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019年中榜单】中国当代艺术家TOP10:市场重压下,谁在逆流而上?

雅昌艺术网专稿 刘龙 著 2019.07.20

随着2019年春拍大幕落下,几家指标拍卖行的成交答卷已经明了。在过去的半年里,受中美贸易战持续深化的影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并不在最佳状态,藏家惜售,买家观望。一些’85、后89艺术家们的表现,除了偶尔冒出的高价外,其他的多是一些平淡乏味的数字。不由得令人想起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李苏桥的一句话:神话仍在,秩序荒唐。

不过在价格体系亟待重新梳理的当下,当代艺术市场在摸爬滚打中逐步确立的“市场价值观”,至少是唯一令从业者感到欣慰的。现在一旦有“精品”入市,买家们丝毫不见手软,而遇上一些艺术史价值明确的拍品,竞争者也比以往更多了……这些共同支撑起中国当代艺术最后的根基和信心。

ix1ruWyJogkBsmroP0oHvI25MjdzleSHDtpi2sse.jpg

▲2019年春拍中国当代艺术家拍卖成交TOP10榜单(时间截止7月15日,标红为刷新个人拍卖纪录)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2019年春季的当代市场头部艺术家名单也遭遇大洗牌,同比去年有70%的位置发生变化,尤其是一些前几年市场看似稳健的艺术家没有出现在名单中,取而代之的则是在市场调整中沉寂许久、苦等机会的“老炮”。那么,谁是2019上半年二级市场的屹立不倒的“常青树”?又有谁是今春新上位的“黑马”呢?

刘野

国际画廊加持,黑马逆势称王


Z3iJ7KssTUf0t1eTZurzPKw6QN3ISVpaskAODrgd.jpg


刘野成为2019上半年最畅销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或许并不令人意外。去年在上海荣宅举办了惊艳个展,以及今年2月刚被卓纳画廊代理的刘野,在今年的二级市场中也交出了一份令人惊艳的答卷。刘野市场最早从欧美起步,拥有相对丰富的国际受众。但作为欧美大画廊布局亚洲艺术家的一个新案例,卓纳画廊的支持还是为刘野带来了更多新的购买力,令其作品价格在近期快速蹿升。

URGHAbD58711xikv97rbSk8RodbAw1NKJqmxaGXd.jpg

刘野《BOOGIE WOOGIE,小女孩在纽约》压克力油画画布 210×210cm 2006年作 

香港苏富比成交:2297.5万港元

wHvq6zVyToMeG5UzQDXPjv3ZZFUJdxr35pon9Vdf.jpg

刘野 《竹子和树的构图》压克力画布 300×220cm 2007年作 

香港苏富比 1961.5万港元

据统计,本季成交的20件刘野作品中,近半数为溢价售出,部分“熟货”直接翻倍,个别生货更是抢手,尤其是佳士得香港春拍日场一件小尺幅、估价仅为70万-90万港元的刘野作品 《白日梦》,经过多方抢夺,最终以估价的10倍成交。

jxhq8oS1CftRkleqdIX8nPit1FQtdNqVaKAPLpeW.jpg

刘野《白日梦》压克力画布 22×29cm 1997年作 

士得香港成交:732.5万港元

得到新燃料的注入,刘野在2019上半年的成交超1亿元,接近他过往最高的年度成交,而这股热度依然在延续,下半年或将有更重要的刘野作品趁机露出市面。

周春芽

最多拍卖行的共同选择


8HR2hCqAhthxVhPeF0A6OhW9axLBndmBf2Dn8sWD.png


去年还牢牢占据榜首位置的周春芽,今年滑落到第二,同步下滑的还有成交额及上拍量等核心数据,同比均有40%左右的下跌。虽然数据给了我们足够多的唱衰理由,但深入到其市场细部,同时结合艺术市场的规律来看,周春芽的市场其实并没有大问题。

首先,成交额的下滑主要原因在于高价的缺失。目前周春芽的高价主要集中在1993年前后的“树”和“石头”系列,但经过近两年各家拍卖行的集中挖掘,周春芽的早期精品已基本全部换手一轮,短期内难以出现在市场,导致市场缺货,因而影响成交额。

o5VCfG9Uc3woszhcVTEWxDHKOZg8hvzsDcLzPwFv.jpg

周春芽《石头系列—与石头联接的树》油彩画布 195×130cm 1993年作 

佳士得香港成交:3252.5万港元

不过一旦有周春芽早期精品释出,市场反响依然强劲,如其1993年作品《石头系列—与石头联接的树》在本季佳士得香港拍出3252.5万港元,超估价30%。而周春芽的“桃花”系列同样广受市场欢迎,在苏富比和保利香港均有千万左右的成交。

Zfhv2xjC6ZTUC0GY8UOO7UmM4LBpGTbR5iESdono.png

周春芽《通往龙泉山的小路》布面油画 200×250cm 2006年作 

佳士的香港成交:977.5万港元

周春芽各个价格阶段的作品均十分丰富,且市场流通量充足。尽管本季春拍市场整体上拍量下滑,周春芽作品上拍量也受到一些影响,但仍有30件在北京、香港和台湾12家拍行上拍,是中国当代艺术家里上拍最多,辐射面最广的艺术家。同时,周春芽价格基础稳固,本季其共有11件超百万成交,为中国当代艺术家之最,整体成交率也保证在80%以上,侧面印证了其良好的市场流通能力。

刘小东

蛰伏8年迎爆发


PUCYsVZloKyx9GpLzxxVm377fpoiD9IQuIQ8OHoB.png


作为“新生代”画家的旗手人物,刘小东的二级市场表现自2011年爆火以来一直比较挣扎,由于在2008-2011年前后价格上涨过快,刘小东作品(尤其是普品)用了8年时间和许多流拍的代价才一步步抹平拍场里的价格泡沫。在调整期间,刘小东作品一直是精品(千万级)不愁卖,普品不好卖,同时因为成交率不高,市场不够活跃,所以精品释出也不多。

5KXosGz2BUqVecbDaf0R1T7HJBivXCGAWlPRv3wR.jpg

刘小东《电脑领袖》布面油画 230×180cm 1996年作 

北京保利成交:4600万元

本季随着几件重要作品的出现,刘小东市场有所回暖。其中,以4600万元成交的1996年作品《电脑领袖》是本季中国当代艺术的最高单价,也是艺术家刘小东近5年来的个人最高价。另有一件1988年的早期作品《休息》以1127万元成交,两件作品极大抬升了刘小东的成交总额。此外,百万左右的刘小东小作品也卖得很好,令刘小东二级市场的半年成交额达到6540万元,成交率也高达90%,为近期最好的半年表现。

0kjWhAs24p972oBz5nxf5xTtsRUN0sti55qmxSFJ.jpg

刘小东《休息》布面油画 138×120cm 1988年 

中国嘉德成交:1127万元

曾梵志

“天王”的常规操作


5OqfoJlINCTV2H1rVQrVHiLMGbgj6GmpnVA9VXv1.png


2018年,曾梵志迎来新的画廊合作伙伴Hauser & Wirth,并在伦敦、苏黎世和香港的画廊空间相继举办了个展,不过一级市场上的新动作并未对二级市场构成太多影响。作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最成功的的艺术家之一,曾梵志也是二级市场价格体系最成熟的艺术家,针对他不同阶段、风格及重要程度的作品开出准确的定价,拍卖行给出的估价,大多八九不离十,很难有漏捡。加之新介入的购买力不多,曾梵志作品在本季二级市场中稳健得“没有太多惊喜”。

8u7tgnoSJo2NlyNDxav0xzk4BGkClxMmEcm509oO.jpg

曾梵志《面具》油彩画布 198.7×149.4cm 1996年作 

佳士得香港成交:2352.5万港元

MRqqVcaAbn6Cl8CXC7lxhq9f4LAthDt1lZ585slE.jpg

曾梵志《黄昏之一》布面油画 80×100cm 1989年作 

北京保利成交:1380万元

本季,苏富比、佳士得和中国嘉德各有一件踩着最低估价成交的千万级曾梵志作品售出,保证了曾梵志的成交总额基数,成交率方面也达到了90%以上,与去年同期几乎持平。有着强大的画廊及藏家支持,作品流通量也保持在合理范围内,虽然不是最出风头的艺术家,但曾梵志的蓝筹股地位短期内恐怕难有人能撼动。

张晓刚

地位稳固,早期精品难觅


6X3g59NtqIQRAtqzmdlzoPHppJLUFDqA9HqlIW64.png


某种程度上,张晓刚与曾梵志很相似,都是行情稳健的蓝筹艺术家。两者唯一的不同点是,张晓刚的作品总量较少,能流通的精品量更少。尤其是在前几个季度有多件早期作品集中释出的背景下,当下未露面过的重要作品变得很难找。

a6jjwYuaT6QWEisMNvvT7RdxU4L5Lz9bOhZt4eKe.jpg

张晓刚《血缘系列:大家庭 第10号》油彩画布 200×300cm 2000年作 

佳士得香港成交:1272.5万港元

X54LVxryDlvsR6r88VgwSFta1LAirXgKM8Uo16DN.jpg

张晓刚《血緣:大家庭》布面油画 149.6x189.2cm 1999年作 

香港苏富比成交:1037.5万港元

尽管本季几大行的夜场中依然有千万级的张晓刚作品上拍,也全部在估价内顺利成交,不过其大多是80年代末的早期作品,或是2000年之后的晚近作品,没有9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露面,失去高价拍品的支撑,令张晓刚的半年总额有所下滑。不过总体而言,张晓刚的市场地位与曾梵志一样,依然稳固。

冷军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n42ESuahI8c3dlkjfV777ueoPf3CeGH9aTBUTAAK.png


本季冷军得以进入榜单,主要得益于其1995年作品《世纪风景之三》的破纪录表现,其他新作表现相对平淡。受画法的限制,冷军能在市场流通作品十分有限,精品更是屈指可数,所以其市场主要在于卖方,是否肯以不过分冒进的价格割爱。去年,冷军1993年作品《文物---新产品设计》曾因估价过高而遭遇流拍,而今次《世纪风景之三》的成交价与《文物---新产品设计》的流拍价格相同,表明这一价格已基本达到目前冷军作品的价格天花板。不过破纪录的表现对市场仍是一针强心剂,下半年或会有更多冷军作品趁机露面。

84xx1g8SBibgvE6ERtAoCr0s53Rpj0SdHT0wFa8O.jpg

冷军《世纪风景之三》布面油画 105×199.5cm 1995年 

中国嘉德成交:4375万元

王兴伟

价格飞跃并非偶然


Kz0yFmJQX9UfuzKaTdehQyXpWKqevWkiCVTcDUNj.png


同样在本季刷新个人拍卖纪录的还有王兴伟,其曾参与威尼斯双年展的1996年作品《可怜的老汉密尔顿》在中国嘉德拍出2185万元,一举将王兴伟不足千万的价格纪录提升至2000万元以上,与多位比他年纪稍大的同辈艺术家们站在了同一个台阶上。受“观念绘画”等概念的影响,以往在当代艺术学术领域中难以被归类的王兴伟,在近几年找到了可以依靠市场支点,并且作为“新绘画”概念的先行者而被重点关注。

yMat3IN3xIaZSqdRjkDIxmmI4i8yGd69c8NVvdfj.jpg

王兴伟《可怜的老汉密尔顿》布面、油画、拼贴 222×177.5cm 1996年 

中国嘉德成交:2185万元

wtmSIyX2op6efHpC8BCBWFOuckeVsfEHsUYNgQtm.jpg

王兴伟《兔子的证词》油画画布 125.5×200cm 1995年作 

香港苏富比成交:545.5万港元

王兴伟最受市场认可的是上世纪90年代的作品,尤其艺术家以个人形象入画,挪用西方当代艺术经典的一批有趣的作品。近几年这类型作品每每都会在拍场被争到溢价,如本季成交的另一件1995年作品《兔子的证词》便以545.5万港元超估价成交。在二级市场之外,王兴伟也与几家画廊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两方面市场的联手运营为王兴伟建立了宽厚的市场基础,这是其价格飞跃的前提。

方力钧

等一个时机


fzxHSCPotYPYkoMxSdmjU0jNZc8SOhUv6wt6BXkf.png


作为曾经当代“F4”之一的方力钧,在近几年的二级市场中表现得相对低调,除了2016年其标志性早期作品《系列一之五》被余德耀买下后,此后一直没有早期重要作品释出,2000年以后的晚近作品由于价格基准过高,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本季,方力钧《2002.1.10》在北京保利以1035万元成交,是方力钧市场近3年首次破千万。

UlCCqsTklnOEv7LHYVEsyjdeE61f9EHtueGU6PPu.jpg

方力钧《2002.1.10》布面油画 399.5×175.5cm×4 2002年作 

北京保利成交:1035万元

rcmo5fnADi2J0CObJsONwXQcjCX33eeXF6ecrC8P.jpg

方力钧《游泳小组时的老栗》油画画布 163×130cm 1998年至2003年作 

香港苏富比成交:497.5万港元

李真

老“新人”上位市场热


oI1CJakH9CQV0T2QcKqLz02GvyEBjLbWpIJsM4D5.png


2018年在佳士得香港刷新个人纪录之后,台湾雕塑艺术家李真的作品在港台市场持续保持着热络买气。尤其是在上一代雕塑前辈朱铭市场明显开始走下坡路之后,李真成功接棒,成为华人雕塑艺术的新选择。

whtzVzfMZ2ybwntVBaKuHpS0DaYtJWIP5RnTRI70.png

李真《飞行乐土》铜雕 雕塑 100.5(高)×137×72.5cm 2002年作 

佳士得香港成交:492.5万港元

xKPsBBTyxQZog7KJTBE1N6weZIKhafOnsZEAwTcS.png

李真《天界山水》铜雕 雕塑 107×91×164cm 2001年作 

保利香港成交:472万港元

李真的创作融汇中西,浑圆黑色的身躯,祥和的面部表情是其雕塑的独特风格,十分适合户外公共空间,曾在台北中正纪念堂、新加坡国家美术馆与巴黎凡登广场举行,在亚洲各地乃至欧洲皆得到热烈回响。本季李真共有11件作品成交,其中9件都有溢价,尤其是在佳士得香港里两件创作于2001-2002年的雕塑,更是超估价两倍,竞争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赵半狄

数量有限,价高者得


1sfMk9JWCzGxgtXpVNIaI2zXZDUkMziK28NZtwTN.png


物以稀为贵,这句话在当代艺术市场除了能用来形容冷军,同样也适用于赵半狄。赵半狄最受市场欢迎作品集中创作于1990年前后,整体数量不足20件,每件价格目前都在千万以上,深受许多资深藏家喜爱,一年难有一件露面市场。

nIlGdTd8Q1IEkuoGLcgZMTeCzAPKNW2pb6u9LU1s.jpg

赵半狄《鹦鹉与扇子》布面油画 200×175.5cm 1990年 

中国嘉德成交:1380万元

本季创作于1990年的《鹦鹉与扇子》二度于市场露面,拍出1380万元,时隔5年上涨了30%。另有一件2009年的近作《无题》在2017年遭遇流拍后,本季调低估价再拍,以322万元顺利售出,总体价格水准平稳。

后记:其实,在这份名单里不难发现中国当代艺术当下所面临的调整,在经历了过去十年时间的市场竞争之下,多数的藏家和市场推手选择了暂时的偃旗息鼓,甚至心灰意冷。但潮流有跌自然有有涨,也有不少拍品在整体低迷的大环境下逆势上扬,一旦艺术品市场复苏之后,当代艺术市场潮流是否会再次出现?这个答案想必是肯定的,但是我们希望在这次调整中,中国当代艺术家们能够取得市而场和艺术的双赢。

特别声明:本文为艺术头条自媒体平台“艺术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艺术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点击查看全文

相关标签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