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雅昌圆桌】“海风——王飚中国画作品展”圆桌论坛

雅昌艺术网专稿 2019.06.27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 海风·王飚中国画作品展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 海风·王飚中国画作品展

9.9

杭州浙江美术馆

已结束 3.6万+

OXs00r8Bbdis1YmsRyDIoRdNgFGJMmaHhi5XpGl3.jpg

2019年6月25日下午,“海风——王飚中国画作品展”在浙江美术馆开幕。

8AZ5spD5mFvov45JCIYmqqjDG3dllDqwsoWp8BTn.jpg

tQ62PIDwruvjgYxpnXnfb9aB3NAGyT3BvzcqV5Pv.jpg

展览现场

    展览共展出一代画海大家王飚先生历年来创作的中国画精品80余件。由著名文化学者、美术评论家谢海担任策展人,由当代著名画家董小明和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卓鹤君联袂出任学术主持。

“海风——王飚中国画展”是一场充满海水气息的展览,王飚自称是海边人,在他80年的生活岁月里,有68年的时间与海打着交道。在半个多世纪的守望中,王飚早已把自己与大海紧密的连接在一起,视大海为创作灵感的来源。本次展览共展出王飚先生近几年创作的中国画精品,通过这些审美写意并怀揣情韵的中国画作,观者可以深入了解这些年王飚先生对海洋视觉的自省与探索,以及他心中“海与自然”的全貌展示。

LEIfRdbEzfL5kBNSIa7S2Boi1JDhuYf9CHvwvf0y.jpg

iTaj66ia9cXNKAPJXGujjuKenJeJFkCcVEUtd0Bl.jpg

KZMSn89MoGkNFOfwEzY2zGQzTkVrQXVWwrjlKOUS.jpg

G7k7Zpc9qZTWspyPnUV8caHEGBDWeVHqTuX97fdT.jpg

开幕式

    【雅昌圆桌】对话——从王飙到“海风画派”

jN9aFZfKgy1N2TmBz0sidglMsEY5eUmIYwuwLn15.jpg

    

    主题:海风·王飚中国画作品展雅昌圆桌对话

    时间:2019年6月26日上午

    主持:谢海

    嘉宾:董小明、卓鹤君、毛建波、王飚

anLEcOBnqTOWj25hFTcIYrAGGzOgZRy04tWZuwQv.jpg

    谢海(文化学者、王飚中国画作品展策展人):各位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的网民和朋友们大家好,我们今天就王飚老师的中国画作品展举行 “雅昌圆桌会”,我想通过王飚为什么画大海、王飚创作如何坚守大海题材、“海风画派”的创立和意义的三个层面对王飚先生40年的努力,包括在画海题材等多个领域的探索,进行一个深入的分析。

    王飚老师中国画的创作有一个重要的题材,中国画画大海。而画大海渊源要追溯到40年前,当时董小明老师在浙江美术家协会担任秘书长,委托王飚一个命题——希望浙江山水画家也能够画我们国家的万里海疆。我们知道浙江除了山山水水的秀美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长的海岸线、有着数百里海疆的辽阔之美、深邃之美和神秘之美,而画海这个领域其实自古以来,中国画家涉足非常少。这些年,在王飚老师的努力下,一代一代画大海的艺术家不断探索,形成了今天这样舟山画海的艺术家群体,形成了“海风画派”。同时,也让舟山的农民画、渔民画在中国的近现代美术史上,掀开了一个非常精美的篇章。

    这些成绩的出现是源于董小明先生一个创意,所以,今天的圆桌会首先由董小明老师作一个铺垫和阐述。

1NAQnWfLyMnDKzi8XgjPIYSaQzbPJUz0MzOjv4Ud.JPG  


    董小明(原深圳文联主席、艺术家):王飚画海,画了几十年,有很高的知名度。昨天,我们在浙江美术馆欣赏了王飚在画海艺术上丰硕的成果。刚才谢海说了,在当前中国社会,从经济社会开始转型,文化艺术也在转型的过程当中,传统的山水画也面临着转型革新的课题。传统山水画中间表现海的不多,所以,王飚画海的意义首先在于拓展了传统中国画的表现领域,为传统中国山水画增添了一个新的题材。

    第二,要表现好这个新的题材,就促使了王飚对中国画传统的表现语言、表现方法要进行探索和革新。几十年来,王飚一边用中国山水画传统的技法来表现海,一边在表现过程当中努力地探索出了具有自己特色的语言。因此说,他现在展出的这些成功的作品,就是在当代中国画革新当中拓展了一个新的表现领域,同时增强传统技法的表现力,而这所有的一切是王飚画海对于中国山水画在这个时期的发展所做出的一种有益的探索,也是取得的一个丰硕成果。

    中国山水画作为中国画当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承载了几千年来中国人的一种精神境界。山水画是中国人用一种艺术的方法和自然、社会进行对话,所以,山水画不仅是画山山水水的表象,而是山水画寄托了每一个时代的人,对于自然、社会的一种厚重的思想情感。进入到当下,王飚作为一个当代的中国画家,他画海的作品当中,其实就蕴含着这个历史时期的艺术家对于自然、对于社会的一种感受。我们感觉到这里面实现了一种传统中国画天人合一的理念,它是一种当代的形态。

我觉得王飚画海对于新时期中国画转型和革新是一个有价值的尝试,很值得我们在欣赏他的作品时,来思考很多中国画发展的问题。    

sJG0YjbNHzmlJ7Ar0CBqJi1UcdU2aLCwMDL7cS2n.JPG

    卓鹤君(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我很高兴看到王飚兄的个人画展在杭州成功展出。昨天也来了很多人,展览会、研讨会都相当精彩。我和王飚讲,第一个,我非常佩服你,能够展览,把自己的个人作品给大家看。第二,这次作品都画得太好了,因为说实话,海相当难画。海一望无际,画什么东西呢?大家脑子里的“海”只会想到两筐鱼,最多是海浪。我昨天从王飚老师作品中看到了许多表现海的方法,他通过自己的感觉给海的表现能力发挥得相当精彩。包括画面的黑白,特别是在计白当黑的“白”的方面,空白的处理上面,很漂亮。虽然白,没有东西,但看上去太漂亮了,我说——这是海。这个“白”靠什么呢?靠他自己画海的水平,画海的能力,画海的种种表现方法,用“海”画出自己的心境。

    另外,水墨、笔墨、色彩等等处理的很精彩,我很佩服。昨天和他一起看的时候,也讲了一点。海越远越漂亮,所以远海更精彩,但更难画。昨天一位老师讲到画大海的问题,王飚老师能够按自己的体验,自己的感受,把近海的东西画到令人惊叹的效果,全国来说也很少。王飚老师和他的同行、同道一起带领着他们的学生,形成画大海的群体,给舟山的美术界树立了很好的品牌。我们所说的“海风画派”已经很多年了,我感觉到这是王飚的一大贡献。当然,我们也看到了他们领导对这方面重视,文联的领导、宣传部领导、市委领导,包括王飚的同行、同道和朋友们为王飚的展览、为“海风画派”都做了很多指导和推广的工作。

    画海确实相当难。老实说,画海的题材的作品我只画过一张《中秋螺号》,但海没有画,水不敢画,只表现了一个月亮,把海边的房子、石头等等什么东西都虚掉了。我认为像王飚这样的作品中对“海”的描绘已经画得淋漓尽致,相当好。我的个人想法是,一方面希望王飚带好团队,一方面重视浙江省中国画的特点,把“海风吹”得更强劲一点。

    现在虽然展览开了,舟山这个地区有一个这么好的品牌如何再深挖,如何产生更为强大的影响力,这又是一个新的课题,所以这么一看,我认为这个展览还有很多的后续工作要做,也因此,我认为这个展览是有意义的,衷心的祝贺王飚个人画展在杭州开得如此成功,我想这是我和大家都有的共识。

klPQyX2JL1aGUERmIOqUb4kRmZzBKac8aWLDaEKG.jpg

    谢海:刚才董小明老师和卓鹤君老师把王飚老师画大海的情况给大家做了一个比较高屋建瓴的描述和定位,实际上他们三位艺术家都是画“水”的专家,卓鹤君老师不用介绍了,其实,董小明老师现在画的越来越抽象,特别是他画的荷花系列、倒影系列同样是对“水”是痴迷的。

    卓鹤君:我认为画大海,董小明能画,他画水虚的部分,水墨的现代感、倒影,是能手,其实他已经在水墨上表现出来了。我看到很多现在的作品处理得很精彩,特别在墨色用色上很好,很漂亮。

    董小明:王飚对于水墨画当代革新的这种探索,其实也激励了我们,也带动了我们,我们都要向王飚学习。

谢海:说到这儿,必须把“海风画派”缘起做一个介绍。海风画派是20多年前中国众多美术画派或者美术流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当时中国美术界盛行着很多以地域名称为分类的美术流派,比如“漓江画派”、“黄土画派”,这些画派的形成,都是以一个地方地域文化的比对和地缘性研究之后所产生的,这是继“海派”、“岭南画派”以及后来的“长安画派”、“新金陵画派”一种延续,可惜的是,20多年之后的今天,当我们研究浙江美术史时,我们已经忽略了“海风画派”。所以,王飚老师的个人画展从某种意义上说,不仅仅是他个人作品和他心路历程的展示,也是一个对于“海风画派”研究、浙江美术史研究和中国近代美术史散佚资料的整理一个开始。

    很多人说为什么当时不去研究呢?我们知道在当时没有去研究的原因不是老辈没有留下文献,而是当时的研究水平有限,现在一些研究者又非常功利,即便是做一些研究工作也是为了和市场接轨,从市场来研究某几个艺术家,把他们的作品推向一个所谓的学术高度,就必定会产生分歧。没有坐冷板凳的定力,就不可能思考“海风画派”是从哪个角度进行题材的革新,进行对中国传统技法的重塑,也不可能考量以王飚为代表的“海风画派”的艺术家如何改变中国传统的观看方式,如何在当代文化背景之下表达中国传统的人文情怀,包括如何发展和推动中国传统的思想史。

FdzF5bnxckeF7FXlyl76tdc1ZaSSEAAnKBwZEfoP.jpg

    王飚(原舟山美术家协会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到现在为止,舟山画界的很多朋友还会对我说,你为什么去画海,你画海太可惜了,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们。但是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可能是我家庭背景的原因,可能是我身上有很多文人情结的原因。当年,董小明先生把“画海”这个任务交给我——我很痛快地答应了——为什么答应呢?我认为他找对人了,因为从我的经历来说,我有这个条件,而且前面有过一段“与海有缘”的经历。

    比如说,画任何一样东西首先要认识它,要感兴趣。在他交给我任务之前,我在报社工作了十年。在报社工作十年,我有机会下海岛。当我第一次坐了石油公司大轮船的时候,大轮船还不能靠近码头,先要坐小船。当我坐小船贴近海面的时候,抬头一望,嵊泗岛迎面而来层层叠叠渔民的房子就像鸟巢一样,窗是黑色的,一点一点的,当时给我震撼了。当我坐了小船走上沙滩的时候,沙滩上坐了十几个一排的退休老渔民,他们的脸上皱纹很深很深,脸很红很红的。当时我就想到陈丹青油画中西藏的藏民,我们舟山的老渔民一样的感人。我被这些人感动,我去的时候大概10月份,他们还是赤脚,脚拇指张得很大,这些人感动了我。

    后来调到群艺馆,也是这个时间段董小明先生把任务交给我,我心想他找对人了。我对这片海岛、对渔船、对海岛的石头都是有感情的,因此当我在画海的时候,我一直坚持着要现有感情,才可以画东西,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我想,这不是作秀,我认为任何一个题材首先对它要熟悉、认识,然后产生感情。因此,我这份感情用不着去做秀,都是我亲身体验的。

接下来一个问题,虽然我以前有一定的造型基础,但是用中国画的笔墨去画海景,包括海岛这些东西,究竟怎么画?尤其是汪洋大海怎么画?我开始摸索了,以前画过水彩,尽管油画没有碰到过,但是水粉画过。我想画中国画靠水彩、水粉写画解决不了问题,所以就从老祖宗留下很多宝贝里面去找,我坚持的一个出发点就是画山的画法为什么不能用在画海上面呢?为什么不能把竖的披麻皴横着画变成画水的方法呢?这么长的时间走过来,人家问我怎么画,我就告诉他,没有办法,但是,肯定不能画成水粉、水彩。北京有几个画廊的老板告诉我,中国有一些画家是怎么画海的,我看过了,他们画的不像中国画,就是用最简单的蓝颜色去描绘大海,我认为他们画的是水粉、水彩,不是我想要的。有人问我怎么画,我说老老实实地从山水画里去画、去学。

    这条路走下来,虽然我有一些创作经验,但还是不够。这次卓老师说我胆子大,把作品亮给杭州的专家,他们有很多经验。其实我是带着受批判的心态跑到杭州来的,因为画海的确比较难画,到现在舟山画国画的也好,画油画的也好,一些画家就不愿意画海。固然他们也讲画海难画,我认为还是自己对这片海爱不爱的问题。我有时候画画,与浪共舞,与海对话,我刚才谈了自己的心得,一是要爱这个海,必须有感情,才能作为画画的基础;第二,还得要靠基本功,不断从老祖宗当中吸收经验,来丰富表现能力。   

     董小明:勇立潮头,与浪共舞!

     谢海:刚才王飚老师说的时候绘声绘色,我相信很多艺术家下乡写生,或者去到一些实地考察调研,都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和生活如此之近。更关键的是,我们的写生通常一年15天、一个月的时间,而王飚不一样,他是长期生活在那样的环境当中,与海的联系是他生活的一个部分,所以,他画身边的所见、所思真的是信手拈来。这让我想起文学界有很多作家们,比如沈从文笔下的凤凰,汪曾祺笔下的高邮,莫言笔下的高密乡……是因为他们生活在那里,知道那个地方的滋味是什么样,知道那个地方的环境是什么样。就像王飚老师那样,如果不了解大海,就没有办法很深入去研究画大海的方式方法,也没有把办法能找到一个对应的一种技术,甚至是一种情感。

srxRQ0SbURyoC39RYLVi39OvzjgfY1BWDALACDRz.JPG   

    毛建波(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董老师、卓老师、王老师都是前辈艺术家中非常有影响的画家。我对王飚老师的画非常感兴趣原因是因为20年来,我都在做地域美术研究,包括钱塘江绘画、吴越国艺术史、包括今年马上出版的《浙江中国画研究》,我一直关注浙江地区的中国画现象,当然也包括王飚老师。

    王飚老师以及他学生的画,应该成为研究一个很重要的点。为什么是很重要的点?刚才老师们都讲到古代山水画很少涉及大海的题材,也讲到山水画是中国画的核心,是最主要的部分,我们知道,从元四家开始到明四家,几乎元、明、清画家都是山水画家,更不用说四王、吴恽,恽南田虽以花鸟名世,但他真正自己着力的还是山水画,所以,我们说山水画最能够反映中国文人的心智。从这个角度说,山水画应该很成熟了,实际上山水画还是有很多缺陷的。这个缺陷由于各方面因素,比如说大漠山水、西北山水,都很少有人画。虽然范宽也画太行之类,但真正西域那一块其实是没有人涉及的,现在城市山水当然就更加没有人画,至少这一类题材的领域中还是没有出现过很重要的画作。王飚老师涉及到的“画海”题材,也是古代几乎没有涉及的。

    另外,我认为“海风画派”如果换成“海疆画派”感觉气场更大一些。海风,感觉更多是“风”的概念,海疆的话是地域的概念。作为王飚老师展览用“海风”比较合适,但如果作为一个画派,或者地域美术角度来说,我自己心目中更想定位成“海疆”。

古代文人一方面把山水作为修养身心的心灵寄托方式,但足迹有限,过去很少有人能够跑到西北、海边这样的地方。虽然唐代有边塞诗人,但那是很少数人的事情,流放、战争、条件恶劣因素等等的原因不足以支撑很大的创作群体到现场体察生活,发出心智。海边也是很少有人前往的,虽然江苏、浙江说起来都是海洋大省,但住在海边,经常下大海的人非常少。像清代片船不得落海,沿岸50里地是不让人住的,文人更不可能有入海的经历。这种经历的缺乏,使他们对大海的了解就很少,也就不可能有这样题材的创作。

能够到海边看看,在古人来说可能就是奢望了,更不要说真正进入海里面。王飚老师做了一个很好的事情,现代人有了这样的机会真正生活到海边去,能够创造出这样的作品,确实是非常好的事情,这是古人留下来的缺陷被他有效修复了。

古代有很多东西现在很难超越或者弥补,你一定要和四王比、和元四家拼,这个很难。恰好,王飚老师没有进入高等美术院校接受系统的中国画传统技法和创作的学习,所以,他没有枷锁,可以走出自己的新路。很多人说他是自学的,我说自学不可能绝对意义上的自学,虽然没有经过系统教育,但自然的取法也是一个重要的途径。另一方面说,也正因为没有师承,没有被那种科班教育的系统教育限定,反而可以放开画,像刚才王飚老师说的——可以把水彩糅到中国画作品中去。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王飚画海画的是心性。这个海只是取法对象而已,王老师把传统技法融进去来画海水,我自己个人是非常欣赏的。包括他画西域、画武夷山等等,都很放得开。王飚老师画的武夷山看上去和武夷山没有多少关系,但又是那种感觉中的武夷山。

    画大海,画海疆,当然一定要守住。因为这本身就是舟山美术群体的一个文化品牌,一个文化名片。更何况,舟山被以王飚为代表的艺术家们用画笔所呈现出的独特地域风貌,在艺术史上是有一定价值的。

1lbk0AKljVSWTxmJJ1wIwRA4n2r4Hag63GlxjwKh.jpg

    卓鹤君:(我要插一句话)我看了他的展览,也受到很大的触动,王飚画海那么好,这是生活的必然。我深深的体会到,我们要珍惜“海风画派”的形成,爱护它,发展它。

    毛建波:现在我们经常说下生活,很多人误解了下生活。一到下乡的时候,背上一个画架也好,甚至画架都不需要,拿了手机拍几千张照片回来就觉得下生活了,回来之后存到电脑里根本没有感觉。其实生活就是身边的东西,能够引起自己激动的,能够感动自己的东西。

H6nktNd9X8b4LnG6iFQ5ic90dQznvRQAmQwpgBKa.jpg   

   董小明:我们圆桌渐入佳境,不管是王飚谈作为艺术家自身的感受,还是毛建波作为理论家进行这样的分析,今天话题是越来越有劲了。我的主张,王飚画海这条路是对的。你今天能够有这个展览,能够有大家对你的关注,你的价值就是在画海。当然,你可以画其他很多东西,从画其他东西当中也会补益画海。但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你过去40年的经历就是抓住了“画海”这个题材。我前面讲的,我们作为当代中国画家始终是在完成一个伟大的历史悠久的中国绘画传承和革新。上个世纪以来,这种现象越来越明确,进入到新时期,包括走进新时代,恐怕我们的职责就是把传统中国绘画艺术在手上怎么样传承,怎么样革新。你做的课题,我刚才讲了,它的意义就是在于对传统中国画题材方面拓展了它的表现领域。

传统山水画没有把海放到一个主要关注的点上,以“海”为题材山水画是你在拓展领域上的贡献。过去画山、画水、画江,它的笔墨可以继承,但画海的时候不够了,没有可以借鉴的资源了,所以,你必须要创造。现在王飚的作品能够有这个效果,就是在传承的基础上,特别是将中国优秀的山水画进行了研究和学习,并且予以创造,我想,这条路已经取得了成果,但要继续走下去,把它走到极致,这才是对传统中国画当代革新做出的贡献。你的创造可以成为传统中国画传承当中的组成部分,之后要坚定的走下去。

一个作品最后的魅力在于精神内涵,山水画的重要在于它承载了几乎是一部中国人文思想史,所以,在中国画当中的山水画比其他的画种承载的内容更多。但是,传统意义上山山水水它远离我们今天太远,我们这些年在提倡做城市山水,这就是对传统山水画表现领域局限性的反思。人生活在现代化都市已经几百年了,但传统山水画回避了这一个现实,或者是没有能力表现今天的生活环境,这是传统山水画一个很大的不足,我们今天要去做。

    今天当代人的天人合一思想在画海当中得到体现,这一点王飚做到了,很了不起。你对海有这样的感受,有这样的认识,所以画的海虽然不一定很具象,但和海的感情、和海的对话蕴含着艺术最本质的内容。王飚今年也80高龄了,但还是青春永驻,还有精力探索,只要在艺术道路上再一直做下去,做到极致,将来成为山水画当代发展的一种成果,并且传承下去,这是最有价值的一件事情。

大家讨论王飚的画,昨天也出现了两种意见的分歧。一种是认为作为传统山水画的笔墨还要增强,你自己创作的语言和传统笔墨相比还可以更加精神,变成人家不可取代的。二是希望你视野更广阔,但着眼点还是画大海,这也是一种建议。第一种观点将你的题目延伸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题目,我不赞成你现在去做那个题目,我认为把自己题材找准了,探索目标找准了,在现有成就上你的发展领域很宽广,上升空间还很大。

每个画种有它的局限性,它的高度就在局限性当中产生。一个画种无所不能了之后,它没有局限性的时候就不会往高处走,所谓戴着镣铐跳舞,这是艺术规律。你戴着镣铐又能跳出新的舞姿来,这本身就是画家应该做的。其实对每个画家来讲,革新是他最基本的任务,不管是继承性的革新,或者是叛逆性的革新,都是相对传统而言的——你离开了传统何为革新呢?你现在就是在革新,在创造的道路上面前进。

      王飚:我并不是一个只会画大海的画家,我之所以海为主要题材进行中国画创作,无非是“海”作为一个媒介跟我对话。如果说苍天给我多活几年的话,我一定遵循各位老师的指教,守住中国画山水的底线,守住画大海的绘画之路。

     董小明: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尺。

     王飚:谢谢各位老师对我的帮助,希望有一天画得更好一些。

yUFSFnEHU0e34NcOlbMwOoQh4tDFjrWFrLAcwrQo.jpg   

         谢海:董小明老师20多年前提倡的都市水墨,他希望让艺术家都能回到自身生活,回到都市,所以在深圳乃至全国形成了一个非常大的研究群体。而这个课题的提出,每隔两年深圳都市水墨双年展都会以都市水墨为题,请各地区画家和理论家反复描摹和撰写。其实,正是在这样的大的文化背景之下,王老师对大海的认识才会形成今天绘画的作品。当然,对王飚老师作品的看法和学术研究,才刚刚开始,至少以前很多人没有见过,他改变了我们的视觉经验,改变了我们对中国美术史线性发展的认知,我们发现,必须要重新梳理一套审美标准体系,才能读到王飚作品背后的含义。

    美术创作需要高峰,美术理论也需要高峰,非常感谢今天四位老师给雅昌圆桌会,给雅昌艺术网、艺术头条的朋友们一把读解王飚老师作品的钥匙,非常感谢他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