会说出很多条“聊备于无”的理由,有了这么一个机构和专业管理的部门很多展览就会来杭州,一些有识之士就会动脑筋策划一些活动,吸引全国各地的朋友来赶场。对我来说,约朋友在晓风书屋美术馆店或丝博店见个面,也是不错的选项,不知道大家对玉皇山脚的中国丝绸博物馆印象怎么样,从广场喷泉到后院晓风书店,要上一杯咖啡翻上一本想看又不想买的书,或许看上一半你就会买回去继续读完了。杭州的好就是湖山与城市镶嵌在一起互为辉映,靠近城市一边的西湖就是城市的中心,可惜的是美术馆、博物馆等公共建筑大多建在西湖附近,本来可以有更多公共文化中心的杭州,又在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城市化过程中,把可以分散的城市功能又重叠在一起,节假日不是有来杭州“看海”一说,大家就在人潮和西湖边的堵塞中将就一下吧。我最不看好的是每年一次的艺博会,要学术不学术,要商业没法很商业,和平会展中心那么大那么好的场地,真不知道有多少办下去意义。拉拉杂杂还有很多可以扯,还是不说太多了。

3PDplNx4IbNjyxL6TxRSkauhZbEssnNTKKrx81Wd.jpg

杭州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有西湖,有钱江,今天做的不好,还有很多好的历史留恋,还有好的书店、博物馆、美术馆可以闲逛,慰藉我们失落的内心。2018年的冬天没有蓝天白云已经是现实,我希望2019年的夏天白云仍然自由的冲向碧空,生活工作再有压力,我们都还可以努力和忍受,看不到蓝天白云,老辈人叫“不见天日”,也就是看不到希望。

2019年1月26日高雄


相关阅读

【艺术城市之五】2018杭州:江南折叠中的大江大河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