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快讯】兰艺术携手蒋雨、石高青、王睿 开启“发现未来之星”第一回

雅昌艺术网专稿 李璞 著 2019.06.12

CjmAmLtyiLlTCXBt15It5oAaf7jsoOyStjvcxEOT.jpg

Ds0WoxXrlAjtX80tA09BmQlaYIhYODQJPxyxgTHH.jpg

开幕式现场

2019年6月12日下午2点,“发现未来之星 FFA青年计划第1季第一回”蒋雨X石高青X王睿展览在成都麓镇三秋巷26栋附211兰艺术空间拉开帷幕。

N87fz1dyt9sU9xKRDvJ3VQcCnmzRwNo2jOc7sn1Y.jpg

左起:西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艺术理论教研室主任、副教授王虹,批评家、策展人、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彭肜,兰艺术创始人罗文涛

本次展览由兰艺术出品,批评家、策展人、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彭肜担任学术主持,西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艺术理论教研室主任、副教授王虹,兰艺术创始人罗文涛任策展人。

RbyJiTXXoit5zcECLLLeQgHZ3rjun2ZqeTU6N6p4.jpg

开幕式由《成都新青年》主播思斯主持

在彭肜看来,FFA青年艺术计划的目标在于“Find the future artists”,它不是面向现在,也不面向过去,而是面向未来。也就是说,FFA青年艺术计划的宗旨是“发现未来之星”。

“FFA青年艺术计划第一期推出三位青年艺术家:蒋雨、石高青和王睿,他们在艺术圈内虽然早已小有名气,但也许仍然并不耀眼,也尚未爆红。他们行走在时代喧嚣与公众审美趣味的边缘,他们关注生活现场又小心翼翼地与当前众口一词的美感保持着距离。这显然是面向未来的艺术姿态,他们也许不期冀舞台上的聚光灯会突然照亮他们,也许不会为了聚光灯的照亮而强行换上华丽的装扮。他们默默地遵从内心的声音寻找着属于个人的艺术道路,这样的神态宁静而安祥。”彭肜谈到,“与传统艺术计划不同,FFA青年艺术计划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西方现代思想的启示,它所期冀发现的,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艺术主潮。也不是为了书写艺术星空的某种想当然的主星系而眺望,它所眺望的乃是繁复星空中不为太阳光芒所朗照或覆盖的星辰——我称之为艺术史的‘依稀星辰’。”

ap40TNTqQAu6Ba8W64G57J5CxFgb55M2xr46XSnV.jpg

兰艺术创始人、“发现未来之星 FFA青年计划项目发起人、本次展览策展人罗文涛

兰艺术创始人罗文涛作为本次展览策展人,也是“发现未来之星 FFA青年计划项目的发起人谈到,本次项目从筹备到策划历时半年,缘起于五年前一个项目的启发。“当时青年艺术家狄青在成都的第一场个展是由我策划的,转型后的第一幅创作也是我收藏的。作为一名青年艺术家,我见证了她到台湾留学,被全国更多的艺术机构发现,毕业定居日本,作品在各大艺博会中亮相的整个阶段。她的成长给了我很大的震动,成都有非常好的艺术土壤和默默创作的艺术家们,却缺少一些机会,或许有一束光照到他们身上后,他们会从这里出发,走向更为广阔的平台。于是我把‘发现未来之星’的想法告诉了何多苓老师,他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并郑重的推荐了彭肜老师,在王虹老师的支持下,我们开始酝酿这一项目。此后,我将自己的工作室进行了改造,变为了现在的兰艺术空间,并计划将推荐年轻艺术家的项目坚持做十期。今天作为开场,希望这个不大的空间可以像微光般,照亮青年艺术家,给他们提供舞台和绽放的机会。”

WnG3YU4n8oTKbDf3tmis2Q5L2gsxiHRAQ5O3H4cm.jpg


YZtMD7gqAEvzowV2JEl3174Yj4cjRlK65g6fNlE0.jpg

64TwiYcRJ6SPyLetlEjSdBjDXix2xQgS7hCRdJRD.jpg

f9LCVe1lO1TOEiWdITMVVMR7THppUjFyYAMtTlLt.jpg

ifH7ALVzZLXdoEzGpLcUlqSh08q8GyZiMhZsdp0i.jpg

SDJ8t8h2zVV0ENR11CUgcfg1plidM1wG6vFvrjev.jpg

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另一位策展人王虹以“线”(line)的视角,谈到了蒋雨、王睿和石高青三位年轻艺术家作品的一致性。“无论是再现与表现的分割(蒋雨)、表象与真实的比照(石高青),还是历史与现实的对应(王睿),他们都充分灵活地运用了柔韧的分割线(蒋雨)、无形的分割线(石高青)和硬朗的分割线进行再造-重塑-重构的尝试。破除条纹空间的重重阻隔,是为了重新融合为全新的整体,而这个整体,只是在某些方面和过去,整体的某些方面保持类比相似度,既传承又完全不同,各个因素的重新排列,这个过程抹除掉过去的边界,同时生成新的,不稳定的边界,最终形成开放的文本整体,而不是封闭的文本整体。”

unZhtEs2jXNt3wHyfKf8P51JIImDUwxEzafpOiMu.jpg

左起:青年艺术家蒋雨、石高青、王睿

针对三位艺术家的创作实践,王虹谈到:

88nZHrcWfLUkJh8JqcwndXbtrZoR0APpSbo3CGhx.jpg

蒋雨《雁渡》100x120cm 布面丙烯 2015年

41IwkkejYo8rXY5FUXMFbpfWCYkCeRbSmdkdctN0.jpg

蒋雨《乐园2》100x100cm 布面丙烯 2016年

QGEQkazKUvJTkGn7j5HUIK1CGFc9nmUAn4mF1f0e.jpg

蒋雨《泡沫》布面丙烯 120x100cm 2017年

蒋雨承续了叙事性的构成方式,比较柔和地将视觉认识引入到表现性因素上面,这种看似偏向于写实的描绘却承载着丰富的表现性目的,由此形成再现性的手段与表现性的目的之间的分割,这种分割不是为了将两者对立起来,而是通过对文本机体的重新规划安排来凸显表现性的因素,但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种空间认知上的差异性——再现性与表现性在同一画面中并存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间离”效果,观者既不能直接沉浸在再现性的因素中,也不能立即脱离再现性的形式而进入到对表现性目的的认识中,不过,正是这种“柔韧的分割线”形成了她所特有的看待角度。

s7jWMLb7SLVfXpkoLFkzbihauYFKfGiDf6hGVB87.jpg

石高青《彼岸花》105x105cm 布面油画 2019年

在石高青更早的作品中,对“人性化动物”的摹仿在往往意味着某种对人自身的反观,然而在近期的作品中,这些动物不仅神似人类,而且还被赋予了更多人的外在特征,比如服饰、神态,乃至有些戏拟意味的对名画结构的模仿,都比过去的作品更进了一步——如果说过去的动物形象主要是通过交流性的凝视来消除人和动物之间的等级(条纹空间),那么现在给动物做一些人类社会的装饰物,或者让它们戏仿名画中的关系位置,就是进一步对身份这个在现实中不断受到冲击而在意识形态领域还浑然不觉的概念进行质询。

40XTf53UtgEMBE3a8hAZ9VBudzhK2P05WW4V20to.jpg

石高青《隐噬2》80x60cm 布面油画 2019年

FGipPMAKtHJzYbVhBjOksYoaLPtCEtjCcHyNbwSV.jpg

石高青《梦蚀》80x120cm 布面油画 2019年

观者很快就会注意到,其中人的形象又回来了,有一段时间,人的形态在画面里面是不存在的,不过此时的人的形象,出现了剪影般的表达,这无疑是石高青对身份-意识这个问题的再认识,那么我们所看到的形象-表象与这些表象所代替的真实形成了比照的关系,与其说我们在看画中的动物,不如说我们在通过它们看我们自己,看我们所处的社会,但两个方面的关系如此水乳交融,以至于这种分割虽然存在,但往往会被观者有意地遗忘掉。

oCSKXGZND3bL7vHh6tTWjU5iUup6EDKjXvUVF3wF.jpg

王睿《死亡样本》布面丙烯 100x150cm 2017年

lgcNVdgZPM1YO2KyGsaeIGOc14tXiXn4dNjJUKq7.jpg

王睿《天使》布面丙烯 100x80cm 2018年

AEHTc4vhRmvCHMyzAfT2RWHUgmR390IO5GqxWuph.jpg

王睿《维纳斯》布面油画 200x150cm 2019年

王睿作品呈现出来的视觉意义更直接和鲜明,破碎的结构中,可以看到完整的过去(历史)的符号及影像,然而这些符号及形象的位置很有趣,它们既是被遮挡的,又是被凸显的,即是某种意义上的中心,又是整体意义上的背景。其中不甚完整的传统图像(历史)与被空间化重构的整体(现实)形成对应关系,从而也生成了观者重新看待这些历史性的画面、符号的新角度,这个新角度毫无疑问就是通过符号形象的征用和重组造成的。

Gv8p90CidULMBZ5RYMPjK1Ma7ugUEVGXvZFFu09m.jpg

石高青介绍画作

“这次展出的作品都是今年的新作,分《动物肖像》、《隐噬》和《梦蚀》、《献世》几个不同的系列。我们每个人都是‘幻觉动物’,所见的不一定是‘真的’,所判断的不一定是‘对的’。置身于画中,重设的这些形与相是连记忆都留不下的白日梦。每一幅存在的作品,都在诉说一个带有迷幻色彩的故事,充斥着时空轮换有些迷醉的虚幻。”对于本次展出的作品,石高青谈到,《动物肖像》系列中,TA们动人的眼神,优雅神秘的姿态,胆怯呆萌的肢体动作,何尝不是我们人类不同面孔的表现;《隐噬》系列中虚幻与现实的交叠暗藏其中,挣扎嘶吼的困兽,似乎在诉说生命太短,寂寞太久;《梦蚀》、《献世》是梦境幻化之下内心的映射。回忆的裂痕和记忆的碎片,交织成心灵的独占空间。眼见的实景是世界的伪装。瑰姿艳逸和柔情绰态,包裹着你我他她的内心交战,我想用热情的色彩去表达这个时代丰富多彩的故事。

从《动物肖像》到更近一步的创作,石高青表示,如果说自己以前的关注点更多的是在单个动态情绪上的表达,那么现在镜头被拉远了,会以用动物与动物的组合或者动物与人的组合去描述某个故事场景。“他们有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的情绪,可以隐寓时代故事的画面。”

QZ1DI58QTl5nkv5Hua0VjpDXvYMWoome5POX8i63.jpg

蒋雨介绍画作

作为一个阶段的整体展示,蒋雨拿了7幅自己2015至2017年间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参展。不仅涵盖了艺术家所感兴趣的点,在情节和叙事上也具有连贯性。

谈及这几年创作上的延续以及变化时,蒋雨表示,从2015到2017年这个阶段可以被称之为承前启后,在保有自己之前对灰色调、建筑、人与自然关系的探讨之上,又加入了新的色彩、小空间、自我情绪的视点。“我画画从来没有‘定型’,会依据状态随时调整画面内容,像有一些喜欢的元素到目前还在用,比如小女孩、动物、植物、空间等。其实每一幅我希望可以看到不同的着力点,但又有连贯的东西,比如戏剧感、悬疑的气氛、当下环境问题的融入等等。如果说我之前的作品是一部小说,那么这一阶段就是一本散文集。不过分局限自己,也更加的放松随性。原来我更在意作品的情节和整体性,画面都是以灰色背景为基调,加以微超现实的方式描绘小女孩的生活与梦境,作品间的连贯性强,单纯、美好、简单、直接。因为想法上的转换,这一阶段的作品会在原故事基础上找一些新的点,不再刻意强调故事情节,而是在每一幅作品里包含的思维节点上下功夫,把个人的情绪融入画作当中。”

wdKMikwHmgUcQfnBiuiZssnr3ulqCd4VbAGK1ZwD.jpg

王睿介绍画作

王睿所展示的2017至2019年的作品都与世界美术是相关,艺术家在梳理个人成长背景的同时,也对这些影响过他的艺术史中的作品进行解读。

“这批作品我从2016年底开始创作,主要是反思历史对当下生活的影响以及当代文化对历史的改变与误读。”王睿表示,“作为一个全新的主题,这一阶段我在题材线索上基本是延续以往,更多的是视觉呈现上的改变和调整。像《死亡样本》中有种胶片摄影的粗颗粒质感,《维纳斯》则偏向金属、塑料材质等效果的模仿,整体画面的节奏感会有一些变化。”

对于抽象与具象结合的表现方式,王睿认为自己的作品依旧是具象的。“抽象的背景是对计算机时代乱码图像和一些这个时代具有代表的材料表面质感的借鉴,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让作品更具有时代感。”

“任何创作都不轻松,这批作品也是经过了3、4年的瓶颈期才诞生的。创作中如何自我突破并且推进创作是一个大问题,如何在具体画面中下功夫,是我这个阶段更多考虑的。”王睿如是谈到。

i0FEz4qRrLHGiEgcOXuHHtD4S5NnRVICIX88HN3z.jpg

成都文艺自愿者协会郭月主席(左四),岁月艺术机构负责人王奇(左一)出席开幕式并致辞

Gz9HN5ogLNBe69XLPtwn0WDiyv1GqLEydFJliCwP.jpg

jfpGuPW1el7zBnijmtMlCXZttulRP2HVBVtd8f15.jpg

aCR7gRCqkgrD3xRznC6EvXk7RdAHr1B8u8sc8uh7.jpg

ynz4UZJeRgYtK1UtqmqgFVjhOeMJOpFlsBNsUWNj.jpg

vBsWdlp47CSvqsHtxUbPU2neh88kZf669sxKDZ64.jpg

LTsMxRNgi5yqiK8fwzqiCRNqr5R1gzXrxzBcwTxQ.jpg

现场嘉宾合影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7月2日。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王睿 石高青 蒋雨 发现未来之星 成都兰艺术空间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