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宽 門丨我还没有风格可谈,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需要学问、修为、为人等因素

艺美视界 2019.08.14

  宽門原名郝瑞丰,又名好生,大印,一九八〇年出生于邯郸古邺城,自由艺术家、予觉学社资深画家,现居北京。

  三年前,第一次读到宽门的画,有点像歪果仁画的,邋遢、潮骚,色系还有点莫迪兰。后来越读越有意思,一根根笨笨的线,营造出一个貌似荒芜而饱含温情的世界。

  他偶尔会用一些“死黑”,却也黑得沉着、通透、不亮眼。

  谈及风格,他和我的认知其实很相近。《金刚经》有: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刻意于像与不像,其实都是在做样子、走形式。当代越来越Logo化了的“风格”一词,最早见于东晋葛洪的《抱朴子·内篇》,原指人的风度和品格。

  能说自己没有风格可谈,而能在做事做人上用心者,风格往往自然生长,艺事可期。

  寥寥数语,与宽门兄共勉。

  澤 宇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三日|荐 语

  中国传统的书法、绘画、治印等等对您的吸引点在哪?对您这又意味着什么?

  因为我热爱传统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我都喜欢。我从小就喜欢,对我来说意味着人生。

  您除了写字、画画,平时最花您时间最多的是什么事情?

  最多的是玩弄些破砚台,想用心灵触摸古人,这些宋元明清时候的砚台我老是感觉是有生命的,有时间就回去看看她。

  您在这条道路上有困惑或者怀疑,或者有让你难忘的事么?

  困惑是必然的,相信大家都会有的过程,好的老师是艺术之路上的指路牌,我庆幸我遇见很多好的老师,虽然不怎么经常联系但是彼此的关注非常密切。

  您对音乐是如何理解的?喜欢什么样或者说什么风格的?

  音乐我还是比较喜欢二胡,古琴可以让我一个人的时候心静些。

  如果不写字或者画画,您最想从事什么工作或者说最喜欢干什么?

  不写字画画,我最想要的工作就是考古现场,因为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最喜欢逛古玩店,从小就是在这里面学到很多东西。

  您如何看待个人的艺术风格?

  现在还没有风格可谈,一个真正的艺术家需要学问、修为、为人等等因素,我还在修行的路上。

  接下来,在创作上,您有些什么打算?

  想静下来画些大画,酝酿一下下面该怎么走。

  对当代书(画/印)坛现状,您怎么看?

  不是很关注,我只关注我朋友圈里的,都是我喜欢的。

  当代有您崇拜的艺术家么?

  我现在的一舨老师,无论做事做人都是有板有眼,老师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感觉我的老师很不错。

 
 
 
 
 
 

  参与《马家窑的声音》策展

  这次马家窑一行,让我真正了解了何谓马家窑。我带着喜悦来到这里。刚下飞机,小雨下个不停,一路欣赏着车窗外如画的风景,迷人的色块,让我这个异乡人有屡屡画画的冲动。

  雨还在下,但马家窑的晚天,似乎透出黎明的早色,先行把我带到了一个更古的时代。邻居洮水之畔,湍湍渚流,涌出遥古的秘意,宛然古陶的命纹一样。人们说,每年冬天,这里都会漂起满河的冰球,就像流淌着一河的珍珠。

  马家窑文化,在历史长河里无疑是一颗耀眼的明珠。在这里,我不仅看到了古先人制陶的智慧,还从古陶的光影中看到了历史世界古朴而绚丽的风情。而这片魅韵丰满的史前世界,更让我有一种天人共在的神秘感觉。

  虽然回家己二十多天了,但我生命的记忆似乎丢在了那里。包容奔放,就如陶世界的包容与让予。曼妙灵动,就像陶艺术天成的神旨。一片一迹,都令我心驰神往;每分每秒,都令我激动不己。虽劬劳艰辛,但充满诗意。

  虽然旧世界,却似己来人。马家窑的一方一寸,都将令我终生难忘。此时,马家窑的声音,是不是还在你的耳边回荡?

  “马家窑!马家窑!马家窑!……”

  宽 门|参加《马家窑的声音》有感

 
 
 
 
 
 
 
 

  宽门写生

  我常自反思画要怎么画,艺术要回归何处,这个回归是什么是自然吗?一路走来所追求的随意、朴素、厚重、生拙是对的吗!艺术家应该靠自己作品的感情流露来打动人。画如其人应该与自己的个性,学识,修养,经历相一致的。涉足学画各种不易,初来乍到,我就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要做一名优秀的画家。

  如今一晃而过数载已有八个春秋,个中滋味酸甜苦辣咸皆有焉。一舨师说:“等你苦的不能再苦了,应该离成功不逺了,现在没有画好是自己还没有做好”。好的画一定是要发自于内心的,是想要表现的内心世界,抠抠缩缩的内心思绪怎能打动自己感染别人呢!

  记得从书中看来卢沉先生说过的一句话对我启发很大,他说:“画画哪怕一根线,要认真用心去画,哪怕这张画画的不好这根线用心了,这也是一根完整的线”。

  艺无止境,道无坦途,希望在以后的艺术之路上能有自己的领悟,创作出更好的作品回馈大家,以便安慰自己内心深处的寂寞。

  感谢在学艺路上帮助关心我的师友们,以及感谢自己的那份执着的信念,感谢有您相伴,谢谢!

  宽 门|学艺随记

 
 
 
 
 
 

  一个人若要得法门而日日精进除如法如理外,更多的是他的阅历使其能认识自己而后入我之天地方能得发展,在发展中去完善自己。

  又如王国维先生的人间词话里之三种境界:一、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三、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时方得圆满。

  宽门的画是有自己的世界的,入古法而后出心法,加之勤奋自勉,故他的世界是自我的。书法、绘画、篆刻都有了自己的追求,虽尚不完善可这些对一个画家是一件不易的事!日复一日后便可出入。

  我喜宽门更多的是他的为人,北方人的憨厚、朴实、善良,心中有他人、心中有世界,我相信这些是一个人能够走的更逺、更好的根本。

  一 舨 二〇一八年八月廿三|评 论

  陕北高家坡写生

  高家坬的夏天

  陕北清涧写生

  宽门是隋牟门下的。隋先生人品艺品皆高,门下生徒出众者多,宽门是其中显眼者。

  宽门的字,多取法金文及民间书迹,点画厚实沉静,结字妙趣丛生,是朴素有味的好字。

  他的画,拙朴,奇崛,浑厚苍古,涩劲十足,而内秀与生机,秩序与法度,寓于看似邋遢实则净澈的画面中,这于画者,其实非常难于做到的。

  他画山水,多来源于生活。燕赵大地的浑朴广逺,西北高原的苍凉野逸,旷野,墚塬,村落,在他笔下,生机显现,意味深长,用笔用墨用色,皆能自得其妙。

  他的人物画,多作佛释僧众,憨直可喜,神态生动,让我想起现实生活中的许多人来。

  前年初,宽门从邯郸来蜀南。其人朴实而内秀,宽厚而敏睿,和他的字画,气息是一致的。他送来一盆长得很精神的兰草,金边细叶,养了一年多,因我过度浇水而夭殀,真是负了宽门的美意。

  吕 三 二〇一九年一月三日凌晨|评 论

  好生是瑞丰现在的称呼,不见好生几年,再见如初,热情、随和、亲切;就画风与之前不一样了,更写心、更性情,有着孩子般的纯粹,更有笔墨之道。

  好生学习绘画之余对书法、篆刻、文学、收藏鑒赏均有研究,尤爱收藏各个朝代时期的砚台,造诣颇深。

  好生不易,离开妻子儿女只身赴京求艺,十年如一日,还要兼顾一家人的生活,真难想象他是如何坚持下来的?佛家说不能偏执,可不正因有着这份执着才使自己满腔热忱地走着这条艰辛的艺术之路吗?

  祝愿好生对艺术执着的爱能开出一朵一朵美好心意的白莲花!

  春 芽 戊戌玄月于回渝旅途|评 论

  宽门和恩师一舨先生

点击查看全文

艺术号作者

大家都在看

发表评论
广告图片

分享到微信,

请点击右上角。

再选择[发送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已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最快最全的艺术热点资讯

实时海量的艺术信息

  让你全方位了解艺术市场动态

未安装 艺术头条客户端

去下载