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拍卖前瞻】以收藏为名 来自欧云夫妇的亚洲艺术情缘

雅昌艺术网专稿 段维佳 著 2019.03.03

清晨时分的纽约第五大道,行人稀落。霍莉·格莱特利站在Tiffany店外,盯着橱窗中那些诱人的珠宝而心神荡漾。《蒂凡尼的早餐》中的这一幕,让人永远记住了美丽的奥黛丽赫本,也同时记住了纽约第五大道。

1lRB8MP0yvW4OGHqeVmqCytSkzzR8kS6My3WqeiX.jpg

纽约第五大道

而这条位于曼哈顿中心的干道,不只汇集了全球的奢侈品门店,也是一条“博物馆大道”,拥有大都会博物馆、古根海姆博物馆、犹太博物馆、纽约城市博物馆等一批全球顶级博物馆。而与之相邻的,当然是这些各界名流汇聚的高级公寓楼。

B4XNVSlPSRmOKSfP6AT6RaurUjkpifvXwVrILCie.jpg

欧云夫妇(Florence and Herbert Irving)

“中国古董教父”纽约古董商安思远(Robert H.Ellsworth)就曾在这里安居,距离不远另一个堪称博物馆级收藏的大宅,正是他的好友欧云夫妇(Florence and Herbert Irving)和其毕生所爱一起生活的空间。

NBi1Iz6oZNvD3kzQcplfPcRR1Afhanzuam1NQ6FX.jpg

在欧云公寓的客厅,窗外便可看到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当你踏进这座公寓的大门,如同置身于一间具有非凡品味的艺术长廊,来自全球的形形色色的艺术品,或是桌椅、或是陈设,几乎每一面墙都能看到新奇的画作,尤其惊叹的是这些佛像、黄花梨家具、漆器、玉器、水墨画以及日本漆画等来自亚洲艺术的魅力。

10亿美元的慷慨

在佳士得美洲区副主席暨拍卖策展部主管Jonathan Rendell看来,即将到来的3月纽约亚洲艺术周,将会为藏家提供一个有关欧云收藏的历史性机遇。50余年的精挑细选,欧云夫妇建立了一个全球数一数二的私人亚洲艺术珍藏宝库。而此次的拍卖品,正是他们选择来放置于其纽约大宅中,朝夕相对、最为珍视的藏品。

wZT5UDler5kiDn9TjVXLEiYk45ejI1emCF71izSd.jpg

欧云公寓

欧云先生在2016年与世长辞,夫人佛罗伦萨在两年后逝世。欧云夫妇留下的动人藏品,不只停留在这个公寓,更在从窗边就可远眺到的大都会博物馆,因为他们的大部分珍藏都在大都会博物馆的亚洲艺术展厅展出。

6ZuGUcwtfhLFkdheLq455Ky055LXWwWKENnIvkFi.jpg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自1987年以来,欧云家族一直是支持博物馆建设和亚洲艺术收藏最鼓舞人心的捐赠者。”大都会博物馆首席执行官Daniel H. Weiss说。

“尤其是亚洲艺术部,收藏着欧云夫妇所捐赠的近1300件亚洲艺术品。包含有中国、日本与韩国的漆器、南亚雕塑、中国玉器和翡翠、象牙、犀牛角,竹木工艺品、日本陶瓷以及中国和日本绘画。这些丰富的礼物大大填补了大都会博物馆在亚洲艺术收藏上的空白,并提升了作为世界一流的亚洲艺术收藏博物馆的地位。”

PzKtCbXT0jHWht4bAbqoe84LLW2VB9tBSZwgXl3K.jpg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阿斯特庭院(Astor Court)

M90XCHDpXEM95ZoYdPVIAVOb0PGZwgJ3PvP2aPc8.jpg

日本艺术展厅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对收藏来说,欧云夫妇深知其中的道理。佛罗伦萨曾表示:“拥有与分享是每位收藏家的心愿,两者不一定相互抵触。我们希望尽可能与大众一起分享所好。就此而言,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是我们的不二选择。”

HHTUdf9Zp1nxDAOhtSjiUUSa4GLMUODwfoMt7jOE.jpg

KCvaWAjYz7v4vYexCQ8UwE57MYql6Cz9d1lNncGE.jpg

南亚和东南亚艺术馆

1994年4月,在欧云夫妇的支持下,南亚和东南亚艺术馆向公众开放,20间展厅占地13,500平方英尺,展出800多件艺术品。2011年,博物馆授予夫妇南亚与东南亚艺术分馆馆长的身份,目前由John Guy担任。为了感谢欧云夫妇长久的支持和慷慨捐助,2004年大都会博物馆二层整个亚洲艺术展厅被更名为“佛罗伦萨及赫伯特·欧云伉俪亚洲艺术展厅”,展厅伸至三楼,展示有中国装饰艺术和印度、喜马拉雅艺术。

71PvwVAWU7C2BTaRoPBD8ANjvmgZVb6ikeZuMqho.jpg

Thomas J. Watson图书馆

2017年11月,大都会博物馆再次宣布了一条激动的消息:得到欧云家族超过8000万美元的资助。这是博物馆近年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捐赠。同时,作为Thomas J. Watson图书馆的长期支持者,欧云设立了图书购买基金并新重修了图书阅览室,阅览室也被冠以欧云夫妇的名字。

而欧云家族的慈善事业不单是在艺术领域,还向哥伦比亚大学和纽约长老会医院共同投入7亿美元用于癌症研究与护理。至此,欧云家族对这三个纽约标志性机构的支持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

结缘亚洲艺术

BawZmnBEDGTEfWUWOaqBYGZHodArdkRM9BAHoMhA.jpg

年轻时的欧云夫妇

每日清晨五时,欧云先生醒来后,都要在公寓里逛一圈与这些大小藏品问候早安。夫人佛罗伦萨形容:“就像花匠会和他种的花说话是一样的。” 在欧云看来,“这些难得才拥有的藏品,我就想随时看到。”因此每一件藏品都经过他的手,保留历史的痕迹,挑选陈设或是安置在展厅里。

赫伯特·欧云与佛罗伦萨生于布鲁克林,他们均出身于普通家庭,对艺术、文化与历史的兴趣随岁月日益浓厚,更视布鲁克林博物馆为第二个家。欧云完成了沃顿商学院的硕士课程,他们在1941年结婚,但随着二战的爆发,欧云决定参军服役。战争结束后,欧云回到美国。他看准复苏的经济环境,并决定加入与生活联系紧密的食品行业,成立了一家冷冻食品配送公司。公司壮大后,欧云通过合并五个独立的批发杂货公司,1969年联合创立了Sysco Corporation,目前已成为了北美地区最大的食品加工、配送及销售企业。

xpbrHmLxvuiidw38vsBVsfvoRZY6sxANO7iJ5JT5.jpg

安思远(左)庞耐(中)

随着生意获得的成功,使得欧云夫妇能够有足够的实力继续他们年轻时对艺术的向往。在1967年秋天,欧云夫妇一同前往日本,此次旅程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因为二人在当地认识了知名亚洲艺术藏家与古董商庞耐女士(Alice Boney)

五十年代后期,为了搜寻高档中国文物,庞耐往返穿梭于纽约及东京,先后结识了由麦克亚瑟司令为维护东京文化遗产和文物史迹而聘任的几位学者,如Howard C. Hollis和Sherman Lee等人,由此全面接触到泛亚艺术品。她将自己的知识与审美传授给了一大批古董商、收藏家以及博物馆研究员。欧云夫妇就是其中之一。

llOUuMuhs4JlL8tSktn136lCPrzhLj9oIb7tPpa6.jpg

明或以后 青白玉褐沁枕

估价:USD 10,000-15,000

佛罗伦萨曾回忆:“她就像母亲一样,带领我们认识东方艺术。”纯粹是被美玉的质地吸引,欧云夫妇在庞耐那里买下第一件亚洲艺术品—一件中国玉枕。此件玉枕也将在夜场作为一号拍品上拍,也是极具意义的。之后,欧云再请庞耐协助搜罗更多藏品,并奉她为自己的首席中国艺术顾问。

uBCKGHMRgNedVEggIvEI6zRuomNkgG3EjwwA3Ab0.jpg

欧云夫妇与藏品合影

随着欧云夫妇吸纳更多的知识和收藏更多珍品,他们也结识更多知名亚洲艺术学者与古董商。欧云曾说:“我们收藏的不是工艺精品,而是朋友。”如庞耐的学生安思远、布鲁克林博物馆亚洲艺术馆长Amy Poster等,与他们的亲密交流不仅有助于欧云夫妇更好地理解各类亚洲艺术品,同时也提高了欣赏品位。此外,夫人佛罗伦萨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开始系统的学习中国艺术史、陶瓷及古典家具,并长期参加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讲座。

2ZwxgcbtCNI8aGVTk6E19wa5iq4sewO9QLH1Njdy.jpg

安思远公寓内景

VaJlAVzLO3fjyPgab248lsqRaWbj4ZjpcjlwZPzL.jpg

欧云公寓内景

庞耐喜欢把中国艺术品布置在私宅中,让名流贵客“在不知不觉间感受东方艺术的魅力”,既做了买卖,又不带有商业痕迹的优雅做法,不仅影响了安思远,也让欧云夫妇延续下来,在公寓里为每一件藏品找到合适的搭配地点,彰显艺术之美。

900多年后的大理国回眸

本季纽约佳士得亚洲艺术周中,将主要推出欧云夫妇佛造像、漆器、水墨、玉器、紫砂等品类的重要藏品。

hkF5rDGlC9J4wnlTaFJTREu9lFvU5sKS73MkUjFk.jpg

天体舞者(Devata)印度 11世纪中叶

大都会博物馆藏 欧云夫妇捐赠 2015年

在大都会博物馆中,藏有欧云夫妇众多南亚与东南亚雕塑。值得瞩目的当属8至9世纪克什米尔的早期印度教风格塑像。包括标志性的12世纪印度“飞天舞者”,以及10世纪吴哥窟极为罕见的湿婆神像。

与这些印度造像风格所不同的,在欧云公寓的客厅中一直摆放着两尊来自9个多世纪前的“大理国”鎏金观音像,在历史的长河中静静回眸。

7m3rzlmHnbxHfMnIKFMtQdYXS0fYVxUs9qxZ5t7T.jpg

欧云公寓陈设的大理国佛造像

937年,白族人通海节度使段思平结束南诏战乱,建立大理国 (公元937-1253年)。大理国地处“南丝绸之路”的交通要道,与中原、西藏、印度、缅甸等皆有贸易往来,并带来了兼容并蓄的佛教艺术。

大理国从国王到民众都崇尚佛教,国王中甚至有8位国王禅位出家。元朝郭松年所著《大理行记》载:“此邦之人,西去天竺为近,其俗多尚浮屠法。家无贫富皆有佛堂,人不以老壮,手不释数珠。”寺院林立,因而被誉为“妙香古国”。

MXL09cKi5EeYCyj2Rimw974gnEixTwv3SDBPjw2M.jpg

大理国十一至十二世纪 鎏金铜观音菩萨坐像

估价:USD 4,000,000- 6,000,000

当时流行的佛教主要有显教和密教,而密教尤为盛行。密教源于我国中原和西藏地区,经过与云南地方文化的融合,最终形成了具有当地文化色彩的佛教派别—阿叱力教,俗称“滇密”或“白密”。与此同时,汉族所信仰的显教诸宗也陆续传入大理。

8OliCBBQqX8SDuNTRBVWbEmEYWGzihnrT6G2wMad.jpg

宋 大理国银鎏金镶珠金翅鸟 

云南省博物馆藏

由此,从目前的造像实物看,大理国佛造像也可大致为两种:一类是密教题材,包括比卢遮那佛、不动佛、宝生佛、阿弥陀佛、不空成就佛、药师佛、弥勒佛、观音菩萨、大鹏金翅鸟、大黑天和八大明王等;一类是显教题材,包括华严三圣、释迦牟尼佛、阿嵯耶观音、地藏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毗沙门天、帝释天、吉祥天女等。另外,还有本土崇奉的题材,如石钟山石窟中的南诏王细奴罗、阁罗风、异牟寻以及波斯胡人题材等。

此件鎏金铜观音菩萨坐像曾属于克利斯蒂安.修曼的泛亚收藏,入藏于1972年。之后在1983年转手给庞耐,最终纳入欧云夫妇的佛像收藏中。

YMDnmO2UfffE8vOwjp1sG9eMtBimTNnNTWObCPS4.jpg

鎏金铜观音菩萨坐像

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亚洲部荣誉主任暨佳士得高级顾问毛瑞 (Robert D. Mowry )研究认为:这尊观音菩萨坐像具有显著的大理国造像特征。从坐姿看,菩萨一般以立像居多,若采用坐式,则双腿通常结全跏,交盘为莲花坐。而本尊垂腿而坐,为善跏趺坐。另外,此观音的前额以竖立的第三只眼取代了传统造像中的“白毫”,正是大理国造像的特征之一。

观音造像的造型通常有一面、二臂及双腿,偶尔也以多面多臂之姿出现。此像本应为多臂观音,但现在仅余四臂。从背面看,其他手臂为分铸而成,再用后方的凸榫插合。现存两手于胸前作合掌印,表示虔心敬拜;其余二臂垂放,双手置于膝上。垂放的左手应执念珠,右手持套索,意为将误入歧途者导入正途。

NJWTjrPXlkXJTlsDiYF1ao36ImvkpIKaZzUVrlo5.jpg

大理国 十二世纪 鎏金铜阿嵯耶观音像

估价:USD 2,000,000-3,000,000

另外一尊为十二世纪鎏金铜阿嵯耶观音像,高45.7 cm。来源美国藏家1946年购于东京,而后在1980年11月纽约佳士得释出,从安思远经手至欧云夫妇。

“阿嵯耶观音”不同于我国中原地区众多的观音题材和形象,也与印度、东南亚乃至西藏各地所见观音有别。其体态修长纤细,宽肩细腰,如少女般亭亭玉立。阿嵯耶观音最早出现和流行于南诏时期,到大理国时期,其信仰习俗继续得以延续,是唐宋时期白族先民普遍崇信的佛教尊神,称之为“云南福星”。

utfSuMbLFaSU3jLlN7iuX4oAgHIqLOYJOlCO2G7J.jpg

阿嵯耶观音像局部

“阿嵯耶观音”一名最早见于《南诏图传》。该卷现藏日本京都藤井有邻馆,卷末有南诏中兴二年(公元898年)纪年,图文并茂描绘了一名梵僧造访云南地区预言蒙氏家族将登王位,以及当地之人根据梵僧显化的阿嵯耶观音形象铸造铜像的故事。台北国立故宫所藏的大理国时期张胜温绘制的《大理国梵像卷》中,阿嵯耶观音的形象与画中的贴金图像相同,但名称换成了“真身观世音菩萨”。

B2Ec3mfM2MaZ5dPzIV1LrMgRyvYlSmApLwz9sD5j.jpg

宋 银背光金阿嵯耶观音像

云南省博物馆藏

1978年,云南大理崇圣寺千寻塔发现一尊八或九世纪阿嵯耶观音金像,身后饰银质长葫芦形镂空雕花背光。在同类型的南诏和大理造像中,它是现存年代最早的例子,可看作是此后阿嵯耶观音像制作的参照。

wdH3Ha7armgWG5etok04llHnXwfMQN140WaiXVu0.jpg

12世纪 云南大理国铜鎏金阿嵯耶观音立像

成交价:RMB 1725万元

北京匡时2016年秋季拍卖会

目前国内外现存的大理国阿嵯耶观音像,据不完全统计金铜造像约有20余尊。如云南省博物馆藏有2尊、四川文殊院2 尊、北京八大处佛牙舍利塔1尊、云南大理民族村1尊、台北故宫博物院2尊(原为日本收藏家新田收藏)、美国华盛顿弗雷尔艺术馆2尊、美国圣地亚哥艺术馆1尊、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1尊等。

中日漆器之美

在欧云夫妇对于亚洲艺术的狂热收藏中,漆器占有很大一部分。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部主任何慕文(Maxwell K. Hearn)曾言:从馆藏来说,青铜器和陶瓷我们没法与大英博物馆比。但我们的漆器非常可观,主要是因为欧云夫妇的捐献。

1991年,大都会博物馆举行了《东亚漆器:佛罗伦萨与欧云先生的收藏》展,并由屈志仁(James Watt)进行编辑和出版了展览画册( East Asian Lacquer: The Florence and Herbert Irving Collection)。

iKV1ObkyfXS83p9Ia7cL7Njo0uJ31PmECMayvrRu.jpg

西汉 黑地朱绘云气纹漆碗

大都会博物馆藏 欧云夫妇捐赠1994年

bnVh7WGGiiAVBk8EEca08Y9Wz6PGI9NGV2Cjb04V.jpg

元末明初 黑漆嵌螺钿梅鹊纹委角长方盘

大都会博物馆藏 欧云夫妇捐赠 2015年

在欧云捐赠的藏品中,有224件来自中国、日本与韩国的各类漆器,时间跨度从12世纪到18世纪。其中的141件中国漆器提供了从汉代到清末跨越两千年的研究资料,还有40多件高品质的中世纪晚期和江户时代的莳绘漆器。

本季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中,夜场将会推出3件明清漆器以及3件日本明治时期知名漆绘大师柴田是真的作品。

wnpzOpcGLAynUncmN0jxyd9ZEGJUxQPY3EgN8jAa.jpg

明永乐 剔红高仕抚琴图漆盒

大都会博物馆藏 欧云夫妇捐赠 2015年

漆器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在中国沿着两条不同的路径发展,图案(或表面)装饰和雕漆。在早期,表面装饰采用绘画或镶嵌的形式。因为漆是一种挥发性物质,只有少量的附加着色剂会与之结合。十世纪后逐渐发展出雕漆、嵌金等技术。

oT4OIyWfB0kcyYhKp8Djrwevd96DRKM3g4KkXiqG.jpg

明十五/十六世纪 剔红缠枝牡丹纹纸槌瓶

估价:USD 200,000-300,000

从这件剔红纸槌瓶看,器身满刻华丽的牡丹纹并且刻痕较深。由于高品质的漆器需要三十或上百层的刷漆,因此成功制作这样一件精美的漆器,它的生产耗时和成本可想之高。

ASxsSMpQs3XXL8b27SGHw9QqsGytMQx4doCt1KhO.jpg

明初 15世纪 朱砂剔红纸槌瓶

成交价:GBP 698,500

伦敦佳士得2016年5月10日

从资料看,存世的剔红纸槌瓶寥寥可数,仅有少数几例见于各大博物馆馆藏。而私人收藏中仅见本件拍品,以及M. Legrand夫人(1883-1978)旧藏一例,于2016年5月10日在伦敦佳士得拍卖释出,成交价约合人民币618万元。

tUibc9QOKf0tcHBKoELZO35Fr3cqIe8XVeaE2NUb.jpg

清乾隆 剔红道教神仙图经匣

估价:USD 150,000-250,000

清代宫廷与民间信仰大多是以佛教为主,道教作为本土宗教,统治者也加以维护。作为清宫传统,乾隆每年都会参加道教祭典,在万寿节庆典有时也会请道士祈福。本件剔红长方匣呈立式,下承双层莲花座,盖面满刻道教神仙,是乾隆宫廷为存放道教经书而特制的经匣。

lpWZIRmVjAhP1rO7vmyzsIgFK31KmQQ7bIRmjF8I.jpg

日本正仓院藏 木胎黑漆螺钿箱

唐朝是当时日本占主导地位的文化影响力的源头,用漆作为装饰的技术被引入日本,并且赋予了新生。除去早前绘制的简单设计外,还有金箔和银箔镶嵌。发展到最高程度的技术是使用粉末形式的金和银,或者混合形成金或银漆,或喷洒在漆面上以产生渐变的金银效果。由此产生的作品往往表现出特有的精致感,而莳绘(Maki-e)正是日本装饰艺术的最高成就之一。

IvtaOiDdcyCRKlBXrYHTuhD1WJKPvoEw5kADAPWO.jpg

柴田是真 江户/明治时代

莳绘月下秋兴图长方盘

估价:USD 60,000 -80,000

柴田是真(1807-1891)是越后宫雕师柴田市武郎之子。初从古满宽哉学漆画,后投师铃木南岭,经铃木推荐,得以入四条派正宗冈本丰彦之门拜师学习,逐步涉猎日本画,并名扬四岛。柴田是真擅长描摹各类植物,他用细腻的笔触,充分体现了日本绘画写实的画风。而明快的用色和精致的构图,又使这些作品极富装饰效果。柴田是真85岁去世的前一年被选为帝室技艺员,相当于现在的“国宝”。

TfN1TvzmLmiPUQxWnBRoXEpSnfeDVjiEmuu3Hw9l.jpg

柴田是真 江户/明治时代

莳绘茶壶纹长方盘

估价:USD 20,000- 30,000

柴田是真在未干的漆上撒入铜和炭粉再加以打磨,形成了具有褶皱纹理仿古铜器的色泽。本件漆盘就使用了这种“铜涂”技法。秋收之时,农民用这种铜壶装茶带到田间享用,壶嘴中插稻草作盖以防虫类。柄上的蚱蜢刻画入微,壶身还有一束刚收割下的金黄稻穗,无不体现着丰收的喜悦。另有数例装饰相同茶壶纹的柴田是真漆盘见诸出版,因而此件漆盘或为一组五件中的一件。

1jL0zls14geALppswPre37kXLsZByRCdV2gFMK3T.jpg

柴田是真 蜀道难

估价:USD 30,000 -40,000

《蜀道难》讲述的是唐明皇和杨贵妃在安史之乱中远逃四川的故事。这一题材在江户时代十分流行。柴田是真在此作品上完成了用彩漆进行纸上绘画的创举。粘稠的漆用来作画难度极大,而他却可以掌握所有细节的刻画,并具有绘画一般色彩的过渡感,高超的技术不得不令人惊叹。

本次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将会呈现欧云伉俪珍藏三场拍卖,这些具有非凡价值与历史意义的藏品将会创造出怎样的惊喜?我们将共同期待。

(备注:文中图片部分来源于佳士得、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